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二章

她的本意只是去看看他。即使如今他已经有了别的女孩。
这一走,周红红就竖起警戒了。她觉得和程意单独在家非常危险,于是赶他出去。
他觉得是他先负了时婕艺。
周红红不情不愿地起来。她才走出房间,就被一道炙热的视线盯梢住。她板起脸,转身去卫生间洗漱。
他厚颜无耻的,“周红红,你出来让我见见。”那声音听着就像发情兽。
话都未完,程意就感觉到她的瞬间僵硬以及随之而来的挣扎。
时婕艺第一次犯病并没有出国,她只是去了省城的医院。
他点燃了那根烟,琢磨着周红红知道真相后的反应。
程意一直以为时婕艺是因为移情别恋才和他分开的。当知道她不得已的苦衷后,他有一段时间无法面对周红红。
他笑容淡了些,“你所谓的给我机会就是天天把我赶跑?那我还怎么讨媳妇儿。”他仔细想想,还是以前听话的周红红才最好。
他本来有顾忌到这个暗敌会不会对他身边的人下手,所以不急着追回周红红。可是“女神”二字深深刺激了他。他意识到,等他真的解决完红窝的事,周红红也许早被别的男人勾走了,那么他会怄死。
她很鄙夷。“我爱怎样就怎样,你不高兴就滚滚滚。”
他的眉峰扬起,“这么早?你还去你大舅那?”
她觉得烦,偶尔才回一两个字,敷衍了事。
他稳稳地坐在沙发上,拍拍旁边的位置,嘻皮笑脸的。“过来坐。”
程意想,他有什么理由不帮她呢?
程意在多年后再次见到当初那个美好的女孩,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
“管太宽你。”她横他一眼,“记住你的身份,前男友。”
可惜的是,这个孩子m.hetushu.com最终没有保住。
时婕艺初初对这些话都能一笑而过,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流言越传越广,她就有了些症状。
这之后,她郁郁寡欢。庆幸的是,情绪方面没有再度崩溃。
那会儿,周红红都还在睡懒觉。
她真的把这个如果问了出来。
时婕艺托国内的朋友去寻,未果。
后来看到程意和周红红在蛋糕店门口手拉手,时婕艺没有再钻牛角尖。只是心里疼,一直疼。
程意这才稍微放松力道。
她很消瘦,眼神黯淡无光,就是看到他的出现,才亮了起来。
后来总是见不到他,她则变得更加癫狂。
戎博钧的答案自然是让她失落的。
时父当机立断,把时婕艺接了回国。然后他和时母拉着老脸去求程意,这才将当年的真相坦白。
“谁让他自己混蛋。”

时婕艺故事的后续部分,和程意已经关系不大。只是她的第一次犯病是因他而起,又加上他在她生病难熬的时候,就找了新对象。所以对她,程意始终有着一份愧疚。
他又灰溜溜的往后挨靠,“我送你回去。”
之后,没了音信。
其实她本来还有一句的,“周家溜溜的大姐,人才溜溜的好。”可是一时没转过来,就顺了原唱。她便想第二段唱的时候拐过来,也算是向周红红示好。
“哦。”她一副兴趣不大的样子。
幸好,这次的治疗期不长。而且,她开始阅读心理方面的书籍,以自我开导。
“不受刺激就没事。”程意手上夹着一根烟,轻轻敲向烟盒。“她的事,我正想要和你说。”
第二天一大早,这厮就来周家堵她了。
她冷淡回之,“我干嘛要给你见。我累了,准hetushu•com备睡觉。”
她瞪他,“你前天还说要听我的话呢。”
果然,她的病又犯了。
春节前,时婕艺出院回到家,想找戎博钧探听程意的事。她心里存着侥幸,如果程意过得不好,那她就可以重新和他在一起。
时婕艺还是和程意、周红红在同一个影院看同一场电影,然而却早已物是人非。
他先前不在意店里的事,是因为失去了周红红这个动力。但现在情况不同了,他心里想着自家媳妇儿早晚会回来的,所以得继续挣钱养老婆。
“你说的话我才不信。”
他停顿了一会,接下来的话说得有些支吾,“可是我要没了你,烟酒都不够。”
“我又没让他来。”周红红心生不悦,拉高被子蒙住头,根本不想离开暖和的被窝。
初二上午,周红红随母亲去了外婆家。亲戚们齐聚一堂的机会不多,母子俩一待就是一整天。
程意确实不敢为难她,哄了她几句,便让她早点休息。
她拒绝。
她那会儿已经怀有三个月的身孕,肚子里的孩子是她捱下去的精神支柱。
那个第三者变成了时婕艺。她现在终于体会到了,当初周红红为什么宁愿去外面坐着等,也不愿意在一旁陪看。这种感觉真的太磨人了。
她觉得这电影也不好看,怎么周红红爱看这类型呢。
“我是让你过来坐,说说话而已,我又没说要日你。”即便他真的很想和她在床上过。
因为时家已经有过这个病,有时候看着治好了,但一旦遇到什么不佳状态就又歇斯底里的。所以时母和时父一起看着女儿,讲些天空海阔、心平气和的大道理,让时婕艺先放下儿女情长,好好的读书。
程意手里的烟早已熄灭,他hetushu.com把烟头拧在烟灰缸后,走过去抱她,“你别乱想。这个世界没有如果,只有事实。而事实就是,你才是我的女人。”
听他这么问起,周红红才想起还没有和他说工作的事。她陈述道:“我找到工作了。那边初七正式入职,我怕初六回去太赶了。”
周妈妈有意腾空间给这小两口,吃完早餐便出去附近的杂货店喝茶唠嗑。
时婕艺想起程意和周红红已经在一起,心里很不甘,好几次都有冲动想向他坦白真相,但是都被时母阻拦了。
她一听程意在,不假思索就答应了。

在他和周红红开心的日子里,时婕艺正在医院苦苦挣扎。
“周红红……我不是时婕艺的解药。”他抬起头来,抚着她的头发,“真正能救她的,是那个孩子的父亲。”
程意这边清闲得很。他的店被烧了一层半,要重新营业还得再搞一次装修。这不是一两个月的事,起码在好长一段时间里,他处于无业游民的状态。
按照永吉镇的习俗,初二开始就要走访亲戚了。
程意原来还懒懒地窝在沙发上,听到这消息,倏地坐直了。“找到工作你怎么不跟我说。”
这个男人比她先读完留学课程,临回国前,他说了一堆的山盟海誓。
程意又浮起笑容,“你什么时候回城?”
某天,时婕艺在路上偶然遇到戎博钧。他看到她很意外,然后热情地邀请她去唱歌。
周妈妈打趣道:“你和小程还闹着呢?从去年闹到今年,都两年了。”
他望向她,也很平淡。“她年二十八出院了,我送完她就赶回来了。”
“就你别扭。”周妈妈笑着,“来,起床吃早餐。”
时婕艺强忍着内心的伤痛,面带微笑。她看http://www•hetushu•com了一会他和周红红之间的相处,自我安慰着,他开心就好了么。
也就是因为这个男人,她再次病发。
周红红恍然想起了什么,语气维持着平淡。“你不用早点回去照顾时婕艺么?”
他哪里肯放。
“好,你爱站就站那。”他懒得和她计较。
周妈妈很热情地招呼程意进了屋,然后去女儿的房间催着起床。
程意才不会在乎老太爷的命令,他向来就是肆意妄为的。
“初五。”
她轻轻拍了拍他的背,闷声道:“我透不过气了……”
周红红感觉他越箍越紧,让她喘不过气来,只得开口,“你先放开。”
可是程意一见到她,就坐到了周红红的旁边,态度十分明显。
他也不生气。
于是,她彻底崩溃了。
“我就知道你爱想些有的没的,才不告诉你。”他低下头埋进她的发间,诚实地说:“刚刚知道这事的时候,是有后悔……”
幕后那个针对他的鸟人,他如今有了心思去斗。
但是看到程意那冰寒的脸色,她却唱不下去了。
治疗一段时间后,她就回家休养了。
时婕艺唱《康定情歌》的时候,突发奇想的来了一句,引起了气氛的迟滞。
她不敢跟得太近,就在电影院门口遥遥望着。等到他俩进去了里面,她才去买那个场次的票。
这顿早餐,也就周妈妈和程意搭话,周红红埋首碗中,几乎不抬头。
这天的行程是周红红历来的规矩。往年的话,程意在初三前都不怎么和她联系。今年他却跟个牛皮糖似的粘人,隔一会儿就短信她。
从时母的角度来说,那程家的老太爷,就是自己女儿犯病的主因。时家没去算账已经够仁慈了,怎么还会和他攀亲戚。
这次的效果是极好的,好http://www•hetushu•com到她感觉自己已经完全康复了。这样一想,她的小女生情愫又燃烧了起来。
后来的某天,她在路上看到程意拉着周红红来邬山镇看电影。
周红红自己拖出一张椅子坐,“你有什么话,现在就可以说了。”
周红红怔怔地偎在他的胸膛,“程意,你有后悔过么?后悔自己那么轻易放弃她。”
某天,有个同学讥笑时婕艺是被玩弄了。
周红红想到,如果当年不是那个高富帅的故事,那么程意和时婕艺是绝对不会分手的。
他明明以前一直对她笑的……
完毕后出来,看到程意已经自觉地坐在饭桌旁,她嘟的嘴是越来越高。
时家观察了一段时间,走了个后门关系,让她恢复正常的课程。
这次发病后,时婕艺的记忆开始模糊。她忘记了那个孩子的父亲,只记得程意。她回到了和程意恋爱的阶段,天天询问着时母,“程意呢?”
晚上周红红才到家没一会儿,程意的电话就来了,问她要不要出去吃宵夜。
这么权衡之下,还是讨老婆重要。
时婕艺回忆起和程意以前的事,又联想到他也会那般对待周红红,这种压抑的心理,让她隐隐觉得,自己的病其实并没有好。于是,她不敢去看他。
他制住她,继续道:“可是我和她都有各自的生活了。当年没了她,我有烟,也过来了。”
“她……没事了?”周红红本以为听到他俩怎么的,已经能淡定自如了,谁料心里还是有起伏。
时婕艺看完电影就不再去寻找程意的身影。她的心里有什么要迸发出来似的,于是匆匆地回家。
鬼使神差的,她跟了上去。
时婕艺后来和程意很少见面,她读完高中就去了西班牙。在那里,她遇到了一个笑起来和程意一样温暖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