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26章 彪子海文

所以他忍了。
恶人值+200,来自京城黄丰。
“傅成,路还记得吧?下回把地方报给打扫办的,省的老板这里都得不到关心,安安分分做生意,得不到认可和肯定,这怎么行的,不对的。”
“你这里是要干什么呀?深挖洞广积粮,当个王八活得长?走半天还没到,你怎么不干脆弄个轿子啊?抬轿的人,前面穿一身黑,后面穿一身白。”
不错啊不错,还没进门,还没上正菜,就来八百点填填肚子,好歹也补了个200分之一,聊胜于无啊。
“怎么会,这种好地方,扫黄打非都找不到啊,可以尽情地High了。”
“稀客稀客,我说呢——”
在狭长的廊道里走了几分钟。
从刘天晟、霍思名这帮人选择的地方上,就知道他们心虚的,那么多名气更煊赫的,交通更方便的,更光明正大的地方不选择,非得找这么个海棠花会所,藏头露尾,偷鸡摸狗的——搞不好还在给林海文考虑呢,林海文如果被爆出跟这帮人见和_图_书面了,他要是不想人设崩塌,那就更没有让步的余地了。
这么小心翼翼地伺候,里头的缘故,黄丰当然也知道,虽然他觉得照理那帮人不该这么怕林海文,林海文更不应该是这么一个战斗刺猬的样儿,不过这事儿跟他没有直接关系,他这里一瓶水倒是八十起步,可来的人,谁也不会投诉他价格高。
“今儿门前有喜鹊叫?”
“……”
“……”
嚯,凑成一千,好!
要知道,这里头的人,主宰华国百分之九十的旅游市场,多少的好地方,他们偷摸着造了别墅花园,那都不对外开放的,专门伺候那些人能为他们所用的人。这海棠花就算不是这种性质,也是差不多的。
“呵呵,林先生的司机吧?让服务员带他去旁边玩玩,都算我账上。这位兄弟,随便玩,这里还是不错的。”刘天晟头一个说话,作为带头处理的人,今天算是半个主人,一整个的东道。
“去哪玩儿啊,这是我保镖,你知道不知http://m.hetushu•com道?我要是一进去,里头那帮人一起扑上来,把我按住套上麻袋扔进护城河去,我找谁哭去啊?阎罗王啊?他也不能答应我把你黄老板一起带下去啊。”
来这里的人,都觉得这条道格外有安全感,就你事儿多。
“这位朋友,我带你去这边玩玩儿?”黄丰看着傅成,朝着那扇校门示意了一下,显然,里头是跟班儿们混时间的地方,司机啊,秘书啊之类的:“林先生您这边进,里头有服务人员,我就不陪了。”
“——啊,啊呵呵,您说笑了。”胖老板有点尴尬,这人太不讨喜了,怎么跟个刺猬一样。
“老板这个地方很难得啊。”
“这地方记得啊,下回带那些土老帽来这里转一圈,保准他说不出话来。”林海文跟傅成说。
相反来说,海棠花会所能够被他们信任,这胖老板不说是他们的一伙儿的,至少也是个同路人啊——一样不是好东西。
“这是我的保镖,是为了防止你们一拥而上对我不和图书利的,看看你们一个一个肥的,打不过我还能压死我。”林海文把话又说了一遍,还即兴加了一句,很到位。
……为什么要把我一起带下去。
把人送到,让他们自己闹去吧,他是个小鼻子小脸没面子,忍了还不成么?
林海文今天可不是刺猬一样么,虽然他现在是个土豪,一撒手十几万的恶人值就扔出去了,但是并不等于他就愿意白白花在这帮人身上,所以今儿他来,是抱着找补一点是一点的份上。
美腻的服务员,走过来,袍子那叉开的,都快到咯吱窝了。
恶人值+300,来自京城黄丰。
恶人值+500,来自京城黄丰。
“……快了快了。”
这林海文,年龄还没有他儿子大,派头却比他老子还大,不好惹啊不好惹。
跟这帮旅游届的大咖会面的地方,不是林海文常去的百味楼,或者京云大酒店这种五星级豪华酒店,而是一个会所,这会所也不是万世居这种名列京城三大、四大的这种。他们定的这个地方,叫海棠花和-图-书会所,不明白这名儿是怎么来的,地方倒还是不错的,二环,闹中取静,进门可以看见纵深非常深,是个装逼的好地方。
“哪里哪里,不入您眼。”
傅成没回他,就有个胖胖的老板迎了上来,笑的跟弥勒佛似的,绝对是生意人那种面向,喜气洋洋。
难伺候。
黄丰倒也没有胡说八道,确实快了,林海文抱怨了一句之后,就到了地方,这门不一般,洛可可浪漫奢华风,而且一溜儿六扇,五大一小。
林海文进去,门一关。
“我不是你的客人,我又不出钱。”林海文皮笑肉不笑:“人我带进去,黄老板要是真有意见,这会所明天就甭开了,也省得你费心。”
胖老板不知道林海文是好这一口,还是在开他玩笑了,话不太好接。不过林海文没见到他贡献恶人值,就明白过来,胖老板恐怕是理解错了——奶奶的,居然把他这种白莲花一样的纯洁之人,想成那样儿,是想死么?
这老板连进去都不进去了,可见被林海文这战斗刺猬,也吓得不和*图*书轻。
黄丰亲自给开了门,做了个请的动作。
想到里头那些,再想到眼前这个人的名气和权势财富,黄丰继续忍了。
恶人值+200,来自京城黄丰。
黄丰这笑容都已经完全要无法维持了:“林先生,您真的是多虑了,我们海棠花从来没有出现过客人在这里觉得不安全的,您可以完全放心,我开这个会所十二年了,这点保证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
黄丰明白了,林海文今天是来找茬儿了。
里头那些大老板今天嘱咐了他,要把林海文伺候好,他也确实全套都准备了,特地高价从舞蹈学院、音乐学院找了几个纯纯的,也安排了场子里最有水准的,总之看林海文想要不想要,想要哪儿样的,一准给他送进去。
“好。”傅成点点头。
“妈的,还文化人呢,比我还社会。怪不得都说文化人一肚子坏水,啊呸。”
林海文顿了顿步子,脸上露出个笑容来,里面六七个人打眼看见林海文进来,脸上是带着笑的,心里都松了松,然后就看见傅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