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45章 师生之论

沉默了大半年,怎么会在这个场合找事?这不明显是林海文的主场么。
再者说了,林海文自己,相对于他们这些老头,不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年轻人么。
“赵老师你说。”
“呵。”林海文笑了:“赵老师的意思是,老师已经是咱天美篮子里头的了,学生还不知道会便宜谁?是吧?”
而赵尔成这个人,其实根子在桐城美院,很有意思,美院之间互相流动是正常的,桐城美院油画系的水准其实是高于天南美院的——在常硕和林海文加盟之前啊,在整体师资上,招生上都有优势的,虽然不大,前后两三位的样子。所以赵尔成是早年在桐城美院念书工作,然后“下嫁”跳槽到天美来的。
林海文笑着点点头。
“而且我们青年教师机会还是相对多一点的,学校内部的,学校之间的,还有这个全国美展也有专门的青年组,包括像青艺赛这种场合,他们都可以去竞技比拼。但是我们的同学呢,他基本上只能在校内打转,等他们毕业之后,如果不是留hetushu.com校之类的,机会就更少了,大部分人看不到什么吃饱饭的希望,就都转行了嘛,或者去做兼职,开画室之类的,基本在艺术上也就那样了。我觉着,咱们既然有这个机会,可以让我们大三大四的学生,去参与这种规格比较高的展览,有助于挖掘一些种子出来,也能带动一些人早点出头,早点有人看到他们,是件好事。
“不对的赵老师你这么想,学校就是培养学生的,如果学生能去更高的平台,这是我们的荣誉啊,怎么会说因为这个所以要限制他们呢?”林海文摇摇头,笑着扫了一眼大家伙:“而且我跟常老师前两天还聊过一次,我们对学校很有信心的,我们的吸引力会越来越强,天美的学生只要我们以诚相待,优秀的一定会愿意留下来,共同建设我们天美,这一个,我对我们的同学,很有信心,归根到底,我以诚待人,人以诚待我,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至于真有白眼狼,这个不是说自由选择的人啊,和_图_书是说那些对学校毫无感恩回馈之心的,那种人也不值得去可惜。
何况,一个展而已,真给了白眼狼,他还能在你我眼底下出头么?”
这其实不是问题所在,问题是乐军跟赵尔成是一批的学生,一批留校的。
“我不徇私啊,他们3个能不能入选,还是你们五个人决定啊。”
“这次咱们天美也是托了林教授的福,名额比较多,机会也是难得,那我觉得还是应该说,以这个水平高低来作为主要标准的,适度地照顾一下学生这边可以,但硬性地定一个比例,还要让学生是老师的两倍。我恐怕拿出去的作品水准,会比其它美院差一个级别啊。”赵尔成说到这里,倒是觉得李振腾真是要命,他一个校长不管这个,松口松的比资深失足妇女还夸张。
“……”赵尔成看了一眼其他人,没人说话:“我还是保留意见,觉得这么做不太合适。不过既然大家都觉得合适,那我当然就服从组织喽。”
“林教授说评委会会侧重学生,那我想,既然没和_图_书有这个分类,说教师组和学生组,恐怕没有办法说把奖给水平明显次一等的人吧?这个,人家不会服气啊。”
“赵老师的担心有道理啊。”林海文最近都很少遇到挑战,心态比较平稳,不想前几年,天天有人给他找麻烦,他自己也跟个刺猬似的,一个不小心就玩个狠的,所以赵尔成说了意见,他也不生气:“不过你也知道,评委会的工作,也是我来组织的,这个意见呢,我也跟各大美院传达过了,通过中河宣传口那边,意思还是说要弄一个学生为主的展,跟老祖宗汇报成绩嘛,黄帝他老人家喜不喜欢看油画咱不知道,但老人家对小辈儿总归是更喜欢一点的,是吧?”
说的有道理。
所以这天他会开口,多多少少会有点让人感到奇怪。
林海文跟桐城美院的乐军、耿琦那几个人的恩恩怨怨,不说举世皆知吧,至少绘画艺术圈里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所以林海文加盟天美之后,赵尔成跟他之间的关系一直是不冷不淡,也没说作夭什么的,但也和_图_书和其他人乐意交流的姿态不一样。
“哎,还是有好几个不错的啊。”李振腾越看越觉得眼前一亮:“这3个大二的,看着比大三大四还要好一些的样子。这个技法成熟度,还有这个布局,都可以看出来脑子比较清楚的,有自己的一个大局观。”
他上学期带的是大班课,主要是大二年级的学生,其中比较不错的几个人,他以悬浮球的本名——凡·艾克源种为名,组了一个小组,三周一评,组里的同学得到他指点的机会比较多——倒也不是他格外吝啬,只是说让他们有一个竞争和自我筛选,对大家都好。
赵尔成皱着眉头,清清嗓子:“林教授考虑的很好,但说实话,我们学校青年教师的发展也是很重要的,相对于学生们,他们已经走上这条路,进了天美,那为他们提供更多的机会,更高的平台,我认为是比较务实,也比较应该的。”
审核一定是非常花时间的,这个跟艺考还不一样,大家送上来的都是画册,基本都是满格10幅递上来的,6个人一本和图书一本看过去,还要商量一下,讨论一下的,半天时间只看过三分之一。
大家都笑。
这最后一句话,林海文说的轻松,却有浓浓霸气蕴藏在里头,我在学校镇着,有什么可担心的。
“3个人入选?这肯定不行吧,说出去,对林教授你的名声也不太好啊。”赵尔成补了一句。
说到底,咱天美出去的人,冒头的多了,自然声誉也就起来了,赵老师,你说是不是?”
林海文看他一眼,挑了一下眉头,看看那些堆在地上的几百本画册,难道这位的还有心思在那个里面?玩的是欲扬先抑,以进为退的把戏?
“不是,我——”
这次大二有份参与的,就是他小组里头的三个。
“我不是说给学生机会不对啊。”赵尔成先垫吧了一句,这年头全社会都在说要给年轻人提供上升的机会,到处都是年轻人不满搞得社会纷争扰乱的,基本上谁都不敢说不应该照顾年轻人了。
系主任何家营接过去看了看,想了一下:“这几个是不是林教授‘凡·艾克小组’的成员啊?”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