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15章 这盛世……

“林海文:艺术界的事情谈实用太俗”
“啊?”海都的记者一愣,边上的记者同行们,也是一愣。
第二天中午,林海文在百味楼请卢锐一家吃饭,昨天找他谈工作的时候,听他说起,孙唯要从智利办完画展回来,他也很久没有和孙老师碰过面了,索性在一起吃个饭。
呵呵呵呵。
都说骨瓷耐压,我国的强化瓷也毫不逊色。
洋洋洒洒几百言,尽管凌瓷不是苦心孤诣的成果,但这些话确实是林海文的心里的话,也是他在面对竹内三郎的时候,心中所思所想。
雨滴儿的QQ空间。
纷纷扰扰中,林海文于晚间8点20分,发了一篇长微博声明。
上世纪70年代,骨瓷在英国诞生,并迅速风靡世界,成为高端瓷器市场的代表性瓷器品种,迄今未变。很多人就此断言,瓷器领域的王者,已经永远不再是华国了。那么事实上,这一说法或许不完全错,但唯独需要强调‘市场’二字。这是一个西方话语权的世界,审美标准、贸易标http://www.hetushu.com准、科学标准等等,一应标准几乎全部来自西方。瓷器也不能例外,主流瓷器品牌都在西方世界。而同时,华国社会出现了剧烈的变更,尽天下财富奉一人享用的皇权终结,皇家瓷器,官窑烧造,全都湮灭在历史中。我们国家的财富、心力,也更多花费在自然科学发展,民众生活水平提高上,名瓷迭出的时代结束了。
“所以,我们艺术界的事情,为什么要跟一些俗不可耐的因素放在一起谈呢?我们艺术界的高低贵贱,为什么要跟橡胶塑料不锈钢一般见识呢,哦,还有骨灰粉,牛的猪的。从头至尾,我的观点就只有一个,瓷器的艺术还在华国,瓷器的灵魂还在华国,骨瓷也好,陶瓷也好,艺术的标准概莫能外。”
林海文赞许地看了说话那个人一眼。
然而事实上,瓷器已经是最坚强的领域之一了,华国沉沦两百年,却直到四十年前,西方才在这一领域主导市场。
“在凌鸣和-图-书和我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烧造出了新华国建国以来,为数极少的,具有极高艺术价值,极强艺术表现力的新瓷品种——凌瓷。这是我们,尤其是凌鸣取得的让人骄傲的伟大成就,我相信,在华民族陶瓷史上,以及陶瓷在华国重新复兴以后,这都将成为一个里程碑的事件。
能在这其中稍作出力,林海文觉得这一定是他在这个世界中,最应该做的事情之一。
《海城都市报》作为提问者,更是要强调一点:“在回应本报记者提问时,林海文先生表示,瓷器是艺术品,评价其高低上下的标准,也只有艺术性这一条。依本报记者所想,以实用性来断言骨瓷高于陶瓷,就像是以结实程度论油画之短长,是世之大谬。”
“那么,你认为我是个什么人?”
我们的民族已经从沉沦中觉醒,我们的瓷器也将如此。
凌瓷就是这种努力新的结晶。
都说骨瓷薄,我国的薄胎瓷更薄,更轻,烧造技术独步中外。
回答完这个问题,林海文就http://m.hetushu.com进了敦煌,不再理会记者了。
“骨瓷是橡胶塑料不锈钢,凌瓷是泼墨油彩明月珰!”
……
配的长图,就是林海文那一篇声明。
卢雨小萝莉现在已经是个大萝莉了,比较爱好手机。
“震撼心灵!每一个华国人看了都会流泪,每一个华国人看到都会骄傲,每一个华国人看了都会流着泪骄傲!国人们,同胞们,先人们,祖辈们,这盛世,如你们所愿了!”
大家的目光,可能更多放在了我和扶桑国某骨瓷品牌高层的是非上,我愿意就此向大家做一些解释。
“您当然是个了不起的画家,还有作家了,哦,还是特别成功的企业家、编剧、制作人。”
说骨瓷高贵,张茂松先生的陶瓷器上拍价格,也早已冲破百万。
凌鸣和我创造了它,不是为了在今天让陶瓷比骨瓷卖的更好,而是希图告诉所有人:瓷在华国,瓷魂不灭!
但那股小机灵劲儿还在,偷偷摸摸地过来,把手机伸给他看:“哥哥,你看看哦。”
林海文就用一种充和图书满着鼓励和加油的眼光,看着他们,隐隐约约仿佛有人在他们耳边说:大胆地说吧,乖,说吧……
“你看嘛,看嘛。”
凌瓷,将是这条复兴之路上,头一块垫脚石!”
“艺术家,您是大艺术家。”海都这位还没说出来,边上有人就帮他吼出来了。
“大神,我挺你!”
“关于近期一些问题的想法”
即便如此,在烧造技艺,品类丰富程度,各类衡量指标上,我们仍然颇有优势。
只是美玉藏于匣,明珠覆尘埃,它们在工艺上的高要求、品牌上的弱势和经营的策略等各种因素中,少见于大家面前,少见于商场、超市。
“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一个词形容呢?”林海文差点没忍住唱出来。
这边林海文的回应一出来,那头微博上就有了新闻。
在京城一角,一座在明月照耀下的老楼里,谭文宗取下老花镜,看着面前这篇声明,默默不语。与他一样的人,在华国各地,还有许多。
“凌瓷诞生,林海文:只为了证明瓷在华国”
“什么?”
和*图*书不过林海文问这一句的意思,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微博下面,一溜留言。
这年头,消息的传递一定是飞快飞快的。
对任何事情都是一样,这个回应得到的舆论回馈也是多种多样的,有赞成的,也有嘲讽的。
这并不是失败!
华国从事瓷器的匠人,从未放弃在这一领域艰难向前,将登峰造极的陶瓷艺术推向更高峰。
“我是海城都市报的记者。”提问的记者赶紧自报家门。在林海文这里,颇有几家媒体是很不受待见的,尤其是华南系的记者,那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未免被拖累,这位《海城都市报》的记者,自报家门很痛快——毕竟,他们跟林海文之间,没什么特别的矛盾,虽然不如文化报跟林海文关系密切,但也还过得去了。
“这位是哪家报纸的记者呀?”
林海文颇为骚包的、有力而大幅度地晃了一下脑袋。
“……”林海文的表情,从未如此复杂过,不愧是QQ空间啊!
落后确实是落后了,但追赶的在追赶,复兴的在复兴,超越仍然在超越。