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九十九章 作别

贾琮进门后,好一阵问安见礼。
因为今日过了中午就要领军出发,临出征前,少不得要来给贾母请个安见个礼。
回至宁安堂后,平儿也刚起来,正在梳头,见贾琮回来,原本还以为在外面忙了一宿,毕竟之前贾琮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翌日清晨。
薛姨妈忙道:“没有的事,也是看府上忙,所以没过来添乱。”
只是他到底还没渣成炉灰,所以没有拉着平儿胡闹一通。
“爷,林姑娘她还……她还小,又病弱多年,经不起……”
盥洗一番后,和平儿、晴雯等人一道用了早饭,就往西面去了。
太肉麻了!!
再侧过脸,看着那一枕青丝,和身边清瘦的背影,目光恍惚了下,才想起这是哪里。
同床共枕在这个时代,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
见平儿忍了又忍,犹豫了半天才劝谏出口的话,贾琮哭笑不得道:“好姐姐,你想什么呢?我怎会如此荒唐……你放心,只是昨儿夜里说话说的太久了,林妹妹怕我半夜回来扰了你们,就在那将就了半宿。这不,天还没大亮,就被她赶出来了。”
贾琮挑了挑眉尖,道:“车轱辘话说了一百遭了,最后说一回,不是因为这个缘故。要是林妹妹再长几岁,她也一样。我对你们的情意,不会因为何时圆房而分个轻重。”
贾琮再次感谢这个美好的时代……
但是……
另外,贾琮今日要领军出征,虽只是打猎,可黛玉心里还是揪揪的,不想在他面前落泪。
晨起的黛玉,格外的怜人。
当贾琮睁开眼,看和_图_书到对角的纱帐时,微微一怔。
贾琮闻言,慌忙将手从黛玉怀里取出,正色道:“抱歉抱歉,小生失礼了!”
贾琮虽然喜之不尽,可还是提醒道:“林妹妹,你若想再瞒下去,一会儿可得收拾一下眉眼间对我的爱意。不然……”
不过,贾琮看到贾母沉着脸看他时,实在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拱手道:“老太太可别骂我,我可一句宝玉的不是都没说。实际上此处宝玉随我出去拜访,我也很满意的。”又对宝玉道:“宝玉,你长大了,不要辜负老太太、老爷太太对你的期望。”
且他如此喜爱她,她心里也有一丝高兴……
贾琮悄悄探过头,就见到一张千娇百媚的脸上,眼睛处的一对翘睫毛,忽闪忽闪的闪动着。
“呸!”
等贾琮说完,他哪怕口不对心,也还是应了声。
直到看到贾琮似笑非笑的看他,才又悻悻起来。
也是听说这边终于素净了,才再上门。
听闻笑声,黛玉再也装不下去了,瞪开一双仿佛氤氲一泓晨露冬泉的美眸,狠狠嗔了贾琮一眼,俏脸飞起红霞,白里透红,可爱动人。
所以,他用符合他心理年纪的行为,去诠释他对爱情的理解。
其实并没做什么,还算规矩的一起相守着睡了一夜。
贾琮真的不同呢。
这种纯真,不是刻意再去追求就能追求回来的。
平儿闻言,这才松口气,对贾琮道:“林姑娘到底不是我们这样的能比的,爷总要等到大婚之日,才……”
一来,他惊才艳hetushu.com艳,诗词书法惊艳当世。
见贾琮果然有些不悦,平儿忙哄道:“好了好了,是我说错了还不成?我给爷道恼!”
他眨了眨眼,嘴角弯起一抹微笑,将一只还搭在对面的手抬起,犹豫了下,又落下……
二来,他生的几乎比世间大多女孩子还好看,让人难生厌弃抗拒。
太害羞……
哪怕被姊妹们取笑也不恼,还呵呵直乐。
但他毕竟不是真的十四五,以他二世为人的经历,他很难去追求那样“高尚”的爱情。
太刻意了,反而做作。
其实她曾经从未想过,贾琮会这样轻薄于她。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贾琮在她最艰难最痛苦之时,用强势的手段庇佑呵护住了她,将欺负她的人打入十八层地狱,让她不再受一丝一毫委屈,还为她父亲寻来当世名医,留住了她父亲的性命,虽始终未醒,可只要还活着,她就是有爹的孩子。
而至于贾琮,他若果真只是一十四五的少年,情窦初开,或许也会同黛玉和宝钗展开一场“纯洁无瑕”的精神恋爱。
她倒不是吃醋,而是……
贾琮反而愈发哈哈大笑起来,就见黛玉娇滴滴的声音羞恼的呵了声:“你的手!!”
太无耻了!!
两人又甜蜜的顽闹吵嘴亲密了半个时辰,几番作别后,黛玉就趁着天还未大亮,将他赶出了自己小院儿。
此言惹的贾母勃然大怒,都不顾在晚辈跟前给贾政留体面了,啐道:“你就比我明白?是你在招待那些诰命,还是我招待的?她们同你说的话,说宝玉不行,和*图*书琮哥儿行?我倒是奇了,到底哪个才是你的亲骨肉?几次三番忍你不同你理论,你还没完没了了!”
然而贾政在旁的事上或许不大清楚,可在教子之上,却拎的极清。
这一夜过去,黛玉的神情和新婚媳妇几乎没有差别。
果不其然,贾母听罢大为高兴,道:“我早前就同宝玉他老子说,不要逼孩子,好好的哥儿,到了年岁自然成器了,太早逼他,身子也逼坏了,还逼不出什么名堂来。如今瞧瞧,宝玉可不就争气了?”
不过等她慌忙去扶着贾琮想让他休息时,却嗅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气,面色登时变了。
如今都中各家府上差不离儿都知道了,等铁网山行围罢,宫里贾元春就要封妃,甚至封贵妃了。
说罢,挥了挥袍袖,无奈离去。
等贾政离去后,就见之前恨不能将脑袋塞进胸腔里藏起来的宝玉,瞬间恢复了活力。
老实说,这还显得清瘦的身子,并不如平儿、晴雯、香菱她们抱起来丰润舒适,但这份感觉,却又不同。
其实她未必不想来,可荣庆堂这几日的客人,不是公候府第的诰命夫人,就是哪个将军府的将军夫人。
唯美,纯情。
听闻贾母的各种吹嘘,仿佛正忍受着极大的煎熬,最后忍无可忍道:“老太太,人家只是顺带着赞了赞宝玉,不过是为了引出琮儿,夸赞琮儿铺路罢。哪里是真心赞那个孽障……”
昨夜贾琮与黛玉说了太久的话,说到不知几时,夜色已深,黛玉鬼使神差劝了句“别回去了,太晚了”,贾琮就翻身上了床榻。
hetushu.com他虽只比宝玉大几个时辰,可这方面宝玉做的还不错,知道兄长训话弟弟就要垂手听着,便规矩站在那。
只贾政关心他何时出发,何时归来,行囊可都备齐否,吃食可安排妥当等等。
架子床上张着一面大红遍地金妆软烟罗纱帐,透过薄薄的纱帐,可见里面铺着两床锦被。
都是有品级的诰命,她比哪个都低一头。
弦丝雕花架子床前竖着一面玉刻湖光山色屏风,拦住了入门视线。
面上却笑道:“宝玉是老太太一手教出的孩子,和宫里大姑娘一样,岂有不让人赞的?”
西府,荣庆堂。
不吉利……
许是都知道今日不同,不止贾母、贾政、王夫人、李纨、王熙凤并贾家诸姊妹到了,连薛姨妈和宝钗也来了。
薛姨妈看了眼当着贾政的面有些害羞的宝玉,心道好歹老太太没说琮哥儿也沾了宝玉的光……
一为捻金银丝线滑丝锦被,一为杏子红金心闪缎锦被。
贾琮呵呵一笑,再度与贾母、王夫人、薛姨妈等人告别后,又与宝钗等人点头道别,最后转身,阔步离去!
娇羞,亲近,怯怯,和亲爱。
黛玉半垂臻首,凶巴巴的啐了口。
见此,贾琮哈哈一笑!
女人之间的攀比心只会比男人更盛,薛姨妈也没伏低做小受虐的心理毛病,因此在头一日来过后,就没再过来。
床头有一块青玉抱香枕,一只枕头上,却枕着一双人……
尽管这座东府被贾琮经营的铜墙铁壁一般,泼水难入,可她也不想让人看到,贾琮在她这里过了夜。
……
这三点相加,让hetushu.com她没有一丝意愿,去阻止贾琮欺负她……
话没说完,就见黛玉简直嫌恶的打了个哆嗦……
贾母恼的都要落泪了,护着宝玉道:“你父亲当年也是这样管教你的?”
她甚至都没想过,会容忍男人这般欺负她。
这话王夫人也爱听,怜爱的看着宝玉。
便听贾母高兴道:“原琮哥儿要带宝玉、环哥儿出去往各家亲旧世交家里走走,我还担心宝玉受了委屈不喜欢,可他要管教自己兄弟,连老爷太太也赞成,我便不好再护着,免得都说我老悖晦了。如今看来,我还真放手对了。亲家太太不知,这几日那些诰命可将宝玉夸好了。进门必先说宝玉知礼,连环哥儿都沾了他的光,落了好多夸赞!”
贾政当着阖家大小的面被啐了个满头包,又是羞臊,又是哭笑不得,道:“母亲,儿子不过在管教儿子……”
……
贾政闻言彻底没了脾性,摆手道:“罢罢,何苦为这孽障,惹的母亲气坏了身子?只当我什么也没说,老太太年高见识广,自然是老太太说的对。”
所以一手教养元春长大的贾母,最喜欢听的便是这样的话。
正如她对贾琮所言: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可是……
等他问罢,贾母也略略提了提,就开始对薛姨妈说起宝玉这几天的风光:“姨太太这几日来的不勤,我也只顾着招待各府登门的诰命,怠慢亲家太太了。”
窗外晨雾弥漫,屋内也有些清凉。
或许他曾经也有过,但经过挫折荆棘之路,当他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后,那些曾经的纯真,早已离他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