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与龙共舞

第16章 泰雷多尔

“这只是一场意外,黯刃骑士团无意在此时进攻沙塔斯!”
那声音再一次响起,这一次更加清晰,伊瑞尔心有不甘的收回了武器,她挥起一脚,将提拉萨兰将军踹开,然后回过头,就看到了从天涯酒馆中走出的泰瑞昂。
而在贫民窟的上方,一层厚重的圣光结界笼罩在这里,堵死了死亡骑士们离开的可能,显然,这一次意料之外的冲突,惹怒了此地的主人,纳鲁阿达尔在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
泰瑞昂轻声说:
阿达尔提出了要求,但泰瑞昂却摇了摇头:
……
数秒之后,众人头顶的厚重光幕散开,代表着协议达成,于是在贫民窟所有幸存者充满恶意和敌视的目光中,沿着鲜血侵染的道路,在德莱尼人卫士们憎恨的“护送”中,死亡骑士们离开了沙塔斯,结束了这一次糟糕的旅程。
“小丫头,别担心!”
“那你又会怎么做呢?”
伊瑞尔的蹄子踩在了这德莱尼人的胸口,她双手握着战锤,举过头顶,她双眼中满是憎恨。
露米梗直了脖子,红着脸颊小声反驳到:
库德兰哈哈笑着站起身,将最后一口酒一饮而尽,他抹了抹满是酒渍的胡须,拍着胸口说:
“感谢你的关心,阿达尔,但天启不愿意留在这里……这样吧,只要有你在这里一天,黯刃骑士团就不会主动进攻沙塔斯,这是我的承诺,也是我为这一次的意外展现的‘诚意’,你满意了吗?”
“但苏醒时的痛苦依然少不了。”
“库德兰,我昨天下午借着散心的借口,围着这小岛转了一圈……”
海洋的沼泽化让很多海洋生物惨死,同时也暴露了德莱尼人的行踪,在赞加沼泽的中央,一座被改造的小岛上,名为泰雷多尔的德莱尼人据点,在过去几天,迎来了新的客人。
“不过是灵魂的痛苦http://www.hetushu.com而已,习惯了就好了。”
而伴随着世界的变化,尤其是元素沉寂,世界被邪能侵染之后,整个世界的海洋也发生了变化,赞加海开始流失水分,直到2年前,元素恢复的时间点,整个赞加海已经成为了半海洋半沼泽的地形,而且这地区的沼泽化还在继续,也许不出几年,这片海洋就会彻底消失,于是很多流亡者也开始称呼这一区域叫赞加沼泽。
一名穿着祭祀长袍的德莱尼牧师快步走到喝得醉醺醺的矮人们身边,她皱着眉头看了一眼两个醉眼惺忪的矮人,用很不熟练的通用语说:
“现在,迟到的审判,来了!”
“麦拉和你的情况,与我和奥蕾莉亚的情况不太一样,露米,我依然不同意他以活人之躯陪在你身边……你要明白,活人有属于他们的烦恼和欲望,而你……你满足不了这一切……”
“放开结界,阿达尔。”
“砰!”
泰瑞昂结束了这个话题,他扭头看着南方的天空,他长出了一口气。
这勇敢的德莱尼人双手握着长剑,站起身发出了怒吼,在圣光的包裹着,他再次冲向眼前的死亡领主们,但在他身后,伊瑞尔挥起战锤,毫不留情的砸在了提拉萨兰将军的背后,将他砸倒在地上。
阿方索已经喝的醉醺醺的,但醉酒并不影响这蛮锤骑士的思考,他一边偷偷看着不远处德莱尼女人行走时跳动的小尾巴,一边用矮人语对库德兰说:
“送她回黑暗神殿……你亲自送她回去,露米,守在那里,等到她苏醒为止。”
“谁也不愿意看着战争发生,但你们……你们必须为这一次的‘意外’付出代价!留下你手里的魔剑……如果你还有理智,你应该知道,这也是为了你好!”
在德拉诺世界尚未变化之前,在大陆http://m.hetushu.com中心的塔拉多和广阔的莽荒之地戈尔隆德中央,有一片深入内陆的海洋,被称为赞加海,是这个小世界宽阔无垠的海洋的一部分。
库德兰和自己的随从,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阿方索·雷鸣坐在德莱尼人的酒馆里开怀畅饮,他刚刚得到了来自地狱火半岛的消息,那些亡灵已经彻底退去了,基地得到了保全,这让奉命来寻找援军的库德兰大大的松了口气。
“还有,麦拉说他想见你一面,关于凯尔萨斯的主张和他自己的决定……我不想让他成为死亡骑士,我不想让他成为和我一样冷冰冰的尸体,我和他已经商量过了,如果可以,想请你把他转化为萨莱茵……他之前是天才法师,按照你的说法,转化很有可能成功的!”
赞加海上有很多荒无人烟的小岛,在兽人屠杀德莱尼人的时候,在沙塔斯城被攻破之后,德莱尼人的先知维伦就带着剩下的德莱尼人,在纳鲁的帮助下,逃到了赞加海上。
“我都说了,这是一场意外,谁都不愿意让它发生,而且我现在心情很糟糕……阿达尔,你真的决定要和黯刃骑士团全面开战吗?以奥金顿大墓地到这里的距离,你的城市会在顷刻间被淹没,德莱尼人根本来不及支援你,就算是你……你又能在战乱中护住多少人?”
这声音响起的瞬间,还在和圣骑士们缠斗的死灵们齐刷刷的放下了武器,那些杀红了眼睛,还想要反击的圣骑士们,则被从地面升腾的死亡能量扼住了脖子,在暗红色光线的跳动中,他们被扔到了战圈之外。
过去仓皇逃跑的耻辱记忆充斥了他的心口,让他闭上眼睛,等待审判的死亡到来。
“放过他吧!伊瑞尔……”
沙塔斯防御将军提拉萨兰的盾牌被塞伦特挥起的战戟砸飞,紧随其后的露米娜斯双www.hetushu.com眼中闪耀着恶毒的光芒,分开的双剑如蝴蝶打开的翅膀,在交错的剑芒中,将军坐下的雷象被刺穿了心脏,在它最后的悲鸣里,提拉萨兰将军被抛飞了出去。
德莱尼死亡骑士全身缠绕着寒冷到极致的冰霜,而她的吼声让提拉萨兰将军脸色惨白,这战场老将被击破了心神,彻底放弃了反抗。
他的面色疲惫,眼神已经恢复了冷漠的冰蓝,他扫视了周围的战场,自己忠心的下属们身上满是被圣光灼伤的伤口,塞伦特和伊瑞尔身上还带着圣光的火焰,被唤醒的死灵们十不存一,显然,在刚才的冲突里,强大的死亡领主们也不是毫发无伤。
“哦,库德兰先生,请随我来,先知刚刚回到泰雷多尔,他要召见你们。”
在充斥着血腥和死亡的贫民窟里,那些被天启控制了心神,肆意破坏的流亡者们也在这一刻彻底清醒,那些恼人的黑暗低语声从他们的灵魂中退却。
阿达尔的声音也不再温和,充满了压迫力,纳鲁是纯粹的圣光生物,它们缺乏基本的情绪,但一旦被激怒,纳鲁爆发出的圣光之潮同样可怕,也许泰瑞昂本人可以幸免,但跟在他身后的死亡领主们绝对会葬身于此。
虽然到泰雷多尔不到2天的时间,但战争经验丰富的矮人已经看到了德莱尼人目前的情况……而就泰雷多尔本地的情况来说,库德兰不得不得出一个让人失望的结论。
“谁说的!我们又不是腐烂恶心的行尸……”
“再说了,麦拉为我放弃了圣光的信仰,这已经证明了他的想法!更何况你也没资格说我,泰瑞昂……你之前的主张都是错的,死人可以和属于自己的过去和平共处……”
“你确信他真的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吗?露米……这个答案很关键,至于萨莱茵,以后再说吧……现在,我要回阿兰卡峰林了。”www•hetushu•com
泰瑞昂高声喊到:
这种姿态显然激怒了死亡领主们,他们也抽出了武器,双方都各有损失,但谁也不愿意后退。
这里毕竟是沙塔斯,纳鲁坐镇之地,在这里圣光的杀伤性会更强,对于死亡骑士们来说,这里不是一个优势战场。
不过和来时相比,他们的队伍里,多了一个人。
“不过这些德莱尼人的酒还真是够劲啊!”
“客人们是不是需要先休息一下?”
“萨鲁法尔遇到了一些棘手的麻烦,在和维伦见面之前,我们必须解决那些麻烦……”
泰瑞昂瞥了她一眼,露米娜斯固执的摇了摇头,她等着血红色的眼睛,看着泰瑞昂,认真的说:
整个战场都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那些清醒过来的家伙们傻呆呆的看着自己双手上沾染的鲜血,看着被自己杀死的兄弟们,他们发出了惨烈的哭嚎,而这种哭嚎也让被制止的德莱尼圣骑士们同仇敌忾的再次握紧了武器。
“这点酒完全影响了老库德兰,带路吧,我们先去见见你们的先知……”
泰瑞昂将怀中昏迷的人交给了露米娜斯,他伸出手,温柔的帮奥蕾莉亚拂平了散乱的长发,这个举动让露米娜斯露出了一抹窃喜,但还没等她的笑容收敛,泰瑞昂蜷起的手指就狠狠的敲在了她的脑袋上,露米发出了一声痛呼,而泰瑞昂嘴角则泛起了一抹笑容,但转瞬即逝,又恢复了之前的冰冷。
“但他们肯定是无法帮助联盟了……我们的任务算是失败了。”
“我认得你,提拉萨兰,卡拉波神殿的防御将军,你和维伦一起背叛了我们!背叛了卡拉波战死的数万同胞!你把自己的人民扔在废墟里等死!”
“如果这就是德莱尼人剩下的所有人员的话,那他们就已经走到灭族的边缘了,只剩下了不到1万名平民,分散居住在泰雷多尔周围的小岛上,依靠本地的hetushu.com鱼获和打猎维生,如果不是他们的工程学很发达的话,我都会以为他们生活在原始的部落里。”
而就在伊瑞尔即将砸下复仇之锤的时候,一个声音制止了她。
“但你们已经这么做了,贫民窟死伤惨重,忠诚的卫兵们战死超过30人……你在挑衅沙塔斯的秩序,泰瑞昂·黎明之刃,我放你们进来就是个错误……你们所在之地,冰冷的死亡如影随行!”
厚重的死亡能量从泰瑞昂身上迸溅开,但和过去的那种肆意不同,这些暗红色的能量变得顺从,如轻柔的风暴一样,分化为丝丝的暗红色光线,缠绕在泰瑞昂的躯体上,像是忠心耿耿的卫兵,拱卫着它们的主人。
他严肃的看着露米娜斯,低声说:
黯刃大领主手里握着魔剑天启,这叛逆的武器在之前的反叛中遭遇了失败,所以它又一次变得顺从,就像是躲在黑暗中的毒蛇,安静的蛰伏,是为了等待下一次更致命的机会。
“砰!”
那时名为矮人的外来物种,在身材高大,普遍突破2米的德莱尼人看来,1.6米的矮人简直就像是发育不良的儿童一样,当然,德莱尼人好奇的注视也让作为联盟使节的库德兰·蛮锤非常不满,他觉得那些德莱尼人在嘲笑他的身高,这在矮人的传统里,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此地的德莱尼人完全抽不出力量支援联盟,甚至如果联盟官方打算在德拉诺世界常驻的话,他们很可能还要反过来支援这些德莱尼难民。
“不是这样的!阿方索,别被这些德莱尼人骗了,虽然就我们看到的,能作战的士兵不到1000人,但我可以肯定,他们除了泰雷多尔之外,在德拉诺肯定还有其他的据点……要不然解释不了为什么那些亡灵不来进攻他们,显然,他们还有自保,甚至反击的力量!”
库德兰喝了口酒,摇了摇脑袋:
“我说!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