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系统让我去算命

作者:牧三河
系统让我去算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8章 免费电疗

一连串的电弧在他周围暴起,周围十米形成了一片蓝白色的电网,同时一股强大的电流流过他的身体。
一路游走,最后来到一座高塔前。
“谢谢大师!”
于是他闭上眼睛,开始运行起宙息术,精力像流水般慢慢回到他的体内。
大黑和茉莉也非常懂事,他每拔下一些,它们就用嘴把草叼着堆放在一起,很快就堆出了几个小山。
“哥,走了。”邹瑶看他出神了很久,便小声地提醒。
就像在那一瞬间,全身每个细胞都在以极高的频率在震动,并且嗡嗡作响。而对身体所有的感觉都被切断,灵魂都要被震得出窍了。
静明和尚一个人坐在屋里,看着电脑屏幕皱着眉头,随着他粗大的手指不停滑动,春节这几天的收入明细,便清楚地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众生百相,到了这里却都显得特别虔诚恭谨,低下头颅,谨小慎微,说话都不敢大声。
“师傅。”这时一个二十多岁的光头和尚走了进来,正是他的大徒弟李道德。
邹海绕过菩萨雕像,跟着邹瑶朝后面走去。
“师傅,有了,刚刚送来的。”
再过一段时间,就能让它们去买酱油了。
拿在手里确定是真货之后,静明的脸色这才稍微好了点,不过还是有些不满意地问:“怎么才一个?你那和图书小舅子的办事能力也太差了吧。”
……
他咬了咬牙,觉得系统应该不会坑他,也没有坑他的必要。
静明不耐烦地说道:“老早就说过了,方丈老大爷在清修,我都难得见到,你让他们走吧。”
啪啪啪——
吃过早饭,巫俊继续去拔草。
正因为众生皆苦,才需要佛门普度。
“要不以后我也来拔吧。”
静明忽的站了起来:“我亲自去接待一下。”
特别是那些有钱人,赚了那么多钱,心里一定非常痛苦,对吧。
巫俊将意识回归识海,果然看到一颗紫色的珠子,上面还有电光环绕,看起来极度危险。
“系统,赶紧的。”
雷珠发动时的声音有点大,而且这东西千万不能让人看见,否则就会把他当成妖怪了,所以只能晚上再练了。
静明皱了皱眉头:“你让他放开了收,两万三万算什么钱?”
“宿主请注意,一颗雷已经在你的识海中。”
“宿主请放心使用。”
巫俊只觉得嘴里一甜,紧跟着浑身一阵颤栗,这酸爽。
我怕还没坚持到适应,就先被烧焦了啊!
他不由暗暗心惊,平常最多几分钟就能充满,这次感觉就闭了一下眼,结果快一个小时过去了。
系统:“宿主请注意,作为淬体术最后一层,自然没http://www•hetushu.com有之前三层那么容易,请宿主坚持,相信宿主很快就能适应。”
“没事没事,我可能拔草太累了。”
李道德听了心头一喜,立即答应。
“大师,”这时覃晓雨从前面跑了过来,一脸惊恐地看着他,“大师你没事吧,我刚才听到有什么东西爆炸了,还有火光!”
“我……没事……我刚才在放鞭炮……”
“啥子事?”
“真的?”覃晓雨听了喜出望外,等了这么久的设备,终于来了,“好,我马上就去请假。”
“那就练练宙息术,恢复点体力。”
覃晓雨:……大师这个爱好好特别啊。
经过一夜的艰苦奋战,终于在天色微明之际完成了任务。
从小到大,邹海都被告诉要不信鬼神,所以今天还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不由对寺院里的建筑和景致充满了新鲜感。
外面一个声音说道:“师傅,外面来了几个人,说要想见方丈大师。”
身体感觉被掏空啊。
覃晓雨把热气腾腾的馒头端了上来,还有一盘酸豆角炒肉丁,和一大碗皮蛋豆腐汤。
好在连绵的春雨之后,土地变得十分松软,拔起来也省了不少力气。
“市里刘秘书带来的,据说是省里的。”
“师傅,这次的人有点来头,是大人物。”
还好这雷劈只http://m.hetushu.com有一瞬间,否则一直这么持续下去,他觉得不用一分钟就真要魂归九天了。
……
自从山下来了个算命先生,开始卖什么平安符之后,望峰的护身符销量就一落千丈。当然,这是指那种经过静林大师,也就是他的师兄“开光”过后的护身符。
静明没好气地回道:“多大?有没有弥勒佛祖的肚子大?”
“大师你怎么了,”覃晓雨赶紧过来扶着他,“你脸上怎么这么黑乎乎的?”
“嗯,就放在最头上那两间吧,你自己看着安排。”
再当然,这其实只是一种对外的说法,静林大师虽然佛法高深,智慧超群,但却从来没给什么东西开过光。
李道德转身关上门,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自封袋,里面竟然是一道巫俊的平安符。
巫俊倍感欣慰,果然还是没有白疼,都知道帮他做事了。
“别,千万别,”巫俊赶紧制止她这种冲动的想法,这要是被她拔了,他还哪里去赚雷珠对吧,“我喜欢拔草,真的,你千万不要跟我抢。”
邹海和邹瑶来到望峰寺时,大量的游客和香客已经开始在寺庙里烧香拜佛了,整片庙宇都弥漫着浓浓的香烛气味。
最主要的是能为寺庙筹集资金,毕竟寺院这么大,和尚这么多,现在又不像以前,这都是发工资的和_图_书,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
邹海心道,这大概就是信仰的力量。
来此跪拜祈祷的人最多,几乎在门外排起了队。
“师傅,不好弄啊!”李道德苦着脸回道,“那个算命的最近基本上不卖符了,这一个还是他好不容易从别人手里收来的,花了整整一万块!”
“系统,这东西不会有问题吧?”
这在静明看来,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
“回来了?”静明抬了抬眼皮,问,“怎么样了?”
有人衣着华贵,进门就跪下,磕头犹如猛虎下山,之后到门角捐功德,大把撒钱。
让他们捐赠一些功德,买点开光护身符,就能化解他们种下的业,这种天一般广大的善举,海一般深厚的功德,怎么就不肯做呢?
“系统……你是不是搞错了?这威力好像有点大……”
稍微恢复了一些体力,巫俊便来到凉棚下坐着休息。
好吧,雷来!
塔内是一个巨大的观音像,身高三十余米,手持玉净瓶杨柳枝,立身于浩浩红莲之上,玉面清净庄严相,弯弯秋月锁眉头。
“大师,吃饭吧。”
这时又有人敲门。
巫俊回到家已经天黑了,为了早点得到系统给的雷珠,感受一下五雷轰顶到底什么感觉,他决定连夜开始拔草。
一趟宙息术练习下来,他感觉体力差不多都恢复了。再次睁开眼时http://m.hetushu.com,天色已经大亮了,厨房里已经飘来了奇香果馒头的香味。
也有一些看起来生活艰苦的老年人,从老旧的背包里拿出几个黄橙橙的桔子,诚意十足地放在供桌上。
静明大步走出时,刚刚还一脸不耐烦的神色,就变成了弥勒佛似的笑脸:“呵呵,阿弥陀佛,几位施主远来是客,怎么还站着说话呢,快请坐,请坐!”
覃晓雨一看,果然拔出了一大片野草,顿时觉得大师果然是个勤劳的人,为了拔草熬了个通宵,人都要拔虚脱了。
巫俊试着走了一步,结果差点一头栽倒。
别说被雷这么劈了一下,当时感觉有点气喘脱力,缓过劲来之后就舒服了,浑身懒洋洋的,还有点发痒,感觉要是一觉睡下去,就能睡到天荒地老。
浑身的感觉回来之后,就开始听到心脏猛烈地跳动,脑袋里传来咚咚咚的响声,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干了,骨头都要散架了,连站着都感觉有些吃力。
后院有将近二十亩地,除去池塘还有十五亩,如果按照比例来分的话,需要拔一亩多地,差不多30米见方。
真是个老顽固。
当他看到护身符一项的销售仍旧没有起色时,眉头皱得更深了。
巫俊做到桌前,咬了一个馒头在嘴里,说道:“今天做蛋糕的整套设备都会来,你要不请一天假,现场来指挥工人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