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三章

他堵住她,搅出一阵唇齿相缠的暧昧声音,舌尖意图探入时,她却咬紧牙关死守。
她僵着脖子看了他的侧脸一会,然后直直地望向前面。
最后一次分手是他说的,他现在又放不下面子来让她别走,于是想着讨好她,希望她心软了就当两人没发生过什么,恢复到以前的生活。
黄颖却不放过,“你结婚没有啊?你那个超级帅的男朋友呢?”
他随口答应。
前面的车子终于开始移动,程意按熄了烟,在走出这段拥堵的路段后,才开口道,“周红红,上次那个垃圾桶,不关你的事。”
周红红尴尬不已,暗中提醒程意不要太猖狂,他却搂过她,挑衅似的对顾以声说:“我家媳妇儿是天价大厨。”
她这下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急忙道。“程意,我和你说正经事,你别闹了。”
绿色连衣裙女人惊讶地回头。
“我有话要说,我们出去吃饭说。”周红红一心想着要去公共场合两人才能正常谈话。
他手上的冰凉让她哆嗦了一下,而他难得的轻柔让她更加颤动。
周红红不愿多谈。“嗯。我还有事——”
“不痛么?”她就是因为手粗糙,所以都轻轻的。
他抬起头来,漫不经心的。“哦,我收拾了下房间,重新整理了。”
“那你就让我这么顶着出去?”程意的手动了下,终于忍住了去捏她的冲动。
“这么多年了,都还没有结婚呀?”黄颖笑得更开心了。“我早说嘛,长得帅又不能当饭吃,找个老实人才是过日子的。”
她还是没敢大握,虽然最后还是帮和_图_书他弄了出来,但他埋怨着不爽。等到她大姨妈结束,就是他的纵情日。
她很不悦地拍他的头,“我有话要说,你走远点。”
程意动作持续了一会儿,终于确定了一件事。他离开她的唇,五指托起她的那团柔软,低头仔细端详着。“怎么变小了?”
周红红借口自己不想走太远,让程意在餐厅门口把她放下。其实她就是觉得和他走在一起感觉别扭。
程意倒是解决了很久。
程意显然是精虫上了脑,伏进她的雪白喃喃道:“我们去床上干干正事。”
他把她脸当抹布似的擦了几下,勾魂地笑,“香不香?”
“那怎么办?”
有很多女人说过爱他,爱他的脸,爱他的钱。他都嗤之以鼻。
周红红本来提防着程意有没有不轨的举动,可是他不知在想什么,心不在焉的。
“痛,但刺激么。”
程意哪里肯放,他只是暂停了对她颈项的侵袭,改为压向她的唇,辗转反复的品尝。
周红红怔了下,摇摇头。
程意是用左手的,因为他是左撇子。
她又来气了,绕过他往电梯厅那去,“走了。”
他不疾不徐的,继续胶在她的唇上。
周红红真是庆幸他俩搭乘的电梯是直到地下室,不然又得面对着热情保安的“程先生”、“程太太”。她一个人的时候觉得还好,和程意一起却觉得这称呼尴尬了。
他浮现出那招牌式的流氓笑容,狎弄了她几下,“不怕,再搓搓就大回去了。”
欺善怕恶的周红红又慌了,生怕他要霸王硬上弓,时刻戒备着。
hetushu.com我的东西,你管我。”
她应着好,站起身望了眼旁边整齐的衣服,都有些恼火,怎么无意中就帮他收拾了。
他是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年纪,而她则开始走青春的下坡路。
她一直不松口,他便开始沿着她的曲线游走。
他盯着她的怒容,温温地道:“你要毕业证干嘛呢。”
车子驶入某条主路的时候,就开始了漫长的堵车。
周红红不愿去想他的,可是脑子里却控制不住那个遐思。
她的背抵住了那个熟悉的胸膛。
她张望着餐厅外面的装潢。
程意站在玄关处,晃转着钥匙圈等她过来。
最先看到周红红的女人迟疑地问道:“周红红?”
“谁和你干这些。”她用力地推他的头,“我问你,我的毕业证那些,你放哪儿去了?”
火锅店门口不好停车,程意想起顾以声开的那家所谓的高级餐厅也就在附近,于是打算占用那餐厅的地下停车场。
她想闪开他的手,却扯到脖子,于是不得不屏息看着眼前的手指。“你恶不恶心。”
冯雅菲首先拉开笑脸问候。
他的笑容淡去了。
周红红回想起这段,不自觉浮起微笑。
他勾起笑,深深吻她一会儿,然后喘息着,“媳妇儿,用你的茧磨我。”
谁知,程意只是冷笑了一下,转身走向卫生间,“那你可得等等。”
就在这时,旁边走过两个女人。其中一个先是看了周红红一眼,走了两步,又回头看。然后她和那个穿着绿色连衣裙的女人说了句什么。
坐上车后,两人却无话了。和-图-书
程意在邪门歪道方面,玩得可谓是炉火纯青。可是情爱什么的,他不掺和。
周红红以为他后面还会有“对不起”三个字,事实证明她想多了。
这两个是她的大学同学。绿色连衣裙的女人还是她的室友,名叫黄颖。另一个是冯雅菲。
黄颖笑得意味深长,“他出国也不见你去送,回国你也不来,还亏得他以前那么照顾你。”
周红红正要往外推大门的时候,不经意的瞄了眼他的左手,脱口问道,“你洗手没?”
这之后,气氛还是很凝滞。直到程意问她想吃什么,她才感觉有了话题。
“还给我。”
那个垃圾桶的套子,他把疑点理清后,也就没那档事了。他不知道那小白脸是不是没试过一夜七次,所以才平分每个套子的液体量。
“快了。”周红红只能这么回答。
周红红铁了心不受他的蛊惑,挣扎着,“你不要又动手动脚的,你的原则去哪了,不吃回头草。”
他以前最喜欢看她那堵气时的包子脸,周红红肯定不知道,她鼓着脸的样子,一点气势都没有,相反,非常的可爱。
“长的丑要是能当饭吃,你一个人就可以养活你全家了。”
程意曾经说这家的厨子还不如他家媳妇儿,顾以声当时脸都黑了。
这话一出,程意僵了下,然后真的放开了她。
“我不知道他的事。”这是实话。
“那你回来管我啊。”他转头看她。
程意见前面的车流停滞不前,索性摇下了车窗。凛冽而刺骨的寒风霎时打了进来,他穿得很单薄,却无动于衷。反而是旁边的http://www.hetushu•com周红红被冻得缩了一下。
顾以声那天很郁闷,本想留在程意家里,见识一下天价大厨手艺的,却被赶了出来。
“没。”程意淡定地把手指伸到她鼻子前,“要不你闻闻?”
她以前遇上不方便的日子,也曾用手帮他弄过。她不敢下重手,结果手酸得不行了,他都还没出来。
他点了一根烟。
周红红讶异他的一反常态,但她没有细究,怕他改变主意,便匆匆出了卧室。出来见到沙发上那堆衣服,她撒气般的卷得更乱。
他对爱情的理解就是当年自己对时婕艺那种朦胧的感觉,以及周红红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他知道周红红很好,所以他回报她的是,她是他的唯一。
他很想要她,都恨不得把她扒光了直接干。可是她还介意上次的分手。
周红红因这话从刚才的迷乱中清醒过来,气得使劲地捶他。
周红红这下什么都不想再谈,正要找借口离开,旁边忽然有一股力道把她拉了过去。
他唤她,“走了。”
当初顾以声给了程意一张贵宾卡,不过程意从没来过这里。他根本吃不惯西餐。
他自嘲地笑笑,继续吹着冷风抽烟。
她用手扶着自己的脖子回视他,恍惚觉得有什么热烈的情绪在他的眼睛里跳动。她正回自己的头,以此避开了他的目光。
她都忘了自己是怎么从一个误会的短信,演变成如今这般坚持的。只是回首和他的过去,她心里的委屈已经到了临界点。她越来越怕见到他,因为那会提醒她,自己花了七年的时间都没能让他爱上,是有多么的失败。
和-图-书意把周红红护在怀里,冷冷地看向黄颖。
他的语调偏向缓和,她却更凶了。“你的事,随便你。”
“啊?”周红红回过神来,愣愣地看他。
周红红的外套搁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现在只着一件打底背心外加修身毛衣。
程意出来就见到周红红在那神游太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神情呆呆的,折衣服的动作却还算利索。
她看看附近的路段,“去不去吃羊蝎子火锅?”
周红红疑惑地转过身去,看到面前的两个女人,也是很吃惊。
三人寒暄了几句,黄颖忽然问周红红,“你也是来参加张乐铭的洗尘宴的?”
冯雅菲看出黄颖又要针对周红红,赶紧打着圆场。“周红红,我前阵子联系你来着,可是你手机号码换了。”
周红红见状又闷气了。她不喜欢他抽烟,而且以前有她在车上,他都是不抽烟的。她抱怨道:“别抽了,臭死了。以前不是说好不在车上抽嘛。”
周红红这头歪的角度倒是很适合长吻。
“周红红……”他重新抱紧她,磨蹭着她的脸颊,最终却还是没有说出后半句话。
她回了他一个“嗯”。
他见她那傻样,平静说道:“你不是肚子饿?”
周红红被程意迫得向后仰,感觉他越啃越起劲,而且呼吸开始逐渐变重。她知道,这禽兽大约又要发情了。
他看着她快速地拉下内衣,整理好衣服,然后气呼呼的瞪他。
他也烦躁,“照你这速度,明天都出不来。”
程意的手掌覆上她的丰满就捏。捏了会,觉得隔着衣服的手感不好,他便伸进她的衣服里,推开她的内衣慢慢地揉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