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与龙共舞

第17章 维伦的决定

库德兰瞪大了眼睛,而维伦则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这让矮人越发感觉到眼前先知的“神秘”和“强大”,于是在接下来的询问中,他几乎是知无不言的将他知道的艾泽拉斯的历史,原原本本的告诉给了维伦。
在这座城市里的德莱尼人用一种古老而有效的办法隐藏着自己,他们将城市修筑在一座巨大的蘑菇之上,这不是开玩笑,在进入赞加沼泽之后,库德兰就看到过这种庞大的蘑菇,它们在这片沼泽里疯长,就和人类修建的高塔一样高大,而且异常坚固。
他们很快就成为了朋友……最少表面上是朋友,矮人确实很擅长和陌生人打交道,前提是这些陌生人得能喝酒,而且性格和矮人一样直率的话。
先知穿着一件白色的厚重长袍,那长袍上点缀着红色蓝色的宝石和布条,在他脖子后方有金色的坠饰,这象征着他的先知身份,他的头发早就掉光了,脸上满是皱纹,那是时光在这身体上留下的痕迹,而在他下巴上是白色的胡须,一直延长到他的腹部,还有下巴上的触须,被装饰着金色的圆环。
而在先知的额头上,有跳动的紫色符文光晕,那是象征德莱尼人领袖和圣光眷顾者的符文,当然,最引人注目的,是先知的眼睛……在那双眼的倒影中,你甚至可以看到一片完整的星空……
破碎者虽然曾经是德莱尼人的一员,但在兽人战争中染上了不知名的疫病,让他们的身体发生了扭曲,导致德莱尼人将他们驱逐,那是一抹惨烈的血泪史,因此在十数年之后的现在,不管是德莱尼人,还是破碎者本身,都不认识双方是同胞。
“但你依然如以前一样睿智,总能透过问题表面看到本质,但……这和我没关系了,我会带着我的族人前往纳格兰,去沃舒古学习萨满之道,我的朋友维伦,愿你和你的人民能保有最后的平安。”
先知的眼中闪耀着一抹纯粹的喜悦,他笑呵呵的说:“我早就对你说过,总有希望存在,而恭喜你,你和你的人民终于找到它了。”
“呃,我知道也不多……不过既然您想听的话,我就说一http://m.hetushu.com说吧,据说那是因为长耳朵的女王,一个叫艾萨拉的女王,据说她的智慧和力量与她的美貌一样,举世无双,然后这位女王无聊的时候就玩了个游戏,结果招来了恶魔……”
在走到最高处的时候,那德莱尼牧师停了下来,指着前方的冥想室,对矮人说了一句,后者急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而德莱尼女牧师惊讶的发现,刚才还醉醺醺的矮人,这时候已经完全恢复了清醒。
维伦已经活了数万年了,哪怕是在寿命悠久的德莱尼人社会里,先知也堪称绝对的长寿者,被族人称之为“不朽者”,很多人认为先知的存在已经超越了血肉生物的极限,他很可能已经达到了永生之境。
而泰雷多尔,只是这些蘑菇城市里最庞大的一个,超过1000名德莱尼人生活在这里,在泰雷多尔附近,还有很多很多的德莱尼人据点。
努波顿站起身,缓缓退入了背后的阴影里,在他消失之前,他轻声说:
维伦看着努波顿,他轻声说:
“等等,库德兰先生,你是说,你们的世界曾经击败过名为燃烧军团的恶魔?”
“恶魔的爪牙从未离开我们左右,这世界因恶魔而起的灾难,也有我们的一部分责任,你是亲身经历过大逃亡的,努波顿,相比亡灵,谁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呢?”
顺着点缀宝石的阶梯,库德兰跟着这牧师走入了先知休息的居所,那跳动的小尾巴在矮人眼前晃来晃去,库德兰不止一次想要伸手抓住它,但矮人忍住了自己的冲动,就算使用屁股去想,也能猜到,抓德莱尼人的尾巴,就和嘲笑矮人的身高一样,绝对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努波顿抬起头,从长袍中取出一封卷轴,递给了先知,他轻声说:“这是阿卡玛让我转交给你的,是黑暗神殿的新主人的书信,他似乎想要重新分化死灵和德莱尼人的关系。”
先知接过卷轴,他叹了口气:
这个问题让牧师愣了一下,很快,她淡蓝色的脸颊上就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她的尾巴甩了甩,低声说:
“呃,和图书这是那些隐居在卡利姆多大陆的长耳朵们的说法,毕竟那是一万年前的事情了,除了他们没人知道真相,但我更倾向于他们其实是吹牛的……”
“哦?那还真是神秘啊。”
在他眼前,是一位老朋友,一位曾经忠诚的德莱尼人,现在的被流放者,那是一位穿着蓝色长袍,将自己的面孔遮挡在其中的破碎者。
“我们不会重回德莱尼文明!维伦……这是破碎者们最后的尊严!”
换句话说,在不了解维伦所承受的一切之前,就贸然对他进行评论,同样是非常愚蠢的行为,先知和他的过去是这片星空下最复杂的故事,他曾亲眼见过黑暗泰坦萨格拉斯,他亲口拒绝了黑暗泰坦的诱惑,在堕落和灭亡的选择中艰难挽救了自己的种族,仅仅是这份资历,就足以让任何人敬佩。
……
“能详细说说这件事吗?”
这种场景让库德兰想起了当初面对兽人入侵的时候,蛮锤矮人们的远亲,那些居住在卡兹莫丹的铜须矮人们,他们也是用同样的方式,将自己隐藏在地面之下,躲开了兽人们的屠杀……这让蛮锤矮人和这些刚刚结识的德莱尼人有了很多共同语言。
“亵渎?也许吧,但若说是亵渎,在最初时我们没能保护好奥金顿,这本身就是我们的责任,传统固然重要,但对于眼下的德莱尼人来说,活下去更重要……人民们已经经不起下一场战争了。”
“再见,努波顿……对于曾经人民犯下的错误,我表示遗憾,如果你们愿意……”
伴随着库德兰有些颠三倒四的叙说,艾泽拉斯世界一万年前和恶魔的故事展现在了先知眼前,库德兰没有发现,在他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先知双眼越来越亮……
“锻炉的火焰在上啊!”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沙塔斯?”
“唉……”
“那战争也毁了我……但我此行并不是要和你讨论历史,维伦。”
“我倒是更好奇,你会怎么处理你们之间的关系,听说很多德莱尼人都非常不满意死亡骑士们在奥金顿的所作所为,他们认为那亵渎了生者的遗体,那是邪恶的行为……hetushu•com维伦,你怎么看呢?”
努波顿的声音和其他的破碎者一样,有些混沌,口齿不清,以及沙哑。
这是用矮人语说的,显然,矮人在故意试探先知维伦,想要看看他是不是如传说中那么神秘,而下一刻,维伦睁开眼睛,带着一丝笑意,回头看着库德兰,用和他一般纯正的蛮锤口音的矮人语回答到:
“这应该归功于阿卡玛……是他无私的将元素的信仰教授给了我们。”
“阿卡玛……”
实际上,很多破碎者都很敌视德莱尼人,在最初的艰难时光里,是那些德莱尼人,把他们赶到荒野里和兽人面前等死,而德莱尼人虽然羞愧,但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那种疫病具有传染性,他们必须保护自己的孩子。
眼看着矮人没说话,维伦笑了笑,伸手为自己倒了杯水,以及为矮人拿出了一瓶美酒,放在他眼前,维伦看着库德兰,他低声说:
德莱尼人们选了一个隐藏在角落里的,巨大的蘑菇,他们挖空了蘑菇的内部,将自己和他们的文明小心翼翼的隐藏在其中,用擅长而高超的工程学手段制作了上下来回的漂浮平台,平台最高处距离地面超过30米,那是普通生物无法逾越的高度,也许是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他们成功的躲开了兽人的追杀,并且一直生活到现在。
矮人曾用手斧试图破坏它,但那种碰撞的感觉,就和砍在钢铁上差不多,这种诡异的生物理所当然的可以被作为居住点。
而此时,先知就如同一个垂暮的老人一样,坐在自己的冥想室里,他苍老的手中翻转着一串黑色的念珠,每转动一颗,就有圣光的痕迹在指尖跳动。
矮人看着离开的牧师,他低声问到:“你不和我一起进去吗?”
先知维伦返回泰雷多尔的时候已经很疲惫了,穿梭整个德拉诺世界的旅程哪怕对于年轻的德莱尼人来说都并不轻松,更何况他这样垂垂老矣的老头子呢?
维伦听到这名字,沉默了下来,他闭着眼睛,轻声说:“到现在,我还能记得阿卡玛曾经身穿黑袍的身影,他是一位前途远大的大主教,本该成为德莱尼人的支柱,可惜,和_图_书那场战争……毁了他。”
在侥幸从兽人掀起的疯狂大屠杀中幸存之后,德莱尼人已经学会了忍耐和知足……
有人说他懦弱,有人说他不配领导德莱尼人,也有人说他只会像是老鼠一样带着族人到处逃跑,但在长达25000年的流亡生涯中,所有的德莱尼人都对维伦不离不弃,这已经说明了先知在他人民心中的地位……
矮人并不清楚的是,关于沙塔斯城的事情,在泰瑞昂的书信里说的明明白白,但这并不妨碍维伦以此来诓骗单纯的矮人,作为活过了无数年的长者,维伦很清楚该怎么和陌生人打交道,先知的身份……其实偶尔还是很有用的。
一声长叹,冥想室又一次恢复了安宁,在周围萦绕的光芒中,维伦看完了手里简短的书信,他转着手里的念珠,思考着眼前的问题,而片刻之后,矮人库德兰推开大门,走入了冥想室里。
这一身打扮已经伴随了先生一生,已经成为了他存在的一部分。
库德兰发出了一声感慨,他走到先知身边,坐在他对面,看着那双如星辰一般的眼睛,矮人忍不住摒住了呼吸,在矮人漫长的寿命中,他见过很多自称是先知的骗子,但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老德莱尼人……很可能是世界上所有先知里,最货真价实的那个。
库德兰耸了耸肩,捋了捋自己的胡子,让它看上去更美观一些,然后伸手推开了冥想室的大门。
就像是……就像是在最黑暗的绝境中艰难前行,而终于找到了一丝希望的人一样。
“放心吧,矮人先生,先知……能听懂这世界上的任何语言。”
这是真正的传奇者,用单纯的力量来权衡他是非常愚蠢的行为,他的存在已经超越了力量本身,虽然先知所拥有的圣光之力,绝对不会比一位纳鲁更弱,但实际上,这位先知很少会使用自己的力量……他是一位彻彻底底的和平主义者。
“呵呵,你还是这么懦弱,维伦。”
努波顿带着一丝恶意,轻声问到,而这个问题让先知再次沉默,片刻之后,他转着念珠,低声说:
那地方的位置是德莱尼人目前最大的机密,绝大部分泰雷多http://www.hetushu.com尔的居民都不清楚同胞们躲在哪里,但对于居住在这里的难民们来说,赞加沼泽的生活其实还算不错,这里物产丰富,盛产多种可食用的植物以及珍稀的资源,还有足够果腹的鱼获以及猎物。
德莱尼人从母星阿古斯的逃亡已经持续了近25000年,而在那之前的数个世纪,维伦和他的兄弟们就在统治着阿古斯,很少有人直到先知的确切年龄,因为和他同一时代的德莱尼人,早就在无情的时光中死去了。
“时事艰难,德拉诺本就不安宁,现在又有亡灵肆虐,本该到来的灾难尚未发生,我从未预料到的未来却在一点点的出现,这个世界的命运已经让我无法捉摸……唉。”
“阿卡玛还建议破碎者联合在一起,他说黑暗神殿的新主人承认了破碎者的地位,他邀请我们前去影月谷开始新生活……但我拒绝了他。”
“到了,库德兰先生,先知就在里面等你。”
“努波顿,我的朋友,听说你们找到了新的信仰?”
这是一团乱麻,谁也扯不清楚,总之,如今德莱尼人和破碎者已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种族,双方很少会彼此交流,但必要的时候,他们的首领也会重新联合在一起,比如现在。
“你的来意我已经知晓,虽然德莱尼人不能加入你的战争中,但我很乐意陪同你前往沙塔斯城,参加这一场关于战争与和平的调停。”
“黯刃骑士吗?”
库德兰·蛮锤猜的不错,躲过了兽人屠杀的德莱尼人并不只是泰雷多尔一个据点,实际上,这里生活的德莱尼人,还不到残余的德莱尼人的五分之一,大部分德莱尼人都生活在另一个地方,而且在那里,还有德莱尼人最后的武装力量。
“天呐!我从未见过你这般苍老的存在,尊敬的先知,你看上去像是一位真正的长者。”
他第一眼就看到坐在那里的先知,矮人发出了一声惊讶的叫声。
“等等,女士,难道先知不需要一位翻译吗?”
“只是活的更久,这可没什么值得尊敬的……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矮人先生,我已经听说了你的故事,过来坐吧,我想听一听你们的世界,和我讲讲那个世界的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