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四章

他没料到,钭沛居然是王辰的表弟。
郑厚湾显得很是惊喜。他还以为得再等一段时间,程意才会有心思倒腾店里的事。
起火的那天晚上红窝还是封条的阶段,根据警方提供的线索,店内引火的可能性不大。
程意不是个文雅的人,也不懂茶,这个茶馆周红红以前带他来过,他觉得是个谈事的好地方。
突然而至的一张照片,让他拾起了劲头。既然有人肖想他的女人,那么他就奉陪到底。
“……”
程意拽着她又是亲了下,“媳妇儿,我忍了好久了。”
他摸了她的下身一下,“你亲戚走了没?”
当程意说出“钭”这个姓时,顾以声皱眉,“这个姓可不多见。”
他望向窗户的对面,是一栋旧的住宅楼。他再顺着窗户开启的角度,找到了那栋楼所对应的窗户。
程意在桌上摸了根烟,才刚叼上,周红红的脚步声就来了。他便锁了手机屏幕。
他小学三四年级就进出赌场。开始只是看别人玩,自己在心里押注。后来中的几率高了,他才真的下场耍。他没有特异功能,就是玩心计,估概率。
程意随口应了。
钭沛望着邮箱里的视频,掩不住愤怒。“好你个程意!”

“现在出去,别在我面前晃了。”
程意应了声,坐了一会儿便转去了红窝。
程意把电脑关机,缓了缓口气m•hetushu.com,“没事。”
他和王辰的来往只有小胖姑娘的那次。倒是顾以声在电话中提醒着,“王辰和我哥是死党,你还是得顾下王辰的面子。听说,他和这表弟关系非常好。”
“那能和你的洞比么。”他贴近她,啃着她的耳垂,喃喃道,“媳妇儿,我要进洞。”
其实,真要论起玩阴的,程意也不逊色。
他点头,退出厨房。“等你那个走了,我说给听撒。”
程意最后扫视了一遍四周,就离开了。
他脸色微沉,“什么时候走?”
程意懒洋洋的,“我再不干活,就养不起我家媳妇儿了。”
她怒视着他的背影,“你现在怎么不说。”
在大堂等电梯时,碰见黄颖和两个别的部门女同事。
她又悍悍的,“滚开,我要去吃早餐了。”
程意笑了笑,“在厨房热着。”
烧得挺猛烈,找到的也就是灰烬。
顾以声见到程意时,简直泪流满面。“哥,你可出现了。我好想念红窝,现在都不知道上哪去找乐子。”
周红红在书房外好奇地探头,见他脸色不佳,便柔柔地问,“怎么了你?”
他不安分了,在她的衣服里上下其手,她挣着要走,他把她越搂越紧。
于是他重新在地上寻着什么。
出了电梯,这三个女人和周红红不是同一个方向。
程意跟着她进去,一心想www.hetushu.com着自己的福利。他好声好气的,“媳妇儿……好媳妇儿,我们那么久没搞了。”
他顺着他坐她站的姿势环住她的纤腰,“谁让你不给我操。”
黄颖见周红红好几次都是从出租车下来,联系起之前的绯闻,她猜到周红红应该是和程意在同居。黄颖心里很不甘,已经不单止是程意的事,还有张乐铭、钭沛这两人对周红红的关注,都让黄颖膈应。
他故意地用下身顶了顶她,“大雕想你了。”

“哼!”她不回答,推开他往厨房走去。

她本要去厨房的,可是看到他的烟,就不高兴。她走到他面前夺下他的烟,“再抽我就不理你。”
他最近惰了。
内衣产品的广告样稿已经送了过来,周红红发给相关人员一一过目。
她走进来,扶上他的肩膀,“干嘛一天到晚黑着个脸。”
“你想你的,关我什么事。”周红红起身就要走。
这份工作,她学习的新东西很多。最近经理开始让她帮忙英语官网的筹备工作,她更是腾腾转。
周红红气呼呼地吃完早餐,拦了辆的士就往公司赶。
是钭沛示意的。
他把手机往旁边一扔,抱住她的腰揽她过来。“我这么听你话,你就不给点奖励?”
钭沛在少年时期有过一段灰暗的历史,后来这事让王辰摆平了。以王辰http://www.hetushu.com的背景,知道这件事的都不敢再提了。
程意都只回答缓缓再说。他直觉有些事还得琢磨一下。
他好一阵子没来店里了,封条已经撕了。
他头也不回。“我怕我说了,你春心大动,这非常时期么,我不忍心看你欲火焚身。”
“媳妇儿,你等那个完了再来勾引我。”
周红红鼓起脸,不乐意似的。“你都不说那天的三个字。”
程意翻阅钭沛的个人资料时,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王辰。
那家西餐厅的服务员提供了一个信息,那就是那天晚上的三碗浓汤中,其中一碗加了特殊的佐料。
他进去店里,开了灯。里面仍是一片狼藉,二楼还好,三楼则是惨不忍睹。他在三楼走了一圈,然后在一扇半开启的防火玻璃前停下。
顾以声心里明白,程意平时什么都无所谓,但就这周红红的事,扯着心似的。他突然想起上次程意托他找的人,便道,“adonis那边,有些眉目了。等确认了我再传资料给你。”
“我都没点那烟。”他亲她一口,又一口,然后就深吻下去。
如今每天的早餐任务都是程意负责的,他得早起出去买,她已经远离厨房好一段时间了。
庄家的诈术,程意心知肚明,却从不戳破。而且,他会斟酌着输些钱,让庄家脸色不要太难看。玩得多了,那个赌场的老板和图书想笼络他进去,程意都借老太爷的威名去挡。
“管他天皇老子。盯我女人几个月了,我早就想弄他。”程意习惯性掏烟,正要点燃时,想起早上周红红的话,于是作罢。
和郑厚湾聊完正事,程意看了看时间,又去撩周红红,结果惹来她的一阵骂。
“你这奶子好歹是我给搓大的。”他又抓握了一下,听她叫了一声,扯起笑。“周红红,奶大别忘搓奶人。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
程意一哂,“你让唐芷蔓给你挑个上门服务的。”
“……”
黄颖一边走,一边和其中一个人事部的女同事谈起公司员工宿舍的分配,聊了几下后,她就走进了行政部。
“你嘴里就蹦不出别的词。”
还好,她有程意。
看到这里时,程意周身都是阴风阵阵。
这牌子的质量还不错么。
顾以声曾经说过,程意如果真的愿意,那么红窝的规模远远不止现在的这栋三层楼。程意就是懒,他有一半的心思,是想着和他的女人玩。
周红红出来见到沙发上坐着的他,就问道,“我的早餐呢?”
“她现在傲气得很,就听你的安排。红窝停业了,她不找新工作,就等着你呢。”顾以声有时候感觉,唐芷蔓对程意怀着什么情愫,可是抓不住证据。
她白他一眼,“你不是有手么。”
顾以声不假思索地答应。
周红红礼貌地问好。
程意笑得可和_图_书开心了,心里在计划,等她家亲戚走了,他该怎么玩。
她一脸嫌弃,“全是烟味,臭死了。”
年后郑厚湾曾问什么时候重新装修。
她计算了下自己试用期的日子,想着如果顺利转正的话,就请家里那头蛮牛吃顿好的,再赏他几个吻。
钭沛自出差回来,就没有再去挑拨周红红。他也没料到,程意会找上门。
程意等周红红上班后,去了一趟顾以声的公司。
他更没想到的是,程意是以这样的形式宣战的。
程意这下明白了,他笑得邪里邪气的,“原来就因为这个不给我日啊。”
当他离开她的唇时,呼吸有些重,“自家媳妇儿摸起来就是爽。”
她觉得在这里忙得挺充实的,就是和同事间的关系比较生疏。她把这个归咎于自己性格的沉闷,但是又不知如何去突破。
周红红攀住他的肩膀,揪着那硬邦邦的肌肉。
“那就继续忍啊。”她笑得可神气了。“不巧啊,我家姨妈亲戚刚好来了。”
她此刻真想撕了他那张脸。“别闹了,我等会还得上班。”
她哼哼的,“哪那么快。”
程意没有继续红窝的话题,他把玩着打火机,“这次来,是让你帮我查一个人。”
她狠狠地捶他,“臭不要脸的。”
郑厚湾笑笑。他对于程意和周红红的感情,向来不追问。
然后,他给郑厚湾电话,约在一个茶馆,准备合计红窝的装修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