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41章 一片公心

“……但我真正意识到自己对山,对水,对天空,对云朵,对未来,对历史,有特别的感受和倾诉的想法时,已经是我念高中,大约17、8岁的时候了,那时我看见一首华国的古诗,我认为它写的很好,但并不是最好的,所以我擅自修改了它,呵呵,你们可以想象么,就像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兰波、龙萨他们的作品,我相信你们会想起被他们支配的恐惧,可有一天,你突然觉得,噢,莎士比亚写的还不错,不过我可以写的更好,所以你就取了莎士比亚作品的一句或者两句,然后将它们扩展成为两首新诗——是的,当年我就是这么做的。”
有些人了解过他的生平,此时颇为兴奋地和旁边的人科普:“是的,他父亲曾经说过这些,在他还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对自然的沉迷了,就像个诗人,而且充满了对美的感触。”
太难了!
下面的法兰西人一片惊叹,跟没见过市面的小鸡儿似的。
林海文以自己的童年为演讲的开始。
“在那之后的http://www.hetushu.com几个月,我以满分的成绩考进华国最好的油画艺术大学,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成绩,接着我画出了现在由盖蒂艺术中心收藏的《燕明园小街》,更后一点是《大地母神盖亚》,它即将在后天被第不知道多少次拍卖,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的《飞天升佛图》,以及大家非常熟悉的《不语观音》,和在华国拍出近700万欧元的《瓷·八作》……所有这些都发生我接触油画后的五年内!
修改莎士比亚的诗?
“在华国,大家可能更多的知道我是一个娱乐公司的老板,一些电视剧和音乐的制作人,一个诗人,一个作家,甚至一个歌剧演唱者,一个舞蹈创作人,一个传统华国陶瓷的爱好者等等吧,所以这些印象是很复杂地混合在一起,而在法兰西,在这里,大家对我的概念要更加简单——一个油画家,一个古典主义的油画家。
本场演讲的第一波全体掌声。
林海文面露微笑,很好,名人www.hetushu.com的童年必然是这样的,至于什么一看见下雨了,就跟个二傻子一样,想拿炮仗去把天上倒水的人给炸死的人,不存在的。
想想就很刺激啊。
我不会虚伪地否认,确实,在油画上,我有惊人的天赋!”
我急匆匆地去找了一家画室,一家并不是特别有名气和高水平的普通画室,第一幅作品就画出了《丸子头少女》,如果你们看过的话,确实,她还非常的稚嫩。”
林海文看着这些高卢鸡,汉斯猫、约翰牛的痴呆样,心里叹了一声:我也不容易啊,我也不是特别想要出风头的,全是为了国家,为了华国油画届,才这么违背自己的低调本心,在这里侃侃而谈。
林海文并不知道她们在想什么。
“我看在坐的有一些亚洲人的面孔,应该很多是华国人,你们应该听过?一首是《明月几时有》,一首是《月下独酌》,它们得到很大的欢迎,甚至被认为比原作更好——这开启了我的艺术旅程,尽管那个时候,非常年轻的我,甚至排斥被称m.hetushu.com作是一个诗人,但是后来想想,这种排斥,似乎恰恰印证了我灵魂属于诗人的那一部分。”
林海文毫无愧疚地领受了,就好像他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一样,这种心理素质,恶人谷能选中他,也是将遇良才了,恶人遇上不要脸了。
法兰西的学生和华国差不多,对于诗词的执着是非常深刻的,他们每个人都有一本《诗词练习册》,从十一世纪至今的诗歌,都是学生需要学习的对象——当然从时间跨度上不如华国这么历史悠久,从公元前就开始了。然而这种被支配的恐惧感,却几乎是一模一样。
“让我的美梦更长一点吧,苏富比公布的《盖亚》底价居然是600万欧元,都够我环游世界了,跟中了超级乐透没两样。”
“噢,他那么年轻,还很帅气啊。”一个法兰西姑娘,跟她的同学笑嘻嘻地嘀咕:“如果能把他拿下,我们就不用这么辛辛苦苦的拿学位了,可以直接享受奢华的生活,希腊、突尼斯、迪拜,想去哪儿就能去哪儿,不用做预算,更和-图-书不用担心超支,太棒了。”
“……当我还很小的时候,我很喜欢在家里的窗前看着外面的蓝天,看低旋的蜻蜓,看淅淅沥沥的雨,我爸爸后来跟我说,如果他也会画画的话,那会儿一定会给我画下来,一个不多大的小孩,全神贯注的投入到自然中,那么沉迷,那么专注,至今他仍然记得清清楚楚……”
当院长介绍完之后,他走到演讲台后,看了一眼下面座无虚席的会议厅,不同的颜色,黑的白的黄的,不同的年龄,认为自己还年轻的老的,认为自己已经老去的小的,不同的性别,男的女的,可能也有认为自己是男的的女的,认为自己是女的的男的,认为自己既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认为自己既是男的也是女的第三性别者。他们还来自不同的国家,不同的信仰,不同的民族,总之这一切都充分反映着巴黎这座城市的多样——尽管它看着并不是那么有活力,但确实充满了慈祥的包容感。
但再难也要坚持!!
真的是太难了。
“难怪了,天才总是很小就展露不同一般的和_图_书天赋。”旁边的人应和着。
是的,在座的人,十之七八都看过《丸子头少女》,但林海文亲口证实,这是他人生中第一幅作品,还是让所有人震惊,不论之前的宣传是怎么说的,但基本上没有人相信——他们认为可能之前的作品都被销毁了,或者只是没有特别成形的完整作品而已。可是现在,林海文亲口承认,这就是第一幅,此前他对油画一无所知。
“库拉尼,别做梦了,醒醒。”
我的油画旅程,从我遇到我的老师常硕先生开始,那会我正准备去考取我们的一所表演学校,梦想当一个大明星——当然,现在我也是一个大明星,我在华国的微博上有两千多万的粉丝,在Facebook和推特上,都有数百万的Follower,不过这跟我最开始的职业设计截然不同,我原本打算去当个演员、歌手之类的。可是在最关键的那个寒假,我遇见了常硕老师,这改变了我,也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
她的同学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这位闺蜜看着台上的林海文,估计跟看一堆欧元没什么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