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10章 狂妄无极限

这样的三个人,地图炮开的小一点,把里希特拿掉,再昧着良心缩小,把加斯佩也拿掉,但无论如何杰夫·昆斯是拿不掉的。
它们有没有意义?对艺术家本人来说,是有意义的,对于其他人来说,不会比一条鸡汤格言——不管是毒鸡汤还是好鸡汤,不会比它们更有价值。为什么?艺术的理论是需要解读的,但艺术本身不应该需要解读。波洛克的画,如果没有人拿着一本厚厚的研究词典来告诉你,他多么了不起,多么有颠覆性,多么惊心动魄的话,你的唯一感受可能就是,好大啊!而仅仅是大的画,在别的东西上,你可能会更有感觉一些。那不在艺术的范畴中。
它是个畸形的产物。
杰夫昆斯就不说了。
从各种回应来说,格哈德和加斯佩都给了高度评价,甚至是超越性的评价,让八卦失色了很多,要是俩老头站出来把林海文骂一顿,大家就更喜闻乐见了。剩下被寄予厚望的杰夫·昆斯,也只说了一句:是一幅好画!就再也不肯说了。
这指向http://www•hetushu.com太明显了。
院长可能是接收到了,林海文看了一下恶人谷的界面,确认了这一点。
我跟格哈德他们说,抽象主义艺术家没问题,抽象主义也没有问题,如果它们止步于,一些个体对自我内心的观察和表现的话——那就是典型的哲学思考。但现在他们都太有名气了,作品也太值钱了,这就有问题了。有名气的应该是我,作品值钱的应该是我,这才是没问题的,才是合理的状态。”
当然,这里头里希特又不一样,这个大艺术家,说得好听点叫博采众长,海纳百川,说的不好一点叫一锅大杂烩,随波逐流,什么主义都尝试过,都有很高的造诣。不过他必然是有很多属于自己的创造,不然今天的艺术领袖地位,也是不可能有的。
当代艺术是个人主义艺术,抽象主义是从外在转向内心,当我们去欣赏也好,解读也好,一幅抽象名作的时候,通常是心灵层面、哲学层面的一些说法。
另外,加斯佩今年和*图*书86岁,这个年纪的画家,其实大多还是从传统美术教育起步的,只是后期自行叛逆后,加入了别的思潮。他本身其实是波普的启蒙者之一,并非典型的波普艺术家。
无料可八。
所以一个你说的,很难的技法,只是进入这个无限世界的敲门砖,会有人拿到这块砖头的,不要担心。当然,或许更多的时间,更多的投入,更多的磨练——而不是胡思乱想,将会越来越必要。”
一位男士抢到了提问的机会,他的手都快举到天花板了,人也站起来了,罗杰最终没办法忽视他。
“我觉得不要低估大家的能力,路没有的时候,大家会茫然,但出现了一条切实的道路之后,我们应该相信,会有很多人更加努力地走上来,走的更远。在参观的时候,格哈德·里希特说,源古典主义带来的是未来,未来就意味着是无限的可能,因为自然本身是有无限可能,这种技法的突破,将人和自然,将油画和自然之间最后一点隔阂打破了,油画将能完全地表现出多样而无hetushu.com限的自然。
其实这两天以来,那些大师们去参观,其中最引入瞩目的,格哈德·里希特、加斯佩·琼斯,剩下的一个就是杰夫·昆斯。从定性上来看,里希特和杰夫·昆斯是波普艺术家,加斯佩是波普和新达达主义——基本上都是被林海文骂过的。
而现在,林海文这个“胡思乱想”,应当是他这三天来,第一次初级画派争议。这似乎是个钥匙,开启了大家询问这个问题的热情。
他热切的眼神,把提问的学生吓了一跳,难道罗杰教授深深地暗恋着我?
“不论是格哈德、加斯佩,还是杰夫,都是您并不认可的艺术家,但他们现在都多少肯定了您在源古典主义上的成就,我不知道您是否该变了曾经的看法?您对抽象主义以及当代艺术,是否还弃如敝履,认为她们不值一提呢?”
绘画的壳子,后面还衍生到了其它的媒介,哲学的体系,又有点水土不服。伴随着美国的崛起,两次世界大战,科技大爆发,艺术世界翻天覆地,人类精神世界也翻天覆地www.hetushu.com这样的背景下,窃据了绘画艺术的主流。
“……”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认为把波洛克他们归入哲学家,而不是画家,会更合适一些。但哲学是小众的,即便如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这么热门的哲学论点,仍然是装哔的利器,为什么?因为它是小众的,小众才可以装哔。可抽象主义,又太嘈杂了,以至于它也不是那么哲学。
居然真的是问专业问题的,罗杰教授简直都不敢相信了。
所以这三位都去看了林海文的画,然后林海文的流派又和他们是极端对立的,外界当然会想要关注这里面的八卦——无形装哔,最为致命,艺术家的八卦,最为高深,往往一八就是几十年几百年,比如蒙娜丽莎跟达·芬奇,啊,是不是那啥,一直都有人猜。
罗杰教授放弃治疗了,随意点了第四个学生。
这是油画艺术。
“林先生,您创立的源古典主义对技法的要求,高到让人望而生畏的程度,不知道您对于学习者有建议么?我去看您的《黑龙潭》,完全为它感到着迷,回来后我曾hetushu•com经尝试着,画出一点点您作品中的画面,但我发现完全做不到,甚至一点形似都做不到。所以这么艰深的技法要求,会不会阻碍大家去学习它?”
胡思乱想?
“从未改变过。”林海文的表情也严肃了很多,跟刚才不可同日而语了:“我明确回答你,从来没有改变过!而且我愿意清晰地告诉你,对于艺术家,我没有认可,或者不认可的说法,我不认可的是他们的作品,或者说属于抽象、当代这一部分的作品,这很确定。
谢天谢地。
华国有句词叫礼崩乐坏,变革时代总会出现一些不合常理的东西,抽象主义就是如此。
但我相信今天在座的,有很多人去看过我的《黑龙潭》,甚至包括《蒙娜丽莎》《西斯廷圣母》这些著名作品的时候,你不需要有人告诉你它们蕴含了什么,藏着什么,也不会只能说大或者小。你觉得它们是美的,是给人以享受的,是能够超越现实你所看到的画面,从而带来一种对比性的惊艳或者自发的思考。
好多人意味深长地互视一眼。
第一个尖锐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