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11章 小琼斯的震惊和选择

太狂了!
震惊!
这一场关于抽象和当代艺术的讨论,可以说因为林海文的更进一步,而变得更加广泛了。但也因为林海文更进一步,而变得温和、理智起来了——似乎之前的讨论都在你骂我,我骂你。只有到现在,双方才认为,这种争论有资格进入到实质阶段。
所有就有人气愤地来找老加斯佩了。
对于林海文的话,不是没有反驳的能力和词汇的,一百多年了,当代艺术早就为自己铸造了坚不可破的战衣,不是林海文一戳就破的。所以有力量的,不是林海文的话,而是他的画。
尤其在格哈德、加斯佩,这样的老前辈们,某种意义上在给他抬轿之后,他翻脸不认人的话,刺激性更是加倍。
“我完全赞成,我举起了我所有的手和脚,还有别的可以举起来的也一样,用以表达我对林海文的支持。那些见鬼的抽象当代艺术,就是老美的阴谋,没有文化积淀,没有历史,又对所谓软实力流m.hetushu.com口水的老美,借由杰克逊·波洛克弄了这么一场阴谋大戏。不相信的人,可以去搜一搜,波洛克可是为中情局工作的。”
“琼斯先生呢?”
“林海文这次成为了《皇帝的新衣》里的小孩子,叫破了所有人的尴尬。其实多少人都对那些乱涂乱抹的东西不屑一顾,但我们的艺术评论家们告诉大家,谁说那些东西不好,谁就是山炮,就是不懂艺术——所以很多人被吓阻了。可笑吧?以宣扬个人主义为先的画派,却以吓阻个人表达自由来维持主流地位!”
小琼斯怕的就是自己不会后悔,他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难以想象,一旦对艺术追求产生动摇,以后要怎么办——也因而他对已经功成名就,年届86岁的父亲,更为钦佩了。
……
“单纯从艺术观点上,我也不能接受,难道一百年来,所有人都是瞎子么?对当代艺术趋之若鹜?更何况,个人主义的艺术,难道www.hetushu.com不应该是主流么?关注个人,关注内心,这是属于人类权利的一部分!”
罗马总是从内部被击破的,罗马内部,也总是有一些高尚而诚恳的人,会面对自己的内心。
“你们看到了么?那个华国人,简直太粗鲁了,琼斯先生怎么可以允许他这么乱说?琼斯先生真的夸奖过他的画么?太不可思议了,他应该收回以前的画,华国人绝对配不上任何夸奖。”
画布上,小琼斯本身也是画家,他当然看得出来,这是完全有别于加斯佩以往画法的——他在试图以源古典主义技法来画。
此时他正在画着,高凳上平放着的一颗苹果,苹果上打了一束强光,几乎掩盖掉大半个苹果的样子。
“他正在画画。”
“我打算去趟纽约,亲眼看看那幅画,我让安迪来照顾你了。”
送走了又一位好心邻居,小琼斯吐出一口气,静静地走到加斯佩的画室里,庞大的画室,挂满了加斯m•hetushu.com佩以前的作品,每一件都价值千金,但此时小琼斯的目光并没有发现它们身上。
我有名气,我值钱,这才是合理的。
“不论这是不是艺术家脾性,但他非常无礼且狂妄,这是无可辩驳的。”
假若格哈德、加斯佩这样的人,都要去思考林海文带来的绘画变革,那其他人还有什么底气去批驳呢?
“……”小琼斯有点无语:“谢谢您的关心。”
……
林海文刚刚洗版过的社交媒体,也毫不意外地再度凝聚起所有的目光来——或者说,他们的目光还没有来得及散去。
这段长篇大论,注定提早消耗掉整场活动的关注力。
很遗憾,不能来听你骂人了。
当然,推上也有支持的声音,尤其来自老美之外的。
从纽约回来,加斯佩就一直在画它。
但这一波争论,让他们,以及他们年轻的孩子,重新认识到,哦,这是个书写过美国和世界艺术历史的大人物。
“去吧,你不会后悔的。”
和*图*书斯佩即便不至于完全否定了过去自己的艺术坚持,但肯定已经在怀疑——加斯佩·琼斯因为林海文的作品,开始怀疑自己的过去的道路!!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对于艺术世界的震动,甚至可能会超过《黑龙潭》出世这件事情本身!
他在看加斯佩的画架,加斯佩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再画架上画画了。
后面的提问也好,讨论也好,都有点缺意思。
“当林海文的艺术高度走到新纪录的时候,他的艺术家脾性显然也同步增长了。就艺术观点的争执和异议,他并没有因为旁人的举措而改变,也没有去改变的意图,他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他怎么看的,就怎么表达,对于艺术家来说,这可能不讨喜,但基本上是可以理解的。如果一个圆滑,审时度势的人,估计也很难在26岁的时候,就走到了艺术的巅峰。”
现在,林海文能够带领着一个艺术观点,向另一个更主流的艺术观点,发动凶猛攻击了。
圣马丁岛,加斯佩·www.hetushu.com琼斯的宅子。
无法想象。
但小琼斯做不到、不能做,也不愿意做去阻拦加斯佩的事情,不论作为儿子,作为画家,都是如此。
太不可一世了!
他们太有名气,太值钱,这有问题。
“林海文远比任何一位艺术家更有钱,现在也不会比任何同行缺少名气。嫉妒是不存在的,炒作是不必要的,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在说实话!”
演讲内容,毫不意外地被公开出去。
不过在网上的辱骂,或者人身攻击,却很少——大部分似乎停留在了恶感的程度。
他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了,左右的邻居,都把这个老头子当成一个普通人,跟那个屠宰场退休的屠宰工,或者牧场退休的老牛仔、上不去远洋渔船的老渔民一样,他是个老画匠。
小琼斯无法形容自己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心里的震惊。
林海文暴涨的恶人值,应该能够比较准确地表达很多的想法。
“……你介意我把你正在尝试源古典主义技法的事情告诉公众么?”小琼斯突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