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章

“你这个伤到比赛的时候好不了,”顾飞把纱布盖到伤口上,“自己按着点儿。”
“我帮你?”顾飞问。
王旭回过神来,一抡胳膊把球传了出去。
顾飞回来得挺快,进厕所的时候手里拿了个小袋子,里面装着酒精碘伏和纱布胶条之类的。
顾飞倒是很听话,比老师让他上课听课的时候听话多了,老师刚一说完,他就站了起来,拿了衣服走了出去,跟周敬一块儿往走廊栏杆上一靠。
“注意分寸,”蒋丞有些无奈,“我们统共就这几个人,都毕业了让老徐上么。”
“换两个人下来,”李炎坐在球场地板上说,“罗宇赵一辉休息,换两个他们的替补上去打一下,都练一下。”
“出去!”老师指着他继续吼。
这算是为了李保国么?
上半场的时候蒋丞总觉得顾飞打得有点儿收着,似乎是在试探王旭那几个的技术,下半场从开始他就跟之前不太一样了,跟撒欢似的。
回到教室的时候,政治老师正在讲台上发火。
冲到篮下之后他发现没有投篮机会,刘帆贴身盯人的技术超级熟练,跟着他一路过来一个转身就把他罩了个严实。
他指了指顾淼的书包,老妈把书包拿到他手边,他拿出顾淼的书和本子,一边翻一边问:“是书吗?还是本子?有人撕你书了吗?”
顾飞翻开了她的生字本,没翻两页,就看到了其中一页用红色的笔画得乱七八糟,摔跤的小人,旁边还能看得出画的是滑板,两边还配了字。
“王旭说你事儿逼。”顾飞在旁边看着说了一句。
“我看了。”顾飞说。
“是啊,”顾飞转过头,“我是一个没有集体荣誉感的人。”
他小心翼翼,一边让顾淼可以自己对抗各种有可能出现的伤害,一边还要时刻保护着,防备着随时会突然出现的意外。
“知道了。”顾飞说。
话还没说完,政治老师往讲台上猛击一掌:“周敬!你给我出去!”
跑上楼的时候,隔着门他都能听到顾淼的尖叫。
“二淼,二淼,别喊了,你看你哥哥回来了,”老妈拍着顾淼的后背,“顾飞回来了……”
“知道是谁吗?”顾飞问。
“嗯,”蒋丞应了一声,“怎么你要给他点个赞么。”
猪,哑巴,笨蛋……
骑着自行车往回赶的时候,顾飞觉得很累,这种疲惫的感觉每次都是很突然地袭上来,就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一闭眼就可以一觉睡到天荒地老了。
哨声响了,全场结束。
蒋丞把目光放到旁边的水龙头上。
还吼了一声很有气势。
“我操!”蒋丞吓了一跳,感觉自己心脏都要从肋条的伤口那儿蹦出去了。
顾淼搂住他的脖子,还是尖叫,身上有些发抖。
“有创可贴么?”他松了口气。
蒋丞有些无语地叹了口气,也起身出去了,他都不用拿衣服,外套都没来得及脱。
“你!和-图-书”老师继续指着蒋丞。
四岁?
大家都去了体育馆的厕所里,洗脸的,尿尿的。
吹牛逼呢,他四岁的时候都还不记事儿。
想想都觉得身上发冷。
他的路线很简单,边线直插篮下,接传球上篮,有人拦他就把球分出去给蒋丞或者别的队友,最后再由蒋丞把球传回给他。
顾淼点了点头。
这会儿他身上什么能处理伤口的东西都没有,又不想去校医那儿,这种伤校医一看就得汇报,老徐知道了不定会怎么用爱感化他……
“行吧,”顾飞看了他一眼,把几个队员叫过来,“适应了半场,有点儿数了吧,下半场我从边线到篮下,你们还是人盯人,多传球,别老带,他们断球都厉害,球给蒋丞,我负责拿分。”
顾飞很快地用胶条把纱布固定好了:“行了,这些你拿着吧,自己换换。”
“这伤用创可贴?”顾飞说,“我……去校医室帮你拿点儿纱布吧。”
王九日队长要求大家扮演前途无望的苦逼队员,结果自己还没怎么样就忍不住开吹了。
“生气?”老妈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顾淼过了很长时间才很轻地说了一句:“自己。”
“我去拿没人会问的,”顾飞又看了看他的伤口,“昨天你怎么没说伤成这样了?”
“那你是怎么想的?”顾飞问,“告诉哥哥。”
现在顾淼这样的反应应该跟水没关系,那是又怎么了?
“怎么了?”顾飞轻声说,“告诉哥哥,你为什么生气?”
他冲出校门,门卫想拦他问一下都没来得及伸手。
“不错不错!我觉得很好,虽然比分……”王旭抹了抹脑门儿上的汗,往计分牌上看了看,“我靠还差11分?哎不过还是很好了!”
顾飞一步跨过来,稳稳地接到球,无缝衔接地一个三分跳投,球在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
顾淼的尖叫声低了下去,但还是在叫,中间混杂着含混的两个字:“画画。”
“妈你先回屋。”顾飞说。
“但是王旭又说你们现在很厉害……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没看过他们打球,”周敬皱皱眉,想了想又眼睛一亮,“我靠这是不是你们的战术?跟人说自己特别厉害!”
但毕竟不是好鸟加上李炎长期配合的水平高出他和顾飞太多,而且本身技术比他们队的另外三个要强得多,上半场他们只拿到了15分。
顾淼继续摇头。
比赛还在继续,蒋丞也没时间管那么多,跟了过去。
“好,就按大飞说的执行。”王旭作为队长,没能分配任务,只好强行做了个总结。
于是他手往后一勾,把球向后传了出去,紧跟着一边顶住刘帆一边回过了头。
“没事儿。”顾飞打开门进了屋里。
顾淼瞪着眼睛看了他好一会儿,摇了摇头。
电话是老妈打来的,顾飞接起电话:“喂?”
“后面那两个!也给我出去m.hetushu•com!”老师又指着蒋丞和顾飞,“别人都回来了,就你俩最慢!我看也是不想上课!不想上课就出去站着吧!”
“是啊,你真挺事儿的,”顾飞说,“是要表现你自强不息吗?”
“我这辈子是怎么了……”老妈捂着脸坐在沙发上低声哭着,“嫁了王八蛋,带不好自己的孩子……我上辈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想再找个人做伴也……”
“丞哥,”顾飞笑了笑,看着他,“你原来是你们校篮的队长吧?”
蒋丞在一边坐着没吭声儿,刚投篮的时候只觉得伤口疼,落地的时候就没太大感觉了,但现在休息了两分钟,又觉得伤口跟火烧似的辣着疼。
蒋丞两个三分,剩下的基本都是顾飞进的球,只有王旭罚了个球得了1分,对于王旭撅个腚诡异得如同小学生的双手罚球姿势也能罚进,蒋丞表示很吃惊。
“我看行,”王旭队长点头,“不换人没法打了,我看二班也没这个水平,陪练太牛逼,打得自信心都稀碎。”
“操你大爷,”看到伤口那儿的纱布上有血渗出来,他忍不住小声骂了一句,“你,大,爷。”
身后传了来了一声口哨。
“爽!”郭旭跑过他身边的时候挥了挥胳膊。
“……丢了呢?”蒋丞有些无语。
反正时间马上就没了,也没时间再做调整。
蒋丞低头飞快地坐到自己位置上,他这样的学霸,一般还是给老师面子的,老师生气骂人了,他都会表现得老实一些。
“哎大飞,”周敬侧过头小声叫着,“哎大……”
“真的?”周敬有些疑惑地又看着蒋丞,“没骗我?”
“算我的。”顾飞很淡定地回答。
特别是顾飞这种长得不错,手还挺漂亮的,总担心自己会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不算吧,李保国现在什么情况他都懒得去问。
“听王旭说你们现在很牛逼?”周敬一点儿也没因为被赶出教室而郁闷,趴栏杆上继续他之前的问题。
“都他妈瞎了吧!”他骂了一句,拿了球也懒得管别的了,直接带着怒火跟坦克似地就往篮下冲。
还好他条件反射地抬了手,球正好砸进了他手里。
虽然蒋丞很想问他这种吹牛说自己很牛逼恐吓对手的行为意义何在,但还是点了点头。
细想起来他又有些心里发慌,李保国到底干了什么?这个麻烦是解决了还是没解决,以后还会不会有别的麻烦?
蒋丞撑着洗手池叹了口气,本来打着球的时候注意力分散了,都没觉得怎么太疼,现在放松下来,就觉得一阵阵的火辣辣,中间还夹着椎子往上扎似的尖锐疼痛。
“嗯。”蒋丞点点头。
顾飞皱了皱眉,顾淼这不是害怕,是生气。
怎么也没想到王旭一抡胳膊把球传给了顾飞,而顾飞这会儿被刘帆缠得都快跳贴面舞了。
蒋丞看着老师,他虽然一直上课漫不经心,还会旷和_图_书课,但还是第一次被老师指着鼻子从课堂上赶出教室。
“牛逼个屁。”蒋丞说。
“你放学了没啊!”老妈焦急的声音传了出来,“二淼不知道怎么……”
他坐回沙发上闭上眼睛。
对门的老太太开了门,一脸担忧地看着他:“二淼她……”
顾淼尖叫的原因有好几个,这两年一般都是因为水,但并不是一定会有反应,偶尔而已,而且老妈是知道的,平时也会注意。
顾飞捏了捏眉心。
顾飞说完知道了之后稍微有所改变,会拿眼角扫一下蒋丞的大致位置,但就算扫完这一眼,他也还是那么个传法,反正你让我看看你在哪儿,我就看看,看完了该怎么传还是怎么传。
“与你何干,”蒋丞也看着他,“我就跟你说你看着点儿。”
比分倒是一下追了五六分,但蒋丞还是忍不住:“你传球的时候看看我在哪儿行么?”
他悄悄从门缝里看了看顾淼,顾淼抱着被子躺在床上似乎是睡着了,老妈那边也没了动静。
顾淼的尖叫终于停止了,抬起头看着他,眼睛瞪得很大。
老妈正抱着顾淼坐在沙发上,顾淼把脸埋在她胸口不停地尖叫着。
中场休息的时候他看了一眼计分牌,28:15,这样的分数实在有点儿伤感,这个分差,就以这样的技术和配合,是绝对不可能追得回来的了,如果这是正式比赛,下半场打的时候大概只能怀着一种“不能让分差拉得更大”的高尚情怀去拼了。
“也没什么大影响。”蒋丞按住纱布,飞快地往顾飞手指上扫了一眼,顾飞手指挺长,尤其是小拇指,弹钢琴很合适……他继续看着水龙头。
蒋丞没说话。
他看了看旁边热情高涨的队友们,也没说要换人,他要是换下来,就靠顾飞一个人,连个配合都打不出,也没什么练习的必要了。
“儿子也对我这么狠心……”老妈捂着脸边哭边进了屋。
“二淼,停下,”顾飞放下本子,扶着顾淼的肩,“看我,看着我。”
蒋丞只能无语地看着这一幕。
顾飞估计也没想到这种情况下王旭还会把球给他,百忙之中他反应倒是相当快,伸出手在球被刘帆碰到之前一巴掌拍了过去。
挂了电话之后他转身直接冲下了楼梯。
蒋丞这时才发现顾飞的移动速度挺惊人的,刘帆他们几个虽然跟他很熟,但打起来根本盯不住他。
休息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他睁开眼睛,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丁竹心:“心姐,晚上有空出来坐坐吗?”
顾飞不知道她要怎么自己去处理这件事,但无论他再怎么问,顾淼都不再说话,也不再给他任何回应,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不过顾飞动作倒的确是挺熟练的,药棉碰到伤口上都很轻,而且速度很快,没怎么感觉到疼,就弄好了。
“我还在十步之外你就他妈传了。”蒋丞压着声音和图书
再不出手这两分就没了,蒋丞没别的办法,只能是猜测这个时候顾飞应该会来接应,不在篮下,就在身后。
“有什么可说的。”蒋丞说。
“赶紧收拾一下换换衣服,”老徐说,“一会儿政治课我已经帮你们请了十分钟假,回教室的时候不要影响别的同学。”
“不好吧,”蒋丞皱皱眉,“校医要问呢?”
“嗯,说得很对,”王旭点头,重复总结了一遍,“要看自己人,也要看对方人,不要只看着球。”
虽然蒋丞进了一个非常拉风并且技术高超的球。
蒋丞看着他,周敬不是什么坏人,但一看这德性就是嘴跟喇叭似的那种人,跟他说点儿什么估计转身都不用就已经给宣传出去了。
他小心地把纱布揭下来看了看,稍微有点儿发红,有血渗出来,但看上去还好。
蒋丞听着差点儿没忍住乐出声来,王旭还算是坚守住了顾飞不上场的设定,但是没事儿瞎加戏让人实在想采访一下他。
关键是从昨天到现在,李保国也没跟他联系过,是又去打牌了,还是又被那帮人截了也不知道。
“放你的屁,”蒋丞说,“分丢了算你的就没丢了吗?”
砸个翻天覆地还是打个头破血流?
“我四岁就自己处理伤口了,”顾飞拿过了他手里的瓶子,一边往药棉上倒一边说,“熟练工。”
“大飞上场吗?”周敬问,“王旭说老徐求你你都没答应。”
“我……自己吧。”蒋丞拿了点儿药棉,倒了点儿酒精上去。
自从知道了自己对男人的兴趣比对姑娘要大之后,他就不太愿意跟人有什么肢体接触,除了潘智,任何人碰到他,他都会不自在。
“配合差点儿,”蒋丞扯了扯衣服,感觉伤口大概是因为见了汗水,有点儿杀着疼,“眼睛不看队友也不看对方,只盯着球,这个得改改。”
顾飞听到了顾淼的尖叫声,心里猛地抽了一下:“我马上回去。”
不是好鸟完成陪练任务之后都走了,一帮人又兴奋地讨论到老徐过来。
“不用,”蒋丞说,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胳膊,“打完再说吧。”
“你们徐总简直就是轻重不分!”政治老师拍着讲台,“期中考是不打算要成绩了我看!你们去考篮球得了!居然用上正课的时间去打什么球!不是我不看好你们班,就你们班这个样子……”
“那你不是都跑到了么?”顾飞说,“也没传丢啊。”
“进了!我操!”王旭喊了一嗓子,“三分!”
蒋丞已经懒得再说了,反正顾飞和不是好鸟这帮人打球一副街头篮球范儿,没什么规矩,强行要求队友默契百分百,而且打球都跟撒欢似的,带着俩替补也如同嗑了药,没十分钟就犯了三次规。
但顾飞就没这么配合,在老师的骂声中慢吞吞地回到位置上,还整理了一下外套摆放的姿势才坐下了。
“啊?”周敬愣了。
“没时间了m•hetushu.com——”场外有人喊了一声。
蒋丞赶紧把衣服放下来,往镜子里瞅了一眼,顾飞正走进来。
这如同排球扣球般的一巴掌,改变了球的轨迹,对着蒋丞的脸就飞了过来。
蒋丞看他拿着球沉浸在兴奋当中似乎没有传球或者进攻的意思,不得不拍了拍手:“你他妈传球!”
底下一边嗡嗡声却没有因为她发火而被压制,一帮“篮球队员”刚打完一场球,这会儿正是兴奋得不行的时候。
“啊……”周敬还想说什么,顾飞的手机响了,打断了他的话。
这种打法他倒是很爽,蒋丞打得就有点儿费劲,得时刻注意场上人的位置,还要注意顾飞看都不看就出手的传球。
挺长时间没受这种见血的伤了,高中之后也打过几次架,多半都是身上有点儿青紫,猛地看到自己身上有血,还挺郁闷的。
不过一手掀着衣服一手拿药棉往伤口上弄,不是太好控制,换药棉的时候一松手,衣服又滑下去蹭到伤口。
身体上的累他没有感觉,现在也没觉得什么时候累了,只有心累是他无法排解的,老妈他可以不管,可以吼几句带着发泄,顾淼却不行。
再说他也不想让王旭知道他身上有伤,王旭对“你跟猴子又打了一架”这种场景着魔了一样的执着,他有点儿吃不消。
“这件事,”顾飞看着她的眼睛,“哥哥帮你处理好吗?哥哥去找这个同学谈一谈。”
蒋丞一直等到人都出来了才进去,洗了洗脸之后,对着镜子把衣服掀了起来看了看。
蒋丞竖了竖拇指,虽然这个球对战局没有什么改变,但的确是投得漂亮。
顾飞过去从老妈怀里接过顾淼抱着,一只手在她背上揉,一只手在她脖子后边儿轻轻捏着:“没事儿了,二淼,没事儿了。”
屋里一片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不要?”顾飞问。
“要换你休息么?”顾飞在他面前小声问了一句。
这次是被在街上打,下次会被人找到家里去么?
周敬犹豫了一下,站了起来,拿了外套穿上,从后门出去站在了走廊里。
王旭从对方队员里的己方替补队员手里断到了球,顿时如同天神降临一般地吼了一声:“啊——”
大家纷纷一边抹汗一边表示赞同。
蒋丞顿时有种即将心梗的错觉,他好容易摆脱了那个陈杰的纠缠,这会儿没人盯他,这时正常人都应该知道这个传球是传给他。
蒋丞的余光里没有看到顾飞,只有被盯死了的王旭和卢晓斌,而这个时候他也没办法回头,刘帆的手就在他眼前晃着,只要一分神,球就会被抢。
顾飞站在蒋丞右边,转头时呼吸从他脸上扫过,他迅速地躲了一下,原地蹦了两下,不动声色地绕过周敬,扒着栏杆往楼下看。
蒋丞叹了口气,举着酒精瓶子看了他一眼:“我怕你手上没数,你打球就挺没数的了。”
“等我一下吧。”顾飞转身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