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系统让我去算命

作者:牧三河
系统让我去算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9章 怎么又是你

只见这符金光灿灿,一面纂刻着观音像,顶书“金卡平安护身符”,背面是一道符文。
于是他遗憾地摇了摇头:“这个真的是无能为力。”
但这个符一拿在手上,仿佛就能感受到一种不知名的能量和气息,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本来乱糟糟的心也很快就平静下来。
“可是……”
“女施主,在这方外之地,我们不说钱,我们只论功德。”
邹瑶以为自己听错了。
邹瑶心里一喜:“那捐功德……”
“师兄曾再三嘱咐,这些护身符一定要留给真正有所需之人,恐怕……”
静明早就在一边看到了她表情的细微变化,心里不由感叹,这算命的平安符还真是好用,谁见到都像捧着宝贝似的爱不释手,可惜能弄到的数量太少,否则他又哪里需要天天去在意外面那点香火钱。
她原本以为,护身符不过是纸片或者镀金的,看起来比较好看而已。
“这还能有假,都上新闻了,你现在搜就能搜到,”刘秘书说道,“前几天那人还专门赶过来,一次就捐赠了一百万的功德,这两天正在给他造功德碑呢。”
邹瑶还想再说,邹海把她拦了下来:“既然大师不见客人,我们就走吧。”
和*图*书体精美,而且比较厚实,中间好像夹还着什么东西。
“别可是了,走吧。”
于是他信步走了进去,顿时感觉步入了另外一个世界,空气清新得像是回到了小时候,淡淡的雾气仿佛就在眼前,还有那青草的味道,更是沁人心脾。
怎么又是你?
有个性,也不知道这里面是干什么的。
“什么事刘秘书。”
几乎就在一瞬间,她就决定要把这个护身符买下来,花再多钱也要买。
静明听了心肝一痛,一看这就是个大方的主,可惜老顽固是真的不见外客,这笔功德怕没那么容易到手啊。
“没关系,”邹瑶立即说道,“法师慈悲为怀,请一定要卖给我。”
“静明法师,”刘秘书和他是老相识了,也就不拐弯抹角,直接说明了来意,“这两位想见一见静林大师,不知道方不方便。”
邹瑶倒没有去搜索一下这个新闻,但她相信刘秘书不至于骗她。
……
邹瑶听了不由暗暗失望,见不到静林大师本人,护身符恐怕也不会有什意义。
静明最后点点头,道:“好吧,既然有缘,那就给你。”
三十万就三十万吧,只要对哥哥的病情有帮助,花点钱也值了,就当是做hetushu.com善事好了。
刘秘书见她犹豫,便又说道:“你千万不要小看这个护身符,静林大师在我们这里能有这么大的名气,真不是包装出来的。
求医不行,求佛不遇,难道老天真的就这么狠心?
“是啊法师,求求你了。”
邹瑶一听有点急了,赶紧说道:“法师,我真的很需要啊,我哥哥他……他身患绝症,估计寿命不多了。”
“别傻了,”邹海宠溺地拍拍她的头,“不过是寻找个心理安慰而已。”
“邹小姐,你稍等一下。”
她想起林雪说过的那个算命先生,但这一次她打算自己先去,她不想再让邹海失望。
“那也说不一定呢……”
“真的这么神奇?”
邹瑶抱歉地一笑:“对不起法师,那请问我要捐多少功德,才能得到这个护身符。”
“那随你了。”
这时刘秘书也在一边说道:“静明法师,你就给她吧,不是说佛祖普度众生吗,说不定这护身符也会有用呢?”
“这……”静明露出一脸难色,“恐怕是不巧啊,方丈师兄在闭关清修。”
“法师,还请你通融一下,”邹瑶略带焦急地说道,“我们真的有事请大师指点。”
邹海说着当先走了出去,心道不和*图*书见就说不见,非要说什么闭关清修,现代社会还有谁玩这个啊,故弄玄虚。
邹瑶从后面追了出来,看着哥哥消瘦的背影,鼻头一酸就小声哭了出来。
邹瑶想了想,说道:“你们去吧,我还有点事。”
邹海走了之后,邹瑶正想下山,去找那个算命先生,刘秘书从后面追了上来。
见她还闷闷不乐的样子,邹海又说道:“行了,开心点,这山上风景还是不错的,我们再到处走走。”
最后他顺着围墙,来到长满了杂草的后院,看到一个人正在卖力地拔草,浑身上下都已经被雨淋透了,可他好像也一点都不在意。
“女施主,其实是这样的。我方丈师兄静林大师,每年都会开光一些护身符,但这开光的过程非常不易,需要他天天早晚诵经,整整三百六十天。但到最后,能成功开光的,最多也就三五个。
邹瑶把这道护身符拿在手上,立即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功德的话,就随便给个……三十万吧。”
狗为什么要爬树啊,你们是去掏鸟蛋吗?
“你哭什么?”邹海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珠,笑道,“就算见到了,还真能把我这病治好?”
这年头,果然是个人傻钱多的好时代啊!
和_图_书春节前,有个从滇南的商人,在这里花大价钱求了一个护身符,结果回去在高速路上就出事了,车都撞得不成样子了,但他人却没事,就受了一点皮外伤。”
“真的不行吗?”邹瑶皱起眉头,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法师帮忙,我们可以为贵寺捐功德。”
邹海走出寺庙,天上又飘起了小雨,于是他撑着雨伞,沿着潮湿的水泥路慢慢下山,不久来到巫俊的家门口,不由放慢了脚步。
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狗爬树,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开过光的护身符?”
刘秘书将她带到一个没人的角落,轻声说道:“是这样的,刚才我又跟静明法师商量了一下,他说虽然见不到静林大师,但大师开光过的护身符正好还有一件。”
外面路边的草还没来得及发出嫩芽,这里面居然就一片春意盎然了,这好像不合逻辑啊。
“周一到周五休息,周末两天上班?”
“那稍微等一下,我需要点时间。”
“不是我不愿意帮忙,只是我方丈师兄潜心研究佛法,已经一年多不见外客了。平常就算我想见他一面都难,不知道几位有什么事情,或许我可以代劳。”
这时他留意到大门口的牌子,虽然已经被雨水m.hetushu•com淋湿,但还勉强能分辨上面的字迹。
邹海在看到静明时,才知道肥头大耳原来是这个样子。看来这个和尚平时没有少捞油水,愣是长出了弥勒佛的体型。
可一想到这符是个高僧念了一年的经文才得来的,而且拿在手里,那种实实在在能让她心安的感觉,她最后还是咬了咬牙。
而且巨大的榕树上,成群结队的小鸟飞来飞去。
于是她跟着刘秘书,再次见到了静明,后者珍而重之地打开一个紫檀木镶铜方盒,从里面取出一块护身符。
不过这样看来,这个静林大师开过光的护身符,说不定还真有点灵验。虽然和她哥的病好像不怎么搭边,可事到如今,有总比没有好啊,万一有用呢。
他随意地在院子里闲逛,两只狗看到他,也并没有阻拦。
三十万?
这人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倒不是舍不得钱,但一个护身符三十万,这价格贵得也太离谱了。
还有两只狗在爬树。
这护身符,果然非同一般!
“法师,不知道这个护身符要多少钱?”
“这……”静明露出为难的表情,“护身符主要是让人避免突然的灾难,对顽疾病症,效果可能不大好啊!”
邹瑶出门打电话的时候,静明和刘秘书两人也是会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