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515章 第八天

众人一想也觉得很有道理,纷纷点头,佐仓杏子认真说道:“那刚才,如果魔王大声说她就是制造祸乱之源的魔王……”
布莱特向递红茶的武魂殿武士道谢一声,转过头说道:“那是因为就在半小时之前,有一头祸乱之源出现在联邦纽约。”
啪、啪、啪、啪……跳了八下后,沉进河里。
任索扯了扯嘴角,说道:“公子你这时候说这种话,跟立旗一样很危险的,我来说几句反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人生自古谁无死……”
“没错。”乔木依点点头,问道:“不过,你为什么依然是叫我公子?”
哎!?
“炸鸡?”
“当然是小索。”乔木依理所当然地说道:“其他人会这样喊你吗?”
“幸亏仙宫的任寒先生再次出手,不然这次纽约肯定会受灾严重。”布莱特说道:“扎克队长这阵子不在纽约,等他赶回去就晚了……”
“晚上没有巡逻,又不在营地,你去干嘛了?”坐在椅子上,双手插着裤袋的游戬看了一眼布莱特,率先问道。
“不过嘛,这种表白方式真的是非常肤浅,简直就像暴发户一样。”游戬摇了摇头,表明他不赞成这种做法。
乔木依直接将他的手指都含住了,舔了一下才咬住那颗小药丸,向任索挑了挑眉,似乎在报昨晚的被调戏之仇。
在迷茫中徘徊、与绝望成为朋友、等候死亡降临的乔木依,终于被他用那种夸张但特别有效的方式拖出泥潭,重新燃起希望。
“按照守望者的预言,魔王将会因此获得难以想象的怨恨之力了。”布莱特说道:“幸好她这次不是用来收割怨恨,而是让她的男人向她示爱。我们还有补救的机会,现在马上控制舆论,让所有人都忽略那个声音,并且做好预告,告诉民众那是在试验一个新技术,里面的内容都是电影剧情。这样,如果魔王想利用这个传音能力蛊惑世人,或者栽赃陷害其他人,民众也不会相信她。”
任索让她对未www•hetushu.com来产生的期待,压垮了所有不安和忐忑。
“那大家就回去休息吧,魔王明天多半会继续逃亡,养好精神,争取明天抓捕魔王!”布莱特给大家打了打气,散会后便回到自己帐篷里,钻进睡袋里准备睡觉。
布莱特站起来,发现现在雪已经停了,便转身走回营地。一回去,就有守望者跑来找他汇报:“布莱特!其他国家的调查负责人在开会,正在找你过去。”
“好了好了,吃完就快走吧。”乔木依连忙打断他,然后轻轻叹了口气,说道:“虽然我是这么说,不过我们离目标还有很远的距离,现在联合调查组肯定已经封山搜索了,我们两个徒步走过去,也许……”
“前面那么多惊涛骇浪,我都陪你闯过了。接下来,必然是一路坦途。”任索语气很是轻松:“你现在,总该能相信我了吧?”
“去哪?”
“不,就公子吧。”乔木依摇摇头,说道:“其他名字,可能会有别人用来称呼我。但这个称呼,是独属于你的,只有你可以用这个称呼来叫我。”
任索过去牵着她的手,跟她一起,从黑暗的山洞,走向阳光灿烂的山野。
这时候,任索听见乔木依轻声说道:“小索,我不想死,我想要活下去。”
“谢谢,赛丽斯,明天不用喊醒我,我可能会睡得很晚。”布莱特抱歉地笑了笑。
……
闪着白光的石片落进河里爆出浩瀚剑芒,足足将近二十米宽的河流顿时被拦腰截断,河床的泥沙也被炸飞起来!
当躺在草堆上的任索醒来时,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乔木依的眼睛。
正在打瞌睡的佐仓杏子差点脑袋掉到桌子上,她揉了揉眼睛,向营帐里的赤备武士挥挥手,赤备武士马上说道:“就在13分钟之前,一个男性声音在关东、中部、近畿、东北地区响起。同时,守望者方面也传来情报,同样的声音在同样的时间在联邦南部、东北部、中西部地区响起。声音时长约为6.12秒,所用和-图-书语言为玄国官话,内容为……”
乌尔萨、戴泽、卡德尔等人也点点头,表示会告诉政府。游戬看了一眼布莱特,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沉默地赞成这个建议。
“可恶!”佐仓杏子咬牙切齿地说道:“被小看了!”
放在古代,任索仅凭这个能力当个神棍是绰绰有余的。乔木依是第三次看见他无中生鸡,依然感觉不可思议:“你的觉醒能力其实是时空类吗?”
睡袋里的布莱特闭上眼睛,轻声低语:“……她究竟追查到哪一步呢……?”
戴泽开口问道:“但为什么只在联邦和繁樱响起?其他地方好像没响起那个声音。”
不过任索想了想,感觉口腔清洁术很可能是制造一道水流在嘴巴里上演海啸风暴,感觉还是自己刷牙比较实际。
“……只给她留一个饵吧。”
“那你这个称呼,被我承包了!以后只有我能这样叫你!”乔木依勾勾手指,笑道:“小索,我们走!”
坐在河滩大石头上的布莱特,抬头看了一眼夜空,随手拿起一块扁平的石片,调整了一下姿势,往溪流里扔去。
听到游戬这番话,房间里所有人顿时将视线凝聚在他身上——你当我没看过《命运》直播?那个在全球十几亿人观看的直播里,追着灾厄使者喊老婆的人是谁来着?
注意到其他人在看着自己,佐仓杏子咳嗽两声,说道:“所以……魔王这是在挑衅我们?她不仅不怕我们追杀,甚至还有心思毁灭世界顺便谈个恋爱?”
轰!
“这就是你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的原因吗?”
“好,谢了昂尼特。”布莱特笑着回应一句,走向正中间的帐篷。
“所以祸乱之源跟示爱又有什么关系?”游戬问道。
“为了向魔王示爱,魔王的共犯释放一头祸乱之源,毁灭一个城市作为礼物……”布莱特苦笑一声:“这是许多娱乐作品里都出现过的剧情,不过当知道自己的城市变成那个礼物,就感觉很难受啊……”
守望者一边说还一边拍了和_图_书拍布莱特的肩膀,扫走上面的雪花。
乌尔萨打了个酒隔,狠狠锤了一下桌子——这个举动代表他在故意表达愤怒,如果他真愤怒就锤烂桌子了——说道:“那为什么要让声音传遍繁樱和联邦?”
等两人的身体通过脸红心跳的液体交流而彻底苏醒过来后,任索才轻声问道:“要吃早餐吗?”
他早就知道要在野外过夜,又不可能带牙刷出来,因此他带了一小盒固体牙膏粒,专门用来临时用来清洁口腔。
既然人到了,游戬便问道:“大半夜不睡觉,召集起来干吗?”
“反思自己。”布莱特耸了耸肩,说道:“抓捕魔王的行动很不顺利,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够好,所以走到一个安静的地方思考了。人好像没齐……卡德尔呢?”
“貌似是这样。”布莱特说道。
“行了行了。”佐仓杏子摆摆手,问道:“你们都听到了吧?并且听懂那个声音在说什么吧?”
“别吞哦,咬碎后咀嚼三分钟,然后漱口吐掉。”任索嘱咐一句。
“嗯……不会。”任索想了想,除了乔木依还真没人这样喊他——老爸老妈是直接喊他索仔、儿砸的。
他们修士一样是人,自然不可能一天到晚都是香喷喷干干净净的——至少三转修士还做不到。
……
“嗯,我喜欢专属限定版。”任索颇为满意,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所以你想怎么叫我?”
“还有很多。”任索眨了一下眼睛:“你要用一生来了解我的秘密。”
等洗漱完,任索才迫不及待地抱着乔木依进行早安吻。
忽然,他捏紧石片,石片泛起了白色的光辉,被他狠狠竖着地劈进河里——
没人摇头,看来所有人不仅都学过玄国文,而且还相当精通。
“你这么蹩脚的情话就别在我面前秀了。”乔木依戳了一下任索的额头,等吃了几块鸡排鸡翅后便用纸巾擦了擦手,站起来拍拍屁屁,说道:“我吃饱了,走吧。”
“不能再拖了,再拖也没用,而且仙宫、世界树……唉m.hetushu.com。”他叹息一声:“爱情,爱情啊……爱情令我打了水漂,爱情令人不愿成魔……”
任索捏了捏乔木依的柔夷,笑着说道:“光活着就足够了吗?我可不要,既然活着就要期待更多,获得更多!”
“不是,这个是……意外得到的道具,无关我的能力。”任索摇摇头,说道:“跟对策局拿到的神秘道具差不多。”
“也对,你今天已经很累了,好好休息。”赛丽斯体贴地说道,轻轻放下门帘离开。
乌尔萨又在喝可以点燃的生命之水,佐仓杏子翘着二郎腿撑着下巴打瞌睡,戴泽眼观鼻鼻观心什么都不说,游戬也没兴趣欢迎卡德尔——他肯跟布莱特聊两句,也只是因为布莱特比较会来事罢了。
内网什么时候才研究出「清洁术」啊……
“布莱特,明早要我喊醒你吗?”一个金发女守望者掀开帐篷门帘,轻声问道。
“好阴险的魔王。”佐仓杏子深吸一口气,点点头说道:“我马上通知政府,让他们做好准备。”
其他人也恍然大悟,佐仓杏子忍不住做出西子捧心的姿态,凝视虚空,眼神似乎有点向往:“真好啊……”
“什么意思?意思不是很明显吗?”游戬感觉莫名其妙,一脸茫然地问道:“有人在向魔王示爱啊,这个不用讨论吧?”
吃完最后一个鸡腿的任索擦了擦嘴,想了想,说道:“公子,你是我一个人的主角。”
“说曹操,曹操到。”游戬看了一眼门帘,此时卡德尔正好揭帘进来。他扫了扫肩膀的雪,沉默地坐在一边。
他忽然大步越过阴冷的山洞和外面的世界的界线,步入阳光沐浴的天地,转过身向乔木依伸出手,发起邀请:“我要和你活到老玩到老,你呢?”
他又打了几次水漂,全都是八下沉河。
“好暖和。”布莱特一掀开帐篷的帘子,一阵热浪便袭向他全身。帐篷里放着无烟炭炉,四名四转修士已经在里面了。
她之前愿意为了任索而死,现在愿意为了任索而生。
布莱特看了看游戬,游和图书戬摇摇头:“玄国有手机和喇叭,这种法术……至少她是没机会学到的。”
“嗯?啊,我习惯了。”任索眨眨眼睛,问道:“要不……我叫你木依?小木?小依?小乔?”
“+1。”
“所以现在就讨论一下那个声音是什么意思,你们能不能从那番话里找到魔王。”佐仓杏子问道:“还有,这个是不是魔王的能力有关。”
“哦,这个啊,朕可以解释一下。”游戬说道:“就是有的人为了谈恋爱,脑子上头了,想用一种可以引起别人注意的方式来证明他的真心诚意,其中最普遍的方式就是当着很多人面前表白——现在相当于有几亿人听见那个男的向魔王表白,那份心意应该是传达到了。”
“去找最后的线索,然后我们就回去吧。”乔木依居高临下地看着任索,嘴角扬起,认真说道:“一起回去,回到平静安全的生活里。两个人,平平安安回去。”
任索点点头,蹲下来掏了一下草堆,说了一句‘炸鸡套餐’,然后就从里面掏出一份炸鸡套餐了。
布莱特收敛笑意,脸色稍微有点沉重,说道:“或许……这是在庆贺吧。”
“局里那些道具可没你这个好用。”乔木依一边吃鸡排,一边歪着脑袋问道:“又是有神奇道具,又是认识仙宫的大人物,又是有近乎预知的直觉……你身上还有多少秘密?”
11月27日,早上8点30分。
卡德尔忽然问道:“那个大范围传音的能力……”
她猫在任索怀里,也不知道醒了多久,非常乖巧地看着任索。
那场表白,并没有浪费。
乔木依没有犹豫,走出山洞握住他的手,调皮地笑道:
任索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拿出两颗像是小药丸的东东。他自己咬住一颗,将一颗送进乔木依嘴里。
“那很可能就是魔王的能力了。”布莱特说道:“这个法术可能是在肆虐世界的时候,用来大范围告知被害者们,到底是谁在毁灭世界,让他们的怨恨尽数流入魔王身上,成为魔王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