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终焉

第59章 铁血丹心郭统制

大石也慷慨起来,便握拳对这位郭将军表态说,“愚弟也愿收拢败兵,协助郭统制共守巴里黑。”
当然高文还给自新会写信,他又换了副表情,严肃地说自己进行这场浩大而神圣的远征完全是得到了上主冥冥中的启示:旧的秩序已不行,新的弥赛亚和新的教义将垂迹在人世间,而自己将是所有世人的引导者!此外高文的最后封外交书信,是给罗马城的圣安吉罗堡的,“朕得蒙神眷,必将凯旋,届时尔等可于堡垒前迎接。待到彼时,朕将回复尔等圣彼得辖区的原面目,此后保护整个基督世界的两把剑都将握在朕的左右手,另外将天门的钥匙也归还在新罗马(君士坦丁堡)邦国的祭坛前吧,尔等已无资格再占有它!”
这让驻屯在巴拉克特城的“常胜军”颇为震恐。
“你们常胜军营不要再南下,我的军队损失殆尽了。”满脸疲惫悲苦之色的大石坐定后,对那统制将军行礼后规劝道,带着无比的虚m•hetushu•com脱说到。
“药师对皇宋那可是忠心耿耿,日月可鉴!”这叫郭药师的常胜军都统制当即美髯拂动,仰面举拳厉声回应道。
圣妹笑起来,提着裙裾举起芦管笔,坐在了桌子前,示意高文可随便吩咐口述。
高文给君士坦丁堡的元老院写信,里面有简洁的语言描述他出征以来的历战,称自己征服了赫拉特、伊斯坎达、白沙瓦、木尔坦、塔塔、嘉德还有伽色尼这群如繁星般的城市,消灭了多达十万的异教徒或天灾蛮骑,获得了五千万塔索银币的战利品,并为帝国建立了新尼西亚行省,当然私下里高文授意驻留在元老院的心腹,图谋给自己加上“印度·伽色尼的征服者”、“奥克苏斯之铁锤”和“亚历山大第二”的尊号(安娜正和一套文书班子,在编造一整套的瓦良格王朝的编年史,其中在叙述罗马帝国的光辉过往时,首次将亚历山大大帝和凯撒大帝全都融合进去m.hetushu.com,使得罗马体系和希腊体系结合在一起);
幕后这是皇帝的策划,他煽动古尔人和拉杰普特人对伽色尼的仇恨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高文不希望这两个其中任何一个能接手富饶险要的伽色尼城,成为横跨河中和北印度的大势力,那样对未来的罗马帝国肯定是不利的,“那就把伽色尼城烧夷掉,这样连接东西方的财路会有相当部分转移到信德的海路上来,那样对我国的商人团体来说是件好事。”之前,高文就如此对心腹们波澜不惊地说到。
高文笑出声来,“我没那么听话圣妹,我便要直趋巴拉克特城,夺取那里我将能渡过奥克苏斯河,威胁布哈拉城,那是公平王的归路,也是公平王的末路。”
“那叫高文的贼獠奴,下步是走西北去尼沙普尔呢?还是会北进击破梵集延(连接巴拉克特和伽色尼间的一道著名关隘),威胁这个巴里黑城?”这位常胜军的都统制小心翼翼地探问着和图书大石。
这位郭统制将军顿时脸色庄严起来,他的眉毛和胡须那是堂堂正正的,紫铜色面皮,直鼻阔口,看起来威风凛凛,当即即对大石指点沙盘侃侃而谈,“我将八千常胜军分为两大营,一大营居巴里黑,一大营在对岸铁门关,夹河设四门神武大将军重炮和千百弩机,阻断乌浒河,绝不让那贼獠奴越雷池半步。若巴里黑有失,那不花剌(布哈拉)可就危殆了,那里可是公平王的后营行辕所在,绝不可有任何唐突。”
此外高文还给洞窟修道院的教士集团写信,里面公然称他在征战的营帐里梦见圣母玛利亚自以弗所的墓地里显圣,在天使的簇拥下降临在东方荒野,赐予他“守护基督和法律之剑”,此外他和士兵们在战斗里多次见到圣迪米特里、圣巴巴拉、圣米哈伊尔等以大天使的姿态穿着甲胄在山巅或云头显圣,庇护着整支军队战胜无数异教徒入侵者——在这里,高文已丝毫不避讳自己对圣像崇拜的和_图_书许可,来扶植帝国内新出现的“正教新仪派”,这派以卡勒阿迪欧斯山脉里的洞窟修士为主,他们更仰皇室的鼻息,更像是帝国皇帝豢养的群经院主义教职队伍;
“你不害怕宋帝国的后援吗?”
“不去尼沙普尔和莫夫城的战场?”圣妹还认为高文会经由赫拉特城,去和大公平王决战。
大石垂下眼皮,“愚弟又怎么知道,不过若高文走梵集延这条路的话,郭统制你将以何策御之?”
这话显然也让郭药师感动莫名,他怅然说到,“是啊,可是走了万里之遥啊!若此战不胜,我们的大业都将化为泡影了。对了,贤弟先在城中营地里歇息,募集兵马,守城的事宜愚兄即刻就去和王通判商议。”那郭药师殷勤安顿好了耶律大石后,便大踏步地离去,找巴里黑通判官王显宗去了。
这也是依附在公平王营中西征的一支,营中一位相貌堂堂、身材伟岸的将军接待了耶律大石。
伽色尼最后还英勇抵抗的人们,都退守在大清真和图书寺当中,拒不投降。
最后古尔王伊兹下令使用罗马皇帝送给他的亚美尼亚轻石油来纵火,将大清真寺也烧成了白地,在里面的数百伽色尼贵族全部被烧杀。
城外,紫色帷幔装饰的御营当中,皇帝沉默立在门口,看着被火光染红了大半边的夜空,“圣妹,马上我们带着劫掠来的所有财富,和所有军队继续北上,目标是巴拉克特城。”
说到这,大石面色凄惶哀伤,“郭统制,你我都是飘零之萍,此战若是得胜,便可封疆裂土,在这里的花花世界站下脚跟来。”
高文冷笑起来,“耶律大石这样坚毅而智勇双全的尚且如此,所谓的皇宋不过是个泛泛的花架子而已,我已经不用再等昭先生的到来再下定判断了,明日就照我的部署去做好了。此外圣妹,你今夜担当我的机要官,在最终决战前我要写一通书信给西方的世界。”
初冬开始后不久,狼狈的耶律大石带着仅存的一些骑兵,跑回了巴拉克特城,带来了南线战场全军覆没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