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聊斋觅仙路

作者:雪满林中
聊斋觅仙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养生主

第210章 观机

只是,傅说冷笑一声,我道门可从来没有因果业力之说!“一粒金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更何况这区区的业力!
金丹是精气神高度凝聚的产物,比原来光是性光之中发出的金光却要厉害许多,照彻身周内外,光明一片。
※※※
倒是那个九山王,叫什么来着,却是要尽快地扫灭了!傅说踱了两圈,心中已经盘算定了,正要叫人,岳山秋就走了进来。
这时候,玉辇上那团金光似乎发现了什么,把手一挥,一道金光洒出。八卦古镜上面就一阵波动,变得黑漆漆的一片,再也看不清楚。
傅说收了八卦古镜,看到的已经足够了!今世大尊那家伙,果然躲到了黑山鬼国,这却是有些麻烦。而且今世大尊似乎要比普渡慈航厉害许多!
傅天仇已经带着大军从广阳府来到太原城汇合,三万大军迅速地恢复了所有的被今世大尊造反占据的州县。而其他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举起义旗造反的,如魔王朱不平、九山王这些,见了朝廷大军声势如此之盛,更是不敢触其锋芒。魔王朱不平直接带着他的部队远遁,不知去向。
傅说看得好笑,也没有理会邢德,在这几个人里面望去,忽然看到一个最为矮小的汉子,跪在最前方,一声血气也比不得其他人那般的充足。可是邢德几个,眼神偶尔从他身上过去,都变得十分敬重。这人不出意外的话,就是丁前溪了。和-图-书
傅说运起《金光神咒》:“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咒语配合着手印,金丹放出灿灿的光明,照彻内外。
丁前溪这个名字傅说有些耳熟,记得是邢德提过,称之为当世大侠的一个人物,言谈之间,对这人推崇备至。傅说顿时来了兴趣,问道:“人呢?”
傅说听了这般故事,也是感叹,这丁前溪有恩必报,大有《史记》之中《游侠列传》的风采。傅说自小也是看旧式的演义小说长大,自然对这种人极是敬佩。
原本的许多缠绕业力,都在这金丹光芒之中,化为黑烟,彻底消散。
傅说就跟着岳山秋来到了府衙的公堂,这里已经暂时成了总督行辕。虽然建筑没有什么变化,可是衙门上面的官气却是大不一样,化为一种尊贵的紫色。
“正在公堂之上,老相公正要我请师尊过去!”
就好像一个人再是厉害,也没有办法和一个体制相抗衡。只有兴起了另一个势力,才能灭亡原先势力,甚至取而代之!仙道若想昌盛,靠着傅说一个人却是万万不行的!
八卦古镜之中浮现出黑山鬼国的建筑,极为巨大,似乎是巨人居住,都是有着黑色石料来建造。有着无数身上捆着锁链的鬼魂,身上背着巨大的石料正在忙碌建筑。每当有着一个鬼魂受不了压迫,哀叫着倒地的时候,身上就会燃和_图_书烧起一股火焰来,转眼间就把那些鬼魂烧个干净。
那地方,傅说去过,就是初次遇到叶知秋,两人杀入黑山鬼国的地方。这面镜子照彻阴阳,不仅显现出了阳世那一面的战场遗迹,而且显出了阴世之中的情况。
何况朱不平连庙宇也要焚烧捣毁,这就是把道宫也一起得罪了,失去了世间上最为强大的两股力量的相助,他就永远成不了气候。傅说甚至想把朱不平留着,养寇自重,给道宫一些念想。
傅说走出屋子,活动了一下身躯。现在这么做,已经成了习惯,而不是必要。金丹成就,玉液流转全身,滋润浑身上下,早已经没有了往日长久打坐过后的血脉僵硬之类的现象。
一点亮光从金丹之中跳出,化为一块八卦古镜来到傅说手上。自从傅说结成金丹之后,和这八卦古镜的联系就更加紧密了,有了一种血肉交融的感觉。
傅说心道,难怪不论佛、道各家,都要戒杀生,这杀孽一造,确实难以洗清。我道门还好,有着金丹之力,只要肯用功夫,多洗几次也能洗干净了。佛门的所谓佛光,莫看叫什么大普渡、大光明什么的,听起来确实威风。但是其实都是性光之中生发,想要清洗这业力,那就是不可能了!
那是一座黑色城池,方方正正,看来极是死板,有着一种岁月死寂的气息。这就是真正的黑山鬼国了,上次傅说和叶知秋闯入的只是黑和-图-书山鬼国在人间的投影而已,看起来才这般简陋。
一股股怨毒、愤恨、痛苦的气机,笼罩在整个鬼国上空,干扰着八卦古镜的画面。让傅说看不清楚。
而被抬着的玉辇上,却是一团金光,十分耀眼。这一队僧侣行走之处,无数苦役的鬼魂纷纷躲避,就连一些手拿打鬼鞭的监工,也是害怕躲避。有一个雄壮的,头上长角的恶鬼监工,躲得慢了一些,被僧侣的光芒给照到,顿时哀嚎起来,浑身收缩着,卷曲成一团。再过了一刻,浑身忽然就冒起了一股幽火,整个身子都在火烧之下,痛苦嚎叫着化为灰烬。
“有什么事?”傅说淡淡地问道。他新收的这四大弟子,都有着极大的气运,是日后光大仙道的基础。
只是那些业力极其顽固,就算这般,也不肯彻底地散去,还是有着丝丝缕缕的淡淡黑气,缠绕在身体的气机之中。无论怎么样,都清洗不干净。
这一群都是活人,身上发出五彩的光辉。这些都是活人身上的气机和冥土的死气摩擦,才会出现的景象。就好像冥土的鬼魂,若是来到阳间,身上也有着一团黑气是一个道理!
当即走上前去,扶起丁前溪,道:“丁大侠,何必如此!”
一个好汉三个帮,神道横行,仙道未兴,单独修仙实不可取,除非你不显山显水修炼到挥手间覆灭神庭,否则成为异端,修为越高死得越快。
“是了,师尊,好消息啊和*图*书!”岳山秋欣喜地道:“号称当世孟尝君的诸城丁前溪,带着部众来投降了!”
傅天仇如今身为一品大员,坐在上座,见了傅说这般作为,顿时狠狠地重咳嗽一声。傅说也是装着没看见,扶起丁前溪,却发现这人个子不高,比傅说起码要矮上一个脑袋。可是眸子之中却是炯炯有神,自然有着气度。
傅说来公堂的路上,听说了丁前溪这人的几个小故事。这人曾经被官府捉拿的时候,逃到一家穷人家里。那家人穷得饭都吃不起,但是主人家仍旧殷勤待客。后来,这主人家穷得实在活不下去,就去找了丁前溪,留住在丁前溪家数日,凑够了一大笔银子,才让主人家回去。等回到家中,家中已经焕然一新了。原来丁前溪早就派人到他家里,送钱粮、布帛,甚至还有婢女。
岳山秋底蕴深厚,又是一心向道,进步自然极快,已经达到第四层炼心得气之功了。不过说到底,周天采药之功是个水磨功夫,傅说有着种种便利,依旧耽误了两三年时间。岳山秋就算是一切顺利,要想完成这一步功夫,也要个五六年时间。
相比起来,燕赤霞的进步反而还要快一些,他兼修过佛门的《兰若经》,心性之光早已经洗炼光明,岳山秋还在炼心之际,燕赤霞已经在采药得丹了。不过到了这一步,大家又回到了一个起跑线上。岳山秋不急!
岳山秋原本是有着事情和傅说说的,可是http://m.hetushu.com见了傅说如今一日一变样子,浑身肌肤如同白玉一般,莹润之中透出一层宝光来,再没有丝毫瑕疵。不由心中就十分羡慕,心道:“这就是师尊所说的玉液炼形么?师尊说玉液炼形到最后,身体能变成仙肌玉骨,看起来肌肤若冰雪,绰约如处子,吸风饮露,不食五谷。但其实刀剑兵器都不能伤,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达到这个境界?”
傅说现在也无意追杀他,像是魔王朱不平这种,杀官造反,捣毁庙宇,一辈子也只能当成流寇。在没有更加强大的阶级取代士大夫乡绅的统治权力之前,这般见富户就分田产,见官就杀,只能把所有士大夫阶级得罪,当成魔王,而不是能改天换命的真命天子!
这些僧侣看也不看,似乎只是把这当成再小不过的插曲,继续走向城中心的一座最高的建筑。
这时候,却有着一队白衣僧侣,打扮得和普渡慈航手下的神官也差不多,抬着一个玉辇,行走在鬼国的街道之上。
八卦古镜的秘密一点一点地向傅说揭开。如今到了傅说手中,只是一抹,那镜面上就闪过一阵光华。显现出了一处古代战场的遗迹。
傅说走进大堂,就看见了几个人肉袒着身子,背着小小的几个荆条,也在玩着负荆请罪的把戏。只是这些人明显比不过南疆人实诚,怎么看也像是在做样子。当中还有着一个正在东张西望,看到傅说进来,顿时露出喜色的,不是邢德却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