退出阅读

昏黄

作者:这碗粥
昏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正文

第二十九章

那一年冬天,明望舒在外租房。她对黄一衍开始是炫耀,后来才变化成敌意。
明望舒有一天问他,“你是不行了吗?”
宁火抬起最后一个箱子, 就要往外走。
她转眼向车窗外。他以前说是因为快活,她才不信。
宁火看着前方的路况,侧脸光影绰绰,“说了你又不信,就不说了。”
宁火从来都不是明望舒世界的人。他再听话,野性也无法根除。他是山林野兽,她仅是饲养员罢了。
她温柔地回眸。
宁火是她的。她也说了出来,“你是我的。”
她说和年轻教授只是聊历史、人文、经济,总之就是聊宁火不懂的东西。除此之外,别的什么都没做。
明望舒又约了黄一衍。
宁火静静地看她很久,说:“我们分手了。”
“一切褒义词往她那套就行了。”
她震惊地问:“你不信我吗?”
易昊军不知道,黄一衍儿时开始,气焰就一路直上。
他淡淡地回:“不是不行,是不想。”
看来,这红唇女人也是刚烈性子。
“我谁的不收集?你的,我打印了放床头,一天能嘴上十次。”海客嘟起嘴,啵啵两声。
也是巧,就是宁火和章玟撞嘴的一集。
宁火听出了她的占有欲。

报名时间截止的最后一天,黄一衍凭借易昊军的关系,拿到了参赛名额。用的还是江飞白的艺名。
过了这天,他和黄一衍的交谈非常克制,有时更是通过明望舒代为转达。
黄一衍不知道宁火和明望舒分手的原因,她更不知道,在她清扫玫瑰花的那一天,宁火已经和女朋友分了。
明望舒:“我看到你上节目了。”
其实,哑嗓可以唱得很有味道。
他能为她做的,已经全部都做了。她喜欢自食其力的男人,于是他拒绝了父亲的零花钱,只靠自己。
宁火记得,分手是在前年夏末,十月十八日。
已是晚上十点多。
黄一衍给房东说明了情况,连夜撤走了。
海客先读了剧本,告诉了宁火。
明望舒出于非常复杂的心情,和黄和*图*书一衍讲了很多和宁火的恩爱段子。
那狗腿样,她差点以为他下一句就是:“老婆。”
宁火兼职多份工作时, 当过水电工、修车工, 还有泥水工等等。
之后的日子,黄一衍都在为节目做准备。
这双男女分开了好几天,见面刹那,各有古怪。
宁火和明望舒的分手,十分和平。他没有多余情绪,脾气在日常生活中耗尽了。结局顺其自然。
想起宁火,黄一衍心软了。她答应了这场见面。
宁火放下了手机,没有回复。
黄一衍轻轻地甩,甩不掉。她给他使眼色。
而他那件T恤,是涅槃重生系列。
黄父一如往常地自在,“暴力来了,但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我说过了,你就不信。”

他笑了一下。

撞得多,堆成碎石坡。
热度狂飙,张导呵呵直笑,“男女之吻一定要具备煽风点火之用,不能浪费了好桥段。”
玫瑰凋谢满屋。
到了拍摄那天。
宁火抬眼,带有不屑。“她口红跟鬼火一样,我很难下得去嘴啊。”
她再给黄父电话。
“因为我想分了。”

但明望舒死活不答应。她性格里的敏感尖锐爆发了。她发誓,真的没有背叛他。
“现在接地气,不高了,但仍然险峻。”
他轻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情。
“嗯?”
“嗯?”易昊军站在落地窗前,背向黄一衍的身子转了过来,语气带了些趣味,“前几天说话很不客气嘛,今天换了?”
“那为什么要分手?”
宁火好笑,“你想证就证吧。”
宁火做了一个手掌盖唇的动作,非常不小心地和章玟撞了一下。
收敛的黄一衍向来没什么表情,说:“易先生,你是一个很好的合作对象。”
离都离了,结婚的原因不重要。
他懒得为她操劳了。
只是,他的心思没在她那了。
黄一衍扯了一下他的T恤。
没说是吻,只说撞一下。
“我信。”
黄一衍指了指横在墙角和图书的金属杆, “你会电焊吗?”她这一走,房子又张着一个大口,终归不妥。
“慢慢找。”宁火在桌底下握住了黄一衍的左手。
过了几个月,明望舒熬得清醒了——宁火不爱她了。
过了一会儿,明望舒又发了消息过来:“我到S市出差,见个面吧。”
终于到了相撞环节。
歌唱节目名叫《烽火之唱》。
小圆桌三个位。她无论坐哪里,都和他是邻座。
他扔掉了唇贴。唇贴上还有章玟的口红印。真下不去嘴。
宁火眯了眯眼,“你最近在收集她的海报?”
宁火又不是傻的,女朋友起了异心,他感觉得到。
年轻教授辅导她时,也格外专注。
大一、大二时,明望舒只顾读书。大三开始,她出去当家教,见到的世界宽了,转折自然也到了。
她一直想将他拉进她的世界。她成功了,可也失败了。乖顺的宁火,不是少年时让她心动的宁火。她茫然无措,矛盾挣扎,理不清自己究竟喜欢哪个他。
正如张导所言。第二天,宁火的微信通讯录上,有一个很久没有动静的人发来了消息。
他洗了澡,玩了一把游戏,快入睡时才回了一个字:“嗯。”
他没答应。
宁火:“……”
她今天累,不想开车,没坐驾驶位。她看着他戴上大黑帽, 走过来,一言一行都是大片。
于是,她向他索要亲亲抱抱。
其实,明望舒喜欢有才华、有颜值的男人。或者,前者比后者更重要。
眼神是一种暗示。
虽然宁火提了分手。
可如何证明呢?他不想睡她了。他和她同住到去年春天,可从玫瑰凋谢那天起,他就没再碰过她。
幸福不幸福,就是一个阈值的问题。幸福可以简单,也有人理解成非常复杂。宁火和明望舒的阈值并不对等,他的一切在她眼里都是不务正业。
金圈向上走了些距离。黄一衍心一凛,狠狠地抽了回来。
“你为什么和我结婚?”这一句话,直到离了婚,黄一衍才敢问。她不再困在他的怀里,问了也不慌张。
http://www.hetushu.com明望舒嘴上埋汰宁火,心里却没底。外人眼里,他俩是茶壶和茶盖,然而,明望舒当自己是杯子,于是,生怕别人觊觎宁火,恨不得告诉全世界,这是一个废物男人。
黄一衍扫一眼宁火。
为了抵抗诱惑,明望舒让宁火过来同居。可惜的是,她越发觉得,宁火是一个非常粗糙的男人,俊美的皮相掩盖不了他的野性。
明望舒极力要证明他对她的爱。
宁火吊儿郎当,章玟美艳无双。
黄一衍收拾完剩余的小件物品, 再打扫了一下。
黄一衍都是“嗯”“哦”而过,没有表现出艳羡之意。她似乎真的对宁火没有兴趣。
她试图改造宁火。
没有才华,不代表无一技之长。他下楼,向五金店借了一把电焊, 固定了金属杆。
他也听话地努力。
宁火倒是没料到,章玟也准备了唇贴。
明望舒不舍得多年的感情,她垂死挣扎,坚持自己只是崇拜年轻教授,只是崇拜。
但她喜欢年轻教授。这他就没办法了,他不是学习的料。
宁火的食指在唇上抹了抹,心生一计。“好。”
原来她真是江飞白。
她爱宁火吗?她当然爱,可他达不到她的择偶标准。明氏是书香世家,明望舒说不上琴棋书画皆通,但知书达理是肯定的。
沉默一路。宁火送了黄一衍回永湖山庄,自己出去了。
明望舒和宁火的感情从来不止一个问题。
车里的空气又冻住了。这辆车很是无辜,成天被一双男女的情绪左右,冷热温差极大。
这份记住说明了什么?明望舒纤细的神经如同吊在过山车,上下落差极大。
没想到宁火记住了。
接触不到一秒,男女分开了,各自抹唇。
不过,她的精神状态非常糟糕,他有些担忧,就不分不合地过着。
那天的黄一衍,如同不知天高地厚的浑小子,没摸清对手的底细就口出狂言。
黄一衍平平淡淡,“比赛期间,我和你属同一阵营。”没有永远的朋友,同样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他陷害她,她有怒意。但她http://www.hetushu.com正在日日车这棵大树下,有后盾,有参谋,闹脾气就没必要了。
她看向他的侧脸。他在节目有上妆,外加柔光特效, 糊得不及真人一半。他最美的还是立体感,眉是眉, 鼻是鼻,越是刁钻的镜头, 他越是美得心惊。
明望舒扫了二维码,在微信一个个下单。“饮品太多了,我在找。你俩一个摩卡,一个拿铁。”
和明望舒合租的日子,黄一衍理解不了她的思维。如今多少明白了。
宁火捏住戒指,慢慢转动那个金圈。
这声低嗓如同猫尾巴,挠得宁火耳朵发痒。
“会。”
“……”海客可迷章玟的气场了,斥责自家艺人说:“你有毛病吧?人家那叫Grandeur。”
哪里想得到,明望舒约的不只她,还有宁火。
这件T恤他穿得少,跟新的一样。身为男模还穿几年前的T恤, 可以说又长情又念旧了。她和他睡床上的日子,对比他和明望舒的浪漫,简直不值一提。“宁火。”
宁火转眼过来,“你看什么?”
明望舒向学妹打听了山石乐队。
他年少时也见过这样的双色冰淇淋。不过,那时她是一个小子。
他不悲伤,早猜到了这个结局。就如一盘棋局,明知是输,最后走的那几步,都是勉强为之了。
神奇的是,经过一轮网络曝光,她的照片却没被扒出半张。她素面朝天到处跑,无人认得她。
“你不说,又知道我不信?”
然而,明望舒跑到年轻教授家里去了。
后来明白不一样了。
黄一衍正低腰把花瓣装箱。裤子向下扯了些,有一截细腰色如蜂蜜。
没有,不代表不能。她回答:“谢谢了,易先生。”
黄一衍这就放心了。
黄一衍也作罢了。
终归,野兽肆纵荒林,穷追那一只失重霜禽。
“闭眼一撞就行了。”海客嘿嘿笑道:“我还想替你上呢。”
她先上了车。回头见到宁火和保安在说话。
吃火锅那晚,听到宁火问的那句话,明望舒立即竖起了鸡皮疙瘩。她跟他讲过山石乐队,随口说了一句,“黄和*图*书一衍是副吉他手。”
他轻佻地瞟几眼。
剪辑师剪掉了两人贴唇贴的镜头,圈出了两人亲吻的远景,再配上红粉滤镜,成功引起了粉丝混战。
“现在呢?”
宁火和黄一衍是游离在世界之外的人,贴标签也是多余,他们的脸上就写满了自我。只要站一起,就有一种生人勿近的磁场。
黄一衍的男朋友的确是山石成员,但两人矛盾重重,时常吵架。
宁火信了,他那段时间有冷落女朋友,他有歉意。她生日到了,他订下半屋的玫瑰花。
明望舒求他复合。
正在这时,她有一门课程换了一个年轻教授。见到他的那一眼,她忽然觉得,这才是她的白马王子,高学历,高智商。
校园时的恋情,真挚得如同童话故事的公主和王子。和现实接轨时,童话免不了遭受接二连三的撞击。
明望舒并不清楚,眼前的一双男女在她走后,纠缠到了一起。不过,她很早就感觉,宁火和黄一衍非常奇怪,说不上来的怪。她以为,学渣的气质就是那样的。
宁火面色骤冷,又抓过她的左手,使劲地按捏她的尾指。他知道她疼,疼死才好。挂着前男友的纹身,当他这个老公是死的。
这让黄一衍始料不及。她和明望舒同租了一年半,但不是友情。
《我一定爱上你》的张导,真是一个小机灵鬼。他给宁火和章玟安排了一个不经意的双唇相撞。
“宁火。”她喊住了他。
易昊军话不多,提醒说:“记得选合适你嗓音的歌。”
黄一衍从前的创作,不是迁就刘永岩,就是为了金灿灿,她没有给自己写过歌。就连去日日车录制的那一首,都是以平安夜那天金灿灿的音域编曲的。
“我英文不及格,听不懂。”
其实不是背不背叛的事,而是宁火觉得没意思了。
宁火上车摘了帽子。
易昊军笑,“大黄,我以前听起你的印象,总是想起悬崖边盛开的老虎须。高、且险。”
只是,《烽火之唱》过后,恐怕又是一波舆论风波。
宁火这边的威胁是堵住了。可明望舒忘了,她那边也有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