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01章 垂死挣扎

如果真的对林海文束手就擒,恐怕几十年后再数大师,他付远是想也别想了。
“……还是有几个说得上话的人。”常硕犹豫了一下:“这么不近情面,恐怕不太好。”
想来想去,美协的前主席付远,算是林海文跟常硕的的老对手了,他的分量也够——而且常硕如果不把他当回事,难免让人觉得他报私仇。
那两位,指的当然是黄合成、徐德林两个老头了,不过涂刚的语气没有那么肯定就是了,显然他也不保准,这两个桃李满天下的,能不能够压一下林海文:“说起来,林海文也算是黄合成的学生呢。”
是你个头。
怎么炸出来这么两个老乌龟。
这事儿其实不难理解,艺术本来就是提老携幼的,谁还没有几个想要提携的后辈呢?就是林海文自己,也有恶人谷门下。但问题是,这些后辈不是个个都有唐城楼均他们的水准,还想着能够参个赛镀镀金——但是按照黄帝展的规矩,各家的名额里和-图-书,如果硬塞水准不够的人进去,难免受人非议。散户就更不必说,水准不到,根本过不了赛事专家团那一关。
“付远倒也是一个,不过他倒无所谓。”常硕摆摆手,私仇不私仇的,他根本不在意,某种意义上,他跟林海文脾性很相似的:“黄合成,徐德林,这两个名字,你知道不知道?”
付远一叹:“就怕林海文不会让他们如愿。”
华国人讲身前身后名,这就是为什么付远,还有老头们总是折腾的原因。
“黄老那边不是说要跟常硕见一面么?”付远想了想,突然一笑:“老人家看来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绕过林海文直接找常硕去了,常硕总是好说话一点的。”
“常硕是组委会主席嘛,也正好。”
“怎么着,他们有孙辈做这一行的?”
老刘是这么说的。
付远家中,清华美院的涂刚也在说这个:“您觉得林海文能卖那两位的面子么?”
黄合成、徐德林,和图书都是九十岁上下的人了,是华国第一代油画家,虽然年纪小一点,但跟一众大师算是同代的。不过他们的艺术成就并不怎么样,靠熬资历熬到个不上不下的水准。但是呢,这两位,是建国后国内美院系统的宿老——分别是建国后央美油画系的第一任书记,和国美的第一任院副书记。
国内这帮人,怎么可能愿意就把权力拱手相让的——即便头顶无可避免要压着一座大神了,但他们还是希望能够守住一部分地盘的。这就是需要林海文不能通吃,一般来说,华国文化里头也没有赢家通吃的传统。可林海文是个非典型的华国人,属于得理不饶人的,这么多年来,同行们始终兢兢业业地跟他争夺话语权,但一次也没有成功过,一退再退。
“不知道。”
林海文明白了。
所以那些人才想出一个后门,想靠着专家推荐这种没门槛的路子塞人进来——其实这也是全球范围内类似比赛的一个潜规则。和*图*书
“不过这个事情,还是要做,不然不需要几年,就要山河变色了。”付远自己是经历过这种事情的,前苏风格在华国的变迁,就是活生生的教训,今天再去数那些国内油画大师,前苏风格的有几个?多得是糅合了东西方风格的,原因没别的,他们的风格,现在是正统——叫华国特色的油画发展道路。
这回,显然是新一轮的行动。
“……”常硕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其实还蛮憋气的。
不过当林海文笑眯眯地跟在常硕身后出现,这点尴尬和生疏就不算什么了,更多的是——见了鬼了。
“……也是哦。”
“他总要考虑一下常硕的想法吧。”
“哦~~意思就是他们有一堆徒子徒孙?”
“林海文算他哪门子的学生。”付远撇撇嘴,他倒正儿八经是黄合成的学生——他在央美求学的时候,黄合成正是油画系的领导:“林海文恐怕没那么容易就范,他一项对这些规矩不在意的。”
老祖http://m.hetushu.com宗都被挖出来了。
“就按咱们原来的想法发章程呗。”林海文没把那些人放在心上:“潜规则嘛,上不了台面的。”
付远说的不错,很快,常硕就收到黄合成的邀请,常硕本身也是央美的学生,他念书的时候,黄合成已经退休的,两人其实是不怎么认识的。所以一碰面,难免有点尴尬和生疏。
“谁知道他们师徒是怎么沟通的,常硕未必就愿意管这个烂摊子。”
他现在在国内画坛的地位,很有一点举目无敌的感觉。《黑龙潭》的拍卖价格,是绝无疑义的,苏富比和纽约拍场的权威程度,也不是港城跟华国嘉德可比。市场领域之外的话,今年威尼斯双年展的邀请,是亚洲画家的头一份,源古典主义在欧美滥觞的趋势,更是开创了东方艺术家反攻倒算的历史。
“老刘还挺实在的。”林海文跟常硕笑笑:“不是美协那边的意思,可能是一部分人拉大旗吧。”
“我们就是要做,也不可能不跟你通气啊和-图-书。”
“我看他对陆松华、常硕,还是守弟子本分的。”
“应该说建国后到他们卸任的二十来年间,在这两所学院念书的学生,都算是他们的学生了……就说再后面的,好歹也得叫一声老书记。”
“到底是哪几个人啊?”林海文好奇了,常硕也不是特别在意国内这些弯弯道道的人,他会这么纠结,倒有点奇怪:“付远?”
跟美协的老刘通了电话,老刘那边说的还是挺明确的,他对这个专家推荐的机制是认可的,但是美协没有,也不去去推动这件事情。
“那能一样么?”付远实在不想说,但看涂刚那小样,索性也就算了:“如果他能把黄合成一个老书记放在眼里,我好歹也是央美的老院长,你看他什么时候给过我面子?”
“有。”常硕确认了:“而且能说上话的,这几年也得被你怼的差不多了,包括付远这次都只是陪衬,那些人也没办法,把俩老头挖出来,究竟是个什么想法,恐怕也不是为了这个展览比赛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