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拖延症女友

作者:Priest
我的拖延症女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章 熊成精了

这时王劳拉回来了,带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创可贴和湿巾,叶子璐立刻闭嘴,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
他想默默地扭过头去,这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连一个手指头都移动不了。
那一瞬间,颜珂睁大了眼睛,想要看看哪个医院的缺德护士这么胆大包天,竟然把伤病员的脑袋当闹铃按。
“我真是个人。”颜珂看着她嘴角冒出的猥琐的笑容,无力地说,“我昨天晚上出了车祸,一醒来就发现到了这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不着急,还没到……”
颜珂心里的苦逼简直一言难尽。
叶子璐那堪比大腿一般粗壮的神经没跟上趟,以至于她呆了两秒钟之后,下意识地反问:“嗯,几点了?”
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叶子璐想了想,拎过小床桌上,打开笔记本电脑,搜索起颜珂的名字。
“……”叶子璐沉默了一会,抬手揉了揉眼睛,然后一本正经地威胁说,“歪歪同志,再用那种欠拍的口气说话,我就把你的毛都给烤了,把你衣服扒了,让你光着屁股吊在窗户外面供各路仙魔参观。”
叶子璐抱着一只流血的脚丫子翻滚在床上,痛苦地说:“熊、熊成精了……”
王劳拉说:“你别把无产阶级兄弟的智商都拉到跟你一样的水平线上。”
颜珂一眼看见镜子里自己的尊容,就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然后一声气冲云霄的惨叫直接穿透了颜珂脆弱的耳膜——叶子璐这一哆嗦不要紧,一光着的脚丫子正好踩在了昨天晚上没打扫的玻璃碎片上,顿时血流成河,险些成仁。
“作为你的主人,”她语重心长地说,“歪歪同志,我认为你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吸收日月精华,以至于偷偷摸摸地修炼成精是不对的!万一哪天要渡劫,咣当一下,来个天http://m.hetushu.com雷把我们这个楼劈了怎么办?那么多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你负责?我说你也积点德好不好?睁眼第一句话就把你主人我弄成了个瘸子!这月全勤又泡汤了。”
颜珂在一边默默地数着,发现五分钟一个的闹铃被足足按掉了六个之后,“巨人”这才拖拖拉拉、目光呆滞地从床上坐起来,脸上带着一种迷茫的挣扎,然后身体在半空中晃了晃,眼看就要一头倒下再睡一觉……
手机的闹铃越来越响,对于此时的颜珂来说几乎是地动山摇了,手的主人终于骂骂咧咧地摸准了手机的位置,利索地把铃声按掉,翻了个身继续睡。
当然,从逻辑以及常识上推断,颜珂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很快联系前因后果,得出了另外一个看起来接近科学的结论——他被车祸撞坏了脑子,所以产生了可怕的幻觉。
颜珂:“不然呢?”
叶子璐颤颤巍巍地问:“是……是你在说话?”
幻觉?凭空幻觉出一个认识的人?好吧,就算是幻到认识的人,那起码也应该来个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好歹也得是梦中情人亲朋好友什么的,也不能是个只见过一两面,差点没印象的路人甲吧?
颜珂说:“如果你也要上班的话,我觉得现在应该快迟到了。”
她发现自己竟然没觉得有多害怕,反而很有些激动——那小熊还是她当年上高中的时候买的,已经在她床头柜上定居了好多年了,上面落了一层灰。
“我被绑架了。”颜珂绝望总结了一下自己目前的状况,“被一个巨人国的女人!”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手机——字面意思,不是十五年前风靡大街小巷、那种矿泉水瓶子一样的大哥大,而是一个……足足有他半个身体那和图书么大的手机!
“妈呀,我的脚!”叶子璐说到了重点。
叶子璐对她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我被人用分筋错骨手挑断了脚筋……劳拉,我要是武功全废,你会抛弃我么?”
“说说你是怎么回事?”无所事事的叶子璐同学开始她的发散式思维,“既然成精了,你能穿墙么?会飞么?点石成金?好歹也变个帅哥来看看吧?”
“巨人”在床上磨蹭了五分钟,等到了另外一个闹铃,按掉继续睡。
王劳拉看着叶子璐的脚折腾了一会就不流血了,又贴好了创可贴,这才急急忙忙地穿上外套:“真没事,那我可走了啊,上班要迟到了。”
她她她竟然听见了那玩意说话了!不光说话,还会看表?!
“这可怎么办?”王劳拉举着她找来的急救用品,却束手无策地问,“我看你还是先赶紧给你老板打个电话请假吧——你觉得创可贴行么?要不然还是去医院吧?”
切,还以为是个修仙故事,原来是俗到爆的离魂啊!
王劳拉茫然,没能领会精神。
“哦。”叶子璐坐在床边,打着哈欠用光裸的脚丫在地上趟着找鞋,然而她的哈欠打到一半,突然顿住了,目光突然变得清醒无比,“嘎啦嘎啦”地扭过头去,目瞪口呆地盯着她床头上摆的那只丑兮兮的歪耳朵小布熊。
叶子璐眯着眼睛打量着他寄居的小熊。
从这个角度,颜珂看清了这个“女巨人”。
叶子璐惊,脑子里开始脑补各种神话传说——白娘子与许仙,织女和牛郎,七仙女和董永……那不都是神魔仙妖的,谈恋爱谈得一时脑残了,就开始幻想自己是个人了么?她觉得歪歪这只呆毛布熊精想得有点多,它都还没练出那身美女或者帅哥胚子呢。
妈咧!
王劳拉都换上了高跟鞋,又大步m.hetushu.com流星地走回来,拎起叶子璐的手机塞到她手里:“对了,忘了这码事了,快给你老板打电话,我监督!”
巨大的震惊让颜珂有一瞬间,成功地操控了小熊充满黑心棉的身体,竟然完成了一个向后倒去的动作,直挺挺地摔在了叶子璐的床头柜上,圆润的后背还滚了几下。
颜珂的目光直了一下,然后木然地慢慢往上移动,看见了按在他脑袋上的那只手。
大概是没睡醒,叶子璐保持着某种接近镇定的茫然,她呲牙咧嘴地把脚上的玻璃碎片清理干净,然后单腿穿上拖鞋:“扶我一把——电话我一会再打。”
虽然说不上多好看,但是也能看出来是一只女人的手,然而它却能轻而易举地包住他的整个头,遮盖他头顶一片小小的天空。
王劳拉歪歪扭扭地架住她的胳膊,帮着她一蹦一跳地冲向卫生间冲脚,一边顺口数落:“别一会了!马上就打,万一您老人家迟到时间再打电话,你让人老板怎么想?他肯定觉得这姑娘是早晨起晚了,干脆不来了,有没有点组织纪律?”
太伤眼了!颜珂心里痛苦地想,即使是女巨人,这也太伤眼了!
叶子璐打开床头柜上的隐形眼镜盒,里面带了个丁点大的小镜子,不过照此时的颜珂是足够了。
“别废话,快打!”王劳拉横眉立目,一起住了大半年,她实在知道自己这室友是个什么玩意,屁大的事都能拖个十天半月。
颜珂正在风中凌乱着。
颜珂回过神来,艰难地对叶子璐说:“能麻烦你……给我找个镜子来么?”
难道是没有英年早逝成,但是从此缺胳膊短腿了?
“哇!”叶子璐发出一声感叹。
“你就算练成了葵花宝典我也想把你扔出去!”王劳拉发现了地上的罪魁祸首,火速拿来扫帚把碎m.hetushu.com片给扫了。
叶子璐觉得自己在小布熊塑料做的眼睛里看到了某种类似活物的光!
颜珂慢慢恢复意识的时候,就惊悚地发现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了。
尼……玛……
除非是我对她一见钟情从此开始暗恋……我暗恋她么?颜珂拷问着自己的内心。
叶子璐像个招财猫似的,攥着拳头冲她挥手:“拜拜。”
做完这一切,叶子璐把手机丢到一边,盘起退坐在床上,一脸正色地面对着那只床头柜上“成精”的小布熊。
在一边看着疑似脑子撞出了问题的伤患都忍不住说话了。
颜珂觉得这个幻觉够真实的,还挺有意思,于是非常好心地扫了一眼自己旁边的闹钟,告诉她说:“八点半了。”
一只熊?还是一只那么丑、那么脏、看起来那么廉价的小布熊?眼睛一只大一只小也就算了,连耳朵都是歪的……
关于车祸的新闻就跳出来了。
他就知道,有什么事情……真不对劲了。
趁着室友去倒垃圾的机会,叶子璐这才从“重伤”中缓过神来,她的脸色沉下来,用带着杀气和眼屎的眼睛扫了一眼床头的歪耳朵布熊,压低声音质问:“呔,你是何方妖孽!”
他看着女巨人整个激灵了一下,脸上冒出了一个如同见鬼表情,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这幻觉也太细节化了,这女的那表情跟个真人似的。
目测她脑袋的直径绝对有一米以上,呼吸吹过来的就像三级风,顶着一头在枕头上蹭得杂草一样的毛,大半张脸埋在枕头上,闷头大睡。
叶子璐缩了缩脖子,当着她的面把电话拨通请完假,王劳拉这才放心地飞奔去上班了。
“……你能把眼屎擦擦么?”颜珂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感觉好像吐出了喉咙里卡着的那根鲠。
叶子璐还在后面嘱咐她:“找东西把www•hetushu.com碎片缠起来再扔,网上有人说了,别让捡垃圾的无产阶级兄弟们割破了手!”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惊悚了——他是被一只手拍醒的。
“真的,我叫颜珂,身份证号是XXXXXXXXX,家住龙城二环内水源小区,不信你去查,我没事骗你干嘛?”
大概叶子璐认定了,就冲这个东西的怂样,哪怕真修炼成精,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颜珂本来还想要求她把脸洗了,但听了这话,他决定形势比人强,偶尔还是可以变通一下的——于是他移开了目光,看着泛黄的天花板,沧桑地说:“我是个人。”
这是徘徊在颜伤员脑子里不肯离去的两个大字。
叶子璐“嗯嗯”地答应着,依然没有行动。
这声惨烈的尖叫惊动了住在另一个卧室里的室友王劳拉,劳拉小姐正在上睫毛膏,手一哆嗦,差点戳进眼睛里,急忙跑过来露出个头:“怎么了?怎么了?”
迷迷糊糊中,一阵手机闹铃的声音在旁边连震动再炸毛地响了起来,然后一个爪子摸啊摸啊摸,就摸到了他的脑袋上,还使劲往下一按!
可是天地良心,真没有啊!
劳拉小姐的目光这才落到了她那只壮烈的脚丫上,早晨本来血压就没上来,面对如此淋漓的现实,她倒抽一口凉气,顿时有点晕血,在墙上撑了一把,小脸煞白地问:“你你你没事吧?用用用……用不用我给你打120?”
叶子璐感觉自己还没睡醒,因为就在她摇摇晃晃地想要倒回去再眯下一个五分钟的时候,她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来,内容非常应景——说她快迟到了。
他在见到王劳拉的一刹那,就觉得这个女人有点眼熟,从一片兵荒马乱的记忆里仔细找了找,他终于想起来,这个姑娘是梁骁他们公司的一个员工,曾经到广告公司送过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