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终焉

第58章 世界之焚烧者

这时罗马皇帝仰天长叹,接着对哈勒基温言说到,这种情态怕是朕也无法控制,若想继续让盟友为朕征战,怎么能忽视他们百年来的诉求呢?
卫城里的名为“Bar—i—Khas”的枢密殿中,国政参事、汗君的亲戚、新月教法官、慈善家等重要枢机人士齐聚起来,他们的想法也很单纯:哈勒基应该遵照罗马皇帝的指令去做,伽色尼汗国从此刻起脱离“皇宋联盟”的辖制,重新成为塞尔柱,不,还包括罗马帝国的附庸。
不久传令驰马来报:
伊斯莱尔的帝国崩溃后,似乎没有什么能阻挡高文的铁蹄,二日后自白沙瓦城进发到此的皇帝,就能立于山峰,俯瞰到伽色尼城全貌,它外围是个椭圆形的形状,环绕着城墙,中央是座隆起的山丘,有道坚固的内墙,那里是卫城和巴尔穆拉大清真寺所在地,还有两座赭红色的石头尖塔在内城山顶花园里,自远处望去就像云层和阳光下的漂亮红玻璃球般熠熠生辉,那是http://www.hetushu.com伽色尼汗国胜利和荣耀的象征,两座新月教风格的“米纳斯”塔。据说这两座塔下的地窖,和卫城的汗君宫殿里藏着数不清的珍宝,它们都是昔日伽色尼历代的汗自印度掠夺来的,是“新月圣战”的战利品,也正是这些财宝把伽色尼这个昔日的小镇,变为了气势宏伟、一片繁荣的高原王都。
在闪瓦鲁月末(十月底)最后一个礼拜四,哈勒基穿着致哀的衣装,在宫廷侍臣们的伴同下,伏在城门的沙土前,向骑着马向自己走来的高文诚惶诚恐地献上了城市模型、汗君权杖和诸门钥匙等,并请求对方宽宥伽色尼王族。
“你还愿意回城吗?”皇帝把马鞭探出,朗声问哈勒基。
亮晶晶的河川远处,在伽色尼城的西侧和西北侧,也立着棋盘般的野营——卡贝阿米娅、格里高尔、阿塔米诸人的军队驻屯在那里,和皇帝遥相呼应,把这座城市给围困住。
高文和*图*书派遣一个使节团,来到城下,他们举起的托盘上,是伊斯莱尔和其三子的人头,城中还留有伊斯莱尔的幼子哈勒基,使节团的意思很明确:尽快让哈勒基出城投降,罗马的皇帝保证这座城市不会被他焚毁夷平。
白沙瓦几乎等于伽色尼城的“后背”,此地一旦失守,只要踏破三十古里上下的山隘,就出现在伽色尼城后侧的山坡上了。
结果,王都伽色尼城,这座昔日高原上的美丽之花,拥有无数波斯式花园、宫殿和喷泉的地方,街道如印度棋盘那样笔直的瑰丽之处,迅速被越多越烈的火焰吞噬,烟雾和喊杀声一直延伸到了卫城当中——在那里遵命聚集的贵族和富翁们成了最大的受戕害者,他们被野蛮的古尔人用箭射倒,有刀砍杀,金银财宝滚落满地任由劫掠,如花美眷则任由玷污占有。
三方又做了进一步分赃:伽色尼城中的财富,包括四万居民大家均分,但其中木尔坦城大太阳神庙原本雕塑上充作眼睛的红和图书宝石,特意归哈米尔所有,他要将其物归原主,以恢复婆罗门教的声势。
传令便当着瑟瑟发抖的哈勒基面说,伊兹深恨其父死于伽色尼人之手,而哈米尔麾下的拉杰普特士兵则深恨历代伽色尼人在其家园的烧杀劫掠。
“是伊兹·阿拉丁的三千古尔骑兵,和哈米尔将军的二千拉杰普特士兵,他们高喊着复仇的口号,不听我军的阻拦突入到城里去。”
高文故意询问,为什么会喊着复仇的口号?
又是番讨论后,哈勒基再次送来国书,表示同意。
正如后世的新月诗人在篇章里极度伤感地说的那样,“整个世界就这样被焚毁了,只剩下两座被烈焰烧烤成黑色的米纳斯塔还矗立在种满荞麦的高原上,不然任何旅游家都会认为它从来都只是片田野而已。”
还没待高文答复,城西的“马茂德门”(当年马茂德出征北印时,喜欢由此出发)忽然传来了马蹄声和喊杀声,接着城内火烟突起——哈勒基吓得毫无人色,而马背上的皇www•hetushu.com帝也怒气勃发,他对着肩膀扛着剑穿着金色铠甲的侍卫们吼道:到底是那支队伍无视皇帝的权威,不遵守停战的和约?
高文答应下来。
这种去而复返来保全国家的模式,在这个时代是不新鲜的,枢密殿中所有与会成员也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前任汗君已在战场上殉身,伽色尼不再抵抗并愿意归附,那么罗马皇帝没理由拒绝,并要在随后起到保护附庸国利益的作用。
“陛下说的有道理。”哈勒基也只能如此回答。
于是哈勒基递交了国书,愿意交出所有城门的钥匙降服。
哈勒基急忙摇头,说城内现在已太危险,愿托庇在陛下的营帐当中。
缴获了大炮和战马的高文一鼓作气:他把木尔坦城交给摩西亚大旅团去继续牵制,自己、布拉纳斯、梅洛、伊兹、塔吉等领着主力旋风般北进。
待到红手旅团和守卫者旅团跟进到白沙瓦城后,群龙无首的城中守兵已一致同意投降。而先前耶律大石要求自巴拉克特城(巴里黑)迢迢运来http://m.hetushu.com的两门铸铁重炮,恰好正在城里驿站里调换挽马,现在它俩完全不用再去希尔斯皮斯河了,全归高文军队所有成了战利品——此外,白沙瓦背靠高山,前临河川,向来是伽色尼汗国最重要的牧场,厩舍里的四千匹战马和八百峰大夏骆驼也成为了高文的囊中物。
高文回信说:卫城宫殿和大清真寺继续属哈勒基私人所有,城中显赫人家全部齐聚到巴尔穆拉大清真寺当中,每人马上缴纳十分之一的家财就能重获自由;而下城和外野里的所有居民,则要全出城立营,不允许逗留在城中成为抵抗力量。
其实,他早和伊兹、哈米尔密约好了这一幕:自己演牧师,诱骗伽色尼城投降;而伊兹和哈米尔则演恶棍,以复仇的名义彻底毁掉这座城市,把它自高原上抹平掉,让伽色尼汗国再也复兴不起来!
伽色尼城就这样和以它而命名的王朝一起,在三日三夜的大火里毁灭了。
伊斯莱尔战死,他的三个成年儿子全被古尔王伊兹俘虏,在没请示高文下均遭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