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与皇帝的“一年之约”

第21章 挑拨

两日后,轰轰烈烈的埃德萨城保卫战就此展开了,答应了执政官邀请的三位亚美尼亚领主,有得到大批金钱犒赏,和部众及卫戍队伍奋发神威,凭借着牢固的城堡,死死将科布哈的大军抵御在城壕的外围,使其不得前进半步。
在巴拉克的身旁庭院里,还站着图柏赛那的统领费尔,还有拉沃德拉的统领库苏斯,他们都占据着极为险要的隘口通道,和坚固丰饶的城堡,是亚美尼亚人当中十分荣耀的贵族。
在他们的身后,是近千名手持铁锹和十字镐,背着木板的,披着夹袄的军仆和武装民众,这些人要在即将到来的攻坚战争里,承担辅助破坏的职责。
同时,巴拉克还匆忙用希腊文写就了封紧急书信,在里面声称,“我遭到了如星辰沙漠般众多的突厥人的猛烈围攻,对方的统帅是前来援助亚吉·西扬的摩苏尔总督科布哈,他拥有足足二十万大军,还将联络阿勒颇的里德万,和大马士革的杜卡克这两位突厥酋长加m.hetushu.com入他可怕的阵营。虽然我凭借着主的赐福和将士的勇敢,多次击退对方的围攻,但科布哈并不会在我的城堡下顿兵很久,他很快就带着主力渡过幼发拉底河,而后朝南,前来与诸位决战的。”
故而,塔普伦兹开始公开挑唆,煽风点火,攻击诺曼人的此行为实在是过分,根本不把亚美尼亚人摆在眼中。
担任信使的骑兵,火速奔驰着,将来自埃德萨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安条克城的围攻阵地上。
于是作为使节的塔普伦兹,开出了条件,费尔和库苏斯各承担五千金币,其余一万金币,从他外甥坦克雷德所占有的萨莫萨塔城年贡里支取。
塔普伦兹此行的目的很简单,前来索求借助金钱的。
“如何占据?”博希蒙德果然发出这样的疑问,他的声音在石弹络绎不绝砸出的呼啸和碰撞声里,依旧显得很清晰和刺耳。
而一侧的塔普伦兹,则暗中欣喜,因为他是鲁本王子的人——说白了,www.hetushu.com鲁本王子既希望利用诺曼人,来搞好和朝圣者势力间的关系,又对坦克雷德占据马拉什、萨莫萨塔,得到众多亚美尼亚领主效忠感到不满——统一整个奇里乞亚的人物,真正的“山岭之王”应该是我。
“没想到,原本在我们经验看法里,认为根本无法凭靠人力取得的城市,居然也有大门危殆洞开的一天。”博希蒙德摸着红色胡须,似笑非笑地看着身边的高文。
高文心中掂量着对方的想法,但嘴里却不吐露出来,“是的,我们要先占据安条克城,而后以此为跳板,对四面八方的异教徒敌人再各个击破。”
埃德萨执政官巴拉克当即吓得半死,穿着丝绸长袍的他,当即抬高双手,半跪下来哀求诸位领主,协助他守卫住这座城市,“要是埃德萨失守的话,非但通往安条克的门户不保,就连突厥人夺取萨莫萨塔城的道路也将洞开。”
但是光这七千金币,也只是能解燃眉之急,博希蒙德还需要近四和图书万金币,才能把出兵以来背负的可怕沉重债务给偿清。
人,总是要顾忌着自己的地盘和利益不受侵害的,所有的忠诚,都要以此为前提。
其时,尚未知情的高文、鲍德温、博希蒙德的联军,已经密密麻麻靠拢在距离狗门仅四百尺的开阔地带,他们集中了大约一千二百名装备精良的步行战士,戴着漂亮威武的头盔或锁子头巾,披着能防护箭射斧劈的锁子甲,举着各色的盾牌,列成了密集的纵深队形,喧嚣着敲打着剑和盾牌,朝着突厥人据守的城门城垣呐喊示威,准备着总攻。
这样一来,场面就很尴尬了:亚美尼亚人将坦克雷德迎接进来担当领袖,但并不想完全将收入缴纳给他,比如费尔就态度激动地说到,他自己每年在领地里出产的谷物、橄榄油、羊毛和蜂蜜里,也不过是四千拜占特金币的收入,现在狮子大开口,我们既要出人,又要出钱,实在是难以忍受。
结果就在此时,来自苏恰城方向的斥候巡逻骑兵,和-图-书把恐怖的消息告诉了准备出发的他们:呼罗珊、摩苏尔最有力量的突厥王公科布哈,带领了近十万大军,和不计其数的埃米尔酋长,已经距离本城埃德萨仅有三十古里的距离了!
随后他见到众人沉默不语,便径自开出了丰厚的条件:七千拜占特金币,他暂时不准备交给坦克雷德,而是分开犒赏酬谢给费尔、库苏斯和塔普伦兹三人,至于那顶帐篷,他也愿意交给鲁本王子充当礼物。
另外位库苏斯,也有相同感受。
按照原先博希蒙德和外甥的协商,为了应付比萨商人船队的债务,他必须要向埃德萨城借相当于七千拜占特金币的财货,偿付给比萨人,才能见到夏日的太阳,不然债主会给他好看的。
在这群勇敢战士的头上:三位即罗马帝国大公爵、阿达纳伯爵和阿普利亚公爵,站在了防磐的高处,在他们的目光前,许许多多的攻城器械,在对着安条克城,倾泻着无数的石弹,沉闷的砸击声源源不绝,震荡着所有人的耳膜,狗门m•hetushu.com上的塔楼已经被日复一日的集火轰击彻底砸毁,城垣零散破碎,颤抖呻唤着,其城垣后的街区充满了不安和惊恐的叫声,夹杂着新月教徒绝望的诵经声。
现在比萨人提出的要求,是四万金币的债务,一半要支付现款,一半可以通过安条克到圣西蒙港的航运和街区独占权益来抵偿。简单来说,博希蒙德还需要两万金币,才能周转过来,但他现在手头上哪来的这笔钱呢?
因为听到了坦克雷德对安条克城的围攻消息,费尔和库苏斯各自带来了五百名骑兵,准备在此转道和诺曼人会合,而后数日前博希蒙德派遣了同为亚美尼亚人的塔普伦兹,带着卫队抵达了埃德萨(由此塔普伦兹实际上并没有参与血谷的战斗),负责为他传递消息。
故而众人颇有离心的趋向,多亏埃德萨的执政官巴拉克苦苦在中调停解释,大伙儿最终决定,先送给对方七千金币,我们去安条克城助战,并带着这个华美昂贵的帐篷作礼物,其他的款项要求,再慢慢商议减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