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516章 直面布莱特

守望者的人通过活着的魔王信徒进行预言时,魔王信徒记住的是我印象,自然也会预言到我身上!
“OK。”
等等,实力比我强,说话比我有威严,说不定连赚钱都比我多……
“什么问题?”布莱特微微一怔:“俄罗斯很挑食吗?”
没有遭遇任何战斗,甚至一路上连人都看不到一个,途中还抽空吃了顿炸鸡,他们两人就像在约会一样,牵着手去郊游,最后看看是谁会这么幸运成为乔木依的线索,就欠杀个人来活跃一下气氛了。
“而且他们也很克制,少有动用强杀伤超能力……既然如此,我何必阻止他们?游大哥你不是看出这点,所以才在一边看着的吗?”
而此时,躺在草丛里的任索,深吸一口气,强行平静下心中的混乱思绪。
看着布莱特将水瓶扔进临时垃圾桶,纠集守望者抬头阔步离开营地,戴泽轻轻啧了一声:“Hipocrisia(虚伪)……”
没有贪婪,没有欲望,只有无尽的坚定和虔诚!
哎?原来我是小白脸?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闯入我家?”陌生男人一直低着头看向地面,似乎有点驼背,长发没有经过打理显得很油腻,但声音里毫无惊惧,反而有种难以言喻的沉稳和自信。
已经想停手的两人马上顺坡下驴,佐仓杏子骂道:“看在帅哥的份上,这次放过你这头狗熊,下次我就要尝尝红煨熊掌是什么滋味!”
长发男人说道:“那个啊,真的是吓我一跳。那时候我去那边藏尸,顺便看看有没有路过的旅客,忽然就开始地震山崩,然后那个怪物就出现了……我连忙跑回家。后来听说武魂殿和守望者派人来制服了那个怪物,我连续几天都不敢出门干活,生怕会引起那些超凡者的注意……魔王殿下,那几天真的是情非得已,绝非我的本意!我后来几天通宵达旦,甚至到南砺市那边入室杀人,就是为了填补那几天的休息!我真的非常努力认真的工作,绝没有辜负魔王殿下赐予的一切!”
正在去就餐区吃饭的游戬忽然回头问陈辽:“你觉得布莱特那小子怎么样?”
……
布莱特笑着跟他们告别后,走到一个隐蔽的树下,看着渐渐西沉的太阳和纷乱的飞雪,轻声低语道:“Detect Evil(侦测邪恶),Max。”
乔木依眼中露出一丝厌恶:“那高山市那边山林的祸乱之源,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不是。”乔木依说道:“强者保护弱者才是常识。”
“还有呢?”
任索脸色顿和*图*书时苍白起来,心中顿时升起对死亡的恐惧,但下一个瞬间,这份恐惧就被坚定决意牢牢压制住。
乔木依松开任索,走出丛林,挡住任索的身影,冷声说道:“果然是你!”
布莱特微微点头,也没有再问,而是向守望者要了一瓶水,站在一边休息。游戬有些惊讶:“你不去阻止他们?”
乔木依心想:果然,按照「侦探之眼」的指引,他就是与碎石平地祸乱之源有极大联系的魔王信徒,虽然不知道他是如何被蛊惑,但他心中记住的魔王形象,确确实实是我!
到了。
正当任索发现了一个奇妙的真相时,陌生男人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憔悴、满脸胡渣的中年人相貌。
……
“看着我!”乔木依厉声说道,别说陌生男人,连任索都吓了一跳——你严肃起来说话这么有威严的啊?
11月27日,冬日黄昏。
游戬耸了耸肩,嘟囔道:“看来只有朕和他没沦陷了……”
在外面劳累一天的布莱特听到消息匆忙赶回临时营地的时候,远远就听见里面的金戈铁音,靠近点便发现联合调查组的超凡者们都围在一边,无奈地围观空地上一场快若疾风、红黑激荡的超凡激战。
早有准备的乔木依一巴掌扇过去,揪住了那个人的后颈,那人瞬间就瘫软在地上,动都动不了——乔木依用的虽然也是具有破甲、压制效果的「指锁」,但威力强大到就像是将对方阉了一样。
“没有了。”长发男人此时微微低下头,说道:“魔王殿下,我一直都忠实地屡行你的命令,隐藏在旅游风景区里,以工作人员身份共计杀了一百三十九名旅人,既没有被武魂殿发现,更没有心慈手软!”
“不好好睡觉,可能会影响成长的哦。”布莱特笑道,佐仓杏子神色微微一变,不过依然咬牙,打定主意通宵搜查了。
“为什么要阻止?他们需要打一场。”布莱特说道:“今天找不到魔王,作为武魂殿的负责人,杏子压力是最大的;乌尔萨心有愤恨,既没有酒压住,又没能找到魔王复仇……他们在心里憋着反而不好,现在痛快打一场,再好不过了。”
戴泽哪知道佐仓杏子居然还会葡萄牙语,顿时闭口不言。佐仓杏子哼了一声,看着布莱特离开的方向,忍不住叹息一声:“他为什么不是繁樱人……”
游戬往后勾了勾手指,接过陈辽黑着脸递过来的冰红茶,一边喝一边说道:“武魂殿后勤出了问题。”
“哎,呀,呀。”
乌尔萨忽然说道:“我也http://www•hetushu.com搜查吧,没酒喝那就活动一下。”
听到这话,两人脸露一丝尴尬,这时候也在一旁看戏的戴泽走来问道:“雷欧波特先生,守望者那边有魔王更精确的情报吗?”
被她捏住命运后颈的陌生男人一直低着头看地面,估计是听不懂他们说的普通话,不然的话多半会被他们的狗粮对话吸引注意力。
说话间,布莱特闪入战场之中,窜入两人的交锋缝隙,拔剑挡住佐仓杏子的大枪,左手按住乌尔萨的雷拳,一瞬间就让激战的两人停下来!
“有劳游大哥了。”布莱特环视一周,认真说道:“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祝你们好运。那我就继续搜查了。”
“没关系,她只有一个人。”布莱特说道:“我们代表的是全世界的意志,必定可以战胜邪恶的魔王……而且周围城市都已经做好部署了吧?她不可能逃出去的。”
“别装死。”乔木依换成日语问道:“我有话要问你。”
戴泽见此也只好跟风+1,加入爆肝搜查的队伍。嗑完瓜子的游戬拍拍手,站起来说道:“那朕就肩负最重要的任务——坐镇营地。”
忽然,长发男人喉咙咕咚一声,身体的骨头突然反转,脑袋炸裂开来,原地炸成了一朵血花。
武魂殿迅速送过来的补给已经相当周全——从游戬手上的瓜子就可见一斑——但他们哪里会知道有人执行任务的时候要喝生命之水。
恰好他们两个都是强近战类型的超凡者,一打起来,枪锋与拳爪的相错爆出无数火花,偶尔泄露出来的罡风能将泥土犁出裂痕,超凡者们想围观都得躲得远远的。
佐仓杏子马上瞪了戴泽一眼,说道:“你说什么?”
任索忍不住说道:“看来今年飞弹的大雪要提前到了,12月初就可能有雪景看……啧,我们运气不够好。”
“看着我!你还记得我吧?”乔木依冷声问道。
他看着站在前面的乔木依,轻轻舔了舔嘴唇,脸色恢复红润,心情彻底平静下来,伸手摸了摸两侧裤袋。
他呼出一口长气,伸手摸了一下外套的口袋。
戴泽说道:“他要求独自搜查,一天都没回来过。”
“这个就不必了,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希望能保持清醒。”布莱特说道:“我可没乌尔萨你那么好的酒量,我要是喝了酒,可能就会发酒疯了——今天毫无收获,我心里也很难受。”
不过乔木依这时候却是皱起眉头,眯起眼睛看着任索。
“当然。”佐仓杏子马上说道:“周边城市的所有居民都www.hetushu.com知道有两个极其危险的玄国男女在逃,近畿、中部地区的警察力量也全部调集过来,他们一旦出现在城市就绝对会被发现。”
在游戏里任索就见过一次,但在现实里见到这种眼神,还是给予任索莫大的震撼——究竟是什么人,能让这种长期处于社会底层,生活没有任何希望,得过且过的普通人焕发出这样的神采?
佐仓杏子很是丧气:“但一天都过去了,她要是全力赶路的话,说不定都走到富山县那边了……”
随手丢掉纸巾,布莱特隐匿踪迹,披雪穿林,往北方疾速移动。
长发男人说道:“魔王殿下赐予我的恩赐,我铭记在心,分别是强大的超能力,以及一颗——”
“不够好,也已经很好了。”乔木依笑着回应一句,然后大步走向小屋。这时候任索想起什么,拉住她,换做自己大步走上去,一脚踢开了木门!
长发男人此时激动得不停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坐得端正一点,用狂热的眼神注视着乔木依,说道:“杀人。”
乔木依脚步不停,继续施展「幽灵疾步」,蜻蜓点水般掠过地面,躲向另一边的丛林!
任索无法反驳——别说乔木依的法术威力远超常规,就算他们两个不用法术,要是乔木依凶性大发,她光凭身体力量都能轻易将他压在床上,他反抗都反抗不了。
当任索和乔木依披荆斩棘,摸黑翻越数山,看见那间亮着和暖灯光的山中小屋,两人心中都很平静。
围观的超凡者们见没戏看了,也回去营房里吃饭休息。布莱特看向乌尔萨,笑道:“我那边还有一瓶威士忌,等下给你送过去?”
佐仓杏子微微一怔,旋即狠狠一拄大枪:“我也要通宵搜查!”
沾着血的纸巾落在枯黄草叶上,散发出诱人的铁锈香味,引来等候良久的追猎者。
布莱特苦笑一声:“暂时还没有。扎克队长那边还没找到制造祸乱之源的魔王信徒,也无从进行预言……但魔王应该还在山脉里的。”
月光之下,穿着白色风衣的布莱特,手持长剑慢悠悠从树林里走出来,脸上依然保持着亲切的微笑。
估计冬堡也没向武魂殿说明酒精需求——谁会想到他们得在飞弹山脉两天两夜啊。
乌尔萨看了他一眼,沉默片刻,打了个嗝,说道:“要陪我喝几杯吗,兄弟?”
乔木依叮嘱一句,低下头看向今晚的战利品。
布莱特忍不住笑了一声,问道:“所以杏子为什么和乌尔萨打起来了?”
乔木依反应极快,当长发男人出现异状的瞬间就扑向hetushu•com任索,抱着任索急速退后。这时候,任索低声说道:“还有!”
乌尔萨瞪着她,忽然哈哈大笑:“勇士是不会跟一米五以下的小女孩斗气的。”
“是……是你!?”长发男人的声音忽然高昂起来,那份高兴简直流于言表,甚至还流下高兴的泪水,若不是被乔木依捏住后颈,说不定他就当场跪下舔乔木依的鞋子了:“魔王殿下,你居然来亲自来了!?”
“英俊,亲切,热血,实力强大,具有强大的人格魅力。”陈辽不假思索地说道:“对于联邦来说,他可能比天使扎克更重要。”
“他没酒喝,当然去找武魂殿的负责人。小妹妹今天毫无收获,也是一肚子火,他们聊没两句就打起来了。”游戬摇摇头:“都冬天了,怎么火气还这么大……”
“两位,看在上帝的份上,停手吧。”布莱特说道:“等下要是魔王出现了,你们却没力气战斗,那就太令人遗憾了。”
就在木门破开的瞬间,一道血影从里面爆起,如同利箭一样袭向任索!
游戬哼了一声:“朕只是想看戏罢了。”
“什么一米五!”佐仓杏子气得快跳起来,踮起脚尖喊道:“我明明——”
乔木依抓住他后颈的手忍不住加重了力度,冷声问道:“那你说,我给了你什么?”
没有。
哪怕布莱特没给出任何理由,守望者们都不假思索地遵从他的命令。
“没问题,布莱特!”
“他应该是俄罗斯人,寒冷和烈酒才能铸就这样的勇士。”乌尔萨拿着新到手的威士忌满满喝了一口,脸上的怒容稍微收敛,说道:“我喜欢这金发小子。”
而另一边,离开营地有一段距离后,布莱特对守望者们说道:“我要离开一下去检验一件小事,你们按照既定路线巡逻,不要透露我的情况。”
他们本来制定的搜查计划是白天铺撒人员搜查,夜晚值班,六大超凡者坐镇营地随时支援——不是他们不肯加班,而是夜晚搜查效率太低了,光线太弱,无人机几乎完全失效,很可能眼睁睁就错过魔王,还不如睡觉养足精神。
“嗯?”游戬吐出瓜子壳,说道:“这不很明显吗?美女与野兽啊。”
布莱特没有轻举妄动,而是马上找到一旁坐在椅子上嗑瓜子的游戬,问道:“游大哥,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尽管去吧,听说繁樱的泡泡浴挺好……”
而他们也没说谎——在他们心中,魔王的确就是我。
“那就好……卡德尔呢?”布莱特问道。
“这倒不是,只是武魂殿低估了那位俄罗斯大汉对酒精的和图书需求——武魂殿提供的酒度数太低了。”游戬说道:“他需要的是那种喝了就会烧掉脑子的高度数酒。而武魂殿送过来的,酒精含量连医用酒精都比不过,他根本醉不过去。”
“将我交代你的任务全部说出来。”乔木依问道。
“大家为了抓住魔王,都很努力呢……”布莱特叹了口气,忽然重重一锤手掌,大声说道:“好,我今晚要通宵搜查!”
“你是不是知道他会扑出来?所以你才拦住我,自己去开门?”
在营地空地上战斗的,正是武魂殿的佐仓杏子和冬堡的乌尔萨这两名四转强者,虽然他们似乎收敛住攻击威力,没有溅射波及到其他人身上,但他们激战的地面简直是天高三尺——都快打出一个巨坑出来了!
这座山间小屋是一个合掌小屋,跟白川乡那些房子一样,屋顶呈‘A’形状,现在已经被雪染成白色——越到北边,风雪就越大。
繁樱人向来喜欢喝清酒、烧酒和啤酒,其中烧酒的度数算是最高的了,但顶多也就45度——跟乌尔萨整天喝的Spirytus(生命之水,泛称96度以上的酒饮料)比起来,简直就是弟弟。
……
“好了好了。”布莱特温言安抚他们,说道:“两位,我知道你们因为毫无进展而心情不好,但发泄完之后,就该好好屡行作为负责人的职责了。大家在看着你们呢。”
他闷哼一声,用准备好的纸巾捂住鼻子流出来的鲜血,晃了晃脑袋,低声说道:“果然……”
“游大哥你也是外冷心热的人。”布莱特看了一眼场内的战斗:“他们好像也累了……我去给他们一个停战的理由吧。”
“但他没酒喝,为什么要和杏子打起来?”布莱特继续问道。
两人沉默下来,这时候布莱特拍拍掌大声说道:“各位,今晚搜查辛苦了,该换班换班,该休息休息吧!”
任索和乔木依几乎都瞬间注意到他那双充满精气神的双眼,肉眼可见仿佛在燃烧的斗志,没有被他平凡邋遢的相貌所遮掩,反而越加纯粹闪耀。
而就在他们闪避的方向,此时被一道无形剑罡掠过,地面被掀起五米高的飞泥!
他看着乔木依,叹了口气,左手卷了一下耳边金发,十分惋惜地说道:“你啊,既不愿意好好当一个称职的魔王,又不肯乖乖去死,真的令人很为难。”
长发男人看了一眼乔木依,微微眯起眼睛:“你……”
“下次不要这样了。”
不是说恋爱脑会让人失智吗?任索暗暗嘟囔一句,然后坦然说道:“这个嘛……不让女友涉险不是常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