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二章

周红红同时也考虑着找工作的问题。
倏地,周红红看到旁边的床头柜,彻底怔住了。
她急着想知道自己证件所在。但是,在拨完程意的号码后,她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于是立刻挂断。
对于保安的这个称呼,她都习惯了。也许是听见了程意喊她叫媳妇儿,这住宅小区的都以为她和他是夫妻。
周红红寒毛都竖起,匆忙要往书房那边跑。
程意的脸色略显苍白,但那双眼却亮晶晶的,直直地盯着她。“周红红。”他这声唤的很是绵延。
用膝盖想想也知道,是谁藏起来了。
她感觉到他把重量往她肩膀上压,于是用力捶着去推他。
她没料到程意回来了。她以为他那边忙得不可开交的,他以前那这么忙的。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上面有人用手指刮开了灰,写下了三个字。
周红红点头应好,然后想着,和程意在家是没有办法好好说的。真要和他说话,得选个公共场合才行。
舅妈回来后,大舅喜滋滋地问了下大儿媳妇的情况,然后就在那盼着过年见见小孙子。
这个男人是一点家务常识都没有的。她以为她不在,他会请钟点工帮忙打理生活的。
大舅自休息以来,过得更加乐呵,天天呼朋唤友的搓麻将。
他却笑了,整个人从紧张的状态放松下来,踱着步子向她那边靠得越来越近。
她看http://www.hetushu.com着那座机发呆了一会儿,然后就直直地趴倒在床上。
她的名字。
程意在装修的时候,把两间房打通,做了卧室带书房的套间。
她抓了程意的枕头过来,闻到的味道有些不对劲。他平时就是烟草的味道,可这枕头,还混杂着别的味。
周红红是想着买个小点的,这样他的经济压力没那么大。
坐起后,她尝试着转转头,结果一转就抽着似的。
她和大舅编着说同学要结婚,她去两天就回来。
和程意一起时,都是花他的,她自己的这份工资是攒存起来的。暂时的失业应该没什么压力,只是她思想保守,在没有经济来源的情况下,会惴惴不安。
她不让自己再去怀念这个家。
她关门落了锁。
谁知,大舅知道她要回城反而松了口气,送她上火车的途中,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你和你家那口子,分开这么久,这次回去就好好聚聚。反正你舅妈在,这店就能应付了。不用急着回来,有话好好说。”
程意只有写他自己或者她的名字时,才会显得端正些。其他字都潦得跟草书似的。
但是,程意的那条短信来了之后,她就打消了这念头。她的确有听说,二姨太的娘家有些什么事。
他叫完她名字就没下文了。
周红红想闪进卧室关门,谁料动作太大,扯和_图_书到了脖子,结果就因此慢了一步。
她扔掉他的枕头,换上自己的,然后趴着望旁边的床头柜方向。
周红红奔波着过来,很是疲惫。这么愣着愣着,小睡了过去。
程意用鼻尖蹭蹭她的颈项,张口咬住,轻轻地啃来啃去的。
于是,周红红就这么维持着歪脖子的姿势和程意打了个照面。
告知双方家长这方面,周红红还是希望和程意商量下再行动。
这么过了几天,周红红见自己也闲着也是闲着,便打算回程意那个家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顺便和他谈谈如何向家长们解释他俩的事。
她愤愤地回到卧室。
他什么也没说,但他把她箍得紧紧的。
周红红在书房找了半天,都没找到自己的证件。
选的还是三居室的。
她先前答应大舅帮忙到年底,想想也就不到一个多月的时间了,索性这阵子把简历什么的弄弄,年后找工作还容易些。
“……真巧。”周红红都觉得自己这招呼打得实在是犯二。
幸好还没接通。
他坏笑地看着她,“说不定你哪天看着看着那些小黄文,突然就春心大动了。这不我在你旁边,让你方便行事么。”
程意干出这种勾当,就说明,他还要和她缠。可她不想再和他这么闹了。
其实她就是在傻愣的状态。
她先是轻轻地开了防盗锁,然后贴着木门聆听里面有没有什m.hetushu•com么动静,确定没有声响了,才打开第二道锁。
她扶着自己的脖子,不敢动。等到顺了某个角度,才能慢慢起来。
他托住她的脑袋,顺着她侧头的姿势,贴进她的颈项。“周红红。”
周红红看着那眼里流转的光,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她最怕他耍流氓。
程意对这称呼从不去纠正,仿佛他俩就是合法了似的。
周红红对于赚钱的事,头脑没有程意好。她只是心疼他。
瞅着他那不怀好意的笑容,她想凶,可是这落枕让她气势却无。“你别过来,我脖子疼。”
周红红对他这个举动觉得很奇怪,问他道:“你干嘛要把我的房间和你的房间打通?”
计划是如此,但是周红红就开始记挂着这事了。
她叹了口气,觉得是程意把脏衣服乱放,走过去却发现竟然是已经洗好了的,但是乱七八糟卷成一团。估计他晾晒完就直接扔这了。
程意已经跨了进来。
醒来的时候,落枕了。
程意向前一步,手一伸就把她拦住了。
周红红几乎是下意识地想把那堆衣服折起来,才刚拿起一件上衣,就猛然想起自己现在和他的关系,于是迅速地放下衣服,直接往书房走。
程意不怎么看书,书房肯定是她用的。他喜欢睡大觉,所以卧室才是他的地儿。
她歪着脖子,吼道。“王八蛋,别碰我。”
他却说:“三居室比两居室的http://m•hetushu•com单价便宜。我买了就也没想着再卖,就当投资嘛。如果以后咱俩不住了,就隔三个小间租出去。大学附近小情侣多的是,不愁租。”
具体是什么,她说不上来,就是觉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这个认知让他稍稍得到些慰藉。起码她在没有他的日子里,也不是那么的自在。
周红红到站的时间是下午两点。虽然程意从三个月前开始就经常不在家,可是她还是怕撞见他在家睡大觉,于是就在小区外面的果饮店坐到了他的工作时间才回去。
周红红一阵麻麻的,颤着道,“程意,我们分了的。是你说的。”
在这种半昏半暗的光线里,她静静地环视着这个家——
她想起外面的那堆扭成一团的衣服,想着还是帮他收拾一下吧。
程意气息微微急促,像是刚刚运动完似的,脸上甚至有些汗。前阵子都大降温了,他却还穿着薄外套。
于是她就在大厅端端菜、收收钱,比舅妈不在时候轻松了许多。
楼下的保安好一阵子没看到她了,这下见了,很热情,“程太太,这阵子去哪儿啦?”
他就是不希望她好。
她恨恨地拧他手臂。“自己不要脸别赖我。”
屋内黑暗一片,窗户边只有清冷的月光透进来。
到了家门口,周红红有点紧张,但又自我安慰,程意应该不在家的。
他的店重新营业后,周红红本来还是想在厨房忙活的,可是他不http://www.hetushu.com让她干,说她最近消瘦了不少,把身子养好才最重要。
柜面上落下了一层厚厚的灰,看得出程意根本没有打理过。
周红红只觉得心里有个地方,变得酸酸软软的。她缓缓地伸出手,浮在柜面上方几厘米处,沿着那字迹描绘了一遍自己的名字。
她瘦了。
她原本有打算把她和程意的事告诉母亲。很快就春节了,到时候两家都要串门子,瞒也瞒不住。
周红红撑着脖子,才刚走出卧室,就听到一声砰的关门声。
程意动作顿了一会,然后继续。
“我眼没瞎,看出来了。你在这睡得挺舒坦么。”他哼了一声,目光紧紧攫住她。
他笑意渐深,用另一只手搂过她,在她脸颊上亲个没停——
周红红反而没什么事干了,为了不让自己乱想一通,她就经常往澄河那边去。随着天气的降温,河岸边的风越来越大,她再也不能光脚下水了,只能在更高的台阶上坐坐。
如果她春风得意出现在他面前,他一定会掐死她。
“那个混蛋!”
周红红开了灯和暖气,然后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堆积的衣服。
程意当年买这套房,是因为离她的学校近。虽然核心区的房价颇贵,而且他还没还清老太爷的那笔资助费,但是为了让她就近上课方便,他还是选了这个地段。
周红红笑了笑。“回了趟老家。”
她立即慌了。
她想不出程意怎么又要扯,明明是他不相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