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00章 幸福啊

“呵呵,说是艺术这回事,没有那么明确的标准,框死了名额有可能出现遗珠,还是让他们参与进来,能够最大程度上避免——毕竟他们见多识广嘛,也了解情况。”常硕似笑非笑的。
第二届黄帝杯马上开赛了,他也有很多事要做。虽然看似规则一年前就定下来了,可是真等到大赛开锣,各种事儿又都出来了——这也是华国特色,以破坏规则为荣,谁能够破坏规则,谁就最有面。
“美术家协会的油画艺术委员会的委员,以及美协的理事。”
“给你呗,你带到意大利去,找你们演那个《奥赛罗》的剧院,让他们瞅瞅,我毕竟答应要帮意大利写个歌剧来着。”林海文想了想:“至于后面怎么排,谁来演,你自己定吧,我让敦煌的人跟你对接一下,如果国家歌剧院要掺一脚,你也自己决定吧,商业部分,敦煌那边也有惯例。”
“这本子给我?”谭云秋犹豫了一下,才问道。
“专家推荐名额?”
谭云秋只好幽怨地看了他好几hetushu.com眼,没办法了。
最后你推我推的,还是搞到了林海文身上来——他的老师常硕。
这话虽然是不能够和谭云秋直说,但是林海文自己在心里想一想,也是很爽的——别人这么不要脸有多可恨,自己这么不要脸就有多爽。
不过数来数去,他真的是很合适,艺术地位崇高,有旅法背景,学院派出身,又是散装画家的翘楚,最重要的,他还是林海文的老师——有林海文帮他镇着,分量绝对是够够的。而且大家其实也明白,不管是谁来当这个组委会主席,林海文的主导作用也是不会改变。
林海文因为是总决赛执委会的联席主席,也就不好担任华国分赛区的职务了,大家想来想去,央美的蒋院长本来是堪当大任的,艺术地位和行政地位都很够。但是最后他也没当成,据说是因为其它学校暗地里不同意。蒋和胜又还比较要脸——在他这个级别的干部中,算是个很罕见的事情了。所以最后蒋和胜自己就不肯hetushu•com当了,这么一来,天美的李振腾为首,一串学院派大佬,全都PASS掉了,连老蒋都不当,你们算哪根葱?
“哇,这不得有几百号人。”林海文一瞪眼睛:“这是在搞统一战线?哎,不过我怎么没听过啊,照理说如果美协有这个意图,我不至于听都听不到啊。等等啊,我打个电话问问老刘。”
“也不知道这任务怎么就扔在我头上了。”常硕也是一脸苦笑。
林海文就把这个事情丢到脑后了。
林海文倒是挺好奇:“那他们说的专家是哪些人呢?”
这毕竟是他首倡的比赛,他也是决赛执委会中唯一华国方面的联席主席。
剩下的,有人提议陈卓扬——虽然被林海文超过了,但这位还是很牛的。不过他老人家也不愿意,加上争议也很大,最后不了了之。除此之外,也有人提议程逸飞,这位旅法名家,找个在外国混着的,先给国内画家把把脉,增加一点在决赛中的胜率,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但这个想法一提出来就和-图-书被否定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一个旅法画家来做主,国内画坛这点面子还是要争的。
抄的就是十八世纪的大师啊,论起原汁原味,谁能比得过开挂的我?
“……”谭云秋更心慌了,但她在《黄河大合唱》的部分,跟敦煌的人接触的比较多,知道他们都非常专业:“好吧,我尽量,不过——不过我要是实在有困难,到时候还是要靠你的啊。海文,你不做歌剧这一行——这话说的怎么这么诡异,总之你没有注意过这个领域,可能真的不清楚这部剧的重量,对于从事歌剧行业的人来说,这真的是个不能出错的项目。”
老子是抄的呀!
“您德高望重,众望所归呗。”
所以中心主任卢锐,一接到林海文的电话,就跟谭云秋迅速对接上了,商量之后,很快就确定下来,国内国外各排一版,但是首演都要是谭云秋——便于她日后带着国内团队去国际上演出。说的更实际一点,就是让外国那一版帮着孵化一下国内这版。
原先林海文http://m•hetushu•com说要给她写一个歌剧本子,她其实是非常高兴的,毕竟十年来,林海文的创作还没有落空过。她虽然不能想象《图兰朵》能够比肩《奥赛罗》《卡门》,但对于这部新作的水准,她是毫不怀疑的。可是当她真正地看到了《图兰朵》的水准后,又犹豫了。
敦煌舞台艺术中心的人,比林海文要更明白《图兰朵》的意义,《黄河大合唱》这部交响乐,已经是他们部门的现金奶牛了,每年在国内国际的演出上百场,近亿的收入。《图兰朵》作为血统纯正的西方歌剧,在欧美市场的认可度,肯定是要超过《黄河大合唱》的,在西方市场,也更适合作为敦煌的拳头产品。
版权当然还是属于林海文,由敦煌舞台艺术中心来操作,但艺术部门就让谭云秋自己决定了,等于是给了她半个制片人,一整个艺术总监的位置。
“我看,我还是多谢谢你吧?”
常硕的说的这个事情,就是业界大佬们想要破坏规矩——不然怎么体现他们的能量。原本按照第一届的m.hetushu.com规矩,各方有一定的名额,然后给散户一定的名额,凑个数出来。那会儿各方也都同意的了,可是现在事到临头,要发布赛事章程了,他们又提出来了——要给一部分专家推荐名额。
林海文笑眯眯:“不要这么说嘛,您是真的德高望重,毕竟您是我的老师,我的德行已经那么那么高了,自然您的还要更高一点了,我的名望就更不用说了,您的自然也是水涨船高。说起来,您这个弟子收的真的很值啊,很幸福,真是让人羡慕。”
……
这真的是一部旷世之作,而她却不是巴托丽那样的传奇。
敦煌的人迅速动起来,倒是让谭云秋松了一口气。
……
“你好好做,不就不会出错了?”林海文笑眯眯:“我是没有什么时间的,接下来我能抽出的时间、精力,都要放到油画比赛那边。你呢,只能靠自己,敦煌那头,我让木易给你协调一下,毕竟是我们自己的项目,他们会上心的。”
“……”常硕无语地摇摇头:“那现在这个事儿,你这个弟子准备怎么解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