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章

周红红还没来得及说话,大妈又抢白道:“今天下午有个小伙子,让我给你们捎信,要你们谁去接他,我转身就不记得了。”
他准备出去走走,站起来的瞬间,不经意地见到周红红怔然地望着外面。
“……”她一时说不出话,觉得这同学是不是在逗自己玩,过了几秒后她才答,“那……他带你去的哪间就哪间了。”
钭沛应了声好。
“或许他觉得这里住不惯,自己去找高级酒店去了。”
她起床后看了眼墙上的挂历,又熬过了一天。
不过联想到钭沛房间里的那堆安全套,这就不奇怪了。只是不晓得住钭沛隔壁的是哪个倒霉鬼,这么大动作的,还怎么让人睡。
那会儿天空已经下起了绵绵的小雨,大舅担心,怕出什么事,便让刘一卓去打电话问问。
他后悔来这鬼地方了。而且昨晚他睡的也不好,床板硬,又是小床,他翻个身都要掉下去似的。
“表姐。”钭沛干脆连前面的形容词都省略了。他倚靠在墙上,看向她那边。
周红红低着头都不管他了,走到自己房前正要开门,他突然问道,“刘一卓的表姐,我的房间在哪?”
周红红进去钭沛的房间后,便寻找他的眼镜,倒是一眼就看到了。不单止眼镜盒,桌上还零散地放着几个不同口味的安全套。
刘一卓立马炸开了,“就他闹特殊,什么事都爱玩独行和*图*书。”
说完她就要转身去找自家表弟,这时,钭沛又道:“我就记得是上楼梯右边第二间。”
昨晚上在这大厅,因为灯光问题,他瞧她也不仔细,后来因为没戴眼镜,看的也不清晰。再加上,今早上他没拿正眼看过她。他以为她就是个村姑而已。
钭沛微眯眼,收回目光,背起画板走了。
周红红对他微微一笑,本没想和他多聊,可是他却很奇怪,一直看着她。
这份冲动在这几天有过无数次的念头,可是都没有实施。
周红红估计这个高富帅应该不会吃这些的,而且还是剩菜。
周红红不得不再打断大妈,“那他现在在哪?”
刘一卓说完就被大舅拍了一下,“我们出去找找。这里不比大城市,晚上没那么亮堂。”
而今这一望,他才发现,这表姐居然长得还不错。尤其侧脸望过去,她那上唇非常的翘,相当诱人。
待她走得近了,钭沛闻到一阵清香的沐浴露味道,才知道她是去别的地方洗澡了,便问,“这里还有更大的浴室吗?”
红裙子女孩一脸担忧,“这不手机关机了,还怎么导航。”
周红红下楼时,经过钭沛的房间,听见里面有一阵一阵的声音,她很吃惊。
她忽的想起曾经看过一句话——如果你真的爱过一个人,你永远不会忘记他。这么一想,那日历的一页页过去,只会让和*图*书她的心痛更加强烈。
周红红联想到早上听到的动静,瞄了眼楼梯口,却没见到有女孩随他下来。她微笑回了他一句早,给他端了早餐。
周红红和那三个同学在店里守着。她心里有点奇怪,自家表弟和这同学关系貌似不太好的样子。或者说,钭沛和其他同学关系都疏离。
周红红收拾好厨房,便回到房间,拿了换洗的衣服直接去了三楼。这房子,每层楼也就一个公用的卫生间,她不想和那几个同学撞。洗完下楼来,碰巧看见钭沛同学从卫生间出来。
她倒在床上,卷进了被窝。
她无奈地慢慢走近他,“走吧,我带你回你的房间。”
刘一卓愣住,“他下午还说没走远的,而且我给他地图了。他昨晚不是看着地图找到这了么,手机还有导航呢。”
“不知道。”
周红红把饭菜重新端回厨房后,大舅跟了进来,说那高富帅同学挺讲究,还是得备些好菜。她觉得没有必要,但大舅解释说来者是客,应该好好招待。
刘一卓站起来,笑着解释道。“钭沛,我表姐的厨艺不错的。”
周红红坐在收银台的位置,稍稍八卦地看了一会,还是没看出钭沛和哪个女同学有交流。于是她改望大街上的人来人往。
最终她还是说服了自己,这个晚上没有再去看时婕艺的微博。只是想到程意,她就很有冲动要去问问他究竟http://m.hetushu.com是怎么回事。
周红红放下门把,回头看他,笑了笑,“那我去问问刘一卓好了。”
她向前走了两步,“那……这样看得见么?”
周红红插话问道,“他下午有说哪边了么?有没有提不回来了?”
钭沛吃了一些就放下筷子。他吃不惯。
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走廊灯光昏黄的关系,隔着看去,他的目光很幽深。她被他那么望得有些发怵,只得开声说:“同学你好。”
周红红煮好早餐后去叫刘一卓,碰巧看到他在走廊,于是让他去负责叫醒同学们,她则回到大厅翻看报纸。
周红红急忙问:“那他在哪?”
钭沛眼光又飘向了厨房,似乎是在猜测里面的卫生程度。
刘一卓和其他三个同学似乎是不怎么在意,应该是习惯了钭沛的独来独往。刘一卓还说晚饭前给钭沛打过电话,没事的。
大舅催着刘一卓再打电话。
他顿了下,又道:“我近视很深,现在没有戴眼镜。能麻烦你领我过去吗?”
她稍稍慢下脚步,“这里浴室都一样大的。”不就洗个澡,难不成还要在里面跑步么。
这一走,却闹腾了。
这大妈却还沉浸在自己的陈述当中,“这小伙子,长得真是有城里的模样。他当时在那岸边画呀画的,画得可好看了。好几个都围着他呢,后来他突然问谁认识老刘,我就说我认的,他就让我捎信了,和图书还给了我一笔钱。我搓麻将把那钱输光了,才想起他来。真真造孽哟,我这记性啊……”
刘一卓回话。“他没提,就说不远,在集市那边。”
果不其然,钭沛收回目光,轻轻一句,“我已经饱了,谢谢。”
她匆匆瞥了那堆五颜六色的东西一眼,把眼镜盒递给他,然后退了出去,“同学,不打扰你休息了。晚安。”
听到她的脚步声,他扭过头来看她。
早餐是些简单的菜式,搭配粗米主食。
这房间隔音不太好,这会儿四下皆静,那声音虽然压抑,却仍然透了出来。周红红太清楚那是什么场合下的响动,她尴尬地快步走过。
没一会儿,对街的某大妈过来了,她倒是急冲冲的,见到周红红就嚷嚷,“哎呀,我这记性,把这档子事儿给忘了。”
这阵子周红红晚上的睡眠很差,心情低落,又想东想西的,总是要熬到异常疲惫才可以浅浅入睡。店里不做早餐的生意,平时她也不需要太早起床,只是如今来了客人,她便调了闹钟。第二天早上,都不用等到闹钟响,她就醒了。
“应该还在那地方呢,就在澄河的岸边上。”
他摇摇头。“只看得见一团东西。”
钭沛是第一个下楼来的。他没有戴框镜,见到周红红也只是淡淡地道了声早。
钭沛微微眯了眯眼,顿了一会才回道:“刘一卓的表姐好。”语气虽然礼貌,却很疏离。
和-图-书到晚上十点,钭沛都还没有回来。
她旋门把的动作止住,“……我也不知道,得问刘一卓,他刚刚带你上来的是哪间?”
周红红回到房间,把头发吹干后,望着床头柜的手机犹豫不决。
那三个同学面面相觑,最终还是那个穿着红裙子的女孩开了口,“他会不会……是迷路了?”
她见他还是那么盯着,搞不清怎么回事,便不再与他客套,打算直接往自己房间走去。她越走越快,巴不得能越过他飞过去。
钭沛看着这些,略略犹豫,然后坐了下来。
钭沛眼里闪过一丝笑意,直起身子跟着她。“还得麻烦表姐帮我把眼镜找给我。”
周红红才要说什么,那两个女同学就一起下来了。奇怪的是,她俩居然没有和钭沛坐在一桌。
然而,这次,钭沛的电话却关机了。
待她经过他面前的时候,钭沛又眯了眼。
钭沛见她这唯恐避之不及的态度,觉得稀罕,轻道:“表姐晚安。”
“我和阿卓去集市那边看看。红红,你们在这守着。”大舅说完就和刘一卓出去了。
程意一直都没有来找她。他到底有多忙,才能这么忘了她。
不知怎的,周红红被他这么直勾勾地看,就是很忐忑。
周红红这下明白过来,略略松了口气。敢情他盯了她那么久,其实是什么都看不见的?
刘一卓也料到这情景的,便跳过了这话题,“要不要先把行李放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