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67章 瀚海归元,群星耀日

“没错,自己弄,他们不愿意参与,那就让他们滚蛋!不过是几种瓷器罢了,真当是他们的私产了?说得明白点,我们的烧造技术绝对比他们的更为正宗。开玩笑,我毕竟是三十八代瓷王传给我的。”
林海文不得不亲自出马坐镇,顶住来自几乎大半个娱乐圈的压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把适合的演员,一个一个地从里头跳出来,有知名的,也有不知名的,一概从角色出发。《琅琊榜》的邓导演跟敦煌三度合作,羡煞旁人,祁卉任总制片人,林海文亲自担任监制。
凌鸣这几个月算是忙的要飞,但林海文却相对闲得很。
但今天,此刻,谭文宗看到了那个年代,瓷器的辉煌盛世。
“啊?”谭文宗一脸困惑。
从发布之日,足足占据风云音乐网单曲热销榜21周。
“我们确实再现了一个世界。”
林海文就兴致勃勃地想要给他解释南海瓷王的故事,被凌鸣给拦住了,颇为扫兴。
9月份,林海文暌违两年再度亲手制作卞婉柔的新专辑,堪称石破天惊之作。专辑提前三天发布了主打单曲《红豆》,这支www•hetushu.com婉约清美的情歌,凭借流畅的旋律和入骨的歌词,瞬间虏获了新老歌迷的心。
“呵呵,弄陶瓷公盘呀,不是早就决定了么?”
不是创造,是再现!
“瀚海归元,群星曜日——林海文全艺术创作世界巡回大展!”
问题就在于这个抢得太厉害,几乎是刺刀见红了要,各种想得到想不到的招都用了出来。最后祁卉、王景峰、田总监,统统撑不住了。
林海文跟凌鸣商量的方案,并没有跟谭文宗透露,毕竟,当时是个什么情况,谁还都不能确定的。如果凌鸣烧不出来呢?如果凌鸣需要更多的时间呢?半年不行,一年,两年,或者三年呢?所以林海文只跟凌鸣说了,对外,甚至都没有对岑何春那帮人有任何出手,他喜欢打脸别人,不代表他喜欢被人打脸。
这个故事,越发丰富起来了。
敦煌的事情,只有两件事情他上手了,一个就是卞婉柔的新专辑《红豆生南国》,一个是《甄嬛传》的选角。
盛大开启!
在盛世凌瓷的库房里,摆放着数百件成型的各式瓷器,尽管hetushu.com灯光条件极其有限,但林海文还是深深震撼于这些作品的美丽。
“嗤,假惺惺。”
他跟凌鸣的感受还不完全一样,凌鸣是完全的惊艳、惊喜、震惊,但他还有一丝奇妙的呼应感,来自于原世界的,这些一般都在博物馆中被深深收藏的文物,现在就这样,透过他的手,从一个世界来到另一个世界,重浴烈火而生,璀璨更胜往昔。
再等到谭文宗从洛城的一场活动赶来,三个人又回到库房待了三个小时。
卞婉柔通过这张专辑,毫无疑问地强调了她华语乐坛第一女声,首席天后的坚固地位。当然,林海文钻石级制作人的名声,也是再度荣誉加身。敦煌的音乐部门,也越来越强势起来,几位颇有名望的歌手,合约到期之后,也都纷纷跳入敦煌的金窝银窝。
文坛乐坛,举凡相关之人之事,都被卞婉柔这一张新专辑搅动。
两个人在库房消磨了大半天,让公司的工作人员都为之侧目——其中一部分接触过成品,感受要好些,还有没有接触过的。只知道大老板林海文来了,跟二老板两个人在库房里和*图*书待了大半天,不晓得做了什么,只是出来的时候,都面色绯红。
凌鸣在林海文身后,细声说道,仿佛害怕惊到了这些瓷器精灵。
“我这边算是完成任务了,你那边的个展准备好了?”
“……你要怎么做?”谭文宗声音有些颤抖,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足以颠覆整个行业的局面。华国的名瓷,十之七八被集中于这里——在遥远的封建朝代,皇家在瓷都有一个官瓷造办司,统领一切高水平陶瓷器的烧制,但随着皇朝覆灭,陶瓷凋零,到今天又变成山头林立,各自为政,当年一个造办司集中华国七分瓷韵的时代,再也没有办法出现了。
凌鸣翻了个白眼。
“没什么问题,我学校的事情结束了都,过年这一段,公司有一部电视剧要顾一下,另外就是八省二市春晚,可能要花点时间,其他的就基本上没什么事了,可以专注安排这个。全艺术个展,策展团队花的时间更多一点,把陶瓷当一个主要板块放进去也是之前有设计的。主要就是你要受点委屈。”
当然,一直在运作中的个展计划,他更不可能忘掉,也早和图书有拿这个为陶瓷公盘造势的准备。
刷起榜单来,倒比谁都起劲,好像这首歌是他们亭哥哥一个人的大作一样——难免被其他歌手的歌迷讽刺几句。
《甄嬛传》的选角问题——甄嬛、华妃、皇后、沈眉庄、安陵容,各色宫廷美人,强势的主角,特色独具的配角,每个角色都足以引起争抢,更何况,这还是林海文的年度大制作。
“公盘,但是——”谭文宗突然眼睛睁大:“你什么意思?你是要——”
除此两件事,林海文就没有再插手具体工作,大量时间花在油画作品创作,以及天美的课程上,悬浮球的进度还是不慢的,油画师之心也确实有利于他提高自己的技巧和积累——这一步棋算是没有走错。
第二主打《我愿意》,和刘南亭合唱的《因为爱情》,全都没有能够撼动这首看似简单的《红豆》。
“我们简直创造了一个世界。”
《因为爱情》虽然没有能够冲击到单曲热销榜首,但作为合唱曲毫无疑问登榜了KTV热唱榜,以及KTV最难唱榜。当初刘南亭的粉丝在下面叽叽歪歪,认为刘南亭给卞婉柔的专辑陪唱有失身www.hetushu•com份,现在也再看不到类似言论了。
最后把导演、演员统统送进合阳影视基地进行封闭拍摄,这事儿才告一段落——《甄嬛传》选角,几乎成为年度电视圈的最大新闻,这也是相当奇葩的了。
“——更何况,还是三十九代瓷王亲自烧出来的。”
诗词爱好者,更是久旱逢甘露,《相思》才一出世,就有《古诗观止》的评价——“古今若论相思,最早是李婉的《小南窗》,其后就是林海文的《相思词》,原本以为,这两首词已经道尽相思之情,却没想到,林先生竟别开新天,又写出《相思诗》一首,红豆这一意象,至此之后,当成为爱情之圣物,相思之代称了。同样,自此之后,文学创造再论相思,终于再无可能绕开林海文这个名字。”
等凌鸣这边尘埃落定,他策划已久的个展,在离春节不到两周的时间,放肆闯入大众视野:
歌中旁白,王维的《相思》,“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更是一度成为网络上转发最多的爱情鸡汤,重现了林海文《相思》词——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的当初盛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