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68章 我之才,如瀚海群星

除了诗作之外,他的几本谍战小说,诸如《暗算》《潜伏》《解密》,也颇具名望,尤其《解密》,获得了当年度的雁冰文学奖长篇小说奖——华国国内的小说类最高奖。但相较于在诗作上的革命性成就,小说这块就难免被忽视一点。
自海鸥的人找上门来——其实林海文这边常年有各种展览公司找上来,但提出给他做全艺术品类展览D的,海鸥是第一家。没想到他们一提出来,林海文身边的人认同的特别多。祁卉、常硕、凌鸣、卞婉柔、木谷,甚至连远在临川的梁雪和林作栋,也都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认为这个事情值得一做。
在主旋律歌曲部分,《我的祖国》《我爱你,华国》《我爱你塞北的雪》等等晚会风的名曲,也都是民族歌曲风格当中的经典之作,为林海文加入音乐家协会奠定毫无疑义的基础。
不过林海文最终还是答应下来,如常硕所说,来到这个世界后,他主动的、被动的,做了很多的事情,五年,这个时间段,对华国人来说,还是蛮有http://www.hetushu.com特别感觉的——比如什么五年计划之类的。在这个时间上做个阶段总结,是不错的选择。
看出我的艺术内核,哲学内核?
作为大华国区顶级的策展公司,他们接触的艺术家人数是非常多,这其中奇葩出现的密度,也是绝对不少——曾经有一位装置艺术家,要求他们必须将展览围绕厕所,真正使用的厕所来布置,说是他要展现这个让人窒息的堕落世界。
即便如此,他们也得要照办呐。
海鸥的人想都没想就应下来了。
“我的种种天才如同瀚海般广阔,但最终将归于我的灵魂之丰富,我的思想之独一无二。我的累累成就仿如群星璀璨,但它们都不过是点点光明,为了应和处于中心的太阳——也就是我!”林海文跟策展方的海鸥国际会展有限公司,是这么描述他的取名意图。
林海文这种,只是稍稍有点自恋的,简直是太家常便饭了,什么也算不上。
电视剧以《琅琊榜》《伪装者》、战火革命十部曲等为代hetushu•com表,电视节目则包括《舌尖上的华国》《远方的家》《国宝档案》《歌手》《极限挑战》等诸多现象级名作,堪称是敦煌娱乐相当大的一个赢利点——《歌手》第三季的冠名费已经突破五亿人民币,跟海城卫视合作的《极限挑战》第一季就砍下两亿之巨,和中河台合作的几档长寿好节目,同样也随着中河台广告费收入大幅度走高,而获得源源不断的盈利。
此外,《千手观音》《雀之灵》《飞天》等舞蹈节目精品,同样也是林海文最为人所知的成就。譬如《千手观音》,迄今仍然是欧美国家的普罗大众,对林海文的认识来源中排名最高的——不是油画,也不是诗歌,甚至也不是他的《骂人圣经》,而是《千手观音》为首的这些不断在西方世界巡演的大型舞蹈、歌剧节目,为林海文在西方世界培育了大量钦慕者,他们把林海文视作一个窗口,借以看到他背后辉煌而曼妙的东方文化。
林海文只好暗自吐舌,恐怕你们是要失望了。
臣妾做不到啊,hetushu.com因为臣妾可能——压根就没有啊!!
通俗歌曲之外,林海文尚有《黄河大合唱》这一煌煌巨作,不得不说,这种经典的艺术名作,绝对是有庞大生命力的。敦煌舞台表演部门的自行表演部分,以及授权表演部分,这段时间以来,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肯定和追逐,在国内外的相关评选、大型活动中屡有斩获,渐渐成为华国交响乐曲的代表之作。
“你自己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你天赋了得,成就了得,但包括我们在内,都很希望能够看到这些东西放在一起的时候,能不能看出属于你林海文的,真正的艺术内核和哲学内核。而且,海文啊,你在这么多方面上取得了成就,难道不想要借这个机会,好好整理一下么?也是一个自我思考的机遇嘛。”常硕老师在得知消息时,语重心长地跟林海文表达看法。
当然,海鸥国际最为看重,同样也是这次全艺术展览中最重头的部分,还是林海文的油画作品展——号称是第一次完整展现林海文油画艺术创作之路,从和_图_书发源、追随、突破、自立,到独成一家!
瀚海归元,群星耀日!
这也是林海文在文坛立身的根基之一。
林海文自高三写出《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到今年已经有五年整。诗作上有现代主旋律诗集《讴歌》,以及古诗诗集《明月照大江》,前者是近年来销量最高的主旋律诗集,后来因为林海文跟工程奖闹僵,他不允许京大出版社加印,也不允许各大电视台和晚会使用,这个纪录拓展的速度才开始停住——然而即便到现在,也根本没有能够威胁到他的作品。《明月照大江》这本古诗诗集则为林海文攫取了亚洲范畴内的名望——在棒国、扶桑、东南亚诸国,已经欧美地区的汉学家圈子里头,林海文的名字从零星的《明月几时有》《月下独酌》《独上西楼》这些诗作,最终成为一个具有代表性著作的华国古典诗词诗人。
对林海文来说,除了卞婉柔之外,天马传奇的广场舞曲风,周紫、万真真等人的林海文出品,也都是他在流行音乐部分的成就——还真未必有高低之分。http://www.hetushu.com好些音乐评论人,在讨论卞氏情歌和天马传奇的时候,并不是说一个水平高,一个水平低,更多的是从视野方向来分析——情歌是很自我的,而广场舞曲风则是很通俗的,他们借此希望讨论出林海文的音乐观。
当然林海文要弄人生总结是早了一点,但用海鸥的人的话说:“中期总结嘛,这样以后评价您终生成就的时候,正好可以有一些天然的节点啊。”
全艺术展览并不是一个新鲜概念,这年头横跨几个领域的艺术家也好,创作者也好,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比如此前央美的那位雕塑名家詹康老师,他的个人最后展,就把雕塑、金石印章、书法等等各领域的成果都拿出来一起展,做人生总结。
在音乐领域,卞婉柔的邓氏情歌,应该说是华语乐坛史上最成功的打造计划之一——在这个世界上,《我只在乎你》《月亮代表我的心》《在水一方》等等,被称作“卞氏情歌”,最近的《红豆》《我愿意》之类,则被认为是卞氏情歌的新拓展。
这么羞耻的名字,必须得是林海文自己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