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44章 侍寝

恶人值+50,来自京城祁卉。
“哦~~这样啊。”林海文还是盯着她看:“心里真的没有在腹诽我?”
就这么答应了?
林海文发现自从京漂事件之后,他做事都变的顺畅起来了,完全是跟加了润滑油一样,有些事儿别人有意见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吞回去了——这实在不是很好,这不显得他林海文是个听不进意见的独夫了么?一人计短,众人计长,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你才无情,你才冷酷,你才无理取闹”
“你哪里不无情……”
尤其李振腾完全明白,那个加分,对老师们的刺激有多强。
“我看学生老师2比1吧?”林海文建议道。
林海文眯了眯眼睛:“你心里在想什么?”
祁卉沉默了一会,以一种新奇的眼光看了几眼林海文:“咳,《甄嬛传》马上要杀青了,你是不是需要抽个时间——”
“哼,你最无情,冷酷,无理取闹!”
“啊?”林海文眨眨眼:“得意什么?我是为www.hetushu.com网上扫荡余份,正本清源感到开心,现在这个网络啊,鱼龙混杂,真假莫辨,实在不是人民之福,不是产业之幸。通过我一点微小的努力,让网友们经历一次自我觉醒,认识到应该褒扬真善美,贬斥假恶丑,为建设一个风清气正的网络世界,做出每一个人自己的努力来,共同创建一个互联网上的美好华国。”
林海文放下筷子,放下手机,一边“哼哼哼”,一边逼近过去:“看来今天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是不肯说实话了,心里骂我还不肯承认,这个问题的性质就比较严重,必须好好教育,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因为他看到了一条评论。
油画系系主任何家营,副主任赵尔成,资深教授牟瑞思、百里明德,再加林海文、李振腾,这六个人就是评选组的成员,林海文是组长了。
你打算怎么跟那帮年轻气盛的青年教师交代?
嗯?
李振腾明显没和图书有被说服,他作为校长,一定是要对教师团队负责的,不然不好交代啊,队伍不好带啊。但他张张嘴,不知道想到啥了,话到嘴边居然吞了回去:“那,那就先这么定吧,最后看看有没有调整的需要。”
林海文不能不笑啊。
“你本来就无情……”
嗯~~?
李振腾这一个拐弯,让包括林海文在内的其他五个人,都眨眨眼,非常意外。
一直在笑,一直在笑,从到家开手机,林海文就开始笑,笑的祁卉一腔柔情都荡然无存了。
祁卉笑的浑身都软乎乎的,上气儿不接下气儿:“绿头牌?楚薇薇是不是也有一块?”
天美最终确定祭祀大典青年艺术展参展人员的评选的时候,就是这个状况。
李振腾心里想的是,这种原则性的条款,林海文既然已经想好,恐怕不容易改变,老师多一两个少一两个名额,总归老师少学生多的格局是不会变的了,那就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放过的了,反正以林海文这个颠倒和*图*书黑白的能力,总归是要让他得逞的。
“得意了?”
神啊!
恶人值+30,来自京城祁卉。
“嬛嬛先不去管她,卉卉,今晚我可翻了你的绿头牌,你就好好地伺候朕吧,把朕伺候满意了,有你的好处。”林海文一把把祁卉打横抱起来。
“我哪里无情……”
书桓和依萍的终极对话,同样杀伤力十足。唯一可虑的问题,是琼瑶阿姨的爱情观在这个时代,一定是会被当作反面教材来看的,说不准林海文还能借此搞一波恶人值来耍耍。但如果不是到了“忍无可忍”的关键时刻,林海文不太愿意这么做,毕竟,他不愿意被人称作海文阿姨啊。
“不是,李校,这——不太合适吧?”赵尔成犹豫一二,还是说出来。
“好,就算我无情……”
“……现在不是宫斗剧情,是寝宫剧情,乖乖的啊。”
“啊,干什么,跟你说正事呢,《甄嬛传》——”
“嗯,我个人想法啊,这次青年艺术展的,还是应该以学生和-图-书为主,虽然组委会只是建议说要有一部分学生参与,没有强行规定比例,但在我看来,从青年展的意图来说,从评奖策略来说,还是会给学生一些倾斜的。”
“啊?”祁卉状若无事:“《甄嬛传》啊,不是在跟你说么?邓导都说你的要求太高了,把导演编剧演员统统折腾的死去活来的,最后杀青前,总要去看看大家伙吧?”
“啊?”李振腾有点意外:“二比一?学生十个名额,老师五个名额啊?”
“你无情你冷酷你无取闹”
“如果你们再跟他对着搞,他说不定就要出本书来怼了。”
这个比例多少有点让老师们失望了,按照道理来说,不管是从学校声誉来看,还是从水平来说,老师的水准都是高于学生的,如果不对名额作规定,恐怕全都是老师也不奇怪。林海文想要限制比例,这倒也不奇怪,只是这个比例太低了,青年教师们知道了,恐怕要反。
油画系的贺老师受到画册358份,其中天美油画类38名三十和-图-书岁以下的青年教师全数在列,其他它三百多分则来自研究生和大三大四的学生,个别大二的尖子也在其中。
但目下网络上的正确氛围,让林海文也暂时用不着考虑这一点,看来网友们也是非常上道的么。至于他们内心深处是不是真的这么看的,那林海文就管不了那么多了,管三管四还能管到人家大脑皮层怎么通电,脑啡肽怎么分泌么?只要他们嘴里说出来的话,手指打出来的字,让林海文满意,就够了。
这真是说到了他的内心深处,他早上发完《竹石》之后,确实想着,如果网上这帮人还不能体会他辛苦和艰难的京漂生活的话,他就把万千愁绪化作琼瑶阿姨的小说,反正债多了不愁,他已经是个情感文学作家,再来个言情文学作家也无所谓的。比如什么恐怖山庄白吟霜复仇记,什么“绿萍你只是失去了一条腿,而紫菱呢,她失去的是爱情!”,包括还有:
“我要是无情……也不会比你更无情……”
……
“……没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