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二章 劝离

听闻此言,黛玉冷笑着瞥了凤姐儿一眼,也不理会。
权当没看到罢。
又怎会被贾琮害死……
贾母干脆颤巍巍的站起身,一边往下走一边怒道:“好,我这个老废物现在就走,免得连累你们贾家!”
只是她们却小觑了贾母的智慧,内宅厮混了一辈子,也是从重孙媳妇做起的,管家都管了几十年,难道还不知道审时度势?
贾琮呵呵一笑,道:“总不能丢下姨妈不管……是这样,尽管我能断定,那起子贼子成不了事,但也要防备他们破罐子破摔,拿我贾家出气。真要集中力量对付贾家,我们少不了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现在外面人都知道,东府没什么人,贾家的直系血脉都在西府,老太太、老爷、太太和家里姊妹们,多在西府。所以若是强攻,必然集中力量攻杀西府。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想请老太太、老爷太太和姨妈并贾家所有姊妹们,全都去东府暂住,直到此次风波过去。”
这些都是贾琮在都中的核心力量,他甚至认得其中大部分人,实在不舍得让他们死在不必要之处。
荣国府,荣庆堂前七八个小丫头,远远看到贾琮引着一众东府内眷从抄手游廊上说笑着走来,纷纷往里传起话来。
被点名的一群亲长一起看向贾琮,或审视或疑惑。
贾琮还穿着早上公干时的常服,有些灰土皱褶,不过气度依旧淡然,他看向贾母面上难得带点微笑,道:“老太太不要惊慌,外面什么事都还没有,我这般做,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
“林姑娘也来了!”
王熙凤最是精明,心眼一转就猜出了贾琮的用意,眼中闪过一抹艳羡,拉着平儿的手悄声道:“你爷们儿还记得给你寻回场子来,这倒是个好机会!”
他的本意,是想将保护范围从两个府缩减到一个府,那么郭郧、独孤意他们的防卫压力将会降低一倍不止。
黛玉这回倒开始理会了,悄悄看了看平儿,示意她们她留在贾琮身后的缘由。
只要不是惹得皇帝出手,只是些乱臣贼子,在她hetushu.com们想来,多半不会出甚大事。
可平儿却不同,贾母认得她。
“你……”
贾母闻言愈发心惊胆战,厉声指责道:“都是你!若是你在外面轻狂谝能,怎会连累的贾家落入危局?!”
小七倒也罢了,不过一个丫头,贾母早就忘了她是哪个,所以凤姐儿之前带着她防身,贾母也没认出来。
好在王熙凤不是蠢人,发觉到黛玉不喜这档子事,贾琮也只顾向前走,落了个没趣后,也闭上了嘴,只拿一双丹凤眼悄悄的瞄了瞄贾琮,又瞄了瞄紧紧跟在他身后的黛玉,心头猛然一跳,再看到平儿对她微微摇头,轻轻倒吸了口冷气后,随一众人进了荣庆堂。
果不其然,听贾琮说的如此悲壮,贾政眼泪都流了下来,对贾琮颤声道:“琮儿不必以我等为念,当忠于王事,也要保全自己,当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损伤,孝之始也。琮儿若是为了保护我等老废,和宝玉环儿这等没用的畜生丢了性命,我便是入了黄泉,也无颜面见贾家的列祖列宗啊……”说着,仿佛看到了贾琮在保护家人的战斗中浴血奋战,悲壮牺牲的残忍场景,不忍言的闭上了眼。
没等贾母等人出声,贾琮脸上笑容忽地一收,正色道:“老太太、老爷、太太,你们不必多想。还是那句话,并非局势多危难,只是贾琮不想让家里亲眷们受到一点伤害,哪怕是一点惊吓。贾家有我贾琮一人顶在前面就好,没必要让阖府跟着受惊。而且没了后顾之忧,贾琮也能放开手脚,与乱臣贼子决一死战!”
尤氏和秦氏则不动声色的对视了眼,她们早就知道了贾琮和黛玉的关系。
平儿和小七是贾母下过令,不许再踏入荣府半步的人。
战损的比例也会减少大半!
只是黛玉并没看到,还是站在那……
宝玉则频频给还站在贾琮身后的黛玉使眼色,让她快过去……
叫起后,贾母忍了一天的怒火终于爆发,厉声道:“琮哥儿,这到底是怎回事?!家里的官儿让你袭着hetushu.com,爵位让你承着,外面的事我和老爷太太什么都不理论,凭你去施为,你就做成这个样子?!是不是明日就要让人抄家拿人,我们连怎么坏的事都不知道,就糊里糊涂做了冤死鬼?”
众人恍然,原来贾琮将平儿也带来了,黛玉是为了这个。
“侯爷来啦!”
只是贾琮却不能对贾母等人明言,他想牺牲她们的家业和房屋财富,来换取他麾下亲兵减少伤亡,便只能用煽情的言语来打动。
只是平儿曾告诉她们,贾琮和黛玉如今还不想让家里旁人知道,故而请她们不要说出去。
只是这会儿见素来精明的凤丫头还迷糊着,不知不觉中得罪了人,都觉得好笑。
贾母闻言,回过神来,好似渐渐想通了,只还是将信将疑道:“贾家果然会没事?”
贾琮并没有受这种雷霆之怒的影响,轻声道:“老太太,咱们这样的人家,富贵从何而来?只想富贵万年,不承受一点风险,可能么?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再说就算没有我,那也还有大姐姐。大姐姐腹中怀有龙种,当前形势下,就算藏在暗中那些人容得下我,都不会容得下大姐姐。等他们除去大姐姐,一样被把贾家斩草除根!老太太是不是要把大姐姐也一并驱逐出贾家?”
贾母闻言气的面色苍白,却一时语滞,大喘息着,看起来颇为气短。
这还会是一场小风波?
众人闻言大惊,以为贾母要去哪,却又见被鸳鸯搀扶着走了两步的贾母顿了脚,回头招呼道:“宝玉、太太、姨太太还有你们,都随我走,咱们去东府,就让他们爷俩儿在这留着当他们贾家的大英雄罢!”
看模样,是不怎么想掺和……
实际上,也是因为贾琮和黛玉没想在东府隐瞒的缘故。
而宝钗、湘云、探春则开始疑惑,黛玉怎还不到她们姊妹队伍中去……
王夫人:“……”
两人清早起来,在会芳园里一起观日出,一起慢跑,一起扫落花,一起葬花,傍晚一起看晚霞日落,一起拥吻的画面,都被这对婆媳撞破和图书过……
又不由担心起贾母来……
贾家至亲,皆在此处。
见祖孙俩又怼起来了,王夫人和薛姨妈忙劝了起来。
不过等近前一看,除了黛玉、尤氏、秦氏、邢岫烟、晴雯等人外,连平儿也在,不由面色微变。
看着贾政瞪过来的凌厉目光,宝玉幽怨的看了贾琮一眼,整天就知道给我挖坑……
薛姨妈“哎哟”了声,笑道:“还有我的事?”这话语气有点虚,底气不足。
贾母差点气吐血,这个孽障说什么玩意儿了,你就言之有理,言之有理个锤头啊!!
“贾琮给老太太、老爷太太、姨妈请安。”
然而这时,却听贾琮对贾政道:“老爷,一家人难得到的那么齐,一起吃顿饭罢。今日扰了大家的清静,我在会芳园做个东道。另外还有一事,请老太太、老爷、太太,对了,还有姨太太相助。”
宝玉:“……”
……
指望这个魔怔了的小儿子不上,贾母就再度亲自上阵,问道:“天子出京春围,和你什么相干?你就闹的阖府不宁,眼看着要被抄家了一样?”
贾琮目光重新回到贾母面上,道:“老太太虽在内宅,也当知道近二年来,都中发生了什么。只说宫里,三大皇子暴毙,三位太妃自尽,哪一件不是泼天大事,捅破天的大祸?连我贾家,都连连遭人设计陷害,二哥……都中不太平。可贼子隐藏的太深,杀了那么多,幕后黑手依旧没有露面。所以,这一次陛下出京,除却彰显武德外,也想引黑手露面。贾琮为天子近臣,执掌天子亲军,若果真有丧心病狂者动手生乱,贾家多半会被其视为眼中钉。所以,贾琮不得不未雨绸缪。”
贾琮引着一众人,与堂上诸亲长见礼。
贾琮虽不通兵法,但也听说过“人存地失,则人地皆存。人失地存,则人地皆失”的战争法则。
荣庆堂上,除了贾母、贾政、王夫人、薛姨妈并李纨、宝玉、宝钗、湘云、迎春、探春、惜春等贾家姊妹外,还有赵姨娘、华姨娘(贾政后收妾室)、贾环、贾兰等m.hetushu.com人。
此言一出,贾琮目光变得柔和了起来,贾母、王夫人等人却差点没气晕过去。
满堂宁寂,无数双眼睛看向贾琮。
贾家姊妹们看着王夫人和薛姨妈一起忙着灭火,无不暗自好笑。
被一群懵然的连话都说不出来的亲长这般盯着,贾琮忍不住笑了笑,道:“为了宝玉嘛,他胆子那么小,万一动静大点惊吓住了,可了不得。”
贾政:“……”
又怎会在这个时候,再给自己寻不自在?
都到了整个地步了么?
但贾琮的真实目的,自然不是如此。
贾琮目光看向贾政,温声道:“老爷当知,今日天子率满朝宗室王公及文武大臣,往铁网山行春围,以彰武德。”
贾母:“……”
贾政都忍不住问道:“琮儿,什么万一?”
真到大战时,让出荣国府作为防御纵深,以火器痛击之,想来会给敌人带来极大的惊喜……
狐狸尾巴,终于漏出来了吧?
不过也只匆匆说了一句,她如今不敢掺和到这一对祖孙的斗法中,转头对黛玉取笑道:“好妹妹怎才过来?宝玉急的都想要过去寻你们了!”
众人闻言面色均是微微一变,连贾母都被这股斩钉截铁的气势逼的心头一跳,不过随即有些恼羞成怒道:“都随你!这贾家原是你们姓贾的贾家,是你贾琮的贾家!我是姓史的,你爱怎样就怎样,也不用同我说这些!哪怕今后被你害死,我们也只能自认倒霉!”当然,这话也只是说说而已。贾母已经明白过来,只要过了这一关,贾家就算成不了后族,也差不了太多。
贾政右手捏了捏须发,若有所思的缓缓点点头道:“琮儿言之有理……”
见贾母还是沉着脸想再说些什么,贾琮似耐心耗尽,微微眯上眼,道:“老太太,过了这一关,纵然贾琮以后会有个好歹,宫里有大姐姐在,贾家也可再延百年富贵。贾琮自记事以来,便在夹缝中求存。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的确承了贾家的祖荫,但是,琮亦不曾负贾家分毫。当前临变之局,贾家容不得内讧。纵是你老还想责http://www.hetushu.com罚,也要等到过了这关再说。当下,任何人,都不许掀起内乱?”
当今天子没甚血脉了,一旦元春诞下龙子,那……便是泼天的富贵。
贾政想替贾琮辩解一二,可他都闹不清怎么回事,如何辩解?
贾琮有些无奈的捏了捏眉心,道:“老太太不用担心,那些魑魅魍魉之辈成不了大事的。自古以来,用这种手段能成事的,青史之上可曾有过?陛下何许人也?真命天子!之前是因为没想到背后那些恶毒之人手段如此下作恶毒,才使得皇子暴毙。如今,只要他们敢露面,必然遭到灭顶之灾!我也是太过担心家里,哪怕一丝一毫可能出现的意外都不许发生,才这般大动干戈,惊动了你们。但老太太只需明白,贾家如今,是和天子站在一条战线上,忠于天子,忠于朝廷。只要大乾不亡,贾家就不会有事。纵然会受到一点惊扰,也无足挂齿。哪里就到了抄家灭门的地步……”贾家的钉子,其实并未清除干净,也不可能清除干净。有故意留下的,也有可能没发现的。
贾琮呵呵了声,道:“不出所料,受到冲击的可能性还是有的。不过我已经做了几乎万全之准备,不会出问题的。”
王夫人、薛姨妈、赵姨娘等人的面色都不大好看,她们也害怕受到了牵连。
未几,珠帘挑开,穿一身牡丹掐腰织锦薄罗花绵长裙的王熙凤满脸堆笑的迎了出来,老远就听她高声笑道:“哎哟哟!可算等来了,三弟你再不到,老太太她们非拆了我不可!”
这番话,另满堂人动容。
这会儿两人也差不多都明白过来,这次的危机并未有那么骇人。
当然,贾琮也知道此言未必能打动贾母、王夫人,尤其是贾母,她在荣国府活了大半生,几乎不可能舍弃此处。
但是,贾琮知道他那番话,足以打动贾政。
贾琮待她二人尊敬有加,供给和月例从不缺少,她们自不会自寻烦恼嚼舌根子。
平儿面色也隐隐不安,不过贾琮不许她走,她只能听他的。
二人都是明白人,如今又都托庇于贾琮羽翼之下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