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终焉

第80章 画营自守

皇帝认可了将军的方案,而后他亲自提起芦管笔来,密密麻麻绕着地图划出了如鱼鳞般的“支队驻防营地”,除去迂回的叶凡杜尼旅团外,其余旅团共四五十个支队,“就这么排,耗费巨大也得给朕把公平王给困死”——皇帝说完,狠狠将芦管笔掷在了图纸上,紫色的墨水倾洒得到处皆是。
现在的办法,是不必急于将围城阵地全都修起来,而是“优先构筑西侧的一段炮垒阵地,边战边修,让射击军和大炮兵团用火力掩护,集中骑兵在二线和两翼防备敌人奇袭。”
“你们昔日在安条克城下的夜袭本领,如今都丢失了?”当日下午的军事会议上,皇帝雷霆大怒,狠狠叱责各个旅团的将官和百夫长。
此外还有消息显示,西西里的诺曼王国、托斯卡纳、威尼斯还有克里特又开始组织联军,准备进攻“意大利伽城市联盟”,甚至入侵帝国的疆土。
次日清晨,高文不但折损了几百人,连一处hetushu.com炮垒都没立起来,当高文让士兵们白日在堡寨前修筑炮垒时——得到修缮的宋军西大堡寨,突然急速发炮,仅有的三门神武将军炮大发威力,罗马方刚刚筑起的半壁炮垒被射榻,气得大炮兵团急忙集中火炮与其对射,却发觉宋军的炮位得到了很好的遮蔽掩护——炮棚前竖起了狗脚木和土垣,而其上的棚子则覆盖了许多糠粉袋,能很好抵消对方炮弹的贯穿力。
但高文怒气犹未消除,这时司门官木扎非阿丁突然走入进来,报告皇帝陛下,“耶律大石派遣密使来见!”
夜袭战,是宋军在守寨时的拿手好戏,当晚奇袭军分为八股,由郭成和王禀各自指挥一翼,士兵们将刀剑和铠甲涂黑后先在莫夫城堡寨的北区和南区集结,以遮掩高文的情报侦察,而后迅速穿过堡寨间的通道,全部赶赴到西区来,接着郭成驱赶五百名签发乡兵敲锣打鼓,打着战旗,施放火铳,佯装急攻hetushu•com高文的第三处炮垒,在御营里等待的皇帝急忙指令红手旅团的第四支队去增援——结果王禀却指挥三百精锐刀斧手,持旁牌翻入第二处刚刚立起标识的炮垒处,乘虚将里面五十多名炮手和民夫尽数斩杀,而后又趁乱渗透入后侧的营地大肆袭击纵火。
另外,陛下可送出一个旅团,迂回到北线的吐斯城,而后再支援狄奥格尼斯将军固守的阿穆尔城,只要锁死这个城堡,宋军长此以往便等于自困坐亡。
吉麦吉斯旅团的附属骑兵和塞尔维亚骑兵在救援半途里,又遭到了郭成一翼的伏击,又伤亡了三百余人,还让郭成和他的部众借着夜色掩护全身而退。
皇帝对目前的战斗进展很是满意。
第二天,皇帝亲自策马立在前线,督促所有士兵运来木材、土筐和工具,正对着西堡寨的面,开始掘壕垒土起来,双方的长炮每隔段时间就轰轰轰地互相对射番,炮弹如流星般你来我往,这时http://www.hetushu.com候罗马的士兵们都蹲伏在掘好的胸墙后静静休息,一旦炮击声沉寂下来,他们就呼啦啦走出来,继续没命地开始干着。
入夜后,所有旅团的支队都分为两番,一番警哨,一番歇息,拱卫各处炮垒,所有支队严格划分驻防营地区域,营地外掘出堑壕,竖起木栅,要隘处堆起战车,此外将所有能遮蔽人的灌木统统割除,扫清铳炮的射界,一旦有敌人来袭,全军任何支队不得乱动,将火器对着敌人出线处全力射击,敌人突入进来要敢于以旗队规模与之白刃短兵作战,若判定是敌人大队来袭,方可发射信号,请求无警的友邻支队来增援;
“我理解你,所以说现在可以用膳了吗?你得注意休息和进食。”坐在桌子前整治膳食的卡贝阿米娅,抬起双眼抱怨,就像哄个孩子般。
但是现在许多帝国的将军和官员,都对这场战争感到筋疲力尽,君士坦丁堡、塔尔苏斯不管是宫廷还是帝国政府和_图_书都不断有书信送来,抱怨这场战争的耗资实在骇人,如果皇帝再这样打下去,“会让帝国的财富像破裂血管里的血那样彻底流干的”,很多“有识之士”请求陛下可以和宋的大公平王和议,让对方能体面退回奥克苏斯河东岸,这样可让帝国从容自这场战争里脱身。
现在全帝国留守的人,只有三个人还支持他继续作战下去,安娜、马格伦迪乌斯和安德奥达特,包括最忠诚的乔瓦尼、莱特都在倡议书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
“还有,克鲁斯塔罗斯·郭和梅洛的别路军到底什么时能抵达,横击宋军的堡寨群?朕已失去了耐性,朕当初到底受了什么魔鬼的蛊惑,会把希望寄托在郭这个家伙的身上。”
而后格里高尔将军展开了莫夫城和宋军堡寨的详细地图,向皇帝建议道:
此外宋军的夜袭在高文“画营自守”的策略下,效果也大打折扣:一旦宋军开始猛攻某处营地,就会遭到激烈的火铳射击,而在夜战里稳住阵www.hetushu.com脚的罗马旅团,肉搏战里宋军拿他们也没办法,其中郭成指挥的对第四炮垒的袭击战便折戟沉沙——四十多具宋军的遗体铺在营地外的环壕处,都没来得及被同袍拖走,他们几乎都是被火铳和香水瓶轻炮击中身亡的。
其余小股宋军也整夜声东击西,处处鬼魅般的游走奇袭。
“都是鼠目寸光之辈!”皇帝十分生气,严禁任何人,不管是将军还是普通士兵,亦或是御营仆役和内宫侍卫,在他面前提出退兵和谈的想法,皇帝叉起腰站在营帐内,拧着眉毛,“他们只能看到这场战争暂时的消耗,却不能看到朕若是于此战胜出,罗马帝国将在波斯、印度及未来的埃及、阿比西尼亚获得多大的利益,这种利益是百年甚至三百年、五百年,都不会褪色的!”
虽然白日的野战惜败,但宋军一旦凭借堡寨进行守御战,似乎又激发了炽热的斗志和火力来。
又断断续续对轰了半日,高文方的围城工事毫无进展。
“很好,就这么打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