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过门

作者:Priest
过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洋葱

第十八章 岔路

徐西临说不清自己的抗拒来自哪里,他甚至分辨不出这种抗拒究竟是因为他根本不想更进一步,还是觉得节奏太快了,有些不妥。
徐西临:“……”
窦寻侧身压住徐西临另一只手,不由分说地用另一只手钻进徐西临的衣服。黑暗将人的感官无穷放大,他碰到徐西临肋下某处的时候,徐西临忽然无声地挣动了一下,腹肌都绷紧了,窦寻就将温热的掌心附在那里,对着徐西临的耳朵说:“我喜欢你。”
窦寻心里迟钝的感情慢半拍地赶到了沸点,突然毫无预兆地激烈起来。
后来徐西临看不下去,开口跟他说了几天以来的一句话:“小心你那眼睛。”
灰鹦鹉矜持地在徐西临手上蹭了一下,展翅飞回它自己的架子,高高地仰起头,用鸟语和姿态宣布自己方才只是施恩。
徐西临想跟窦寻说“其他都是调剂,前途不是开玩笑的”,可是一看窦寻那理所当然的脸,就知道说了也是白说。
徐西临提了五百,打到了“回家工程”的那张卡里,又拿出两千,一千给他们家新来的钟点工阿姨,麻烦她每天来给外婆做三顿饭。还有一千块钱放在玄关的零钱包,作为他孝敬外婆的零花钱,生活费什么的都用“家里的钱”,不是他自作主张支出的额外费用,也不用他来管。
剩下的钱,徐西临给窦寻买了套新护具,然后自己留下了一些,打算干点别的用。
窦寻以“你明知故问”的表情看了徐西临一眼:“你又不跟我一起走。”
老人家寂寞,恰好鹦鹉是话唠,有时候他们俩能驴唇不对马嘴地聊一下午。
他毕竟经历有限。
窦寻这货,托生在古代,搞不好有资质当个随心所欲的狂妄昏君。
徐西临听完,难得地没能领会窦寻的那点小心眼,他心里感动,一时轻敌,真让窦寻这句话给忽悠住了——以为他真就为了徐外婆才肯这么奔波。
没等徐西临反应,窦寻自己先不满意了,说不好他就自行重新说,窦寻像楼下学舌的鹦鹉那样,接连把这句台词重复了四五遍,说两次就顺溜多了,说到第三次的时候,和*图*书“台词”就不是“台词”了。
徐西临默默地点点头,有窦寻在,他多少能放松一点,忍不住抬手摸了摸灰鹦鹉的头。
不过那段日子过去以后就好多了,太多东西分散他注意力了。
窦寻摸了摸在裤兜里装了好几天的作案工具,确定自己把说明书看完整了,在心里默念了三遍“要坚决”,凑过来在徐西临脸侧亲了一下。
灰鹦鹉在架子上叽喳乱叫地跟着学:“靠不靠谱!”
“暑假班”有始有终,徐西临总共拿了四千五,多出来的三百是有个家长感谢他治好了自家娃抖腿的毛病,塞了他一个红包。
他说着,仰面往沙发上一倒,乱七八糟地想了很多,末了他说:“等我毕业就好了,毕业以后有进项,时间自由些,她花钱也能痛快点……我以前还跟我妈说我要一路念书念到五十九,出来上一年班就退休呢,现在……真恨不得明天就毕业。”
窦寻做梦都想白天黑夜地跟他腻在一起,想起了一件事,随口说:“我也是,我们班辅导员还总劝我要尽早开始准备gre,我才不想出国。”
眼下两个人之间带着暧昧的亲密无间是一种让人非常舒服的相处方式,安全、稳定,同时也带来很多享受,徐西临心里知道下一步是什么,但是他有心维系现状,对再进一步,他隐隐有点抗拒。
他略微停顿了一下,皱着眉飞快地在脑子里把自己庞杂的笔记过了一遍,查漏补缺,然后想起来了——要关灯,据说灯光容易引起人清醒和紧张。
然后窦寻最近刚刚学会说话绕一点弯的窦寻冠冕堂皇地说:“我把课都调到中午前后了,除了周四早晨还有一节,其他时间都赶得回来,周四早晨大不了少睡会,没事。”
灰鹦鹉在他们家呆惯了,开始认家里人了,渐渐也能接受此地竟还有臭男人的事实,学会了心怀鄙夷地和平共处,这鸟最近正在积极学说话,一部分是四处听来的,一部分是徐外婆教的,整一口南腔北调。
千篇一律的话说了好几遍以后,窦寻的嘴先一步背叛了大脑的指挥,自作主和-图-书张地改了剧本,在徐西临耳边脱口说:“我爱你,我一辈子都爱你。”
窦寻愤怒地跑了,这种脆弱的心理素质导致他一个暑假没能再得手,惦记得快走火入魔了。
窦寻的耐性还要更有限些,他没跟徐西临掰腕子,此路不通,立刻转道。
徐西临对着空白纸发呆,窦寻就对着他发呆。
好学校的基础学科鲜少有本科毕业直接工作的——通常也找不着什么特别理想的工作,除非是对专业不满意想转行的和家庭条件限制不允许的,不然大多数人从入学那天开始心里就有数,知道自己未来会追求更高的学历。人都是往高处走的,硕士博士肯定应该比本科学校好,至少也得不相上下才行,普通的重点会奔着名校努力,名校的会向往国际上更宽广的选择。
于是第二天,“实验课挂科”的窦寻一整天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地在徐西临身边转悠,徐西临早晨打招呼的时候惜字如金地说了句“滚”,然后一天没搭理他。
“军训我回不来,”徐西临皱着眉说,“唉,早知道这样当初应该报个女生多的学校,听说她们那一般军训管得比较松——可能你得帮我多跑两趟。老太太一个人在家我实在放心不下。”
对于窦寻突如其来的异常行为,徐西临莫名其妙地想起了一堆诡异的传闻:以前有个养猫的同学说,他们家猫每天早晨起来都一脸心怀不轨的样子,踩着她的胸口凑上来看她死没死。
徐西临微微躲了一下,皱起眉。
狗只能活十几岁。
徐西临把乱画了几笔的纸条团成一团,砸了窦寻脑门一下:“问你话呢,靠不靠谱?”
很多事都过犹不及,徐西临想:“是不是应该冷一冷?”
灰鹦鹉的寿命有五六十年。
“这些事我慢慢想办法,不能太耽误你时间。”徐西临说,“实在不行,可以考虑在学校附近租一个房子,把姥姥接过去,平时少跑一点,等放假咱们再回家。”
徐西临试探着说:“几年就回来了,我估计你还能申到奖学金,占洋鬼子便宜,不去白不去呗。”
灰鹦鹉起哄:“我不不http://m.hetushu.com不!”
窦寻:“……”
“我一辈子都爱你。”
他再也不用在脑子里重复那些教条的笔记,一切好像成了他的本能,窦寻心里凭空升起一股空虚的饥饿感,很想上牙在徐西临身上咬几口。
窦寻表面上淡定地“嗯”了一声,用书挡着脸,嘴角不停地往上翘。
“行。”窦寻不会说“你放心”之类虽然好听但是没什么用的话,他答应以后,就很实在地列出了章程与承诺,“我周末肯定在,平时尽量天天在,实在不行尽量隔天回来一趟。”
窦寻低头在他颈间嗅了嗅,据说这种“耳鬓厮磨”能促进人与人之间荷尔蒙的交流。徐西临激灵了一下,以为窦寻发明了一种全新的捣乱方式,当即手肘一撑床板,打算要翻身起来应对。
窦寻太心急了。
下午去讲课,徐西临足足站了三个钟头,实在懒得说话,掏钱买了一套高一的习题让熊学生们自由挥洒、随意作弊,自己面沉似水地戳着面壁,仿佛在为军训提前练习站军姿。
现在好了,风水轮流转,换成他自己的行李丢在一边顾不上,没完没了地开始操心。
他当即截口拒绝:“不。”
徐西临心头蹿起一点不祥的预感:“干嘛?”
徐西临就算一开始再困,这会也察觉到他想干什么了,他脑子一乱,伸手按住窦寻:“豆馅儿。”
军训不到一个月都能愁掉两把头发,不可能到国外一待待好几年。
没听说过“累碎的心”、“烦碎的心”,算起来,除了“伤心”能让人“心碎”,也就只剩下“操碎心”了。
临到开学报道,徐西临对大学生活毫无期待,他拿了一张纸坐在客厅里,怎么琢磨怎么不放心,恨不能把家里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设想一遍。
以窦寻的成绩和外语水平,出国念个硕士博士是非常自然的。
他说者无心,徐西临听者有意,愣了一下,问:“为什么不出国?”
徐西临甚至想,就算将来他们俩感情发生什么变故,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好兄弟。
前一阵子他对窦寻也确实有些想法,本能地想凑过去搂搂抱抱,亲密使http://m•hetushu•com然是一方面,想看窦寻炸毛好玩的原因还要更多一点。
再说他又要急了,徐西临口头上不再提这件事,可是心里升起一股隐忧。
窦寻整个人幽幽地冒着一股低气压,徐西临跟他说了好几句话他都没听见。
徐西临毫无准备,窦寻是个勇于尝试、时常失败的愣头青。
窦寻太聪明,求学过程中没有受过一点挫折,久而久之,他身上有种骄狂气——“我怎么混都能混出头,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跟你们这些凡人一样蝇营狗苟地打算来打算去”。
都说“父母在,不远游”,当年徐进在的时候,徐西临从来想去哪去哪,初中时候参加夏令营,要出国一个多月,把杜阿姨担心得直掉眼泪,行李拆了包、包了拆,他就没心没肺地在旁边“咔哧咔哧”啃薯片,心里还笑话杜阿姨是没见过世面的家庭妇女。
校篮球队还有个爱讲恐怖故事的告诉过他,说有个人养大蟒蛇,有一段时间那蛇每天都在他躺下睡觉的时候爬过来在主人身边躺平,主人刚开始还挺美,后来才知道,那蛇每天过来躺平是为了量主人的个头,判断自己能不能一口吃了他。
徐西临掐了掐眉心:“烦死了——那你凑合一个月,回头等我能出校门了,咱们就倒班吧,轮流回家看看,好不好?”
结果……理论当然永远是正确有条理的,现实永远是手忙脚乱的。
这一句话中像是有两条闪电穿过徐西临的耳膜,惊天动地的那条是“一辈子”,细小的余震是“爱”,一起摧枯拉朽地席卷过他,这让他那仅存的理智孤掌难鸣,少年人的身体就再没有什么管束,徐西临按住窦寻的手骤然松了。
四下顿时一片黑灯瞎火,窦寻后背绷得很紧,手心略微出了点汗,像考试做大题一样,一丝不苟,半步不跳。他暗暗捏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确定手没哆嗦,才轻轻地放在徐西临睡衣的领口。
他一边努力克制,一边不由自主地往徐西临身上贴,无论贴得多紧,他都觉得不满足,总是差了一点。
窦寻这一个暑假过得做梦一样,虽然欲求不满,但也有点乐不www.hetushu.com思蜀,一想到回去念书,就跟要拿他上刑一样痛不欲生,他对徐西临不能跟他上一个学校再次产生了深深的不满,该不满现在有了具体内容,越发成了实质的怨念。
可是最初关系不稳定性带来的刺激过去以后,窦寻渐渐变的不好逗了,徐西临的冲动也就相应少了。
别说“几年”,窦寻连“几天”都不考虑,他斩钉截铁地一口否决:“我不。”
窦寻占够了便宜,滚回自己屋里老实了两天,之后完美地发挥了他愈挫愈勇的精神,第三天又趁着外婆睡着,鬼鬼祟祟地钻进来了。徐西临懒得理他,他就乖乖在旁边待着,看书的时候连昏暗的床头灯都不敢碰。
他自以为自己获得了原谅,很快得寸进尺,没一会工夫就开始动手动脚起来……然后被忍无可忍的徐西临翻身按下揍了一顿屁股。
这个节奏不对!
窦寻就回手把灯关上了。
窦寻垂涎已久,毫不迟疑,立刻连拉再扯地拽开他的上衣,在践行他准备良久的理论时,他先遵从本能,一口咬在徐西临的颈侧,感觉到那颈动脉剧烈的震动,顿时兴奋得眼红。
窦寻被人训完被鸟训,无言以对。
窦寻一听,什么馊主意,那两个人不是一直都得错开?
徐西临想,其实算起来,豆馅儿在他们家统共住了不到一个学期,之后徐家接连出事,与其说窦寻是被徐家照顾,不如说他是一直默默在帮忙,窦寻对他们实在是仁至义尽,没的可挑,就冲这个,他那一身臭毛病和狗怂脾气都是小节。
这些事他在十四五岁的时候也曾经朝思暮想过,那会正上初三,班里有几个男生私下里还流传过那种盗版的小黄片光盘,三五块钱一张,半个班都拷贝过。
父母不可能跟你一辈子。
不过总体来说,徐西临跟窦寻之间虽然大小摩擦不断,一天到晚不是文斗就是武斗,但还是比较和谐的——主要体现在两人虽然时常拌嘴吵架,但从不冷战,吵完三五分钟后自动和好,徐外婆都见怪不怪了。
窦寻从来不把好话挂在嘴边,这句话刚说出来的时候舌头有点打结,语气像课文背诵,有说不出的僵硬违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