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过门

作者:Priest
过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洋葱

第十七章 学霸精神

正进行甩脂运动的男生整个人都停电了。
“不能,”徐西临说,“他出场费比较高——还有什么问题?”
徐西临那同学说:“我觉得就综合条件而言,你挺合适。”
涉及到用钱的事,徐西临以前做起主来腰杆总是不硬,因为不赚钱。
窦寻对人不小气,但就是把“特意给我的东西”和“买来请别人吃的东西”分得很清楚,哪怕是一模一样的牛肉干,他也能通过产品编号和生产日期分清哪个可以分给别人,哪个是他的,别人不许动。
“可以,”徐西临说,“回家告诉你妈一声,老师提供额外服务要加钱,非礼一次交五千,美金,现金交易不刷卡,批发九折。”
徐西临:“哎你……”
他回头看了一眼那梳双马尾的小丫头片子,小脸稚嫩得很,还圆乎乎的,顿时内心一阵沧桑:“不行,老师卖艺不卖身。”
老流氓碰上小流氓,理亏又不敢声张,只好说自己上了年纪身体不好,退了学费灰溜溜地走了。
诸如收拾厨房厕所擦玻璃之类比较不好干的活,徐西临自己做主,先斩后奏,雇了个钟点工,一小时十块钱,一个礼拜来一次。
徐西临不止一次下决心,想要挑起一家之主的那根梁——第一回是回家给外婆报丧的时候,第二回是郑硕来要监护权的时候,算上这回杜阿姨离开,外婆想卖房子,总共已经三次了。
窦寻翻了个白眼,表示他说了句不可理喻的蠢话。
说完,他就把这朵烂桃花甩下,跑了。
他先是想明白了,没有杜阿姨那种专业人士,想让家里像以前一样井井有条、窗明几净是不可能了,生活质量必须要做出妥协,因此做了一张类似班级值日表的表格,叫着窦寻一起,把家里所有的杂事分成了七组,每天只有一组任务,一楼外婆会帮忙,窦寻在这方面也很懂事,反正是谁有空谁做,平均一次大概只需要十分钟,这样,相当于一周把整个房子收拾一遍。家里恐怕不会太干净,不过也过得去了。
觉得窦寻的打扮相当奇特。可能知道他屋里冷,窦寻特意换了一条比较厚的睡裤,他上身只穿了个背心,下面穿了条毛茸茸的厚裤子,睡裤上有兜,他一手夹着枕被,一手还耍酷似的插在兜里。
“老师,我觉得你挺有个性的,”小姑娘满不在乎地说,“我给你当女朋友行吗?给睡。”
就这么上了三天的课,徐西临有点受不了了,以前真是很难想象连续几个小时保持音量不停说话是什么滋味——特别是熊孩子们跟屁股上长钉子一样,聊闲话的时候一个比www.hetushu.com一个聚精会神,讲正经事没一会就走神,跟有“知识隔离”似的。
徐西临生怕他说出什么来,赶紧哄着说:“走走走,咱回家了,本来就晚了,一会姥姥该着急了。”
徐西临没好气地学着窦寻伸手比了把枪,一指那鸟,哑声说:“毙了你。”
徐西临总觉得这句话听着不像在夸他。
但是家长不知道这个事,仍然想再找个老师。可是年纪大的老教师收费高,几家都不是很富裕,给孩子启个蒙没有必要这么破费,年轻些的老师或者做家教的学生又压不住这群小流氓。
观察起来,徐西临发现窦寻心里不存事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行动力强,想干什么马上就去,先坐下写个计划,写完马上执行,一步一步来——不成再撕计划表,事后挫败肯定会有的,不过肯定比来回折磨自己强。
他嗓子一直难受,声音稍微大一点就劈了,咳嗽起来。
他话音刚落,一个看起来很乖的女孩举起手,徐西临还以为她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小白花,就冲她点了个头。
这时候市面上请一个大学生家教是一个小时十五到三十,比钟点工高点有限,这边一共七个孩子,能凑一副葫芦娃,放一只羊也是放,放一群羊也是放,学生们每人每小时十块钱,加在一起,小时工资有七十,虽说都不够吃顿饭的。但徐西临知道,依照自己的资质,这实在算“高薪”了。
她也不吭声,徐西临抬头看了她一眼,发现那女孩不研究习题,正在盯着他研究。
一帮熊孩子开始起哄:“老师,带来给我们看看行吗?”
窦寻突然掀开他的被子钻了进来,盖印一般郑重地抬起一只手,按在徐西临胸口上。
窦寻刚开始可能是想躲,后来硬是梗着脖子没动,越过徐西临的肩往后看去,非常不友好地看着那小姑娘走出来。
窦寻就插着兜,以半身不遂的姿势走了进来,放下自己的铺盖。徐西临一看,真不愧是顶级学霸,睡前还抱着个厚厚的笔记本,本上贴满了标记用的小纸条,皮上还夹了根笔,晚上睡前要写写画画半天,徐西临早去见了周公,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睡的。
抽烟的把烟掐了,徐西临顺手推开窗户,双手插兜,往“讲桌”上一坐,跟训小弟似的发了话:“我是来给你们当老师的,为期一个月,每周五天,每天三个小时,为了避免我们在即将到来的六十个小时里互相折磨,诸位对我有什么意见和问题,现在可以提。”
灰鹦鹉:“哔哔哔!”
窦寻的闷气生了一晚和*图*书上,到临睡前,他总算自己好了,徐西临看了会闲书,正要关台灯睡觉,忽然发现自己的门被推开了一条小缝,窦寻夹着枕头被子进来了:“我要跟你睡。”
徐西临:“……”
一时间,窦寻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他蓦地把笔记本一合,扔在了床头柜上,转头对上徐西临的目光。
徐西临:“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有对象。”
第一回,他短暂地振作了片刻,在外人面前撑住了场面,然后就一蹶不振了。
老师是个不知从哪找来的老头子,据说还是特级教师,水平高低看不出来,反正人品不怎么样,过几天教熟了,他老对小女孩动手动脚,那几个孩子也是胆肥,凑在一起合计了一下,给那老流氓套了个麻袋,给揍了一顿。
“第一,胸跟脑不是一种材料做的,不存在排他性关系,第二,念个重点算不上‘有脑’,只能说初中在学校干了点正经事而已,第三,好不好看跟胸有什么关系?”徐西临说话越来越有窦寻的风格,把她的作业本往前一推,收拾了东西就站起来,“行,你没问题我就走了。”
窦寻带着个人,一路把自行车蹬成了近地火箭,到家都没停,直接一提车把撞进了院里,碰上石头台阶才堪堪一个急刹车,徐西临重重地撞在他后背上。
徐西临侧躺在枕头上看着他直笑:“不会是挂科了准备补考吧?”
窦寻知道他没干什么——干什么就好了,他能光明正大地发一通火,省得这会领地被冒犯,有气没地方撒,于是怒气冲冲地往楼上跑。
以前他不爱喝水爱饮料,现在看着那些花红柳绿的小塑料瓶就够,没人说他,他自己换了一壶茶水每天带着,西瓜霜基本是当糖豆吃,但是治标不治本,舒服几分钟,一说话又难受。
小姑娘问:“老师,重点里的女生好看吗?”
因此他很快给自己找了个事——徐西临从小狐朋狗友一大堆,七拐八拐地联系上了一个初中同学,那同学当年学习不行,初中毕业以后没上高中,直接去了个技术学校,跟奋战高考的同学早就断了联系,唯独徐西临逢年过节还跟他聊几句,前一阵子高考出成绩,那同学特意打电话来问候过。
徐西临无奈,考虑外婆还在一楼,追在他身后压低声音说:“我没干什么呀。”
他讲,女孩就站旁边听着,徐西临问:“明白了吗?”
接下来好几天,窦寻都会睡前搬家,好在他睡觉老实,空调屋里挤一挤也暖烘烘的,并不让人感觉不适。
每个想传道授业解惑的热情都终结于“学http://m.hetushu.com生是笨蛋”的现实里,徐西临刚开始本来还踌躇满志地想,将来办一个新东方那样的培训机构也挺好,新东方教英语,他可以教数学。不过徐老师上岗两天,就把这个念头打消了。
徐西临体会到了七里香的不容易,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给老师起外号了,一个礼拜下来,只有一开始调戏过他的那个双马尾小姑娘能听进一点去,有一天她居然回家以后做了题拿回来问,徐西临看着她那一道题都没做对的小练习册,莫名感动,他本来下课就跑,那天却破天荒地留下来把每道题都拉出来给她讲了。
第二回,是郑硕给了他一针强心针,加上高考在前,让他在窦寻的看顾下收了心,把最后一段象牙塔里的日子平平安安地走完了。可是等高考一结束,他就失去了本来的方向,又被从没上过心的居家所示搞了个焦头烂额,差点又缩回去了。
“……”徐西临神色木然地沉默了一会,差点脱口一句“看脸,面对你们这种,我的道德操守就比较高”,后来觉得当众给一个中二小女孩没脸没什么意思,就咽回去了。
上课地点是徐西临那位同学自己家的地方,他们家有个小超市,旁边有个类似仓库的地方,腾出来摆了几张桌椅和一个小黑板。
就算这样,窦寻还是自己别扭了,好像机密文件被泄露了一样,因为理由太无理取闹,他自己也知道,所以没明说,就是好几天都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刚好一点,又碰上这么一出。
再者这个活听起来也挺有意思的,被窦寻拿闹钟压着念书的日子,徐西临早就过够了,正好趁此机会翻身农奴把歌唱,也去折磨一下别人。
灰鹦鹉歪头注视了他一会,也跟着学:“咳咳咳!”
不料一出门就碰见了窦寻。
那小白花又举起手,这回不等徐西临点头,她就自作主张地问出来了:“老师,那我们可以非礼你吗?”
徐西临又转向抽烟的那个:“当着女生面抽烟不回避的,你这辈子的求偶之路可能得经过九九八十一难,信不信?”
窦寻在纸间上下翻飞的笔尖停顿了一下,不怎么自然地“嗯”了一声,同时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确保徐西临看不见他在钻研什么笔记。
结果那朵梳双马尾的小白花娇柔地开口问:“老师,你会非礼我们吗?”
徐西临莫名心虚,走过去把水杯挂在窦寻车把上,伸手在他头上顺了一把毛。
徐西临本来是按着窦寻以前帮他复习的材料认真备了课的,见面才知道学生是这种货色,立刻因材施教地调整了教学目和_图_书标——以扯淡为主,以穿插几句高中学习经验为辅,间或讲两句刚高考完还滚瓜烂熟的高中知识,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一天是新鲜,第二天就开始嗓子疼,第三天徐西临简直恨不得自己是个哑巴。
一抬头,发现灰鹦鹉正在好奇地盯着他看,徐西临连忙闭了嘴。这鸟最近在学舌,让它听见万一学走就坏了。
学生们讨厌压堂,徐西临这个“老师”比学生还恨不能早下课,双方达成一致友好,在傍晚时分结束了互相折磨。
徐西临的床躺一个人很宽敞,俩人就有点挤了,不过考虑到窦寻好不容易消火顺了毛,他带着哄一哄窦寻的心,还是把枕头往里推了推:“来吧。”
窦寻这个人有点独,徐西临早发现了。要是让他自己买点吃的回去给寝室同学分,那没问题,但要是徐西临偶尔从超市给他带点零食,跟他说拿去给同学分,窦寻就不听他那套,都是自己私吞,并且不给“敌人剩下一粒粮食”。
窦寻把他的自行车骑出来了,那风骚的自行车后来请人加了个不伦不类的后座,看起来不太协调,但好歹能带人了。窦寻是个非常有时间观念的人,平时徐西临固定时间回家,哪天稍微耽搁一会,晚五分钟他都要问,这天徐西临足足晚了半个小时,他干脆就找来了……结果听见了这么一出。
窦寻其实也很想跟来,可是假期里拳馆的课一周要占据他五个下午,刚好跟徐西临给熊孩子上课的时间错开。
徐西临:“没事,真挂了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不过他考虑了五分钟就答应了,因为徐西临长到这么大,从来没因为仨瓜俩枣的钱奔波过,徐进偶尔会跟他说外面的事,但是标榜自己厉害的时候多,鲜少对他提起自己的困难,她觉得小孩子心眼窄,对那些本该是给大人准备的困难知道多了,容易生出畏惧。少年人怎么能有畏惧呢?他应该知道适度的节俭,但是不该知道贫困——否则就是家长的不是。
他最近黏徐西临黏得厉害,以前是不好意思,但是一次亲密接触就够让他把脸皮撕开了,恨不能如胶似漆地粘在一起。窦寻食髓知味,算是彻底被徐西临带坏了,明明前不久被他拿小黄片逗的时候还急了,结果头天晚上徐西临找不着裁纸刀去对门要,刚一推门就发现某个人一脸严肃地观摩“爱的教育”。
小姑娘惊奇地问:“不都说女人胸大无脑吗?”
她只是没想到自己走得这么仓促。
徐西临:“……”
徐西临被他盯出了一脑门问号。
徐西临自觉已经把最出格的事都做了,心胸也开阔了m•hetushu.com不少,好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干脆也不考虑了。
徐西临总算知道这一伙人凑在一起为什么找不着像样的家教了,这七十块钱还真挺不好赚。
徐西临头天去,就被课堂纪律震惊了一下——七个孩子,四个男孩三个女孩,有把腿架在桌上还不停抖的,有在旁边抽烟的,还有个姑娘不知怎么想的,可能是想扮成熟吧,描眉画眼,穿着她姥姥那个年龄段的“时装”就来了,熟大发了。
熊学生们听说这老师是六中重点班的,今年刚考上重点大学,本以为是个好拿捏的书呆子,谁知三言两语一交锋,发现大家都是一国的……还隐隐约约比他们有道行一点,于是都稳稳当当地在简易的教室里坐下来,听徐西临扯淡。
徐西临感觉自己在走进这间小破仓库的一瞬间就长大了十岁,自发地从“稍微大一点的熊孩子”进入了“靠谱的大人”角色,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接到几双挑衅的目光后,于是伸手一指抖腿的那货:“抖多了阳痿。”
所以虽然有心,但是让徐西临一时想出个特别好的生财门路,他也没什么主意,掐来算去,无非就是倒腾小商品和当家教。
徐西临感觉自己再没有点什么行动,就有点“庸人常立志”的意思了。
他嗓子没好利索,说话声音不高,还总是沙沙哑哑,窦寻的耳根敏感地动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摸了一下自己兜。他没顾上理徐西临,飞快地浏览了一下自己这段时间每天晚上对着徐西临做的笔记,感觉自己理论知识储备得差不多了。
窦寻心里挺不舒服,一路没吭声,徐西临刚开始接这个活的时候他倒是没什么感觉,但他备课的时候把窦寻当时给他画的那一大本学科逻辑脉络拿出来了。徐西临对他的狗脾气心里有数,没敢说给别人用,只是说这个思路很顺,可以让他参考一下,看按什么逻辑顺序能教会这帮破学生。
有一天,窦寻例行睡前研究工作的时候,徐西临打了个哈欠,瞥了一眼他的笔记本,依稀看见个人体结构图,就问:“是都这么忙还是只有你们专业忙?放假还要复习笔记吗?”
“……”徐西临方才那点教学热情被她一句话就浇灭了,爱答不理地把自己的茶根澄干净了,他说,“有好看的也有难看的。”
该同学有个亲戚家的熊孩子,中考成绩不太好,家里琢磨着,既然已经注定只能上普高了,那就提前跑一点,当不了“凤尾”,将来当个“鸡头”也行,于是凑了几个跟他情况差不多的孩子,找了个老师,给他们提前串串高中要学的东西,也看着他们暑假别出去惹是生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