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终焉

第79章 败降

是夜,在莫夫城下,稍微休整后的宋军便趁着夜色,出堡寨灵活勇敢地奇袭了高文方刚刚筑立起来的炮垒。
刘延庆是个憨厚之人,他见耶律大石神伤,便还伸手劝解对方说,“于越何出此言?只要攻陷了这座阿穆尔城,辽国总是有复兴希望的。”
童贯双目几乎要流血,他咆哮着不顾幕僚的劝阻,要求堡寨炮垒里数量和弹药都不多的己方神武将军炮还射,压制高文方的炮击,又亲自驰马到同样开始后撤的靖西军营中,要求出动骑兵接应虎翼军的殿后队伍归营。
堡寨营门当中,童贯驰入进来,崩溃地呼喊着,叫守寨的二千乡兵出营去和拂菻人厮杀,但吕颐浩却也进入来,夺下传令的信牌,称乡兵多为忽而珊和河中的异族之人,即缺乏训练,更无效死之心,出去也是白白殉葬,居然直接将童贯的命令给阻拦下来。
恰好耶律大石整合收拢了布哈拉城的五千步骑,渡过奥克苏斯河前来http://m.hetushu.com加入刘延庆的阵营,大喜的刘延庆便在入夜后,接受大石的邀请,前往其营砦里赴宴。
说完这话后,还活下来的数百虎翼将士才纷纷放下手里武器脱下铠甲,离开了自己的阵线,缓缓向着拂菻人的营地步伐沉重地走去。
狄奥格尼斯肩膀上挽着牛角强弓,登上塔楼和整支队伍拼死抵御,一日内打退刘延庆数次进攻,并翻修了阿穆尔城缺失掉的城墙。
沿路敌人的阵形里,许多矛手看着他们,结果有个罗马的百夫长喊出来,“你们打得很棒,你们是最优秀的士兵,应该获得同样的荣耀桂冠。”这位的评价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一致认可。
宋军士兵们继续站在同袍残缺的尸体前,手持着同样残缺的长刀,沉默地不发一语,结果带领传令的马克亚尼阿斯当即就在马背上让通译喊出这句话来,“你们的军官呢?让军官出来负责,不要再做无谓hetushu.com的牺牲了,战争现在已经结束,你们得坦然接受失败的结果,然后享受和平的生活。”
皇帝携带仪仗和旗旄来到阵前,他要求暂时停止炮击,而后派遣劝降的传令骑兵来到殿后的虎翼军面前,高声请求对方体面地投降。
很快靖西军的步军也退走。
耶律大石顿觉无趣厌恶,他叹口气继续问道,“我等甘愿为大公平王前驱,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救出天祚皇帝,能复兴我辽。现在这个局面,怕是难上加难啊!”
“言及此,在下倒是认为,大辽复兴的希望倒在一个人的身上。”
可耶律大石径自将酒杯摔在了地上,砰的声,晶莹剔透的陶瓷散得到处皆是。
震天动地的炮击不久开始了,而虎翼军因为步军的缘故,再加上满身披挂的重甲,还未能撤出高文轻重火炮齐射的杀伤范围。
这时刘延庆才看到,营帐帷幕在火光的映照下,到处都是手持利刃的黑影在晃动、变大……和-图-书
结果斟酒后,耶律大石就端起杯盅,坦诚地对刘延庆询问说,“依刘宣抚的看法,这场大宋和拂菻的较量,孰胜孰负?”
火炮射出的炮弹自各面,带着弧形的轨迹,打入到虎翼军的阵队当中,血沫、残肢、碎甲和肮脏的雪团团腾起,但对方还在坚忍地结阵。
“何出此言?”刘延庆还茫然不知的模样。
“结束了大公平王,和你的较量让我认识到,你根本不是足以改变这个世界的强者,能和其他真正强者并肩站在这个角斗场上的,只有我,而不是你!”高文策马立在高阜上,看着浓烟滚滚的战场,思忖道。
入夜后,皇帝在做出高额赏赐的承诺后,严厉督促所有士兵不得休息,掘炮垒修工事,要将大营的阵线朝前推一个半到两个古里左右,逼近莫夫城的宋军堡寨群西区,“事不宜迟,尽快转入攻坚状态。”
“那就是刘宣抚你了。”耶律大石闭上眼睛,微微侧过头去,有些不忍地答道。
和-图-书虎翼军最后留下二个指挥大约千余人的部众,将长刀、巨斧和狼牙棒团团对外,结成了必死的殿后团阵,其余士兵有的甚至将重甲褪下,扔在战场上纷纷顺着埂道撤回堡寨里。
“刘某只受令唯诺而已,从不对枢密军务发表见解。”刘延庆是个标准的宋之军人,不该他过问操心的,他绝无过问操心的可能性。
在皇帝和皇宋远征军鏖战的同时,刘延庆统率的平远军约一万步骑,也抵达阿穆尔城下,开始围攻这座城堡,要把退路上的这颗钉子给拔除掉。
靖西军的步兵指挥使王禀亲自翻身上马,带着骑兵驰突过来,这是次悲壮而绝望的冲锋——高文挥动权杖,下令一千五百名附属骑兵集群应战靖西军,而后又有千余塞尔维亚骑兵,自侧后奔来,切入了靖西军骑兵队伍当中,两下夹攻,王禀立刻败绩,五百多精锐靖西骑兵战死,其余人只能溃走,入堡寨里休整。
最终四名虞侯和一名都虞候走出,他们立在雪地http://www•hetushu.com上,而后转身,对着己方紧闭的堡寨各门跪下来,连续叩首数次,悲怆地大呼“官家的恩我们今日血战也算是报了,自此两不相负——我等孤行万里,无非是求条生路,降了吧诸位!”
呼啸的铸铁炮弹呼啸着排射入虎翼军殿后的队形当中,带着翻滚的斑斑血痕,不断贯穿过去,收割着虎翼军士兵的性命。
即便是数十斤重的步人甲,在狂怒射来的炮弹前,也无法保护内里的血肉之躯。
“何人?”刘延庆好奇地问道。
黄昏下莫夫城郊满是血迹、弹坑和死尸的野地里,高文方数万队伍合起了包抄的“铁翼”,不顾宋军堡寨群射出的各种火力威胁,将脱走不及共两个指挥的虎翼军士兵死死钳在钉在了原地。
无奈的刘延庆只能在城下立营,思图别的办法来攻城。
而堡寨门塔的垛口后,看着殿后士兵最后投降的童贯,扶着城墙慢慢地颓然坐下来,接着对着那群士兵们离去的方向,将手拱起,面带愧疚,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