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25章 忆苦思甜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王景峰脸皮抽动。
敦煌之夜也不是今年才有的说法,毕竟敦煌要是办,一定是非常受到瞩目,一个很高曝光度的场合,算是把同类的这块蛋糕,做的更大了,受益的人也就更多,所以多年来,一直有人在给敦煌提这个说法。
林海文想了想:“成吧。”
傅成:……
“对了。”祁卉拍了一下手,差点忘了:“本来说回家再跟你说,你既然来了,大家就一起聊聊。敦煌之夜的事儿,今年是第一届,你还是参加一下?”
不过祁卉是今年才决定要弄这个敦煌之夜,一则是随着林海文渐渐从公司消退,敦煌跟业界的融合也越来越深入,各种内容的需求也大了很多——这是个很神奇的逻辑,当年林海文独木擎天的时候,可以对其他的编剧、音乐人不屑一顾,但今天以敦煌跟业界的融合程度,就很难做到这一点了。可反过来说,今天敦煌娱乐和林海文到了这个高度和影响力,也绝http://www.hetushu.com无可能再出现说被整个行业一起抵制的情况,更何况,敦煌后头始终还有个钻石创作人林海文。
公司确实挺好,但林海文也得容他叫叫苦吧。不说涨工资,舒缓一下内心紧张的情绪,也是好的呀。
这还不算他在油画上的突出成就。
……
傅成的内心备受煎熬,是不是要违背做人原则啊。
一片坦途。
“其他的都还挺好的,就是有一点事儿,让祁董跟您说吧。”
“下个月3号。”
“什么时候啊?”
“过来看看,晚上有事儿,顺道儿。”林海文甩手掌柜做的,非常洒脱,他看了眼王景峰:“公司挺好吧?挺好就好,我就知道你们这么辛苦,一定是不会有问题的。”
“看您在叹气啊。”傅成也不紧张,几年了都:“不知道您在叹什么。”
“可以啊,提前跟我说一下,我待在画室可能会忘掉。”
敦煌之夜就应运而生。
往事不堪回首。
http://m.hetushu.com“看什么?”
林海文到了敦煌,祁卉他们挺意外的。
“哦?”
想一想,那确实不太好啊,怎么能在自己家小区门口骂人呢,但凡条件允许,也得堵到他们小区门口去骂呀。
“高中?”
这是个小事,祁卉既然已经跟大家有了共识,他也不会硬要改。
“啧啧……要不收个门票呗,不然白吃白喝,人家也不好意思吧。”
傅成开着车,就听着老板开始长吁短叹,不知道在感叹个什么。
祁卉就把《金枝欲孽》尔淳,也就湾岛的女演员蓝薰的事情给说了:“……我们的意见是,这部戏拍好,给她下道封杀令,内地的话,她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发展空间的,你怎么看?”
天才啊,都是精神病。
“算了,看你都说不出话了。别太为我难过,现在好了,你看看,找骂的人排着队上来,自己打着电话都要来,我也不用那么辛苦了。”
海鸥鸟最大,你兑换了日行一善榜(http://m.hetushu•com简)(160000)。
最后就是随着敦煌越来越举足轻重,也需要有个场合,每年一次来融洽一下各方关系网,同时也提供一个重要的平台,让娱乐圈的各色人物有个勾搭成奸的机会。
“嗯。”
林海文看着这个兑换品,深深地觉得,自己这是阔了呀,花出去十六万,都不眨眼了。他想起刚刚醒过来的时候,那次的疯狂模式把他害的,几乎成了个神经病,在枫林小区门口就把梁雪的那个前同事给骂了一顿。
如果说之前的林海文还是个疑似患者,那现在的他,估计是个完全的精神病了。
反正自从高中之后,林海文就以《明月几时有》蜚声文坛了,而且变现的能力超级强大,转手就卖了十几万,后来更是一发而不可收拾,一句“钻石很久远,一颗永流传”就卖了一千多万,巨款啊!再后来就更别说了,《当婆婆爱上妈》大红大紫,价码基本一步到位,直接成为一线编剧的价格。最后则和_图_书更是直接创办了敦煌娱乐,几年时间,就发展成华国最大的私人影视制作公司。
关于这个敦煌之夜的具体,林海文还真是不知道的,敦煌的运营,他现在比较少插手,也让祁卉除非有什么特别需要支会他,或者需要他介入的时候,再来跟他提,这个敦煌之夜的筹备,祁卉之前都没提过。
大家都松一口气。
汗颜。
除了这个原因之外,敦煌音乐部门、影视部门都有更多的新人进来,他们比较衰,没有前面的同门师兄师姐那么幸福,被林海文一张专辑一个剧本就捧红了,他们还是需要自己按部就班露脸演戏唱歌,渐渐被观众熟知,所以也就需要更多高质量的曝光机会。
为了点恶人值,太不容易。
一月三号!
“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也觉得当年的我很辛苦?很艰难?”林海文想的出神,还没忘了问傅成。
祁卉又把敦煌之夜的策划给林海文解释了一下,包括一个慈善拍卖环节,歌舞串场,然后就是吃啊喝啊呗。
辛苦找hetushu.com人来挨骂?你可真够辛苦的。
林海文抬头看见傅成挺好奇地,从反光镜里瞅他——虽然傅成眼神转移的很快,但还是被他抓住了。
“也不只是高中哦,念大学的时候也差不多。”林海文托着下巴想着往昔岁月:“那个时候我为了找几个人骂骂,真的找的很辛苦,我毕竟是一腔正气的人,你让我随便去找人欺负,我是做不到的,违背了我的做人原则。所以啊,哪些人该收拾,哪些人人品不好,哪些人道德败坏,哪些人没有职业操守……总之我是苦心孤诣。”
傅成有一种觉醒感。
娱乐圈里头,各种之夜是很多的,什么杂志、传媒集团、时尚品牌,奢侈品、互联网视听公司……很多,有些是以颁奖礼,有些就是慈善晚宴,还有的就是秀场、派对之类的。
“我懂你的意思,我现在是名利俱全,身前生后,该有的都有了,可能在你看来是没什么可叹气的。”林海文又叹了一声:“但我以前也不是这样的,我以前也是过过辛苦日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