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零三章 宁氏遗女

真要摊上一个昏君,或是武王那种的……
工部一官许自恃赵青山门生,赔笑道:“这不是特意来迎元辅归京么……”
官轿在一些指责插队声中缓缓上前,直到距离正门还有一箭之地时,便彻底进不去了。
赵炜脸上虔孝的笑容登时凝固了……
赵青山却没再理他,也根本不考虑长子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再过几年,都能当祖父了。
或许,瞒过萧氏母女,对她们来说更好些罢……
但赵青山与宁则臣有通家之好,过户不避。
也有乖觉些的,边骂挡路的轿夫车夫,边指挥者挪移开道路,恭请元辅回家。
这里,曾经住着一位忠臣孝子,一位必将青史留名的春秋巨人!
原本聚集在赵府门楼下的无数高官或是京城名士大儒们,纷纷围上前来。
萧氏看着宁则臣的棺栋,眼中闪过一抹哀思,面上却浮起了浅笑,道:“肃卿,你还是不了解你兄长。对他而言,权势果真那般重要么?他若一心谋夺权势,反而不会落到今天这一步。他留给我的信里,最放心不下的,不是他的身后名,而是瑶儿啊!他也知道瑶儿的心事……”
他老子可以不怕,可他真心胆战心惊啊!
来客慢慢都闭上了嘴,想起眼前这位的脾性来,一个个不由头皮发麻。
可按他老子这个做派,一旦圣眷衰退,连宁则臣都不如。
……
不过当又留意到这四名校尉的腰间都系着麻绳,面色又缓和了下来,问道:“尔等缘何在此?”
谁他娘的再登赵家门儿,谁就是大沙雕!!
若是礼教森严之族,内眷尤其是遗孀,是断不能见外男的。
萧氏闻言,叹息一声,道:“你糊涂!这等事岂有人臣开口讨要的道理?回头你就回了太子,配享太庙不求了,我家要不起这份荣耀,不能因为此事,连你也害了。肃卿,你不是不明事理,此事传出去,你哪里承受得起非议?连老爷也跟着落人笑柄!你去换个请求,就当我这个做嫂子的,最后求你一事!”
柴梁淡淡一笑,道:“太傅和-图-书放心,我见储君如此,心中亦十分高兴。想来,先帝大行前,必是得知太子为谁,才安心的写下传位诏书。先帝曾与今上言,太子极类朕。”
萧氏看了赵青山一会儿,似信了,可又迟疑道:“可是,我听说,如今的太子,和……和老爷有仇,和……和新党,仇深似海……”
也许正因为换了官轿,所以回家时竟未被人认出。
入门直至前厅灵堂,早有宁府老嬷嬷往内传了话。
“嫂嫂!”
柴梁忍不住笑着点头,道:“太傅安心,此行并无大难之事。”
只是在无数寒暄声中,万众瞩目的赵青山,面色却愈发阴沉,目光也渐渐锋利逼人。
赵青山长子赵炜似担心父亲太过得罪人,就想上前打个圆场,刚跪下要请安,就听老父森然之声传来:“跪着,我不叫你起来,便一直跪着。”
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
说罢,拱手一礼,转身离去。
就换一个送女儿进宫?
没等赵青山感念太多,就听那校尉又道:“禀大人,今日早先,文忠公夫人和小姐已经回府,佥事大人命卑职等站最后一日岗便可归卫。”
这话赵青山不大爱听,肃声道:“太子仁德,怎类先帝?”
萧氏闻言,缓缓点头,面色好看了许多,不过她又看着赵青山问道:“肃卿,你与我说实话,果真是太子要请老爷的灵位配享太庙?若果有此议,我断没有不知之礼,天下也早已传颂,不至于让我娘儿俩,遭受那么多人情冷暖……”
当时连宗室亲王都要给他家送礼。
随着赵青山之言说出,木然哀绝的萧氏母女面色终于渐渐发生了变化。
萧氏端着长嫂的架势,止住了赵青山暴怒要追责的动静,喝道:“你先回我话。”
这当官谁又能当一辈子?
当年宁则臣当红时,场面比赵家大出一倍不止。
后来因为她哥哥的事……这些年来一直过的不如意。
宫里那是好地方么?
一应待遇自然飙升。
当年清臣公子入曲江吟诵‘人生若只如初见’和_图_书时,这个傻丫头便丢了心。
那可是配享太庙啊!
根本不用天子动手,今日在场的官员,就能把赵家从上到下撕碎了。
第一家。
赵青山见之,缓缓颔首,又再三叮嘱道:“文孝,务要勤于王事啊!”
肃卿,我想送瑶儿进宫。”
而赵家门前的官员,再顾不得官身仪派了,一个个恨不得变成飞毛腿儿,要多快有多快的从这老杀坯跟前消失的远远的。
一旦被天子厌弃,下场何其凄惨,宁则臣前车之鉴,难道很远么?
而听出萧氏话中的决绝之意,赵青山更是目眦欲裂,大声道:“嫂嫂!!万不可……”
柴梁心中哑然一笑,知道赵青山彻底被太子折服,他也不欲多辩什么,时间会证明一切。
赵青山与柴梁分别后,乘坐官轿而归。
他缓缓点头,碍于对方天子亲军的身份,没有多说什么,但心中却万千感念。
那新党才真的要大祸临头。
上门拜访的官员一个个唬的魂飞魄散不说,跪在地上的赵炜也都快掉下眼泪来。
赵青山闻言一变,简直无法理解女人的脑回路。
可如今,替他守灵的,竟是锦衣卫……
瑶儿的心事,我知道。之前实不可能,但现在……
待至灵堂时,赵青山就看到萧氏和宁则臣爱女宁羽瑶母女二人,风尘仆仆之色未减,满面哀绝之容。
早有校尉上前见礼,道:“回阁老,卑职等奉我们大人……便是当今太子殿下之命,日夜为文忠公守灵。卑职等卑贱,不敢入内,便只能在门外守着,待夜间烧纸。”他并不认识赵青山,但认识赵青山官轿后的清凉伞,唯有阁臣才有资格配备。
柴梁拱手道:“太傅珍重,下官这就赴山东一行了。”
从来敬宁则臣夫人萧氏如嫂如母,今日得知寡嫂侄女归来,焉能不见?
赵青山闻言一震,隐隐激动道:“果真?”
看着永宁坊自赵府门前一直排出街道转角老远依旧看不到尽头的车马骡轿队伍,看着门楼下汇聚着不知多少身着朱紫官袍的官员,再看看被围在中m.hetushu.com间的长子赵炜,赵青山面沉如水。
那校尉怎敢说谎诓人……
“绝无此事!!”
赵青山断然否决道:“此乃包藏祸心之人,妖言惑众!嫂嫂许不知,若非太子一力坚持元辅开创之新法,朝廷早为武夫兵家占据。嫂嫂和贤侄女儿归来前,相府为元辅守灵烧纸之人,便是太子亲自安排,连这灵堂,连这冰鉴,都是太子亲自过问操持的。弟今日归来才知,若非太子亲自安排,兄长他怕是……”
萧氏更是如同苍老了十岁不止,形容枯槁干瘦,哪里还有当年那个温柔贤惠,说话轻声细语总爱劝元辅和他早点休息,夜色已深的江南女子的影子?
不过他没有再发作,对于儿孙的德性他信不过,但对老妻的操守,他还是信得过的。
赵青山闻言,目光在那校尉身上顿了顿,又看到门楼下的确放着一个铜盆,盆里还有些纸钱焚烧后的余烬。
是自古以来,人臣最高的礼遇,是旷世荣耀啊!
宁则臣还好,只天子厌弃。
他瞪着眼,扫过一众官员,缓缓开口道:“现在放衙了么?今日是休沐之日?平日里天天抱怨公务繁重,无暇睡觉,你们就这般操劳的?”
这里,曾是整个大乾最有权势的地方,极盛时甚至没有之一……
明面上,崇康帝还是给予了宁则臣较高的评价,文忠之谥,也是很靠前的美谥。
推开了随从的搀扶,赵青山看到宁府门前竟把手着四名锦衣校尉时,面色一沉。
赵青山当着上百官员之面,大爆粗口,怒声骂道:“一个个游手好闲,懒散成性,对公务敷衍了事,得过且过!我告诉你们,这种日子再不复所有。明日起,吏部官员全部开始京察,三个月为期,但凡办公拖延、滥竽充数靠蒙混过关的,一律罢黜!我大乾优容养士百年,最不缺的就是想做官的人。”说着又往那一排正准备往门房登记礼单手持红簿的队伍一指,声音愈发严厉,道:“平日里天天抱怨俸禄太低,不够养家糊口,这些又是怎么回事?名下的优免和-图-书田太多了,还是贪污受贿了?把那些礼单都收起来,回头一个个查,看看他们哪来那么多银子!”
“放屁!!”
问罢,也不等校尉回答,就大步往内行去。
赵青山闻言面色大为动容,双目泛红的看了看萧氏,又看了看宁则臣的棺栋,点点头道:“好!明日,明日弟就入宫,舍下老脸不要,也为侄女儿求个安身之位!!”
出宫之后,赵青山又叮嘱了柴梁诸事宜,最后道:“文孝,老夫知你治《左传》,信奉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然储君之姿,文孝当已见之。老夫曾极不喜当初之贾清臣,以为此子杀伐太甚,一味阿附先帝,无人臣风骨。但为君上,太子能杀伐果断,然又体恤民间疾苦,古之圣君,莫过如此。元辅在时,曾与老夫言:‘文孝之才,更甚你我,必可承继新法传承。’老夫深以为然。”
赵青山强压下心中怒火,被萧氏盯着,哪还有身为内阁首辅、太子太傅即将执掌整个帝国大权的威风,如在母亲、长姐面前犯了错的幼弟般,眼睛左右闪避了下,还是说了实话,道:“是……是弟求的太子殿下……”见萧氏面色骤变,又忙补救道:“太子也是认同的,方才那些话,真是太子所言,绝无半点虚假!”
……
他如今贵为内阁首辅,更为监国太子的太子太傅,礼绝百僚,就是对上亲王都不落下风。
这些事就交给她去办罢。
他如何忍心对形容已经枯槁至斯的萧氏说,他的兄长是被逼自尽的?
此莫非天意?
他自官轿中下来后,立刻引起了轰动。
赵青山又看了眼面色煞白的赵炜,满是怒意的哼了声后,竟折身回到官轿上,过门不入,离开了永宁坊。
消瘦之极的宁羽瑶,抱住萧氏的胳膊落泪哀求。
这里,曾汇聚了无数天下英才,共同支撑起了新法大业!
赵青山双目泛红,以大礼拜道:“嫂嫂!兄长他……”言至此,哽咽难再言。
握了棵大草的!
做官还有这么做的……
等男客走的差不多了,赵青山目光又落在一www.hetushu•com众明显是官员堂客的车轿上,眉头愈发紧皱。
相比于他被贬出京时凄凉的场面,此刻之车水马龙,却更让赵青山压抑不住心中怒火。
这里,曾诞生出一条条惠及亿兆黎庶的新法构思。
赵青山抬头看着神情木然的萧氏,强笑道:“嫂嫂,今日吾刚从宫里出来,太子殿下告知吾,说天家正在商议,让元辅灵位,配享太庙!从此以后,日夜受天家香火祭俸!殿下言,元辅之功,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必为大乾亿兆黎庶所铭记!还言,元辅所开创之新法,乃万世不易之法也!”
赵青山连连点头,道:“弟,安敢诓骗嫂嫂?”
永宁坊,赵府。
兴道坊,宁府。
萧氏眼睛落在赵青山脸上,声音暗哑的颤声问道:“肃卿,果真……果真?”
元辅!!
当赵青山的官轿自宁府大门前落下,看到清冷的门前挂白时,他早已泪流满面。
就算能当一辈子,谁又能保证圣眷不衰?
元辅生前,不知多少门生故旧日夜守在这里,只为见元辅一面。
肃卿,配享不配享太庙,于我家已没什么用了。老爷和我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瑶儿。
萧氏摇头道:“我的身子骨我自己知道,撑不下去了,我也不放心老爷一人在那面,没我的照顾,他连饭都能忘记吃,连衣裳都不知换洗,必会蓬头垢面。不能落个‘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的结局……”
死后清冷不说,身旁连个家人都没有,就孤零零的陈尸在那。
现在好了,既然太子宽仁厚德,非但没有记恨老爷当年打压他,还为老爷设灵堂,为老爷操持后事,为老爷守了灵……
不给赵青山和宁羽瑶说话的机会,萧氏对赵青山道:“你和老爷一样,都是做国朝大事的人,我信不过,所以不能将瑶儿托付。赣西宁氏族人这些年,非但没有得益于老爷,反因新法损失不小,恨我们的多,迎我们的少。老爷丧事传来,更是人人避讳不及,绝不能托付。
“娘……”
可再看看现在,宁则臣的尸体放了那么久,还没下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