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章 钩吻

元春自然明白她如今是母以子贵,不会妄自以为崇康帝多爱她,因而忙应下,不过还是担忧道:“陛下,若有坏人在,何不在京里就……”
皇城,凤藻宫。
真以为你那三弟允文允武,文武双杰?
半个时辰后,当锦衣校尉将整座孙府里外翻了个遍,内外宅的仆婢们悉数羁押起来后,展鹏在前院书房里看到正在翻看书信的贾琮。
在东市西南一角,一座商号前,数百锦衣缇骑将商号团团围住。
再搭上宫里元春怀有身孕之事,那怎么看,三大皇子暴毙之案,都和贾家脱不开关系。
展鹏也知道这个理,见贾琮看的入神,就站在一旁没有言语。
一直盯着他的贾琮见此,眼睛猛然一眯。
贾琮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意外,点点头,道:“那还好……走吧,去王家,拿人。”
剧毒无比。
展鹏带人直接入内,掌柜的带伙计操着山西口音拦截,刚一张手阻拦,便被展鹏麾下一员悍卒斩下胳膊,倒地惨嚎不已。
“孙绍祖何在?”
二百余锦衣卫冲入孙府,不一时就传来阵阵狼哭鬼嚎哭喊惊叫声。
所以,贾琮便以孙家走私蒙古之罪,前来拿办他。
其他人见动了真章,哪里还敢拦,纷纷跪倒在地。
贾琮相信,崇康帝势必宁肯杀错,不肯错漏!
展鹏面色也有些骇人,压低嗓音道:“大人,千真万确!我刚才从那边回来,确认康字号库房中密存者,就是钩吻!!”
掌柜的看到这一幕,连惨叫声都顾不上叫了,面色骤然惨白。
贾琮一边头也不回的往外大步行去,一边忍不住的后怕!
崇康帝面色骇人的看着贾琮,一字一句问道m.hetushu.com:“这孙绍祖,又是什么东西?!他为何会有钩吻这等毒物?”
……
不以钩吻之毒去拿人,一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迷惑敌人之眼。
这,才是一个失去所有儿子老父该有的神情。
原本陷入困境,却没想到,竟会有此发现。
看着崇康帝毅然远去的背影,元春轻轻一叹,双手护在小腹上,幽怨的目光渐痴……
不过半个时辰后,贾琮还是叹息一声,将手中信笺放在了一方漆盒内,嘿了声,冷笑道:“果然是奸猾之辈,家书都用暗语来写……不过,至少能够确定,孙家走私蒙古,以此获利无数。不然一个乡下土财主,种三辈子地能积攒下一万两银子都难,哪有财资供孙绍祖在京城挥金如土,广交豪门!剩下的先不看了,罪证足够了,先去拿人!”
顿了顿又道:“铁网山之行,多半会有不自量力的跳梁小丑出来闹事,到时候你莫要惊慌,有朕在,一切都不会有差池。莫要惊慌吓着了朕的皇儿!记住了?”
但事到如今,却也顾不得王家的脸面了。
崇康帝隐隐有些不耐烦道:“这些你不懂!不必多言!”
只能外敷,不能内用。
不过到底给元春留些体面,没将贾琮被长兴侯府亲兵追杀了足足半座城,狼狈逃窜,一骑绝尘的光辉事迹说出来。
哪怕不将迎春许配给他,只将他重新收入贾家门下……
他难道会放过贾家?!
“诶诶,你们干甚?你们干甚?”
贾琮:“……”
“臣,遵旨!!”
回到东府,都已经准备打点行囊领军出征的贾琮,听闻展鹏急匆匆传回的消息后,面色剧变,和_图_书惊声问道。
南城,丰乐坊,孙家。
而钩吻,又名断肠草!
崇康帝闻言,生生气笑了。
大义上不能绝对的站稳脚跟。
这些日子来,锦衣卫、中车府还有许多其他暗中势力,差点将整个神京城的药铺翻过来查了七八遍。
如今转投王家,若是贾琮连这口气都能咽下,怕会让许多人小觑了去。
康字号,是山西一家商号,在都中东西二市无数商号中并不起眼。
这心性……
真正的寸土寸金富贵宝地。
领命之后,贾琮犹豫了下,又开口道:“陛下,凤藻宫那边要不要臣加派些人手暗中……”
当头一记绣春刀,就将拦人斩倒在地。
纵是千娇百媚的内眷美婢,该用刀鞘削时,一样轻不了……
和人来往,大多数都要通过书信来往。
这才是杀人于无形间,好手段!
贾琮闻言有些傻眼儿,心里也有些害怕起来。
若果真如此,朕都容不得他!
若非其背后是大同府孙家,根本没人去关注它。
贾琮正色道:“臣不敢欺君,孙绍祖本为贾家门人,却转投王子腾,更觊觎臣之二姐,其心可恨,其行更令臣作呕!臣原是想查孙家往蒙古走私之行,因为孙家经商,颇有家资,晋商凡是有身家者,多往蒙古走私禁物。但没想到,派往大同的缇骑还没回来,这边却搜出了钩吻剧毒。臣不敢耽搁,闻讯后当即查封了孙家康字号,并下令查抄孙府,缉拿孙绍祖。”
听贾琮将公器私用说的这般直白,崇康帝这会儿却顾不上发怒,他脸色难看之极,双手攥紧又松开,再攥紧。
贾琮将孙家和贾家的关系说了遍,又将之前王子腾夫人和-图-书上门提亲之事说了遍,最后道:“陛下,孙绍祖与皇子暴毙案有无干系,目前还说不准。但臣敢肯定,幕后黑手所谋,除却臣外,多半还是臣之姐姐。如果不是臣之叔父厌恶孙家家风不正,臣也不喜此人钻营,若让孙家和贾家再牵扯上干系。那么孙家康字号再爆出钩吻剧毒,朝野上下,无人将会认为贾家清白。就是臣之大姐,也断无人能容她活下去。幕后之人心思阴毒至此,骇人听闻。”
崇康帝闻言面色微变,沉声道:“宫里不必你操心,此次出行,朕会带上你姐姐随驾。朕倒想看看,有没有人能近到朕身边,害了朕的骨肉!!”
长安东市,是神京城最繁华形胜之地,每天人口吞吐流量以数十万计。
“传令,立刻围住孙府,缉捕孙绍祖,抄家拿人。”
大明宫,养心殿。
他看重的岂是美人……
唯独的缺点,就是王子腾脸上不好看。
孙家当初拜入贾家门下,以为门生。
最后,竟深吸一口气,在爆发的边缘压了回来,他对贾琮沉声道:“贾琮,此事,先由你暂时掌起来。朕明日一早就要前往铁网山,准备行围之事,这是目前最重要之事。”
但是毫无进展。
贾琮恍然,忙道:“陛下息怒,臣明白了!”
仅有的几个有钩吻药材的药铺,自东家到掌柜再到伙计,全都捉拿下狱。
贾琮闻言,呵呵一笑,道:“已经说亲了?”
魏晨摇头道:“这还没有,听说是大人府上太太不大同意。”
这个年代不似后世,什么事也不过一个电话就能解决。
帝王之位,果真会让人非人么……
崇康帝为了此案,甚至不惜举起http://m.hetushu.com屠刀血洗宗室诸王。
元春闻言感激莫名,柔声道:“陛下,不必以臣妾为念的,臣妾不碍事的……”
那几家药铺存有钩吻,所卖人家也记得清清楚楚,几番查证后,都没有漏洞。
……
真毒啊!!
“诶,诶,你们做甚?你们做甚?”
如今,能让贾琮勃然色变的事,已经不多了……
有鬼!
崇康帝抽了抽嘴角,道:“就这么办罢,你让人好生准备妥当,朕让内务府备好凤辇,另有太医随行,随时看护。”
这般狠辣,惊的其余伙计不敢乱动,也让商号外看热闹的百姓商家们,远远避开。
三大皇子暴毙所中之毒,虽是混合复毒,但主要成分,便是钩吻!
这些书信中,通常就藏着一些绝密之事的蛛丝马迹!
嘿!
崇康帝面色铁青,眼睛泛着猩红,但还是压着滔天怒火,问漏洞:“你为何让人去查孙绍祖?”
“各位官爷,额们是良善百姓,你们这是做甚……啊!”
钩吻虽为剧毒之物,却也可入药,有祛风攻毒,散结消肿和止痛之效。
见贾琮这个神情,崇康帝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厉声斥道:“混账东西!既然你都能想到此事背后谋的是你,是你姐姐,最终谋的是朕,他们想让朕断子绝孙,做个真正的孤家寡人,那孙绍祖又怎会是真凶?他算什么东西?朕岂能为了这样一个猪狗不如的诱饵,放弃行围大事?”
若非他是从后世而来,熟读红楼梦,知道中山狼之人。
抄家之人,手段何曾温和过?
一直候在一旁的魏晨忙答道:“大人,孙绍祖现在王家。他如今对外,便以王子腾门生自居。王子腾颇为器重他,听说,和*图*书还从王家选了一女,要嫁给孙绍祖。”
三大皇子暴毙案,难道不应该才是最重要之事吗?
“这是孙府!快来人……啊!”
想来外面各府第,都能明白他为何这样做。
看着崇康帝眼中欲择人而噬的骇人凶光,贾琮心里大骇。
“喏!”
元春滞了滞,又道:“陛下,若外面不安,便让臣妾三弟随行护驾吧,他是陛下封的冠军侯!”
……
“你说什么?”
只摆摆手,摇头离去。
那么他断不会如此排斥抗拒孙绍祖。
崇康帝哼了声,强压怒火道:“虽然孙绍祖不会是幕后之人,但这条线索你不可错过,铁网山你暂且不要去了,正好趁着朕将王公大臣们悉数带往铁网山之机,你放开手去查!不管什么人在背后谋划,总少不了蛛丝马迹!不管涉及何人,一律先拿下拷问!记住,你是锦衣卫,宁杀错,勿放过!!”
崇康帝“嗯”了声,道:“朕不在宫中,担心你的安危。”
二来,崇康帝对铁网山行围,他初次直接接触军权看的极重,不愿让任何人耽搁了他的大计。
这个理由足够了!
展鹏直接冲进后仓库,前往之前就打探好的位置,将盛着钩吻药材的箱子直接取了出来。
再者,只私藏此毒,孙家也可托口为藏药,而非藏毒。
……
一座两进门楼前,孙家老管家带着十来个门子家仆惊慌的看着如狼似虎汹涌而来的锦衣缇骑,鼓起勇气想要阻拦,可这是锦衣卫,哪里是好说话的。
“封锁此地,不得走漏一人,全部关入诏狱,未得旨意或我的命令前,任何人妄图接触他们,斩立决!!”
听闻崇康帝之言,贾元春惊讶道:“陛下,臣妾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