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妙手调香

作者:风荷游月
妙手调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

三 忆旧年

此后谢昌一直没能跟那个小姑娘见上面,两家来往虽密切,但都是父辈祖辈的生意往来,他们这些后辈鲜少走动。偏偏对方又是个不爱玩闹的性子,极少出席各种宴会,即便谢昌想见她,也没有机会。
林小公子点点头:“正是。”
两家定亲之后,谢昌更少有机会见宋瑜一面。
谢昌回以一笑,目光一直没从她无忧无虑的脸上移开。她大抵不清楚定亲为何物,表情不见丝毫变化,面对他时,脸上也不见尴尬之色,若是她知道怎么回事,应该不会这样轻松了。
这话让龚夫人十分受用,她但笑不语,赞赏的目光落在谢昌身上。打从他们刚进来,她便看见了这个沉着有礼的孩子,他身上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气概,将来必定是万里挑一的人才。
宋琛年纪虽小,但豪情万丈地答道:“好!”
年少不懂情滋味,只能称得上好感和兴趣罢了,他莫名地想接近她,想同她说些话,仅此而已。
一旁林家小公子见他失神,撞了撞他的胳膊肘嘿嘿一笑:“你看什么呢?宋家的小丫头很可爱吧?”
宋瑜只比宋琛大了一岁,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哪里懂得男女有别。然而她性格腼腆,不好意思主动留人,就小声道:“不是你的错,是弟弟带你来的,你不用自责。”
好不容易有一次机会,母亲要到宋府一趟,同宋家夫人有事情相商,而且要带他一同前往,谢昌乐意至极,他虽然不曾表露出惊喜来,但心中始终雀跃欢愉www.hetushu.com的。
最终宋瑜还是不放心,将水壶交给一旁丫鬟保管,自己也跟了上去。
宋琛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她面前,宋瑜连忙上前将他接个满怀。宋琛兴冲冲地指向身后,经过方才的相处,他已经跟谢昌关系处得很好:“阿姐,这才是我认识的哥哥!他第一次来咱们府上,母亲叫我带他到处逛一逛!”
此后谢昌虽来过宋府,但却很少再见到宋瑜。他听闻她一心钻研香料,常常在屋里一待便是一天,连宋琛都是几天才能见到她一次。然而她真的是很聪明,年纪虽小,却调制出受人喜爱的香料,并自己取名为玉上香。
宋瑜将目光转向他身上,偏头想了想,总觉得有几分眼熟。那天寿宴上的人实在太多了,她记不住他是正常的,然而谢昌仍是有些惋惜。
谁说瞎转不好呢,眼前那个忙碌的身影,不正是他这阵子心心念念的小丫头。
宋琛连连点头,他对谢昌一见如故,舍不得谢昌就这么走了。他三两步上前拽住谢昌的手掌,仰起天真笑脸。
原来两家早已有此心思,当年他去宋府,双方便已决定为他和宋瑜定下婚事。难怪宋邺对他越看越满意,只是那时的他还傻愣愣地烦恼着,两人以后没机会见面了怎么办……
可是,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变得遥不可及。当年后院的一场嬉闹,仿佛成了他梦中幻境一般。谢昌再没见过她,他跟宋琛的关系虽好,但总不能见天往宋府里跑http://m.hetushu.com。他去的次数本就不多,偏偏每回去时,都无缘同她相见。
谢昌从小被授以君子之道,小小年纪已熟读孔孟论学,即便真觉得那个小姑娘可爱,也不会跟别人议论纷纷。他别开视线,少顷才转回头道:“方才的人是宋家老爷?”
宋瑜顺着竹梯爬了下来,看着朝她冲来的小身影道:“宋撑撑,你慢一些!”
方才还惊艳四方的小美人儿,一下子变成单纯的丫头片子,谢昌顿时觉得和她亲近不少。
前方的小姑娘站在紫藤花架中,正提着吊壶给花浇水,底下围了一圈的丫鬟,生怕她有丝毫闪失。花瓣簇拥着她粉妆玉琢的小脸,她粲然一笑竟比紫藤花还要灿烂,小小年纪便漂亮得不像话。
唯有他自己知道,他每晚都在数日子,数着距离他们的婚期还剩下多少天。他迫不及待地想将她娶回家,这些年他攒下来很多话,他想一句句说给她听。
这话可把宋瑜惹急了,着急地叮嘱他:“你可别给我踩坏了!”
阿翁大寿那日,来了许多宾客友人前来贺寿,同行家眷中有不少小姑娘小公子。谢昌从小便人缘好,他只需静静地立在一旁,便有不少人围绕在他身旁嬉闹。那么多人中,他偏偏记住了最安静的那一个。
此香料一经贩售,便被诸位富商女眷一扫而空,用过之后赞不绝口。当得知玉上香是一个不足七岁的小丫头所调时,无不面露惊诧,简直匪夷所思。宋瑜的名声从此不胫而走,谁和图书人都知道宋家的小姑娘是个宝贝,懂得为她父亲赚得盆满钵满。
寿宴上他不由自主地寻找那个小身影,可惜未能如愿。小姑娘跟凭空消失了似的,再没出现在他的视线中。谢昌不无失望,无意间从阿翁口中得知,宋家小姑娘身体不适,宋邺已经提前告辞回府。
宋瑜抿唇轻笑,对他分外宠溺:“那你逛到我的院子来做什么?”
宋瑜最近正逢换牙期,上头两个门牙都掉光光了,是以她一说话便漏风,咬字不清。为此宋琛没少嘲笑她,当然,宋琛也没少被宋瑜追着打过。
谢昌知道他们在谈论自己,就低头坐在交椅中并不多言。
更何况随着两人年龄的增长,许多事情都不方便。她渐渐长成了艳压群芳的美人,国色无双;他是举止有度,进退守礼的翩翩君子,就算他们在外头偶然相遇,他也得压下心头的激动,若无其事地同她攀谈。
当谢主母说出要为他和宋瑜定亲时,他竟然恍惚了一整日,飘飘然如在云中。
谢主母轻笑:“宋老爷过奖了,他哪里比得上府上的小公子,宋琛那孩子才是天资聪颖,机敏过人。”
“哥哥别走,我们一道去后院玩吧?阿姐在那里种了很多奇怪的花草,你一定都没见过!”
小姑娘寸步不离地跟在宋邺身后,偶尔会悄悄探出小脑袋观察周围环境,她梳着简单的辫子,没有多余的点缀,却精致得像菩萨座下的玉女。一双澄净的水眸滴溜溜地转,好奇又羡慕的目光落在孩子堆里,一双大眼睛里http://www.hetushu.com写满渴望,分明想同他们一块玩耍,却又不敢上前。
定亲那日谢昌再次来到宋府,他总算如愿以偿地见到她。她比三年前身条抽长了些,虽仍是副孩童模样,但已能预见日后倾城姿色。粉嘟嘟的脸蛋也长开些,五官精致玲珑,拼凑出一张无瑕完美的面庞。她朝他一笑,上牙床空空如也,模样很是滑稽,但又可爱得要命。
说罢他便迫不及待地拽着谢昌往外走,婆子赶忙在后头跟上,他手短腿短,跑起来难免跌跌撞撞,万一有个闪失就不好了。好在谢昌一路照拂着他,没让他出意外。说是让宋琛领着他到府里逛,可他一个小不点儿能知道什么呢,还不是带着谢昌瞎转悠。
那都是她悉心照料的花草,辛辛苦苦一点点养大的,好不容易才有了成活的苗头。若是因为宋琛功亏一篑,她绝对不会轻饶他!
原来这是她的院落,谢昌往四周看了看,四处都栽种着各色花朵。如今转暖,院子里花正开得热闹,有的含苞欲放,有的傲然绽放,整个院中花香袭人沁人心脾,说是院子,这个更像一座天然香料阁楼。
谢昌虽不语,但已在心中默默记住这个姓氏。不知为何他总会想到小姑娘灵动的眼睛,当时他很想上前同她攀谈,但她已然跟着宋邺离去。
谢昌看看他,再看看气鼓鼓的宋瑜,笑道:“那就去吧。”
方才还好端端的模样,怎的说生病就病了?谢昌担忧地看向门口,连自己都不知为何对头一回见面的小丫头如此上心。
眼角有和*图*书一股热流不受控制而出,谢昌霍然睁开双目,睁眼盯着床头帷帐。他想将她捧在手心里,日日都宠着她,然而……
谢昌不知为何只注意到她,两人视线相撞,她腼腆地回以一笑。她才四五岁的模样,在谢昌眼里无疑是个小丫头片子,奈何那笑容太过于明亮耀眼,以至于他久久没能回神。
宋琛欢快地跑上前去,两条小短腿飞快:“阿姐,阿姐!”
氤氲夜色,前方有个影影绰绰的背影,一点点向他靠近。待走得近了,他才看清是他日思夜想的面孔,清丽皎洁的脸蛋,澄澈潋滟的双目……她轻启粉唇,吐出绵软的声音:“谢公子……”
宋琛顽皮地吐了吐舌头,继而耍赖般摇着谢昌的手臂:“去吧去吧,表兄跟我去看看吧!”
后头有些话是他不能听的,龚夫人朝外头招了招手,便见外头婆子领着个三四岁的男孩走了进来:“懋声想必还没见过宋琛,今日你们总算有机会认识认识。”说着她便给两个孩子互相介绍了一番,龚夫人把宋琛肉乎乎的小手放在谢昌手心,“琛儿,你谢家哥哥难得来一次,你领着他到咱们府里逛一逛可好?”
他走上前彬彬有礼地介绍自己:“我叫谢昌,是谢家的长子。冒昧闯入你的院子,实在有失礼数。”说着便要退出去。
一行人来到宋府正堂,堂内宋邺和龚夫人早已等候。谢昌没看到想见的人,他同长辈一一见礼后便端坐在位子上。他年纪虽小,但礼数备至,宋邺看后不住地点头称赞:“谢小公子日后必定有大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