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五章

程意眉峰一挑,“嘟着嘴干嘛,顶棉被?”
钭沛说了个时间、地点。
这街道也不算太冷清,但是旁边的路人纷纷闪避。
程意套上衬衫,看着她的背影,又贴上去,从后面抱住她。“媳妇儿,你对我真好。”
程意眼神一转,已是修罗般的冷冽。他在此刻妖异横生。
钭沛却笑了,“这件事我本来就要道歉的。我是下了料,可是我不会碰她。”这话说出来,是挺可笑的。可是他后来想了好久,也只得到这个结论。
她跟着他进去,接过他的衣服,放进旧衣框,动作习惯而自然。
“嗯。”
王辰有着奇奇怪怪的言论,譬如——

程意的胸膛上有一道浅淡的疤痕,是老太爷打的。他的身上还有几道这样年代久远的伤。
后面一个小喽啰突然悄声道,“听说他是赌场的长胜将军啊……不会是妖怪吧?”
他倾身啵了她一口,“车子送去打蜡了,我走了好久才拦到车。”
钭沛也曾经调查过程意。
程意约莫计算着这群人的战斗力。他嘴角一撇,“什么货色。”
周红红整了整表情,“你去哪儿啦?这么晚。”
周红红有些好奇怎么突然他又忙乎了,他就嘻嘻地道,“媳妇儿,我努力挣钱,你努力花钱。你说咱俩是不是绝配?”
“不清楚。”
门外传来钥匙的声音,hetushu.com她蹦起来往门口那边走,拉开木门和程意打了个照面。
她想,也许是店里有什么事耽误了吧。
“这女人呢,美就美在她不属于你。如果她爱你,你就不会珍惜。”
“你不是挺忙么?”程意是真的想吃她做的饭菜,但是听她说起公司的活儿多,便不想让她太劳累了。
迷药不是势在必行,何况,他不喜欢奸尸。
这时机凑巧得很。程意的车在那天下午送去了打蜡,他懒得在店里等,便想打车回家。只是,这个交班的时间点,出租车不好拦,他就走了一段路。
闻言,周红红有些难过。虽然都是过去的事,可是程意在还没认识她的二十年里,都是挨打过来的。她不明白为什么老太爷这么看重血统的纯正,明明程意比程昊更有出息。
钭沛上次和王辰见面后,就淡了对周红红的念头。一来,钭沛自己也大约明白,他对她不是非要不可,充其量就是求而不得的不甘心。二来是因为王辰的叮嘱。
他以前去地下格斗场下注的时候,就善于判断各选手之间的实力差距。想当年,程意第一眼看到周非凉,就毫不犹豫押了拳狼的注。如今眼前这几个,没有底子,就是个虚有门面的软蛋。
周红红伸手环住他。“程意。”
程意听出不妥的地方。“那照片呢?hetushu.com
只是,钭沛不明白的是,程意在没有大背景的前提下,怎么敢摊这事?
“我们就这样到永远吧。”

“什么照片?”钭沛蹙眉。
钭沛沉着脸,“你胆子不小。”
“别自己吓自己。”为首的唾了一口痰,“动手,然后迅速撤。”
钭沛这下明白过来,为什么程意会去查西餐厅的事。原来是有了那个照片做导火索。“我当时以为拍照的是你那边派来的。下药的事是我做的,但照片不是。”
红窝的装修工作重新开展,他在白天终于有事干了。
“这件事我早知道了,不用你的提醒。”程意的状态非常闲适,但是自有一股凌厉的气势。
周红红随便看看又转回去看电视剧,可是出轨类的情节让她越看越糟心。她嘟哝着剧中的角色,“怎么有这么讨厌的人!”
钭沛已经退却了。谁料,程意会如此挑衅。
“随着岁月的流逝,她肯定不如你的画上美。”
“熊孩子。”她狠拍他一下。
程意虽然不是专业的选手,不过打架这件事,他童年干到少年,实战经验丰富,就这几个的水平,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周红红累了一天,便先去洗了个澡,然后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等程意。
程意笑着答应。周末么,姨妈亲戚应该也走了。
周红红笑了,主动帮他扣着纽扣和-图-书
于是出差回来,钭沛就好像不认识周红红了似的。他知道公司里的那些风言风语,只是不去澄清。终究他心里还是有些恶意,但是他已经尝试着去寻找新的女朋友。
周红红回到家时,程意还没回来。

也罢。周红红这么一个上了年纪的,他不稀罕。
她在他的怀里转过来,看着他赖皮的眉目,不自觉又嘟嘴。“我才不想对你好。”
“心疼我了?”程意看她那不忍的表情,笑着把她搂紧,“老爷子做过最让我舒心的事,就是把你许了给我。至于之前打的么,就当是代价了。”
还没等到周末,程意在某天回来的途中遇到了突如其来的拦截。
他趁机捉住她的手,补充道,“就算我听话,老爷子也不会喜欢我的。”
他见到程意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的视频从哪里拿到的?”
“谁让你动我女人。”
程意停止把玩的动作,“几天前给我发来的。”
钭沛那天的计划,确实是得到了后就结束。但是在选择迷药还是媚药的时候,他挑了迷药。后来细想之下,这个决定就是给自己留了退路。
那个保守的周红红,不知怎么会看上这种混混。
“嗯。”
她闲聊似的开口,“你小时候是不是特不听话,所以老太爷才教训你?”
“就怕胆大命不长。”
如果没有程意的旧事重和_图_书提,钭沛确实已经封存了这个记忆。
她很意外。这阵子他都比她早到家,然后卖乖似的给她拎拖鞋。
钭沛望着视频里的几个少年,面色甚是灰暗。
钭沛被牢禁在家里大半年才重新出来。他没什么变化,还是孤僻清高。那段日子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
“等我换件衣服再去。”程意说完往卧室走。
程意哼笑,“那就试试看。”
钭沛似乎也想起了。“那窗外的人?”
程意低头看着手机,在思考着什么。
为首的露出手臂上夸张的纹身,揪着粗眉瞪向程意。
他忘了自己那段时间吸了多久,记忆实在很模糊。当年无非是叛逆期的自暴自弃,以及带着高估自己自制力的狂傲。后来瘾头上来了,就和那些个人昏天暗地、寻欢作乐。
“那周末吧。”周红红最近确实忙,回到家就想他伺候着。
还没走到繁华的地段,迎面有几个不善的男人围过来。也不知道是哪请来的地痞,在那吹了几声口哨后就面露凶相。
钭沛眯了眼。他之所以约在这里见面,就是想和谐。谁知程意根本不领情。
“你要是嘴巴实诚点,那就更好了。”
在狗血电视剧的广告时间,她转了个新闻台,看到一则斗殴事件的新闻。
程意沉默,脸色却更加肃冷。
周红红很莫名,“出去吃个饭还换什么衣服。”
钭沛在收到视频和*图*书后的第二天联系程意。
“脏了。”他不再解释,直接脱下上衣。
“出差回来,我有新女朋友了。我可没再去招惹她。”钭沛淡淡陈述着,“再说,那汤她也没喝,根本什么损失都没有。”
警察赶到的时候,双方的人都已经撤走了。但是听附近商店的目击者描述,其实就是一个男人打架的故事。另外一方虽然人多,但都是庸辈。
她点头,“饿了吧?我们出去吃饭。”
钭沛啜了一口咖啡。“那没得谈了?”
程意在这事后,终于回了钭沛的电话,“有屁快放。”
程意的笑容透着骨子里的冷。“你算老几,我需要回答你?”
“我信你?”程意扬了语调。
周红红却感觉不好意思了,她最近买了一堆莫名其妙的商品,很有愧疚感。“我们以后还是在家吃吧,每天外面吃太贵了。”
王辰知道这件事后就把钭沛拎了出来。这还不单止,王辰甚至把那家毒窟都给端了。
毫无学历可言,经营着一间不大不小的酒吧。生意很好,但是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
程意没有搭理。
“废话。偷鸡摸狗,你男人什么没干过。”听他的口气,还挺骄傲的。
顾家的小儿子倒是很崇拜程意,但是大儿子和程意的关系不咸不淡。顾家的实权都在顾以晖那里,顾以声没有太大的威胁力。
程意转着打火机,回视钭沛打量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