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一章

“那我以后都顾着你,好不好?”这已经是他最低姿态的一次了。
“我当年搞了你,就要负责到底的。”
“我会疼你的。”程意又想去亲她,被她一瞪,悻悻然打住。
那只贱狗!
“你是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呢……”
这是他在她离开的日子里最深刻的感想。他赚钱是为了她,他回家是为了她,如果她都不在,他所有的成就都无人能共享。
他点头。“你答应我,我送你回家。”
他低笑一声,“乖,给我挠挠痒。”
好他个头!
她继续乘胜追击,“你算算,从我要分手到现在,你反悔了多少次。信誉那么差,我才不信你。”
“你很好。”程意回答得很快。
程意防着她的抬踢,大腿钳住她,紧紧的把她按靠在树干上。
可是提到这个话题,她却怒了。“你干嘛在我的未婚证明上写字!”虽然这证明可以重新去弄,但是又得跑多一趟。
周红红借着这光线,才看到,程意虽然神色一片平静,可是眼里已是阴云翻滚。
周红红抿唇,视线停在他高挺的鼻梁处,“我心都不在你这了,你以为我还会像以前那样伺候你么。”
她赶紧拢起衣服,重新穿戴好,才道:“程意,我们现在是死胡同,不管纠缠多久都会走到这一步的。我又不是忍者神龟。”
周红红此刻终于明白程意除夕夜的真正企图。
“你说,我们怎么不合适了?你还有哪里不满意,你都说啊!”他憋闷得要去掏烟,却想起烟盒放在屋里了,于是更加和-图-书郁躁。
程意替她整了整外套和围巾,“我不会总是胡来,我听你的话。”
周红红被他一连串的动作弄得有点晕,头沉沉的,身体很乏力。那酒的后劲更烈了,她的反抗显得力不从心。
周红红望向他的眼,莞尔。“你要怎么回来呢?”
周红红进去大厅,说了下自己醉酒的情况。
闻言,程意有种被钝物一击直中的感觉。
她望向暗沉的天空,继续说:“你又不能二十四小时的看着我。我……不是乐意的话,可以去找比你年轻,比你强壮的小白脸……天天让你戴绿帽。”
周红红想看看他说这话时的表情,可他正咬得起劲。
“你是不是因为时婕艺的微博不高兴?”他小心翼翼地敛起情绪,“我没碰她。她那天是犯病,找到家里去了。我见到她时,她已经清醒了,但是淋了雨,我就留她洗个了澡。我什么也没干,我没动过别的女人。”
她摇摇头,第一次向他坦承。“一开始我发那短信,确实是因为她。但是说到底,真正的问题还是在我们之间。我和你说过,我们不合适。”
此时,月亮穿过云层,照在清幽的院落。
周红红真的有了哄小孩的感觉,轻声说:“我现在头晕,你让我回去睡觉么?”
“程意……你有没有想过,我不喜欢你了。就算你强迫我,我也可以跑的。”
周红红被他掐得生疼,低斥,“你就这么让我疼死算了。”
她尝了那味道后,恍然大悟——她在程家www.hetushu.com喝的,根本就不是大夫人娘家亲戚的酒。
“周红红,你看着我。”他自她的发间抬头,额头抵住她的。她的脸因为醉酒,红彤彤的,就像当初他第一次上她时,那样可爱。“你让我回到你心里去。”
久不见他出声,她便摆出个v字的手型,在他面前晃了晃,“认得出这是几么?”
周红红任他胡弄了一会儿,有气无力的。“你从来说话就不算话,刚刚还说什么都顾着我。”
程意静立了一会儿,然后跟了过去。
“那是试笔的时候拿错纸了。”他敛眉,显得挺诚恳。“我陪你再去开个新的。”
她好气又好笑,“我的心又不是皮球,你想往哪踢就往哪踢。”
但是让她意外的,是他的回答。
这个除夕之夜,周红红借着酒醉,捋了程意的须。第二天她酒醒后,觉得自己是恶向胆边生,干了件不得了的事。
那颗小尖球,一遇冷风就向上挺立,然后被他一口含住。
周红红晕乎乎的趴在他的背上,看着他的后颈。愣着愣着,突然“啪”的,她一巴掌拍了下去,拍完又给他揉,嘴上嘟哝着,“有蚊子噢……”
他倏地停住动作,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眼里已然凛冽如冰。
“还有呢?”
周妈妈一听,就打算和女儿一起回家了。
周红红有点意外他会知道微博的事。
都不用等到戴绿帽,程意的脸现在已经绿了。他狠狠地扣住她的下巴。“你真以为我治不了你。”
扯下她宽松的毛衣领口后,程意和_图_书的呼吸渐渐粗重。
可是后来,越爱就越深,就这么的把这个男人刻进了自己骨子里。
“还有,别以为我们是和好了。我一天没答应,我们都还是前任的关系。”她很想气势如虹,无奈出口的都是轻声细语。
周红红抗议地去掰他的手,他纹丝不动。她意图咬他,又被他的力道扣得无法张口。她都不晓得这男人怎么练就的一身蛮力,她双手都敌不过他的一只手。
他原本笃定她的离开是因为吃醋,她还爱着他。所以他让她喝醉,好来哄她。她要当公主或者女王,都行。前提是,她只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她头沉得厉害,不想去深思别的,“但就一次,你要是哪天勉强我,就自动滚蛋。”
才解开前四个扣子,他就迫不及待的,隔着毛衣搓她的左边峰岭。连抓带揉。
程意飞快地放开她,指着她的胸口,“你的心呢?把它还给我。”
她想,大约那时是个颜控的年纪。
“我想,我想死了。周红红,我想死你了。”
“可我不能没有你。”
程意轻轻地扶过她,弯腰示意她上来。
“我会信你就奇了。程意,你知不知道尊重两个字怎么写。”周红红越说越来气,“你总是爱怎么来就怎么来,完全不考虑我的感受。”
她瞅着他的眉眼,看上去他已经酒醒了,但是说的却越来越胡话。
他眼都看直了,急切地捞出那团肉。
周红红暗叹一声,果然不该有什么期待的。她转身就想走。
他淡淡的启和_图_书口。“你还有什么不高兴的,继续说。”
程意嗯了一声,背着她走过那段不远不近的路。
这直截了当的回绝成功的让程意的眼色凝住。
纯黑打底的低胸保暖衣,遮不住中间的那深谷。他勾住保暖衣,往下窥视那内衣包裹下的丰满。形状优美得宛若蜜桃。
没什么?
“你想和好么?”他的表现已经非常明显,这句话,问了也白问。
她被他看得怵了。
程意拉低她的围巾,又把她的右胸拨出来,欣赏着她只露两个球的风景。然后掐揉之,美其名曰:“我给你暖暖。”
程意咬了几下,终于不再捂她的嘴,笑看她。“你要叫就叫啊,把咱俩的妈都喊过来看好戏。”
程意沉下脸,绞起她的手腕,把她拖到院子角落的槐树下。
他焦躁了,“你的心以前不是一直在我这么,你把它弄哪去了?”
周红红先前喝了一碗酒,如今胆子壮了,说话底气更足了。她昂起头,“不好。”
她退了一步。“这些都过去了。只要你公开我们分了的事,就没什么了。”
程意察觉到这点,放开了她的手腕,一边格挡着她的挣扎,一边腾出手灵活地去解她的外套纽扣。
程意微扯笑容。眼见她要回屋,他迅速上去擒住她,一只手掌及时捂上她的嘴。
“我们怎么会没什么。”看着她惊惶的瞳孔,他的嗓音十分柔和。“周红红,你就得是我的。什么分手,我都当放屁了。别的我可以依着你,好不好?”
她“呜呜”地摇头。
“你的证件,我不都还你了。”他m.hetushu•com的语气仍然平缓,实属难得。
她也不知道自己当年怎么就喜欢上他了。明明那时候他牵着时婕艺,正眼都没瞧过自己。
她来不及和他约法三章,便往屋里走,“我太困了,别的以后再说。”
这厮从来就不让她省心的。
程意上前紧紧抱住她,声音闷沉。“周红红,你把你的心还给我。”
这下,夜色幽暗,又加上大树的遮挡,以及旁边树丛的掩护,如果不出声,即便有人路过院子,也不会留意到他们。
她挥了挥拳头。
周红红抚着自己的下巴,很无语。这么大个人了,还跟耍赖小孩似的,也忒无耻了。
周红红口不能言,只能心里咒骂。
也幸好是有他在,周红红出了程家大门后没多久,步子就颠了。
周红红怔了怔,估计他是真迷糊了。其实她自己也是酒后的乏意袭来。思及此,她不想再和他理论,说道:“把手机还我。你自己喝懵了就早点回房去休息。”
程意不语,视线落在她的脸上。
周红红衣衫不整,自是不敢。她恨恨道:“我很冷,头也晕。”这么个寒冷天气,他存心不让她好过。
到了大年初一的晚上,周红红喝了口二姨太送来的那瓶张氏酿酒。
周红红沉默。她对于程意这句话的理解仅限于,他生活上缺了一个保姆,所以不习惯。
只是二姨太见周红红脸红似火,怕她半路支持不住,便让程意陪着。
“我也说了,除了分手。”他重咬一下,引来她的一声轻叫。
她捶着打着,最后双手无力地搭在他肩上,指甲掐着他的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