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与皇帝的“一年之约”

第20章 摩苏尔大军

“很好,这么多砂子为我延续一瞬,我的胜利将是天长地久的!”科布哈狂妄地哈哈大笑起来,他而后对台阶下的布达基斯说,“我也有三位勇士,阿马萨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快最准最狠的箭,他的箭指向谁谁就会丧命;卡拉格迪每次突击,都带着一百匹骏马,能从这匹跃到那匹,敌人根本无从知道他的踪迹,必然陷于混乱;博埃萨斯,呼罗珊最为高贵的武士,士兵只要看到他的脸,便会安心下来,为安拉真主付出生命。现在虽然耽搁了些时间,但布达基斯我的朋友啊,只要有了三位勇士和七万大军,你所说的三位敌手的头颅,不日就将悬挂在安条克城的城头上。”
布达基斯在暗中很讨厌这位摩苏尔总督大人字里行间展露出来的狂妄自大,但他又亟需这位作为旗主,纠集各方的塞尔柱王公,前去解救父亲的城市,于是他便叹口气,十分悲痛地朝着宝座上的那位趾高气扬的总督王公叙说着:
说完,布达基斯在台阶下,与扈和-图-书从和其他使节一起,将头巾和帽子扯下,按照传统的突厥人习俗,用指甲撕扯着自己的胡须,用手薅掉了自己的头发(当然布达基斯还没长胡子),然后在科布哈眼前一根根吹散着,号叫着哭泣着,看到这样科布哈也有些尴尬,用戴满华丽戒指的手,敲打了下座椅的扶手,示意这种表演大家已经会意,就不必要再继续下去,“我亲爱的布达基斯,你已经陈述了你们所遭受的伤害。我在这里也许诺,任何胆敢让你们不安的人,都绝无可能在我的面前生存下去——说说吧,这三支队伍都是何等模样,让我们的信者如何狼狈不堪?”
三日后,摩苏尔城门前巨大的河川前,打着无数旌旗的庞大精强队伍,列着从头看不到尾的阵势,自观者目及的地方,直至天际那头看不见的尽头,数不清的骑兵、骆驼、弓箭手、矛手,在队伍的中间,震天动地叫声的绵羊、山羊、骡子驴子和晃晃悠悠的车辆到处乱跑,在车厢和_图_书里堆满的不是粮秣谷物,而是让人惊讶的捆绑奴隶的绳索和镣铐。
华美的执政官宅邸庭院当中,巴拉克正满面堆笑,看着他眼前的奴仆,正将座镶嵌着宝石和金银丝线的帐篷,折叠好了摆入行李箱里,要挂在骆驼上,送往安条克城下他的“主公”坦克雷德·德·特维尔处,作为两者牢固关系的见证。
几名服装各异但都奇形怪状的家伙,匍伏着越过了布达基斯的脚下,将一个大沙漏举到了摩苏尔王公的面前,“尊贵的阁下,我们为了占卜您的战争运气,在这段时间走遍了宫殿和城市,现在神的旨意告诉我们,只要每个您的臣民,在沙漏里扔下一粒砂子,您的无所不胜便会延续一瞬,而今所有的臣民的砂子都聚集在这个漏壶当中,在出征的时刻,您只要携带着它,于对垒时刻它当间的砂子不漏完的话,阁下您就将是无往不胜的。”
这番话,布达基斯既摆低了姿态,也有意将高文等人夸耀得非常强大,来刺激科www.hetushu.com布哈的虚荣和自信,果然这位摩苏尔王公自座位上站起,拍着双手,“我的军队已经集结完毕,也该给我的盟友和整个天下昭告我的力量了。所有的占卜师、星象师、魔法师都聚拢到我的座椅前来,告诉我此次出征的结果会如何?”
“他们的姓名,在先前鄙人给您的信函里已经详细禀告过了,他们与希腊皇帝和平民朝圣者相较,才是真正拥有力量、战术、天分的,极其难以对付的人物。博希蒙德,诺曼人最尊荣的王公,他的属下是精通战马的人群,仅仅一小群武士便能丝毫不畏惧死亡地朝着我们发起凶猛的攻击,践踏我们所有的步兵和箭手;戈弗雷,他的名字与他的弟弟鲍德温一样,在尼西亚城的战役后广为我们所知,并使得我们的士兵为之胆寒,他们的战士无论是骑在马上的,还是步行的,都绝不会被死亡、受伤和各色各样的武器吓走,能永远保持高涨的热情作战;斯蒂芬·高文·卢塞尔,他和他的队伍是最古和*图*书怪的一支,据说这位在数年前还不过是希腊皇帝属下的一名禁卒,但是现在他的势力却广布在塞琉西亚和奇里乞亚,他所统率的军团兼具法兰克人的凶残和希腊人的服从性,似乎将最阳刚的东西和最阴柔的东西巧妙地融合在了一起,他属下有持着极长极巨大长矛作战的步兵,也有能挖掘城墙制造各种器械的匠师,也有凶悍而奔驰无休的精强骑兵,都井然有序地追随着他的旗帜下作战,他是毁灭苏雷尔曼城堡和军队的魁首,也可能是我们先知信徒未来最可怖的敌人。所以要警惕啊,我的总督王公阁下,经文中说‘宁愿独居,不邻恶人’,而一旦我的父亲城市沦丧,那么这样形形色色的野兽、毒蝎和巨蟒,就会顺着沙漠和山谷,前来对您造成莫大的威胁了啊!”
“苏雷尔曼,原本拥有片名为罗姆的希腊王国故地,他的首都尼西亚是该地区最为显赫光耀的城市。但是他遇到的对手,不是希腊皇帝孱弱的军队,也不是那群连军服和武器都没有的和图书平民朝圣者,他们是多个崭新而强大的民族组成的,一支叫法兰克人,一支叫诺曼人,还有一支是脱胎于希腊王国旧军的队伍,他们不但攻陷了尼西亚,毁灭了苏雷尔曼的王国,还一路追击所有的新月教徒,直到安条克。请总督阁下,和所有的苏丹及王公都好好深思下,那便是基督徒的强大军队已经到了我们的国,若不加以阻止,将来他们便会像对待苏雷尔曼、对待我的父亲,那样来对付你们。”
“这些全是为本王公的俘虏们准备的,我将在三个月后牵着无数的男女异教徒来,而后把他们放逐到摩苏尔更东边的蛮荒之地去,让他们作为我的奴隶,为新月信徒们耕作服务。”科布哈如此狂妄自大的说到。
这支极为强大的队伍,很快就抵达了摩苏尔的边界处,一个名叫“苏恰”的城堡,当地的巡逻骑兵见到自天际地面一线浩浩荡荡而来的军队,吓得半死,急忙驰往了埃德萨城,把科布哈大军来攻的情态,告诉了该城的执政官巴拉克,一位希腊籍的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