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聊斋觅仙路

作者:雪满林中
聊斋觅仙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养生主

第211章 夜话

却说傅说把丁前溪那些人灌得全部都趴在了桌子底下,才施施然地去见傅天仇。这种事情,自然不好不和傅天仇说一声,哪怕他才有着真正的权力!
丁前溪这般话一出,那些跪在地上的汉子们都纷纷站起,嚷叫道:“哥哥说的是哪里的话,我等岂是贪生怕死之辈!”
两个世界都是一样,一个大一统的皇朝,有着三百年左右的寿命,确实已经到了覆灭的时候。
傅说有些好笑,知道傅天仇担心是从哪里来的。怕的是自己做了曹操那种“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而已!他当即道:“叔父放心,庆安皇帝已经拜我为师了,我答应他要保他刘家天下,千秋万代,永世不易!”
叔侄两人也很久没有说过知心话了,便烫了好茶,两人联袂夜话。傅天仇忽然道:“皇上分派各路特使,出京祭祀青主公,并冥界鬼神!”
傅说说到这里,傅天仇“哦”了一声:“你说的是大吴朝www.hetushu.com的太祖皇帝?在什么上看到了,借来给我看看……”
傅说讲到此处,傅天仇已经摇头叹气:“大吴太祖这般作为,如何平定的天下?如此慢待天下间的英雄豪杰,难怪大吴太祖一死,大吴朝就发生了动乱!”
傅说不解地望向傅天仇,听他继续说道:“你的能力本事,我傅家千百年来,唯一能与之相比的就是青主公了。只是自青主公以来,我傅家都是以忠义传家……”
天神淫逸,水神凶蛮,也唯有阴司冥土的鬼神,和阳世最为隔离,对这阳世的影响也最小。若是天神这些势力庞大,高踞天界之上,骄奢淫逸,道宫供奉的就是这些神庭天神。而水神,天然的就和人间的皇朝不和睦。
“青萍,看你这般志向能力,叔叔我却有些担心啊!”
傅天仇是正宗的儒家大臣,一路读进仕做官的,哪里见过这种草莽做派。听得那些汉子们满口都是贼www.hetushu.com厮鸟,这些当官的若敢伤了哥哥,我们兄弟杀光他全家给哥哥抵命云云的。不由脸色发黑,额头上青筋直跳,手中抓住了惊堂木,正要拍案,就听到傅说“哈哈”一阵仰天大笑,叫道:“好好好,我生平最喜欢英雄好汉。见到你们这些心中欢喜,不如大家一起喝酒去!”
傅说“哈哈”大笑,那些草莽豪杰酒量自然是惊人得很。个个如同酒桶一般,无奈傅说金丹成就,玉液炼形,身体都已经不是普通肉身了。这么一点酒喝下去,半点醉意也没有。
“以前读……看过这么一个故事。说是某朝高祖皇帝,出身就是混混无赖,而他的对手却是一个盖世英雄。结果最后,自然是他打败了那位盖世英雄!”
傅天仇顿时放心,却又有些哭笑不得:“尽说胡话,这世界上哪里有千年不败的王朝。虽然说我们大广朝,其实……”这后面的话就不好说了,但是意思他知和-图-书道傅说肯定明白。
“青萍,你为何这般善待这些人?”傅天仇终究忍不住开口问道。
傅天仇就“哦”了一声,听傅说继续讲着故事:“他曾经策反过那位英雄手下的一个大将。结果那位大将对抗不过那位英雄,损兵折将,灰头土脸地去见太祖。当时太祖大模大样地让两位婢女给自己洗脚,就那么接见了这位大将!”
傅说感激地一笑,傅天仇这般心胸气度,虽然自己是他的侄子,可是当宰相是已经够格了。很多时候,宰相需要的只是气度,而不是能力。
这个世界史不完整,便是傅天仇这种大臣,都不知道完整的历史。所以傅说敢这般夹带私货。若是原来的世界,你编一个故事出来,人家马上就能从历史上考据出来,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所以傅说脸不红、心不跳地道:“大概是,那时我在花山县衙门里找到的。那里还保存着一些古代的卷宗,不过都不完整了!”
和_图_书说“呃”了一声,有些被呛住的感觉,这才叫鸡同鸭讲。他说的明明是汉高祖刘邦和彭越的故事,怎么能扯到大吴太祖身上去了。
傅天仇本来想要发火,忽然想到自家侄子,绝对不是那种直心眼,平常也没有见过什么时候结交这些绿林草莽了,其中必定有着深意。他想到傅说一直以来的表现,傅天仇就把心放回了肚子里去!
不论哪朝哪代,皇朝强盛,第一件事就是要打压水神。修筑运河,清理江河,保持水道这些,各种水利工程,哪一种不是限制着水神的力量?
傅说总不能说是为了儿时的心愿,小时候看那些旧式演义小说,最想做的就是那种水浒梁山的那种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英雄好汉。
傅天仇见到傅说神清气爽地走了进来,身上甚至连一丝酒气都不带的,顿时一笑道:“原本我还准备了浓茶给你解酒,现在看来却是用不着了!”
听傅说讲完了这个故事,傅天仇默然良久,方hetushu.com道:“我明白了,这些事情,你自己放手去干!”
傅说一呆,庆安皇帝毕竟是做了几十年皇帝的人,自有其手段和眼光。这祭祀各路冥神绝对是妙招。
又叫人解了丁前溪等人身上的绳索,让人准备酒菜,真的陪着这些草莽之徒喝酒去了。
“某家是来投官自首的。”丁前溪个子不高,声量却颇为宏亮,道:“某家不合鬼迷了心窍,居然占山为王,干起了造反的勾当。如今得了我家邢德兄弟的劝告,干脆直接来自首。某家任凭你们处置,只是希望放过我那些兄弟们!”
“那位大将在那位英雄手下,也是首屈一指的大将,连那位英雄都是十分敬重的,从来都是以礼相待。可是如今投靠太祖却受了这般耻辱,当时出门就羞愧得要拔剑自杀。可是他回到了太祖给他安排的住所,却发现自己的住处、衣食,所有的一切享受都和太祖一模一样,没一点差别!这位大将转怒为喜,再也不觉得刚才受了羞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