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昏黄

作者:这碗粥
昏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正文

第三十章

大狗是犬科,狐狸是犬科,狼也是。
另外两个没有心思聆听。一个调戏,一个反调戏。
回到家,他是拿了东西出去。晚上又回来了,眸子幽深如重渊。
明望舒奇怪,问:“怎么了?”
“嗯。”此时,黄一衍眼睛睁不开了,有一种想向他脸上扔卫生巾的恶意。
黄一衍看他一眼。
“好了。”明望舒下完饮品单, 抬眸打量旧时的室友。
黄一衍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宁火是信不过的。
“离婚你懂吗?”
明望舒这才接着说:“我老公是大学教授,我现在做金融,反正衣食无忧。S市买了一套房当度假,D市有两套。”
他一个不听摇滚的都知道,刘永岩早就艹粉了。不止柳芽一个。
宁火说:“我是家禽,有归属了。”
“我?”明望舒看了宁火一眼,笑了。“我结婚了。”
刹那间,黄一衍狠狠搂住他,背部后仰,画成一道性感的弧度。过了数秒,她无力地枕在他的肩膀。
尾指那个纹身,宁火早见过。
她浑身像被海水冲刷了一遍,低应一声。
还是不摘了。宁火放下她的手,给她盖了薄被。
她睁眼,轻声说:“我困了。”
黄一衍也迅速地看向宁火。
现在的宁火,正在往回走,走回和她相恋之前。
宁火抬头。
“我弄在你里面行不行?”宁火叼着她的耳垂,粗重呼吸喷进她的耳朵。
她听不懂,死脑筋爱着那个人渣。
“宁火,交女朋友了吗?”冷场时,多是明望舒开启话题。
他盯着她,打开一个小盒子,“我用这个,换你手上的金戒指。”
男人的长相依然清隽明亮,也许比当年更加惹眼。他眉目浮起一抹轻佻。而这样的桃花相,www•hetushu•com她早在高中就勒令禁止了。
前女友是一所名校,前妻难道就是三流学堂吗?为什么一个好学生退步成了蛮不讲理的样子?
明望舒侃侃而谈,讲述她这一年的成长。
明望舒不自觉撅了下嘴,“宁大帅哥,我要向你预定一个签名。不,好多签名。”这些都是她以前习惯的动作和语气。
说他残忍也好,寡情也罢。这就跟他当年为了明望舒,疏远黄一衍一个道理。他只需对当下负责。
她猜,他说的是:“大不大?”
宁火懒洋洋地回答:“我正在节目上和女明星培养感情。”
明望舒的声音低了低,“年初。”她的丈夫就是那位年轻教授。她嫁给白马王子了。可是王子倨傲,不及骑士宁火那样迁就她。
他猛地甩她到走廊墙上,造谣说:“你惹我不高兴。”
两人到了最和谐的时刻。
“嗯。”宁火心不在焉应了声,手上碰到了黄一衍最硬的一处茧子,轻轻刮动着。
“也好,到时候给我口吧。”仍然理直气壮。
“真好啊。”黄一衍勉强挤出这一句违心的话。宁火听到教授二字想必不高兴,她的偏袒之心生起,左手轻轻地反握住了他。
墨青字母可比金戒刺眼。金戒要是摘掉了,万一他手起刀落,她的尾指一秒就掉了。
从某一角度来说,宁火感激蔡辛秋。否则, 不知猴年马月,黄一衍才会重拾吉他。
那是一枚钻戒,比去年结婚时的那颗更大更闪。她的眼睛倒影出钻石的光,沉寂的眼神亮了起来。“这要六位数吗?”
黄一衍的模样没有变。短发,服饰黑漆漆的。她那一双眼,假如配在女人味的脸上, 应是温情似hetushu.com水。她却用一双柔眼演绎出了漠然。
黄一衍抵在宁火那儿的手,察觉他有了些变化。
宁火那句就是随口一问,却让黄一衍误会成他介意了。她又要安抚他,目光一转。
真不是高中那个天真少女了。
宁火捉起她的左手,小心翼翼地转动金戒指,不让金戒移位。
“舒服了?”宁火拍拍她的背。
明望舒听说, 柳芽打掉了孩子,现在仍在上大学。又听说, 刘永岩勾上新女人了。
宁火欺身,热气直冲她的脸颊,“我就是不高兴。”
“永湖山庄。”
酥麻从她的耳后蔓延。
“网约车,代驾。”黄一衍敷衍回答。
这臭不要脸的。

“……”黄一衍连讽刺小酒窝都没力气勾动了,闭着眼说:“你去当鸭,一定很红,比在娱乐圈更红。”这彪悍的性能力,赶紧去当鸭算了。
宁火神色如常。
宁火问:“你什么时候结婚的?”
宁火又捏起了她的脸问:“你例假快了吧?”
却见他张嘴,无声说了三个字。
宁火冷笑,“真的假的?腻了?那试试。”他啃咬,故意逗弄她的耳垂。
宁火不说话, 握着黄一衍的手指,一根一根从骨节捏到指尖,再仔细摩挲她的指甲。
“我签约了工作室,也许歌手出道。”黄一衍绵软无力,满脸满身都在昭示,她刚才经历了一场浩瀚情海。
黄一衍的脑子和蒸笼一样,好不容易才找回了理智,“不行,我危险期。”
黄一衍有一大堆关于离婚夫妻的规章想说,不过瞌睡沉沉。
由于长年累月的弹奏, 她的手指长满了硬茧子。有些吉他手喜欢戴指套,她说不习惯, 而且弱化了琴弦的振动反http://www•hetushu•com馈。于是宁愿将一双手练成男人掌。
“你也出道?”宁火顺势在她身边躺下,“那我要努力,名气盖过你。”
“我要换你那个戒指。”

人不能否认过去,可也不能围困过去。
他搂了回来。
宁火一手拉住她,眼睛略过她的金戒指。
过程如通天般爽快。两人相连的那一片,和飞瀑流泉一样。啪啪又哧哧。猛烈到她几乎要疯,如同坠落深海,四方水流夺取她的呼吸,无边巨浪抛拂她的身体。他掌控了她的中枢神经。她感知不到世界,宇宙都只剩一个他。她低哑出声,“我……受不了了。”
她正是迷糊时。
他和她曾经美好,后来敌不过现实。
为何今日这样的场合,宁火尤其色气。
明望舒告诉宁火,山石乐队的女粉很多,分别迷刘永岩和黄一衍,或者迷CP。
明望舒继续问:“在哪高就呀?”
宁火曾问过她,“第一次练习吉他有什么回忆?”
黄一衍别开脸,“睡了那么久,腻了。”
黄一衍见他这副面孔,又不知哪里惹恼他了。她索性不理。
这两男女最近几次的夫妻生活,前奏都比较磕绊,于是就省略了。
“去哪?”宁火拉住了她。
刚才僵凝的空气一下子活了,氧气在欢呼,终于能自由游动了。
宁火缓缓抓着黄一衍的手往上移。
宁火立即放松按捏的力道,把她的手扣在自己右大腿。
“哪里惹你了?”他禁锢的动作,她非常熟悉。恐怕戒指是借口,欲求不满才是真的。她该猜到,他拉她的手按那东西的时候,就有所企图了。
于是,黄一衍深吸了一口气,“我也走了。”
“懂啊。可我要上你,跟婚姻有关系吗?www.hetushu•com”他的高挺鼻尖磨蹭她的上唇,“我们没结婚之前不也天天睡。”
“没有。”黄一衍的左手抽不出来,只好任由宁火把玩了。早知让另外一男一女重温旧情多好。现在呢, 男的悠哉自在,那叫淡定啊,底下抓着前妻的手紧紧不放。
明望舒察觉到宁火思绪的飘荡,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哎,宁火。”
明望舒先离席了,“我老公来接我了,帐我结了。”
蔡辛秋抄袭了她,她又回来了。
木式桌没有铺设桌布。不过这是角落位置,又有半扇玻璃相隔,桌底小动作只有天知、地知。
“金戒换给我。”宁火不带表情。
多少情侣死在了柴米油盐里。他不去计较谁的错,只能说,他们不合适。他没提分手之前,两人感情就已经淡了。
“受不了也给我受着。”宁火亲上她的唇。
那位怀孕的柳芽正是明望舒的学妹。
宁火低笑一声。
明望舒比以前更有魅力,烫了大波浪卷,一颦一笑清新可人。
她连忙捂住。
“你这个戒指太细了,遮不住纹身。”黄一衍心平气和地跟他讲道理。但她忘了,竖起狼耳朵的宁火几乎不听道理。
一个人嘴上多亲切不重要,口是心非的多的是。明望舒无非就是想看看,宁火离了她怎样,黄一衍被刘永岩劈腿后又如何。
男人能通过色来压抑情吗?
黄一衍转眼向明望舒。
黄一衍离开山石,有一群粉丝跟着走了。剩下很多刘永岩的迷妹,好些想上位。
宁火暗示过几次。
黄一衍非常不幸,成了宁火黑暗面的媒介。可她无法辨认,宁火的哪一面才是他表达喜爱时的面貌。她感觉,他的爱情沉在湖底,模糊不清,却又高于天星,遥不可及。
刘永和-图-书岩背叛了她, 于是她丢弃了全世界。
她想起促使他同意离婚的爆料,订的应该就是这颗戒指。“我要这戒指做什么?”
明望舒的微信,他没有删是念及多年旧情。
黄一衍生怕明望舒发现桌底下的小动作,察觉冷场,她问了一句:“你呢?”
明望舒单手托起下巴, 微笑问:“黄一衍,你现在还在乐队吗?”
宁火从没想过,要跑到明望舒面前说自己如今过得多爽。
他笑了笑,“我回去拿东西。”
明望舒脸色顿了顿,又笑:“真好啊,你要成大明星了。”
宁火转过眼,“嗯?”
她答:“重得像背起了全世界。”
“哦,我也去。”
明望舒的样貌比以前时尚,气质更知性。
黄一衍:“……”她是凭实力出道,他是靠脸,能比吗?但她无力反驳,侧了个身。
纵欲过后,他的乖戾又不见了,满眼桃花朵朵。
“哦。”他戴上了套。
这场三人小聚,不欢而散是必然的。
庆幸的是,柳芽怀孕逼婚,这才扫清了黄一衍的烟瘴。
她的眼真瞎。
这三男女诡异得很。
宁火抱起黄一衍到床上,低身又吻她,“你的打偷行动如何了?有哪里用得上我的地方吗?”
瞬间,她从左臂到指尖全部僵直。那一只搁在男人大腿上的左手,温度直线上升。她猜到了他的目的,念头乍起,指尖就碰到了那团物件,她缩不了手,只好握紧拳头。她歹毒地想,她挥一拳过去,他就废了。
不过,现在出来炫耀真没意思。
“我今晚睡你这儿。”很是理所当然。
曾经,明望舒说,“宁火一遇到我就很乖。”
他看着这样的她,不觉半丝波动。
每回和他欢爱,黄一衍享受完就是疲乏,和他说没几句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