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零四章 最毒妇人心

荣庆堂。
跪地问完一圈安后,贾琮皱眉问道:“何事?”
……
武王摇头笑了笑,道:“太子,朕在景阳宫随师傅读书时,大学士葛敬城教孤的第一课,便是夫恩,唯出于上,此为不变之法也。若非知道太子秉性如何,朕都要怀疑,那起子新党文臣在欺负太子。”
没等他猜出原因来,却见贾琮又忽然大步而行。
太后见之急叫道:“太子,夜深了,万不可出宫!”见叫不停贾琮,又焦急对武王道:“皇帝,太子万不可白龙鱼服,深夜出宫。若有半点闪失……后果不堪设想!!”
贾环拉住贾琮的衣角,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高兴唤道。
贾政却是连仪门都出不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队又一队披甲持戈的虎贲士卒,似没用尽头般涌进贾家。
武王笑道:“登基大典之后罢。”
如今贾琮身份终究不同了,而且这几日的表现,也惊艳到叶清自愧不如。
王夫人手下一管事媳妇从外面请来一癞头和尚,也没问发生什么,就说贾家自有宝玉,可解奇难之症。
一路上,不断有京城十二团营将帅提兵马前来拦截,但得知情况后,又赶紧亲自带兵护送。
探春、湘云进来后,迎春、邢岫烟、惜春和妙玉则离去。
不过等再传来,都是宫人和御林军,在四处设防。
这让叶清心中每日都能生出地位减一的郁闷感觉……
一直在下面咬耳朵说悄悄话的叶清忽然用肩膀撞了撞黛玉,笑道:“要当太子妃了哦!”
王春连忙给太后、武王行了一礼,赶紧跟了上去……
这还是第一次,武王否了贾琮的意愿。
……
太后却仍不满意,道:“圣祖朝时,宫中旧例,每三年选秀一回。凡仕宦名家之女,皆亲名达部,以备宫中捡选。除聘选妃嫔外,还会选些好的作公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你哥哥当了十四年皇帝,除了头一年选了回,后几年又好歹选了回外,就再没动静了。后宫十二宫,如今连好些尚宫、女史、昭容、彩嫔都不足,空荡荡的没个人气儿,此非天家兴盛之法。”
探春、湘云正不解其意,随即忽地四目圆睁,看到贾琮竟褪下宝钗的罗裳和袜子,对她二人道:“腋下、心口、腹股沟、双手心双脚心,不停的用沾了酒精的棉花擦拭,直到宝姐姐身子不热,退烧为止,明白了么?”
内外皆惊!
未几,小五抱了一个大坛子进来,莺儿则捧着一个不小的木盒进来。
贾琮轻轻唤了声,自然没有回应。
待众人先得知家里进了兵,遭了“兵灾”时,无不骇的魂飞魄散。
他并非要拿宝玉作伐,但王夫人心怀歹念,恨屋及乌之下,贾琮实难平常心待之。
探春气个半死,一迭声骂道:“宝姐姐若是有个好歹,三哥哥……太子殿下大怒之下,说不得就先杀你的头,还不快离了此地!”
王春答道:“殿下,东宫侍卫统领展鹏让奴婢速来慈宁宫见殿下,告知殿下,荣国府那边传来紧急消息,薛家小姐今日午时在大观园游船时不幸落水,救起时尚无事,可到了夜里就发起高烧来。贾家急急请了郎中来,可是……可是……”
hetushu.com环被贾琮这般大的动静也唬了一跳,“啊”了声,茫然道:“什么?”
却见贾琮似乎凝结在那里,动也不动一下。
然后终于见到了熟人……
贾琮面色认真,沉静了足有一盏茶的功夫,让太后看着心里都微微有些紧张。
太后最知道武王如何疼爱这个失而复得的太子,什么皇权什么帝位,都不如这个太子重要。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就听前面又传来一阵马蹄踩踏青石板路边的“哒哒”声,未几,又见若干雄壮士兵进来。
太后闻言一怔,随即眼睛都笑的眯了起来,道:“元寿小时候这般聪明?不过贾家那些人当真黑了心了,若不是太子不让,连哀家都要寻他们的不是!”
黛玉听闻此言,唬的面色惨白,颤声惊呼一声骇然站了起来看向贾琮。
贾琮眼含煞气,道:“传孤旨意,再一刻钟,若太医院仍不至,皆斩!”
王春忙应道:“遵旨。”
贾琮闻言,眨了眨眼,呵呵一笑。
看着一身素净白衣,不施粉黛,静静躺在炕上的宝钗,右手轻轻搭在左手上,置于腹前,发红的面色平静,仿佛只是睡了去,唯有柳眉微蹙,双眼紧闭……
武王笑道:“世上事哪里有十全十美的?太子,有时候,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留一些余地,都要比做绝了好。配享太庙,何等重恩,岂能轻赏?如今那劳什子新法还未见出什么成效,倒是怨声载道。若非太子一意坚持,朕都想废黜此法……所以,赵青山那等官儿们若想死后配享太庙,或是让宁则臣受此荣耀,需先要做出功绩才成。太子,你明白朕的意思么?”
他终身只爱一人,甚至到了爱美人胜过爱江山的地步。
太后有些不舍得,不过终究还是道:“那你多照看元寿一些……”
却听贾琮终于开口,他面无表情,但目光睥睨,一字一句道:“孤皇命之身。有孤在,宝姐姐自会万事顺利,逢凶化吉,何须劳什子宝玉庇佑?”
武王奇道:“你不让宁则臣配享太庙,他们就不为太子所用了么?”
等他走后,探春见贾环竟还守在西暖阁门外,俊眼修眉不由一瞪,低声喝道:“你怎还站在这?你也变成女孩子了么?”
王春却没急着去传旨,而是先对失魂落魄的宝玉用阴柔的声音道:“这位公子,见太子储君而不见礼,已是大罪,还敢阻拦……殿下不见责,咱家当奴婢的也不敢越俎代庖,只是……殿下千金之体,不容外男接近,公子还是先请离开罢,请。”
薛姨妈闻言哭声一滞,随即又道:“宝丫头下午还同我说,盼她哥哥早日回来,她就这么一个一奶同胞的亲哥哥,还被无缘无故的下了诏狱,因不放心她哥哥,宝丫头整日神思不属,这才落下水去。她要有个好歹,我也不能活了!”
话还未说完,就见东宫总管太监王春忽然猫腰进来,面色有些焦急。
“吁!!”
不过,贾琮想起赵青山极度渴望的样子,又有些纠结起来,道:“那儿臣如何同太傅说呢?”
贾琮却并未停下脚步,继续往内行,问道:“宝姐姐现在如何了?”
薛姨妈闻言登时激hetushu•com动起来,起身道:“我也要去,只求他好歹看在宝丫头的面上,快放蟠儿回来罢。”
只是薛姨妈刚起身往外行了两步,就忽然听到外面廊下,传来她的近身丫头同喜同贵的尖叫声:“啊!!”
武王宽慰道:“母后放心,太子非长于妇人手的懦软皇子,没回天家前,常年奔波,断不会有事的……”
骂罢,拉着他并带着身后诸人,赶紧跪伏在路边。
武王看了眼身旁的贾琮,微笑道:“不妨事的,这方面太子不肖朕。”
未几,进来一年轻的红袍公公。
贾环忙赶紧跟上,道:“三哥,宝姐姐现在在荣禧堂那边,太太说可以用宝玉的那块宝玉吊命,请郎中已经不中用了……”
而贾琮,EMMM……
王夫人便将宝玉那块玉要来,因宝钗安置在荣禧堂西暖阁,就将那块通灵宝玉悬于门上。
“滚滚滚滚!”
黛玉羞的满面通红,声音细不可闻道:“你想当你来当,别说我!”
莺儿、小五跪在西暖阁门口,哭成泪人。
“啊?!”
无数战马马蹄踩踏声,让宵禁后的整座神京城似都在颤栗。
探春、湘云正惊喜,此时外面传来王春的声音:“主子,太医院王院判带着七位当值太医都到了。”
“三哥!!是三哥回来了!!”
话虽如此,却还是回头传旨道:“让银军领神策军严密护从,不得有误。”
不过……
房间里唯一的女性,便是那张画着贾琮生母的画像……
贾琮却没有反应,直勾勾的看着王春,眼神盯的王春打心底最深处发冷,磕碰了下牙齿,忙道:“太子殿下,薛家小姐人还在,人还在,只是……只是……”
贾琮呵了声,目光淡淡的看了叶清一眼,叶清抽了抽嘴角,到底不再开口了……
其她人回到荣庆堂,静等好消息……
见贾琮依旧一言不发,武王皱眉对王春喝道:“该死的奴才,话也说不全么?到底如何了?”
这引起了许多人的担忧。
贾政先是一喜,又赶紧拉住想跑过去的贾环,骂道:“该死的小畜生,储君面前安敢造次?”
贾琮点了点头,不过脚步却未停下,继续大步往西暖阁行去。
外面一阵兵荒马乱,小五带着哭腔急急跑了出去,探春则赶紧进来,外面湘云大声问道:“三哥哥,我也能帮把手!”
万幸,一盏茶功夫后,贾琮轻轻呼出口气来,面上也重新浮现出笑容来,对武王道:“世事洞明皆学问,儿臣差的太多。此事若非父皇教诲,儿臣一下将恩施到了极致,往后就难办了。”
贾琮猛然顿住脚步,转头满脸不可思议道:“你说什么?”
贾琮嘿了声,道:“倒也不是,只是……”
却不想,见他往西暖阁直去,宝玉面色一变,忙拦在门口,双手展开拦道:“进不得,那癞头和尚说了,断不能靠近生人,有宝玉护着就行,我们也只能在外面……啊!”
“宝姐姐?”
又见探春已经忍无可忍冲了过来,打了个激灵,从另一边绕过桌椅,一溜烟儿跑掉了。
宝玉不敢抗拒,只能垂头丧气的随王春一并离开。
有宫人刚想阻拦,不过见贾琮一个眼神看了过来,忙退和_图_书到一边去。
而贾环则激动的张大嘴,一脸兴奋,一个咕噜爬起身跑了过来。
莫说从前,就是现在,他身边也只有一个古锋在照看,连个宫女都没有。
武王哈哈大笑一声,道:“吾儿为太子,国之储君,还需要给谁交代么?你就告诉赵青山,是朕不准。但也不必将话说死,告诉他,想要让宁则臣配享太庙,就做好他们的差事,做出成绩来。如今国未强,民未富,倒是满天下的牢骚声,如此朝政,如何能享太庙祭祀之香火?”
可太后就担心,太子体会不到这份苦心,再闹将起来,那她就太心疼她这个苦命的幼子了……
果不然,没一会儿又有人回报道,贾琮已见到了贾环,进了二门儿,直往荣禧堂方向而去。
再加上太后因为武王的缘故,爱屋及乌,对贾琮的祖孙情渐起,虽还比不上她,但和武王一均匀,贾琮那边还要胜出一筹……
……
凤姐儿一贯不大看得上这位大嫂子,丹凤眼在薛姨妈身上转了转,再看看迷迷瞪瞪的李纨,抽了抽嘴角,道:“这个天儿只落个水不怕什么,可惊吓就了不得了。若再加上一些心事,就更了不得了!”
这让一旁的叶清忍不住抽起了嘴角,等黛玉悄悄拉扯了她几下,便起身同太后、武王道:“还是我也去一遭罢,元寿状态不大好,不看着也不放心。”
“遵旨!”
一直设哨至二门前方止,却又有数十身着宫服的健壮太监,陆续进了二门,细心查看每一处,并将二门内的寻常嬷嬷丫鬟媳妇全部集中起来,严令不许胡乱行走。
饶是心里怕的要命,可如今贾家已经没了顶梁柱,贾政不得不胆战心惊的带着贾芸、贾环二人出面,看看到底发生了何事。
他虽笃定再怎样贾琮也不会砍他的脑袋,可又担心,万一宝姐姐真醒不过来,贾琮说不定真会失了理智,大怒之下认不得人……
就听太后又迟疑道:“若后宫都是贾家的人,怕不大好吧……”
说罢,又喝一声:“王春!”
薛姨妈哭成泪人,任贾母等百般相劝也不顶事,只哭诉道:“这样热的天,只不小心落个水,怎就会到这个地步?怎就会到这个地步?”贾母等人也答不上来。
待行至西城居德坊荣国府时,已有上万虎贲随行。
武王喜欢不说,连太后都想起一事,道:“眼见就要出了国丧,太子也该娶亲了!”
“驾!”
贾环忙跟上,摇摇头道:“只听说还没醒,说是有些凶险,药也灌不进去……”说着,又小声道:“三哥你不知道,我听我娘说,今儿是薛姨妈的生儿,是她想乘船。这些日子薛蟠那球攮的一直没出来,薛姨妈就整日里哭。今儿她忽然想乘船,宝姐姐就陪她坐船,同喜同贵划桨,然后没多久,宝姐姐就从船上掉下去了……”
“三哥哥!!”
他声音严肃之极,目光更是凝重,让羞不可抑的探春和湘云脸色不再那么红,见贾琮已经又开始忙碌起来,二人也不敢耽搁,忙学着贾琮的做派,开始急救起来。
宝钗落水后忽然昏迷不醒,药石不进。
王春一个激灵,忙道:“只是现在昏迷不醒,药石不进,请来的和-图-书郎中都已经束手无……”
贾琮人还未至跟前,便吩咐了道:“此乃吾家老人,诸将不得惊吓怠慢,好生看顾着……环儿过来,带我去见宝姐姐。”
说罢,也不看惊叫一声,面色煞白摇摇欲坠的薛姨妈一眼,只微微颔首后,转身离去。
……
贾母等人心里便猜测到了,必是宫里得闻了消息,那人要来了。
他见贾母等人唬的面色苍白,微微躬身道:“咱家奉太子谕旨,请同喜同贵两个奴婢去问话,太夫人等不必惊忧。另外,薛家小姐那里暂不得去人,殿下要亲自救治。”
他话没说完,就见贾琮霍然起身,大步往外行去。
今日,他这个走了大运当上东宫总管太监之人,都算是开了眼……
“哈!”
随着三人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擦拭,西暖阁内遍布酒气,探春、湘云仿佛都开始受了影响,眼中有些醉意了,宝钗的高烧,终于退了。
贾琮静静的看了贾环一会儿,看的贾环脸色都发白了,连赔了几个笑脸贾琮都没回应,不安的低下头,眼睛左右转着,心里疑惑,他这三哥老看他做什么?莫非想赏他几颗……不,几把金瓜子?
还有一个蒙着面纱穿着修行衣裳的带发女尼,正闭目诵经。
贾环闻言,有些迟疑起来。
探春眼尖,看到一身明黄龙袍的贾琮阔步而入,身后还跟着气喘吁吁的贾环,不由又惊又喜,起身叫道。
武王闻言哈哈大笑,叶清嗤笑一声,也劝道:“老祖宗,还用您操这份心?元寿打小儿什么都亏空,就是不亏空女孩子。当年他过的最惨时,便是哄着贾家一群女孩子给他送吃的送穿的才熬了过来,如今东宫里的还不是全部呢!”
不过没片刻,这叫声便戛然而止。
贾琮回道:“忙不及再叫你……算了进来罢。二姐姐、表姐带着四妹妹先回去歇息,妙玉也回,一会儿太医要到了……”
“不行么?”
武王见之登时一惊,忙唤了声:“太子!”
“嚓!”
他本就生的肖母,这一笑,愈发灿烂俊秀。
回头却见贾琮已经动作温柔的为宝钗一件件穿回了衣裳,并在她眉心和樱口处各吻了下,握着宝钗的手柔声道:“宝姐姐放心,我来了。有我在,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一会儿治好了,我就带你进宫。”
众人听她这是连最坏的打算也有了,不由唬了一跳,正为难之际,却听前面传来乱响。
叶清差点忍不住对太后做个鬼脸,扯着嘴角挤出点笑容应下后,和黛玉牵着手,一并出了慈宁宫。
李纨也奇怪道:“刚救起时并未如何,怎到了晚上就……”
太后看了二人一眼,然后对武王不无担忧道:“皇帝,天家血脉太单薄了些……”
“三哥,嘿嘿嘿!”
这公公倒也不是陌生人,先前曾被派出宫来,给宝钗送花儿。
在展鹏、郭郧的护从下,身着明黄龙袍的贾琮面色凝重,大踏步而来。
武王还没出声,贾琮就连连摆手笑道:“太后太后,您可饶了我罢!孙臣今年才十五,刚当上太子就忙着选秀,非让人扣上好色昏聩的名声。我这还想干大事呢……”
贾环撇了撇嘴,耷拉下眼帘,瘪了瘪嘴道:“是三哥让我跟着m•hetushu•com他的,说不定,一会儿还带我进宫耍子去呢……”
数百匹雄壮的战马在公侯街前勒马,数百神策军飞速下马,根本不理会贾家门子,立刻接掌了整个贾家的防务。
然后探春、湘云二人就见,一直昏迷不醒连药石都不能进的宝钗,眼角竟缓缓流出了两行清泪来……
“驾!驾!”
看到贾琮进来,最高兴的莫过于贾环,他一蹦老高,高声叫道。
贾环又“啊”了声,点点头道:“是啊,姨妈讨厌的很,都怪她不安生……”又怕此言会有什么问题,忙甩锅道:“是我娘说的。”
贾琮呵的笑了声,道:“这倒不会……儿臣只是觉得,能以此尽揽新党诸臣之心,还挺合算。新党内,是真有不少人才。”
贾琮刚进荣禧堂,就见贾家姊妹们迎、探、惜、湘云、邢岫烟并宝玉都在。
慈宁宫寿萱殿内,贾琮面上带着微笑,看着武王。
探春、湘云闻言唬了一跳,宝钗身上还未穿衣呢。
随着贾琮之言,早有宫人去搀扶贾政起身。
念及此,他到底觉得保命更重要,等救好宝姐姐,他还能再来嘛!
这一幕幕,让贾家众人唬个半死之余,心里也隐隐有了猜测……
如今武王还强撑在这个位置上,便是为了给太子挡风遮雨。
贾琮身形随入西暖阁。
再多,就过了。
贾琮眼睛睁的比寻常大一些,看着贾环问道:“你刚说,是薛姨妈想乘船,宝姐姐才掉下去的?”
她原本给武王送了好些宫人过去,却都被退了回来,让太后很是不喜,却又不愿违拗小儿子的意愿,但终究记在心里了,这会儿当正事说起。
一内侍忙从外面闪现入内,躬身应道:“奴婢在!殿下有何吩咐?”
贾琮仰头大声冷笑一声,厉声道:“传旨,将同喜同贵拿下,拷问今日之事!封锁荣禧堂,在宝姐姐未醒来前,孤不想见任何人!”
贾琮接过后放在炕边,又打发二人出去后,打开木盒取出早已消毒过的棉巾,沾了酒精,轻轻擦拭着宝钗的额前。
贾母、王夫人等人只道必然无事。
他眼睛转了转,干咳了声,冲西暖阁门内用小小的声音转达了句:“那个三哥,你先忙,回头再来寻我,我就先走了……不必送!”
薛姨妈又哀绝道:“若宝丫头果真有个三长两短,却也不知能不能再见她哥哥一面……那人好狠的心哪!都这个时候了,也不……”
话没说完,就被贾琮一把推开,又见贾琮一把将悬在门上的宝玉扯下来,如弃敝履般随手丢在地上,不由叫了声。
也不好就这样离去,让人看轻了去。
贾母正同王夫人等人安慰薛姨妈。
家中突然进了气势汹汹的披甲兵马,自然将贾家唬了一大跳。
宫中最忌讳一家独大,选秀纳妃,一门双妃已是恩宠之极。
武王闻言大悦,道:“太子能领悟此般道理,可见天生帝王之姿!”
贾琮伸手放于宝钗额前,发觉极烫,必须要降低体温,不再耽搁,起身朝外大声道:“小五,立刻让展鹏将备好的酒和棉巾送入!三妹妹进来,准备帮忙!”
贾琮闻言,见黛玉吃惊的望了过来,都不好意思了,忙道:“太后误会了,没有的事,贾家那些姊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