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章

“说起这个XX来啊,我就想说说李白,”他一般是这么开头,“李白这个老东西……”
还因为这个被校长当全校的面点名骂过,但一直也没什么收敛。
“为什么?”老徐问。
他裹在四中的学生里挤上了车,一辆空车,过了这一站之后就满了一半,下一站是个什么职专,过了这两站,车上就上不来人了。
“哎哟这一下打着了是要开瓢啊。”又有人边乐边说。
“大姐,”丁竹心看着她,“您这闹的警察都没法说话了,如果您不想通过正当渠道处理,我们也可以配合,那您就未必能捞着好处了。”
“对不起,”顾飞转头看了看那两口,“我妹妹……”
蒋丞这段时间也发现了,老徐虽然不会喝醉,但身上经常会有酒味儿,周敬说他吃个早点都会喝两口。
“不知道,现在在一个小学……一会儿警察来了就不知道了。”蒋丞看了看四周愤怒震惊的人民群众,感觉自己要不护着,顾淼这会儿得挨打。
“二淼?”顾飞半跑着过来。
顾淼开始疯狂地挣扎,发出尖锐的尖叫声。
前面又经过一个学校,蒋丞看了一眼,还好是个小学,小学生都有人接,不会有人来挤车,而且现在这个点,小学生已经放学挺长时间了。
顾飞下午也没来学校。
今天伤口被撕开一次,如果这些天训练一直这样,他这伤到比赛也好不了,他想去医院换药的时候弄点儿什么伤口粘合剂之类的,能好得快一点儿。
“嗯,”蒋丞看了他一眼,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嘴角还肿着,看来昨天被打得不轻,自己要是没过去,说不定李保国这会儿得进医院,“你……伤没事儿吧?”
“马上去找顾飞,”蒋丞压着声音,“马上立刻!他妹妹出了点儿事!他不接电话!”
蒋丞只得又过去把门关上,犹豫了一下没有上锁,李保国就在外面,锁门的声音他能听得见,蒋丞不想弄得太尴尬。
“啊?”王旭吃了一惊,但是还是马上能听到他跑了起来,“等着等着,我刚到家,我再出去!我过去找他!你们在哪儿?”
“行。”蒋丞抱着顾淼,过去把滑板捡起来,然后往警车走过去。
蒋丞只知道顾飞接了个电话,说了一句马上回去,别的他也没有听见。
“给我,”蒋丞跟拎着顾淼的那个男人说,“把她给我。”
被按在地上的小男孩儿也不挣扎了,就抱着头大喊哭喊着。
下午放学的时候蒋丞又被老徐拦住了。
小男孩儿头上的伤不算太严重,有个大妈拿了些酒精过来给他脑袋上冲了一下,后脑勺有个小口子,但不知道会不会有别的问题。
每次蒋丞一进来就觉得一阵压抑,他伸手打开了客厅的www.hetushu.com灯。
李保国点点头,转身走开了,但门也没关。
“你们报警。”蒋丞搂着尖叫声已经低了下去,但全身都在不停发抖的顾淼。
“因为很烦,”蒋丞说,“不是谁都愿意别人碰自己的东西还给送回家的,真的,他要拿自己就来拿了,学校连流氓都进得来,还怕自己学生进不来吗?”
“我不知道。”蒋丞回答,他知道老徐要问顾飞怎么回事儿,但他的确是什么也不知道。
而顾淼,正骑到了他身上,抡着滑板就往他脑袋上砸了下去。
李保国的咳嗽声终于随着客厅门的一声响消失了,蒋丞摸过手机看了看,自己也该起床去学校了。
“我下午打了几个电话给顾飞,他都没有接,”老徐说,“我之前对他关心还是不够……”
“操!”女的尖叫了起来,“警察叔叔!你听听他说的这什么话!”
对方家长一听这边有家长要过来了,顿时又激动起来,顾飞到的时候警察正要带着他们去派出所。
“嗯。”蒋丞应了一声,看了看靠在顾飞肩上的顾淼,现在她看上去平静多了,没有了之前那种疯狂和冷漠的愤怒。
车站有直达医院附近的车,等了没几分钟车就来了。
这个状态让蒋丞很担心,一是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怎么回事,揍那个小孩儿揍那么狠又是为什么,二是他毕竟不是顾淼的亲人,这样处理也不知道对不对……万一没处理好,顾飞是不是还得找他寻仇……
去顾飞家店里看一眼,倒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如果不是老徐一直找他,他绝对不会去的,谁乐意老被老师同学盯着,还上家里去打听。
顾淼追了几步,小男孩儿跑得快,她没追上,于是把滑板放到了地上,踩上去几下就蹬着往前冲过去了。
“蒋丞,你是不是不太愿意跟老师沟通?”老徐身上带着酒味儿。
不过他却并不想跟老徐说,谁知道顾飞是怎么回事,又愿意不愿意这事儿被老徐知道,他不想多嘴。
“你爸没用,”李保国说,没有关门出去的意思,“你爸被人在街上揍,还得你来救,你觉得丢人了吧?”
狗操的玩意儿设了免打扰!
“没事儿,”蒋丞说,“我想睡会儿。”
走了几步之后顾飞在他身后叫了他一声:“蒋丞。”
接着他又拨了王旭的号码。
“中午喝了点儿,”老徐嘿嘿笑了两声,“蒋丞,我看你打球的时候,跟顾飞配合挺好的,平时关系也不错吧?”
“就这一点上,他挺江湖的。”周敬说。
不过周敬显然没有他想得多,老徐拎着他一问,他就说了:“他接了个电话说要回家,就跑了,是家里有事儿吧?”
“不是,”蒋和图书丞说,“我是她哥哥的同学。”
只有老徐会坚持追问。
“……没事儿。”他有些尴尬地说。
午睡的时候听着这样的声音是没法睡着的,而且楼上又在打孩子,不是昨天那家了,换了一家。这楼里有孩子的好几家,每天都轮着打孩子,今天你家,明天我家,赶上了就一块儿打。
“你说话注意点儿。”警察提醒丁竹心。
“别拦着我!”男的吼着,“赔钱!赔钱!她把我儿子弄成什么样,我也要把她弄成什么样!疯子啊!变态啊!我跟你说,我知道这个疯婆子,是我儿子同学!变态!班上有她我就说要出事!有种别让她出门!我见一次我打一次!”
蒋丞看了一眼被人从地上抱起来的那个小男孩儿,能看到脑袋上有血,正放声嚎哭着。
顾淼拼命挣扎尖叫的样子他从来没见过,看上去疯狂而又让人揪心,蒋丞知道顾淼有些问题,现在看她这样,顿时就急了。
“好好好,”老徐很愉快地点了点头,“让他明天来上课……其实本来我是想让王旭去的,但是他住得没你近,而且这个混小子不靠谱……”
“你不能走!”围观群众变得多了起来,大家围成一个圈把他和顾淼堵在了中间。
他用脑门儿顶着铁棍,耳机在书包里,这会儿想掏出来不太可能,只能闭目养神,听着四周的学生或吹牛逼或交流八卦。
“他突然跑总得有个原因吧?”老徐说。
“哟!”王旭倒是接电话接得很快,“蒋丞?你个事儿逼居然给我打电话?”
蒋丞在她经过车旁时看到了她脸上从未有过的说不清是冷漠还是愤怒的表情,心里顿时卡了一下。
顾淼和那三个小男孩儿已经没有了踪影,他顺着小孩儿们刚才消失的方向快步追过去,在一个岔路口停下了,直走是大路,右转是个破旧的小街。
“她把那孩子打了,”蒋丞小声解释着,“滑板砸脑袋。”
这次有一个男人从身后抱住了顾淼,一把把她拎了起来。
“怎么个意思!”那男的一看顾飞就喊上了,“这架式是要打架啊!”
李保国今天中午难得的没去打牌,蒋丞一个中午都能听见他在客厅里咳嗽,几次都想起来让他去医院看看是不是咽炎了,从放着寒假的时候到现在都快期中考了,李保国的咳嗽一直都没好过。
蒋丞觉得老徐一会儿肯定还得给顾飞打电话,但是顾飞肯定不会理他,这种师生关系,就以老徐目前的情商,还真是改善不了。
就开学这段时间,顾飞不是迟到就是旷课,似乎是一种常态,同学不好奇,老师也不太过问。
顾淼闭着眼睛,像是什么也听不见,只是不停地尖叫,手里还紧紧地揪着自己滑板的一角不hetushu.com松手。
大概是顾淼掐的,一个小丫头,这么大劲儿。
顾飞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在哪儿?我马上到。”
李保国这房子被前后两栋楼夹在中间,还是个凹字型的结构,光线特别差,外面阳光明媚,进屋就跟黄昏了似的。
他只能又给顾飞发了条消息。
但那边响了半声就断了。
每个孩子都喊得撕心裂肺,中途有邻居听不下去了出来劝两句,就会跟着一块儿被骂,被骂的要是气不过,就会演变成一场嘴仗。
在这一点上,蒋丞突然有些怀念以前的班主任。
蒋丞往窗口外面看了一眼,顿时愣住了。
他溜达着出了学校,在门外的车站看了看站牌。
“医院,快。”蒋丞说。
“该怎么处理听警察的,”蒋丞知道这事儿顾淼肯定不对,但对方说的话实在勾火,他压着往上窜的怒火,“你碰她,我就碰你,这事儿完不了。”
蒋丞也没再说别的,转身走了。
于是他还是在街口的小店吃了碗面。
“哟,”李保国这才吓了一跳似的抬起头,“丞丞回来了啊?”
警察带着一帮人要回派出所,顾飞问了一句:“我同学不用去了吧?”
特别是顾飞这种一看就是独惯了的。
“你……”顾飞指了指他脖子后面,伸手拉了拉他衣领,“这儿破了。”
顾飞政治课直接闪人,连书包都没拿,政治老师气得冲到办公室把老徐骂了一顿,老徐在放学的时候到了教室。
“我知道了!”王旭喊了一声,挂了电话。
“二淼!”蒋丞吼了一声,“我是蒋丞哥哥!我是丞哥!”
蒋丞没说话,李保国这个“你爸”说出口的时候,他第一反应都没想起来这个“你爸”指的是李保国自己。
蒋丞一边紧紧搂着顾淼,在她背上用力搓着安抚她,一边掏了手机出来,拨了顾飞的号码。
回到李保国家的时候有些意外地发现李保国居然在家,正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手里还拿着张纸,正就着昏暗的光线看着。
医院的钱蒋丞先垫了,处理伤口和各种检查,钱倒是不算多,麻烦的主要是对方的家长。
蒋丞刚把外套脱掉,想上床躺一会儿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哟!现在小学生也这么猛了!”有人说。
“我操!”蒋丞吓得腿都有些发软,立马往那边狂奔着跑了过去。
中午其实他还挺想去王九日家吃馅饼的,但是又觉得自己这么跑过去见着九日队长有点儿没话可说,他也不愿意九日队长一直拉着他兴奋地说战术。
顾淼抽空对着他的脑袋又用滑板砸了一下。
“你认识她?”有人问了一句,“这孩子怎么回事!疯了吗这是!”
“我知不知道有关系么?您现在不是已经知道了吗?”蒋丞拿着书和*图*书包就往外走。
“没事儿,”顾飞犹豫了一下,“我找时间跟你慢慢说。”
“你是不是喝酒了?”蒋丞问。
“先别说这些,”蒋丞说,“顾淼……没事儿吧?我看她刚才……”
蒋丞过去搂住顾淼,把她抢到了自己怀里。
顾淼已经没有了声音,只是死死搂住他的脖子,手指用力地掐着他脖子后边儿,感觉指甲都快掐进肉里了。
正想着往哪边走的时候,他听到右边传来了一阵叫喊声。
这个滑板小姑娘,蒋丞不用细看就知道是顾淼。
不过蒋丞没顾得上想这些,顾飞拉他衣领这个动作,让他条件反射地一巴掌甩在了顾飞手上。
蒋丞挤在后门旁边的铁棍上,后面的人一动,他就得往铁棍上撞一下,没过两站就烦得想把旁边的人都摁地上去。
蒋丞有些无奈,自己没有锁门的习惯,因为从小到大只要关了门,就不会有人随便打开他的房门,看来现在得记着锁门。
男人被他吼得愣了愣。
警察来得挺快的,一到现场马上就被群众围住了,纷纷解说。
“是么,”老徐皱了皱眉,周敬走了之后他又揪着蒋丞,“周敬都知道,你不知道?”
“不好意思,”丁竹心对着警察歉意地笑了笑,“孩子出了事,我们都着急,但我们是一定会配合的,但配合也不能只靠一方配合吧?”
“不,”蒋丞回过头,“徐总,如果我半道从学校跑了没拿书包,您千万也别让谁给我送回去。”
“你帮顾飞把书包送回去?”老徐在后面说。
旁边几个店铺里的人都出来了,都是先惊叫,然后有人过去想拉开顾淼,但只要有人靠近,顾淼就会拿着滑板对着人抡,连着俩人都没能靠近她。
“对不起个屁!对不起有屁用!”女的马上指着他,“我不抽她一顿这事儿没完!”
“我说把她给我!”蒋丞吼了一声,瞪着这个男人。
“蒋丞。”他堵住了刚拿了书包要走的蒋丞。
“我已经吃过了,”蒋丞打断了他的话,进了里屋,“你自己吃点儿吧。”
“顾淼,顾淼?”蒋丞轻声说,“我肉都快被你掐掉了,没事儿了,你别害怕,你哥哥马上就来了。”
“知道了。”蒋丞点点头。
“嗯我知道了,”蒋丞耐着性子,“我睡会儿,我有点儿困了。”
老徐看着他,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
-顾淼出事,快联系我。
“先把这个小孩儿送医院,”一个老警察说,又看了看蒋丞,“你是那个孩子的家长?”
老徐就跟个老妈子似的,管得多,管得细,但这个年纪的人偏偏最不需要的就是这种老母鸡似的爱的呵护。
蒋丞跑到的时候,那个男人拎着她有些手足无措,扔也不是拎也不是。
蒋丞不知道老徐是不是和图书因为这一点,特别喜欢李白,上课的时候经常会发散,无论什么内容的课文,他都能发散到李白身上去。
总之这一片的老楼,每天都很热闹,充满着蒋丞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生活气息。
顾飞沉默地看着她,过了几秒钟之后说了一句:“来。”
“顾淼,哥哥来了。”蒋丞小声跟顾淼说。
顾飞身后跟着李炎和刘帆,还有王旭和丁竹心。
“但是你放心,”李保国又接着说,“你爸有啥事儿也不会扯到你身上的!”
开出去半站地,他听到车厢里一阵骚动,睁开了眼睛。
回忆刚开了个头,他迅速地抬头吸了口凉气,把这个头给切掉了。
“他也要去。”警察看了蒋丞一眼。
“通知她家里,”老警察说,“你现在跟我们去医院,然后去派出所。”
三个小男孩儿正尖叫着边跑边骂,身后一个抱着滑板的……小姑娘正在追。
“丞丞,”李保国探进来半个身子,“昨天你没事儿吧?”
“谢谢。”顾飞看着他。
“先去派出所吧,”丁竹心走了过来,“听警察怎么说,这事儿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治疗,赔偿,只要是合理的,我们都配合。”
那女的像是受了惊吓,退了两步:“天哪!这是什么态度!这是什么态度!”
“顾淼!”蒋丞冲了过去喊了一声。
满车说笑聊天儿的学生。
躺到床上的时候只觉得累得很,也不知道是因为带着伤打了球还是昨天没睡好。
有人报了警。
蒋丞无奈地打断了他的话:“行了我知道了,我放学了去他家店里看看,别的我也干不了什么了,我跟他其实不怎么熟,而且我也不知道他家在哪儿。”
顾淼没有反应,手上劲儿也没松,身体还是在抖。
车开得慢,好在没多长一段路就到站了,医院还有三站地,但蒋丞还是急急忙忙地从这一站挤着下了车。
“你……”女的还想说什么,被丁竹心打断了。
顾淼听到他的声音,终于松开了蒋丞的脖子,转脸看了他一眼,然后扑进了他怀里,紧紧搂着。
“你不能走!这是你家孩子吗!”那个男人说,“把人家孩子打成这样!这得报警,叫你家……”
“……就打个球而已,会打的都知道怎么配合。”蒋丞说。
“嗯。”蒋丞应了一声,跟在警察后面往外走。
“没事儿没事儿,”李保国摸了摸脸,“这点儿伤算什么,想当年我还在厂里上班的时候,就他们那样的小年轻,都不够我一只手……”
刚一转脸,就看到三个小男孩儿只剩了两个,从一个胡同里跑了出来,另一个不知道怎么摔到了地上。
那孩子的父母一到医院就跟疯了一样地冲过来要打顾淼和蒋丞,警察过来拦的时候他俩差点儿连警察一块儿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