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拖延症女友

作者:Priest
我的拖延症女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章 放我出去!

可是他一抬头,发现叶姑娘已经在佛光普照下,钻回被子里睡回笼觉了。
颜珂心里的凄凉泛滥如海:“不知道啊。”
“嗯。”叶子璐终于施舍了他一个眼神,想了想觉得他也怪可怜的,就把这里的地址报给了他,问,“你要找你以前的亲友接你回去么?”
“要不然试试?”叶子璐开始在线查找《地藏经》原文,又问颜珂,“你信佛么?”
“你一看就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一般长得不怎么样的女的也就剩心地善良这一条优点了,你不会连这也没有吧?
叶子璐转过头,阴郁地盯着床头的小熊。
颜珂:“……”
颜珂怒:“这还放着佛经呢,你能心诚一点么?”
颜珂说:“没大研究过……”
叶子璐小姐下一刻就冷静地用言语打破了他的幻想:“没用,他们不会相信的。”
叶子璐迷茫地用她那双没来得及戴眼镜的近视眼看了“小熊颜珂”一眼,思考了一会,缓慢地点了点头:“有道理。”
“找着了,”叶子璐说,“我给你念念哈,权当死马当成活马医。”
颜珂突然喉头发紧,他想求叶子璐帮他在网上搜索一下关于“颜珂”的信息,哪怕只是本城新闻里的只言片语:“叶……”
“我知道你肯定特别乐于助人、肯定特别富有同情心!”瞧您这造型就比雷锋少一个“锋”字,麻烦您像伟人靠拢一下啊!
“哦……叶小姐。”颜珂绞尽脑汁地想把话题继续下去,“我想问一下,我现在还在龙城,对吧?”
然而鉴于自己人在矮檐和_图_书下,颜珂毕竟还是识时务的,他在心里默默叮嘱了自己三遍“要冷静”,逼着自己使用了最温和最无害的口气,对叶子璐开口说:“不好意思,姑娘,我能知道你叫什么么?”
正常人难道不应该稍微大惊小怪一下么?就算她是个淡定帝不大惊小怪,难道不应该思索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么?就算她也不是学术帝,那正常人难道不应该对这种怪力乱神的现象表现出一点不知所措么?
叶壮士:“又怎么了?”
叶子璐决定求助搜索引擎,她在谷歌上打出“灵魂附在物体上怎么办”,首先跳出来的是一堆奇幻小说,然后各种怎么降服厉鬼、怎么招魂怎么驱鬼的不靠谱介绍。
叶子璐的目光没从电脑上移开,随口说:“叶子璐。”
一张没有洗过,微微泛着油光,挂着两个烟熏出来一样的黑眼圈的脸突然在他面前放大,叶子璐咬牙切齿地说:“冤有头,债有主,又不是我把你关进去的!”
“有道理。”叶子璐摸摸他的熊脑袋,“脑袋大就是聪明。”
颜珂情绪低落地说:“佛祖管不管我不知道,反正要是我,肯定得把你打出去。”
“姑娘,”颜珂换了一个亲切一点的称呼,试图说服她和自己一起努力,“你看,我是个男的,以前也不认识你,虽然我现在在一只……好吧,这挺匪夷所思的,但是你不觉得一个陌生人在家里瞅着你,这很让人没有安全感么?”
叶子璐只好把小熊放回原位,煞有介事地评估说:“明白了,我看你http://www.hetushu.com是俯身在这上面了,用物理方法是弄不下来了。”
虽然说颜珂多少借了一些父辈的庇荫,可是自认为,大部分的成就都是他多年努力得到的,像他这个年纪的人,每天想的都是怎么样让自己更成功一点,而不是有一天会死。
可惜她的目光里没有王八之气,别说杀人,连杀只歪耳朵布熊都十分艰难,颜珂顶着她幽幽的目光,毫无压力地继续嚷嚷:“快——放——我——出……呃……”
她口无遮拦地问:“哎,我说,你死了没?”
颜珂真想给她跪了。
终于,二十分钟以后,颜珂没有发现任何叶子璐想搭理他的迹象,就忍无可忍了。
“……”颜珂沉默了一会,“你一个大姑娘怎么能随口说脏话?”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颜珂依然有种自己在做梦的感觉,可是这个梦也太真实了。
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辉煌,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
就算她不介意,男人的狗眼也很介意啊!
“想个办法放我出去吧,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呆在一只笨熊的身体里,树在个女孩子床头呢?太不像话了吧!”除了“女孩子”三个字,这句话其他都是真心的。
他从前觉得自己天不怕地不怕,此时却突然畏惧起来——他还有那么好的人生,还有那么多的亲人和朋友,还有那么多没做完的事,还没有结婚……甚至他在后悔,为什么没有多腾出点时间来陪陪父母。
叶子璐:“卧槽!行不行啊大哥,你是死是活给个准主意啊!”
……和*图*书可惜没长膝盖。
多清纯的一个名字,散发着某种文艺青年的气质——怎么就安在这么个女二逼的脑袋上?
颜珂发现自己就这样被遗忘了,于是认定了这女的脑子一定有些问题。
颜珂木木地说:“网上有念经的音频。”
颜珂又叫唤:“放我出去!”
叶子璐把鼠标往下拖,扫来扫去,无辜地转过头来对他说:“一大篇,好多字不认得,怪不得想出个家都得要求研究生学历呢,这怎么办?”
颜珂颤颤巍巍地说:“我我我有种马上要皮开肉绽、被你开膛破肚的感觉,麻烦您悠着点,上演十大酷刑之前也先来个三堂会审啊。”
“嗯。”叶子璐点点头,表示赞同。
颜珂:“……”
这丫头到底会不会说人话?
“我知道,姑娘你发发善心,求求你想个办法把我弄出来啊。”颜珂立刻从善如流地让自己的口气软下来。
难道她毫不介意,自己房间里的这双陌生男人的眼睛,正看着她穿着睡衣、牙也不刷,脸也不洗地上网么?!
颜珂:“……你要往我身上泼硫酸么?虽然我看起来是一只狗熊,可本质还是个人,保留人权的。”
颜珂:“……”
“好啊,”叶子璐关掉一篇小说,顺着收藏夹的顺序又打开了另外一篇,“等你想好了告诉我一声。”
他也想骂“卧槽”了。这姑娘是真的忘了他还在旁边,还是压根不在乎?
叶子璐理所当然地说:“又不是我的魂掉出来了,你自己心诚一点就得了。”
她淡定地关了网页,开始自顾自地上起网来,登和-图-书企鹅,围观了一会别人在聊什么,发现话题不大感兴趣,就一句话也没插关上窗口,接着浏览起自己收藏的小说的更新。
五分钟以后,笔记本电脑里开始循环播放佛经,颜珂紧张地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叶子璐却怡然自得地开了其他的爬论坛里的楼,放眼一望,各种“婆媳斗”“斗小三”斗叔斗姨斗丈母娘……
听着朗朗的佛经,颜珂心里慢慢安静了下来,可惜灵魂依然和这只小布熊配套得不行,没有一点打算飞回去的意思。
她还没来得及往下拽,颜珂的惨叫声就响了起来:“不!不!壮士,别!”
这女的一定不正常!
颜珂沉默着思考这个提议的可能性。
叶子璐被他突如其来的爆发吓得手一哆嗦,鼠标不知道点到了哪,笔记本屏幕上瞬间弹出一个“老婆不在家时玩的游戏”,乒乒乓乓响个不停。
如果世界上真有灵魂,而他的灵魂在这里,那么他的身体会怎么样?昏迷?变成了植物人?还是……他们认为他已经死了?
还有只有他一个独生子的父母……这让他们老了怎么办呢?
颜珂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奇特”得让人蛋疼的女人。
过了一会,他沮丧地说:“我要出去。”
最重要的是,一个陌生男人莫名其妙地进了她一个姑娘的卧室,正常人难道不应该把他审问清楚后,把这只该死的小熊扔出去么?
又相对无话地憋了十分钟,颜先生终于忍无可忍了,他深吸一口气咆哮了出来:“放我出去!”
世界上怎么hetushu.com有这么想得开的人!
叶子璐看完了新闻、感叹了一声以后……就没有以后了。
叶子璐被他烦得不行,盘腿坐在床上,手肘撑在床桌上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把小熊拿过来:“这娃娃后面有一个拉锁,可以拆开,我试试拆开能不能把你放出来。”
“哦,那就是不信。”叶子璐抓抓头发,“嘶”了一声,“那怎么办,我可告诉你,我也不信来着,你说就咱俩这样的,无事不登三宝殿,遇到事才去拜,连果篮都不记得拎一个,佛祖管不管?”
颜死马:“……”
颜珂松了口气:“所以……”
老年丧子,再牛逼的人也得落个晚景凄凉,早知道这样,老两口还不如当年就没把他生下来呢。
“所以我一会把你放到客厅里。”叶子璐想出了一个解决办法,还嘱咐说,“哎对了,我有个室友,胆子不大,晚上她下班回来,你可别突然说话吓着她。”
叶子璐翻了他一眼,表示不跟不知自己死活的人一般见识,她飞快地翻着网页,然后突然翻到了一个网友关于“离魂应该怎么办”的回答,说是给念《地藏经》试试。
颜珂想要皱皱眉,可是他发现这个简单的动作并没有那么容易——毛绒玩具的身体是如此不灵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叶小姐,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们要先想个办法。”
叶子璐清了清嗓子,对着屏幕上的经文开始念:“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在……在……在什么利天,哎哟,这字不认识啊!”
如果以后就陪不到了,那可怎么办?
颜珂顿觉前途一片惨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