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40章 身价暴涨

一直等到林海文出关,冯启泰自己也做到飞往苏东的航班上,他看见在讲话的空乘那条动来动去的舌头,才突然反应过来。
此时飞往巴黎的林海文,看见消息里的两条提醒。
酒店驱车送他和傅成到高师,高师的一位院长亲自作陪——可能是了解到华国人对名号的重视吧。
那次是王如马和崔澄两个首富在较劲,曾静家里或许也有十几亿的家财,但跟那两位肯定是没得比了。
哦,原来是认识的人。
再加上《瓷八作》的价格虽然在国际上不是那么有参考价值,但还是会有些影响。
“今天我们非常有幸,请到了一位当世最顶级的艺术家来到高师,和大家分享他在艺术和其他领域的思考,尤其特殊的是,他来自遥远的,很多西方人并不那么熟悉的华国,一个拥有数千年辉煌文明的国度,这样的文化背景,以及他在全然西方的油画中取得的成就,让西方评论界对他非常好奇,当然,他的人生本身也足够传奇。
巴黎高等师范大学的一和*图*书个讲座——“观察和艺术,独特和传统,华国艺术家林海文的思考分享”。
“您是林海文先生吧?”
“没有,就上回凌阿姨过生日,就是您给她画画的那次,我去参加了她的派对,跟凌鸣……相了一次亲。”
“我是学金融的,我就是喜欢。”曾静很开心:“其实上次你在瓷都的那个拍卖会,我也去了的,我还想把那幅画买下来呢,跟我爸申请了好几次,准备了3000万,结果,早早就没了竞争力。”
姑娘明显心潮澎湃起来:“啊,我去看卢浮宫的大展,听说好多平时不拿出来的大作都会出现呢这次。”
“巴黎过两天有一个拍卖,有我三幅作品上,你如果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
“是的,你去欧洲旅游?”
这一次苏富比巴黎秋拍的上拍价也高达600万欧元,预估拍卖价值,应该在650万到800万之间。而另外两幅,不那么知名的,也都在300万到500万之间——平均价格之高,业内和-图-书罕见。
“嘶,你是……曾,曾静?”
当他是什么人?他是那种人么?
恶人值+90,来自临川冯启泰——已经近乎要生出真正的恶感了。
而等到飞机平稳之后,空乘葱白的手递过来一杯绿茶,冯启泰又二次反应过来。
“我知道的,就是《大地母神盖亚》,还有一幅《石榴花》,一幅《窗-12》,我原来就打算去的。”小姑娘还是个货真价实的迷妹,打听的很仔细嘛。
老美的全国艺术基金给《盖亚》的最新估值是650万欧元,超过4500万人民币。
林海文笑死,没想到泰迪还是个单纯的孩子,下回叫哈士奇算了。
“凌鸣跟我提起过。”
玛德!
剩下的一个原因,也是他的画面世的很少,而且一大部分就流向了各大博物馆、美术馆,市场上的更少。
这么大胆的想法!
曾静也有朋友来接她。
林海文想起来就好笑,这姑娘跟凌鸣站着相亲了十几分钟吧,结果凌鸣说光聊林海文了——“都不知道和_图_书她是想跟我相亲,还是想通过我认识你,挖祁卉的墙角。”这是凌鸣的原话。
“您,你好。”
玛德!
“林先生,我认识凌鸣的。”
“啊?凌鸣?”林海文一愣,然后也觉得没啥,京城的富豪圈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你们家跟凌家有生意来往?”
恶人值+30,来自临川冯启泰。
巴黎高等师范的人来接机,这次林海文是拿他们的,而不是高美的邀请来法兰西的。
林海文这次三幅作品上拍,其实都不是布罗画廊的新作,吉夫·布罗现在高端了,现在也有大富豪专门跟他电话联系,这些大富豪都是不缺钱的,出钱干脆,没有拍卖那么繁琐,而且还能建立一个长期的合作,是各大画廊最想要的客户。
嗯?林海文正笑着,突然边上有个姑娘窃窃地跟他打招呼,不知道是不是觉得他突然笑起来,有点可怕。林海文整了一下表情,清清嗓子:“你好。”
他就是,林海文!”
比如他的典型代表作《大地母神盖亚》,被认为是他在m•hetushu•com源古典主义上的第一探索和开拓,而且当初和小霍纳,还有他的科隆迪亚画廊之间的风波,也为这幅画增值很多,毕竟是一幅有故事的作品。
所以这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吧,林海文的画在各大顶级艺术基金那里的估值,已经涨了一半以上。
“哈哈哈,是么?”
巴黎,林海文已经非常熟悉了,算是国内他到的最多的一座城市,虽然近年来不是那么安全,但好歹光之城,浪漫和艺术之都的名号还是响亮的。不过对林海文来说,这里就没那么有吸引力了,该看的都看的差不多了——除非他有时间住下来好好探寻这座城市背后的,属于西方世界的文明脉络。
2000个位置的会场,林海文进入的时候,座无虚席,所有人会起立自发鼓掌欢迎他,这也可以看出来,他在法兰西,甚至西方世界的知名度,确实已经是世界级的了。
“是。”林海文点点头,这个展他当然是知道的,事实上,他跟在巴黎的常硕,都收到了邀请,卢浮宫作为油画作和图书品的重要博物馆,这个级别的展也是比较少的,眼前的姑娘会特地飞去看,也不出奇,不过家里的条件肯定不错就是了。
“他说你很喜欢油画,你是学这个的?”
之所以这次有三幅旧作集中上拍,跟林海文的问道行为艺术展有很大关系,而且不得不说,他跟杰夫·昆斯的隔空交手,大大提升了他的市场知名度——市场知名度的意思是面对客户的知名度,能够直接换成钱的知名度。
显然他没有这个时间,所以他在酒店老老实实休息,一直到第一个行程。
曾静没想到林海文居然知道她的名字,都有点不知所以了:“啊,是我,您,你怎么——”
路上跟曾静断断续续聊天,漫长的飞行也稍微好过一点——傅成也能踏踏实实睡个觉。
法兰西的高等教育和老美、不列颠,还是有些差距的,高师已经是他们最好的一所学校,综合来说,但在世界上也排不进前二十,但这所学校还是很有传统的,也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崇仰法兰西和巴黎的学子,当然包括华国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