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16章 油画路线之争

“不过我这才一回来,你还是这么风光无限啊。”孙唯拿下巴点了点手机,示意她说的是凌瓷的事。
“嗨,没办法,我这种自发光的体制,想要不引人注目,唯一的办法就只有躲起来了。”
卢雨一直在耍自己的手机,听到这么表脸的话,也难得抬头起来狂吐舌头。
“哈哈,这是你写的么?是真的?”孙唯笑的比卢雨还不矜持。
“这话说的,有领导水准了。”孙唯又想起那篇“震惊华国”的文章来了:“说起来还真是同一个道理,不管是瓷器啊,还是雕塑美术之类的,就是一个主流叙事权的问题啊。我跟智利的艺术家讨论的时候,他们还特地说起你呢。”
“作什么怪?”
但究竟那些描绘开国大典、地道战、领袖,农民黝黑脸孔,工人昂扬气质的作品,是不是代表了一种成功的创造,这是有争议的。而今天俞妃这一派的影响力大幅度衰退和示弱,也是不争的事实。
和-图-书“这话我也无法反驳了。”孙唯换了个话题:“今年这么早就要谈春晚了?”
“中河台,还有原来他们顾台长,催得紧,我也没办法,先准备起来也行吧。卢锐手上的活儿,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看着卢锐:“我是有个想法,想跟卢锐说一下。”
“骂我什么?他们是玩儿抽象的?”
卢锐眼神一亮:“赶紧说赶紧说。”
孙唯摇摇头:“不是那个,不是那码事。跟我说起的是智利国家美术馆的一个研究员,也是画写实的。他觉得你得天独厚,是目前应该说整个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青年油画家了。但是对于我们璀璨长久的华文明,却展示的极少。在你的作品里头,有浓郁的西方巨匠的味道,却极少有能够让人自然联想起华国文明的东西。他还说智利的艺术家都很努力想要表达出智利的文化,但却苦于没有平台和领导者,但我们有这样一个巨大和*图*书的艺术市场做后盾,也有你这样代表未来的领军人物,却没有对本国文化的坚持,确实让人很遗憾。”
“这次去智利,是第一次到南美吧?”
幸好,这会儿上菜的服务员来打断了一下,把他们的关注点,从这么个羞耻的话题带开了。等到菜上齐,也就聊起别的了。
短短几年,她从一个在京城作坊画室教艺考生的半家庭妇女,成为可以去南美大国国家美术官举办个展的画家,这其中的际遇变化之大,堪称奇迹了。
这下子林海文是真好奇了,虽然他被异国他乡的人骂的挺多,欧美日韩,一个不拉。但远在南美,也有人特地骂他,那就比较奇怪了,还是当着华国艺术家的面。
在主流叙事之外,全世界的小众文化都在试图努力发出自己的声音,孙唯能在智利碰见那样一个研究员,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而奇迹开始的地方,不过就是四五年前,一个从河东来的高www•hetushu•com三学生,意外找到了她的画室,说要学一点绘画基础。
林海文就笑了:“其实还是一个问题,欧美的叙事是遵循他们自己的文明源流的,古希腊文明的死尸碎片嘛,文艺复兴以来,更成为世界主流审美标准了。我们国家也好,南美也好,都成了小众艺术,小众艺术之间的交流总归是没有那么多机会的。”
“哦?”
再者说了,林海文的进步程度固然堪称天才,但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靠“吃药”啊,系统给他吃了委拉斯贵支,吃了伦勃朗,吃了安格尔,那他也没有挑食的资格不是?
“怎么会弄这么个标题啊,也羞耻了。”
“办展还是其次,这回有机会到在贝拉斯美术馆待了十几天,他们的雕塑作品我是看了个饱。感觉跟欧洲、美国那边的风格还是有很大差异的,有非常多的启发。”
“噢,这样啊。”
“不是我作怪啊,我就是把哥哥在网上流传的文章给他看看m•hetushu.com而已。”卢雨笑嘻嘻的。
孙唯从林海文这里把手机拿过去,自己也看了看。
这次孙唯到智利,也是一个两国间交流计划的组成部分,受智利国家美术馆的邀请,去办了一次个人展——虽然和法国、英国的美术馆博物馆没法比,也跟北边的超级邻居比不上,但是位于圣地亚哥的这家贝拉斯美术馆,成立于19世纪末,是南美最早的一家美术馆,可以说在南美的地位还是相当不错的。
震惊华国的这篇新闻自然是直接映入眼帘。
油画这种纯西方的艺术,究竟是遵循规则,说明华国人并不逊色更重要,还是将它本地化,实质性地赋予新的文明内核更重要,是个两难问题——对于林海文来说,后者这条路,已经有人去走了,比如俞妃和她的前辈们,将华国近代史剪影,农民的土地情怀,工人的劳动情怀凝聚在笔端,以民族性的叙述,传承至前苏的严格写实主义,应该说也是走出了一条华国油画和图书的小路。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
凑过来一起看的卢锐,反而是不好意思笑的那么明显,毕竟,相较于孙唯和林海文算是朋友关系,他就是人家实打实的下属了。把老板笑一顿,这得多缺心眼儿啊。
孙唯笑瞪了闺女一眼,这个闺女之前都是她带的多,卢锐那会正在天南工作,根本没什么机会跟女儿相处,但现在,反而是他跟卢雨待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了。
林海文也只有无奈地点点头:“我还真不知道,QQ空间是这么及时的,我昨天晚上才发的文章,你看看,这都转发快五十万了。”
林海文做出一个嫌弃的表情。
看起来,中河台给卢锐的直接压力,比给上层人物给林海文,还要大得多啊。
“也是,这个话说起来就长了。”
孙唯三十多的人了,还挺俏皮的了:“不过,可不是好话。”
“反正你自己是有想法的就行了。”孙唯的层次还没到这个级别。不过对于她现在的成绩,她倒也满意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