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秀丽江山3·玄武卷

作者:李歆
秀丽江山3·玄武卷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章 天时怼兮威灵怒 四、子密

第五章 天时怼兮威灵怒

四、子密

因为马援的评价太高,惹得隗嚣很不高兴,马援拿刘秀与高祖刘邦作比,竟称刘邦乃无可无不可的性子,赞刘秀喜好处理政务,动如节度,亦不喜饮酒。隗嚣听了十分不悦,驳斥:“照你这么说,刘秀岂不反比刘邦更高明了?!”
据天水影士递回消息,隗嚣与马援|交情亲厚无间,夜里同卧,问起建武汉朝之事,马援给予刘秀的评价极高,称其才明勇略,非人能敌。引其原话,乃是个开心见诚、无所隐伏之人,阔达恢弘,不拘小节,和高祖略有所同。且经学博览,政事文辩,前世无比。
眼泪哗哗的流,我抽咽,双肩发颤。
“丽华啊……”他又是一声长叹,然后扭头吩咐,声音不高,却听得出来,带着一种颤栗的喜悦,“去传太医速来见朕!”
“大哥临走交代,有份礼物要送你……过些时日便能置办妥当……”
那是——尉迟峻!
一听就是个随口捏造的假名。
至少刘秀也无法就此指责阴识胡说八道,数次挽留无果,只得允其辞归新野。
笑容里,那般妖艳的眼波竟泛着一层微光。
“诺!”随行的侍卫应了声,急匆匆的走了。
我扶着墙,躲在墙角,干呕不断,胃里翻江倒海,直到我把昨夜吃的晚饭都吐得一干二净,仍是不停的呕着酸水,不能自己。
刘秀随即丢下堂上众臣,跟在我身后追了上来。
我愣住,半天也没反应得过来。
“我的妹妹啊,因为爱一个男人而甘愿屈居掖庭永巷,是否也能因为爱一个男人而放弃思想,放弃抱负呢?”
知我者,懂我者,莫过于他!
阴识拍了拍我的肩膀,眼神渐渐柔和下来,他静静的望着我,像是要看进我的灵魂https://m.hetushu.com.com深处,那样直白且毫不避讳的目光令人心颤,心悸。最后他低叹一句,张开双臂,我犹豫了下,终于还是像小时候无数次的那样,窝进他的怀里,下巴搁在他的肩头。
阴丽华只是阴丽华,阴丽华不能是阴氏外戚……
“嗯。”他轻轻哼着,喉咙里带着一种笑颤的音儿,“阳儿会很欢喜。”
这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
他见我露出坚毅之色,不禁笑道:“好!这才像我阴识的妹妹!”
祭遵进驻渔阳,将彭宠全族,尽数诛杀!
深吸口气,我从身上解下当初阴兴给我的那块银制吊牌,一并搁在一起。
他笑了,笑容如天空般明亮无暇,如春风般撩人心弦:“我比他更欢喜……”
他收走那块银吊牌,起身,语气冷峻:“以后,阴氏一族的命脉全权由你来掌控!”
“大哥说,给你的修行上最后一课,让你真正了解它的实力!”手指遥指我手中的玉佩,那张俊逸的年轻面庞上,忽尔眯起眼,勾起唇角,露出一抹诡黠的笑容。
眼角余光瞥及彭宠夫妇的头颅,扑鼻而来的血腥味再度刺|激我的大脑,胃里的恶心感再也压制不住的翻涌上来。我捂住嘴,“呕……”的一声干呕,只觉得心肝儿俱颤,急忙从席上跳了起来,慌乱的下堂奔向内苑。
阴兴沉默的退至殿外,临出门前,忽然顿住,手扶着门框回首喊了声:“姐……”
身侧有道灼热的目光粘住我,我收回游离的心神,转向刘秀。
阴兴一脸沉静。
我和阴家,虽无真正的骨血相连,可这份感情,这份依恋,却比骨肉血脉更亲,更深啊!
我身子情不自禁的微https://www•hetushu.com•com微一颤,这样的生活和坐牢实在没什么区别,只怕以我的心性,过不了两年,不疯也亡。
果然,阴识回到雒阳,未曾领受侍中,却以家中母亲担忧为由请辞归故里。
“那你呢?”我仰起头,后脑勺靠上他胸口,不依不饶的问。
狐疑的解开锦袋,取出那块玉佩时,指尖的冰冷迅速传递到周身,我浑身发抖。
我沉默,久久不语,眼泪却止不住的滴落。
“若想保全阴家,唯二法。其一,你深居简出,敛藏心性,从此不过问朝政之事,只在掖庭教子……”
“笑……笑什么笑!”我恼了,无名火起,“我吐得腿都软了,你怎么也不扶我一把,只知道站在那笑个不停。看我这么狼狈,你觉得很好笑吗?”
刘秀的手放在案上,白净修长的手指慢慢解开锦袋口紧系的绳索。袋子散开,露出一颗发髻凌乱,血肉模糊的圆滚脑袋,彭宠怒目而张,惊恐震骇之色犹然停留在僵硬的脸上。
我再次点头,这一次却是把眼泪吞咽下肚,强行止住了哭泣。
他终于松手,慢慢后退,最终,一个扭身,毅然远去。
两只染血的锦袋搁在木漆的盘上进献至刘秀面前,我坐在他的身侧,鼻端闻到那股浓重的血腥味,胃里一阵翻涌。
手下意识的去摸垂挂在腰间的玉佩,旁人看来,这大约只是贵人身上的一件普通饰物,却不知它掌握了何等样的生杀大权!
二月廿十,建武帝刘秀前往魏郡,阴贵人随行。
三人谢恩起身,趁他们站起时,我紧紧盯住站于左下角的那人,果然他抬起头,举手投足间无一不让我感到眼熟。虽然蓄了满面络腮,刻意遮住大半张脸孔,m•hetushu•com.com然而我却分明瞧见了他眼中透出的淡淡笑容。
真正的实力……
收到线报的当天,我乐不可支。照此情形看来,马援已彻底被刘秀的人格魅力所掳获,毋庸置疑。
我用力拍打着胸口,做长长的深呼吸,身子不停的打着冷颤。回首见刘秀站在墙根儿,似笑非笑的望着我,一脸的宠溺与怜惜之情。
没想到纠结了许多年的渔阳彭宠叛乱,竟因此而消弭瓦解。
“……其二,阴氏一族退出朝廷,族中亲系不受官禄爵封。”他抱着我的双肩,语重心长,“你若强,则我必弱,此消彼长,乃唯一的折中之法。”
“大哥临走交代,有份礼物要送你……过些时日便能置办妥当。”不知为何,总觉得阴兴讲话的语气怪怪的,带着一股诡异。
虽然明知这是他的一番推词,但是时下的风气便是以孝道为人道,孝行乃是衡量一个人的道德品质好坏的重要标准,无论是生母也好,继母也罢。在伦理上邓氏的确是阴识的母亲,所以他为了母亲行孝道尽孝心,无可厚非。
我捂着唇,胸中气血翻腾,那颗脑袋在眼前一阵儿摇晃,目眩头晕。我强压下呻|吟和不适,把头撇开,目光转向别处。
“大哥真的要走么?”虽然明知不可挽留,我仍是动了情,泪水噙在了眼眶里,水汪汪的迷糊了眼睛。
我手指颤栗,指腹摩挲着那凹凸起伏的纹路,最终将玉佩紧紧握于手中。
阴识走后的第二天,阴兴进宫。
“别走……”
我猛一哆嗦,他有多久没喊过我一声“姐”了?
很直白的问题,我却只能老老实实的点头。
“大哥说,给你的修行上最后一课,让你真正了解它的实力……”
刘秀宠我,爱我,www.hetushu•com.com若是真的只是单单为了我,那么必然不会像对待郭圣通那样,颇为有心的想要借用郭氏的外戚势力。刘秀会放阴识离开,必然也是顾虑到了这一层,他放了阴识,更是在向我表明他对我的心意。
我一面用袖掩鼻,一面瞧瞧打量起这三人来——皆是身材魁梧健硕之辈,虎背猿臂,想来能在渔阳刺杀彭宠后秘密全身而退,必然有其过人的心智。
二月初,刘秀命阴识迁回雒阳任侍中一职,我又惊又喜。喜的是能够重见阴识,惊的是刘秀升了阴识的官,只怕以阴识的处事为人必不肯轻易高就。
“什……什么礼物?”我茫然懵懂。
“君陵已成年,我让他留下陪你,你有什么困惑大可向他询问。只是有一点,你得牢记,别让他的官职做得过大,无论将来陛下如何恩宠,也不能忘形大意!”君陵乃是阴兴及冠后取的字。
“你爱陛下么?”
他仍是不松手的抱着我,我把手心贴在他的手背上,羞颜轻声:“我希望……是个女儿……”
其余二人未见回答,只领头的那位低低的答道:“子密。”
我忽然也有点儿醒悟了,脸上噌的一下烧了起来,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肚子。
“你看来脸色不大好,不舒服?”
不义侯!刘秀的封赏真是明褒暗讽,虽说这三人杀彭宠有功,然而卖主求荣,是为不义。想来刘秀对这三人的行径不齿到了极点。奈何,他是帝王,自得赏罚分明,不能纯粹以个人喜恶来决定好坏。
三名刺杀彭宠的彭家奴仆呈品字型静跪在阶下,三人虽垂首缄默,却并不见慌张。
谁人不知“我”的老妈邓氏乃阴识继母,两人年纪差得并不太多,邓氏嫁入阴家时,阴识早过了不分亲母继母的混沌年www.hetushu.com.com纪。他待邓氏有孝心,也不过是在伦理之中,实在难以归入孝感动天的狗血亲情戏码。
抵达魏郡后没多久,渔阳传出燕王彭宠夫妇二人被三名奴仆刺杀身亡,渔阳乱作一团,尚书韩立等人仓促间拥立彭宠之子彭午继任燕王。混乱中国师韩利叛变,斩杀彭午,带着彭午的首级向汉朝征虏将军祭遵请降。
“丽华……”
“丽华啊……”他长长的嘘叹,伸臂过来从身后抱住我,双掌有意无意的覆在我的小腹,掌心滚烫,像把火似的灼烧着我。
“如此,封子密为——不义侯!余下二人赏金二百,食邑百石,下去领差吧。”
“尔等叫什么名字?”
一指长、半指宽,白璧无瑕的玉面上雕琢出一只肋生双翅的辟邪,兽须齿爪无不栩栩如生,我将玉佩翻了个面,果然看到一个熟悉的篆体“阴”字。
阴识说的句句在理,我若留在刘秀身边光芒太过耀眼,必然遭到朝廷上其他政党的排斥和打击,以一个后宫女子而言,并不能左右什么,大臣们甚至刘秀顾忌的无非是我背后的阴氏外戚。
“你认为还有留下来的必要么?”年过三十的阴识,沉稳中透出内敛睿智,在外人面前,他甚至将这点光华也克制得极好。他向来把身边周遭的事物都看得极淡,不卑不亢,不偏不倚,稳固如山,这样的兄长,就像一支擎天大柱,能稳稳的撑起一个家,给予家人安宁、幸福。
子密——名字保密!
“大哥有份东西留给你。”一只锦袋搁在书案上,修长的手指摁住锦袋,缓缓将它推到我的面前。
阶下三人中忽然有人迅速抬起头来,微侧着脸向我的方向张望了一眼。
我一阵儿的战栗,是兴奋,抑或是喜悦。
刘秀派来歙持节送马援回陇右。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